活動了動身子,感覺沒多少大礙后,姜龍岔岔地笑道。

「殺他們,可沒有多少痛快感。」

林戰答道。

其實,於林戰來說,因為之前的仇怨,王勃必須死。

但其餘人,他倒真是沒多大興趣。

如若,之前姜龍不承認那是一個誤會,他便會毫不留情地將所有人殺光。

但既然姜龍都鬆口了,他也就懶得雙手沾上無味的血了。

「對,對,我知道你現在可是地武境的強者,對我們這等人脈境的小角色,當然不敢興趣。」

姜龍故意打趣道。


「那倒也不全是。」

林戰搖了搖頭。繼續道「至少,有一個人脈境的武者,我就很感興趣,就是不知他敢不敢與我一戰?」

從林戰那看向姜龍的眼神中不難猜出,林戰所說的那個人脈境的武者,正是姜龍。

「奧,是嗎?他說等一兩年後,不敢的會是你?」

姜龍怪笑著。

「好,我可記住了這個約定,一年後,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讓我不敢。」

「記著就記著,誰怕誰。」

頓時間,三人的氣氛出奇的融洽和溫馨。

「對了,露兒,你的病發作了沒有?」

突然想起了此行萬獸山脈的目的,為的就是拿到赤火妖蓮,來減少林內的寒氣,此刻,林戰自然也是著急地向林露問道。

「哥哥,之前露兒雖然發作了,但幸好姜龍小哥哥幫我把寒氣都吸走了?」

林露如實答道。

「姜龍?又是你?」

聞言,林戰用一種極其詭異地眼神看向姜龍,再想到不久前,姜龍竟然能夠煉化噬月妖狼的身體,頓時滿臉都是疑惑地道:「你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真是奇了怪了?」

「呵呵,那可多了。想知道嗎?那你得叫我哥,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還有小鬼頭,你以後不準叫我小哥哥,那個小字必須要去掉。」

姜龍壞笑道。

其實,姜龍和林戰一般大。

雖然林露一口一個小哥哥的叫著,但那並不代表著姜龍就比林戰小。

「門都沒有!」

林戰故作不滿。不過,他突然似乎又想到了些什麼,立即問道:「姜龍,你到這萬獸山脈,應該還有別的事情要做吧?不知做完了沒有?」

林戰自然不會認為,姜龍是特意為了救他而來的萬獸山脈。

而且,他也問過林露,連林露都是在這山脈中偶然遇到的姜龍。

這就更能說明,姜龍應該另有目的。

被問及這個,姜龍當然也沒必要矯情。於是他將來到萬獸山脈的來由都說了出來。

自然包括風浩之死,被宗門通緝,然後要前往雷極地域找武魂珠之事。

「哥哥,我們不如陪姜龍哥一起去雷極地域好不好?」

聽完后,林露詢問似地向林戰問道。

「必須要去。」

林戰點點頭。

面前這個兄弟,已經幫他做了太多的事,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報答。

這,無疑正是一個報答的機會。

雖然不能保證一定會給姜龍多少幫助,但至少,他現在的實力比姜龍高多了,遇到危險,更有把握對付。

對此,姜龍見林戰他們似乎下定了決心,也就沒有再拒絕什麼的。

「那就讓我們一起去闖一闖那所謂的雷極地域吧。」

姜龍笑道。 在離開青玄宗的時候,雲老指明姜龍要他一個月回去。

而且,還是必須。

雖然姜龍不知道非要這樣做的緣由是什麼,但是既然他答應了雲老,就定會說到做到。

現在,進入萬獸山脈,已經過去大半個月的時間。

留給姜龍的時間,並不多。

因此,在確定與林戰林露同行以後。三人便是快馬加鞭,朝著地圖上所指的雷極地域進發。

好在,這雷極地域與山谷距離算不上太遠。

僅用了一天的時間,他們三人便是來到了雷極地域的區域。

「這就是雷極地域嗎?」

一處山峰之上,有著一處巨大的天坑,此時姜龍,林露,還有林戰,都站在天坑的邊緣,遙遙相望身下的天坑,神色中儘是震驚和不敢相信。

這裡,並沒有想象中的雷霆滿布。

這裡,也並沒有預料中的窮凶極惡。

但這裡,卻充滿了荒蕪,充滿了凄涼。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天坑。

恍若一個無盡頭的湖泊,然後被抽幹了湖中的水。

深陷在地平線以下,煙霧繚繞,不知深淺。

「姜龍,你確定是這裡?」

指著身下那茫茫大坑,林戰滿臉的疑惑。

沒人,會將其與雷極地域這等稱謂聯繫起來。

「是這裡,地圖上所指引的地方正是這裡。而且,你看這周圍但凡能見得到的石頭,都是可以引動天雷的雷石。所以,定是這裡沒錯。」

姜龍十分自信地確認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直接跳下去尋找武魂珠?」

林戰不敢相信地問道。

當然,他是在說話。

這天坑深不可測,霧靄濃濃,煞氣逼人。而隨後在林露使用了真實之眼后,也說,這天坑連她都看不透。

貿然下去,不是找死嗎?

但又該怎麼辦呢?

姜龍有些無奈。

進入萬獸山脈,一路化解危機。

最後為的,就是來到這雷極地域尋找武魂珠。

只有找到武魂珠,利用武魂珠的神奇效果,才能使得自己殘損不已的神魂得到覺醒。

現在,雷極地域就在自己眼前。

他自然說什麼都不會輕易放棄。

「先等等!」

姜龍面露沉思,臉色明顯有著幾分不快。

頓時,三人原地歇息,一時語塞。

只是,就在這時,天空中,伴隨著一道巨大的鷹叫,一道若大的陰影蓋住了三人的視線。

「小心!」

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氣息陡然出現。

姜龍三人的警覺心立即大漲。

望向天空,在那裡,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隻千年老鷹。

而且,那老鷹的背上,赫然還站著五道身影。

這五道身影身穿同樣的服飾,而且服飾的左肩上,有著一副骷髏頭的圖案。

那為首的,是一位白髮老者。

其看似平平常常,但卻很詭異地給人一種極其強烈的無形威壓。

「神武境?」


姜龍發現,那老者至少都是神武境的強者。

而在老者身後的四人,實力應該也都在天武境。

天啊,姜龍看得崩潰了。

要知道,在青玄宗所在的青陽郡地域,一名地武境的武者,都足以笑傲群雄,稱霸一方。

但現在,竟然一下子,如此驚奇地出現了四名天武境,一名神武境。

這該是何方神聖啊?

「什麼?哥哥,他們來了,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與姜龍同樣的,林露和林戰此刻的表情也是震驚無比。

但所不同的是,後者震驚之餘,更是一種懼怕。

林露那小丫頭在看到那隻巨鷹的那一剎那,臉色一瞬之間就慘白了。

而且,其渾身發抖,彷彿見到什麼魔一般。

連向來表情極少,對什麼事都表現得平靜無比的林戰,此刻也是如大海潮起潮落般,洶湧不已。


懼怕。

驚恐。

無奈。

天塌了。

彷彿所有不好的情緒,在一息之間,全都跑到了他們兄妹兩的身上。

到底怎麼回事?

姜龍完全懵了。

「林戰,林露,你以為你們逃得掉?」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老者冷漠一笑,沖著林戰大聲喝道。

語氣霸道,兇狠。

姜龍只是聽其言,便感覺自己體內氣血沸騰,訝異不已。

「等等……他們認識?」

姜龍怪異地看著雙方。

雖然不清楚個中緣由,但是從老者話語中,姜龍也是可以聽出來,這老者他們在追擊林戰和林露。

他們是什麼關係?

老者為何要追林戰和林露?


一個個問題,一連串地從姜龍腦海中冒出來。

他想問,但是他知道,現在並不合適。

他只好獃呆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