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眉心發光,睜開了上蒼神眸,一道粗大的閃電橫空而去,像是一道長河,擊碎了如意珠的光芒。轟在了達摩鱷的身上,將它的軀體轟翻。

「反正已經殺了兩三尊了,我不介意再屠一尊。」他沖了上去,眉心中衝出了一桿白帝額骨矛,釘在了達摩鱷的眉心,將如意珠一下子擊成了碎片!

達摩鱷,被洪錚擊殺!

他此刻化為了魔神,手持白帝額骨矛,閉上眼睛,陷入到了一種玄奧的境界中。五行大陣,蘊含了玄奧的道韻,他漸漸的在悟道。

腦海中的符文越來越多,隨後他整片的額骨都是在發光,一道道光芒流向他的全身,四肢百骸,溝通了他的丹田。

他照海發光,其中一尊神胎在沉浮。那是當初他孕育出了自身神靈,此刻不斷在顫抖著。

轟!一名天寵一掌轟來,擊在了他的後背上,將他身形打了個踉蹌。他頭都沒回,從身軀中衝出了一尊八荒火龍,化為一尺多長,身軀並不龐大。但卻蘊含了一種恐怖的威勢,帝血大妖的氣息擴散!

八荒火龍如一道金線,一下擊在了此人的眉心上,然後從腦後穿過,帶起了一大片的血花。

噗通!這名天寵死不瞑目,屍身倒在了地上。

洪錚已經陷入了漩渦的悟道境界中,盤膝坐在地上,全身的血液開始滾動起來。尤其是照海,更是一片的通透。那枚神胎上上下下的沉浮著,形體不斷的扭曲,裡面漸漸的有生機波動傳來。

火紅色的八荒化龍身軀增長,化為一丈大小,盤旋在了他的身上,龍首高昂。而後,八荒火龍化為流光,接連洞穿了兩名天寵,讓他們死於非命。

到此刻,死在洪錚手中的天寵,已經超過了八尊!

他殺的讓所有人都是膽寒了,不少天寵心中已經出現了退意。

「洪錚太強大了,絕對不是我們能夠比肩的,恐怕只有那些頂尖底蘊天寵才能夠將他擊殺了!」

「退走吧,再繼續下去,也是無妄之災。」

「對,退走。」

一瞬間,各個天寵都退走,踏在畢方星圖上,退了個乾乾淨淨。剩下的兩尊通天大境的老怪物也是退去。

洪錚一個人,殺的他們膽寒!

王隆錦此刻半衰劫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全身血脈發光。而後,他全身光芒大放,化為了本體。是一尊一丈大小的八卦龍馬,神駿異常,一對龍角流淌玄光。

吼!他咆哮了一聲,氣勢降低到了谷底。

半衰劫渡了過去,全衰劫來臨!

此刻,他修為盡失,全身孔竅中噴出了一口又一口仙劍,不斷劈砍在他的身上。他的七竅中,噴出了赤紅色的火焰。一股陰風憑空出現,刮在他的身上。

他慘叫一聲,血肉在分離!

風雷地火齊出!

「堅持住。」洪錚傳音,他也在悟道,神胎不斷的在震顫著,要打破桎梏而出。整個人懸浮而氣,盤坐在虛空中。八荒火龍化為魔儀身,站立在地面上,演練玄法。

仙儀身是他本體,魔儀身是他的分身。

一黑一白,發出大道寶光,符合道韻,暗合太極生兩儀之勢。一個巨大的太極圖虛影出現,兩道身軀化為陰陽魚,不斷旋轉著,陰陽二力流轉,灌入到了神胎身上。

神胎在極盡蛻變,向著兩儀生三才的方向衍化!

忽然,視線盡頭再次出現了幾道身影,龐大無比,他們踏在畢方星圖之上,橫空而來。

其中一人,背負一對血色羽翼,三十歲左右的模樣,氣息浩蕩擊天。

「狀元衡言測的伴生天寵!」

「確實是他的伴生天寵。」

衡言測的伴生天寵橫空而來,手持一口巨鼎,踏入到了五行大陣中,全力向洪錚擊殺而來! 第三百七十三章一言九鼎術

傳說衡言測出生的時候,天生異象。方圓十里內的範圍,都是被煙霞籠罩。天地間響徹大道梵音,各種遠古時期的蓋世人物虛影顯現,盤坐虛空中,演練玄功。

那一天,方圓十里範圍內,有兩人降世,一個是衡言測。一個就是他的伴生天寵,傳說衡言測很有可能是上古人物轉世。而此人,就是他上一世的護道者,同樣是遠古大能轉世。

不過此事並沒有得到肯定。

但不可否認的是,衡言測的伴生天寵絕對強大無雙,名字叫做衡一,外號衡屠龍,堪比底蘊天寵。曾經硬生生撕裂過一尊五爪蛟龍。

衡一手持一口血鼎從天而降,他三十歲左右的年紀,面貌威嚴,冷厲無雙。大鼎猛然砸向了洪錚!

重生九零做學霸 與此同時,有幾名行將就木,壽元都已經乾枯的老者出現了。均是福地大境的高手,逼向了王隆錦。

「你們敢!」王恆化為了本體,八卦龍馬的身上神焰四濺,一對眸子中有天地衍化之景。他背上衝出了一幅天圖,正是一幅八卦圖。無數象形符文流轉,沖了出來,化為神禽,撲殺而來。

看著衡一那一口大鼎,洪錚睜開了眼睛,轟出了龍拳,一拳擊在了那口血色大鼎之上。

咚的一聲,金鐵交擊聲出現,振聾發聵。像是神僧撞擊晨鐘一般,發出了滔天的轟鳴聲。

血色大鼎一下子被轟飛,但洪錚也是倒退的好幾步,手臂都是在發麻。

「洪錚,不過如此。」衡一神色冷厲,手一招,將大鼎持在了手中。

洪錚定住了身軀:「你是誰?」

「衡一,狀元衡言測的伴生天寵!」衡一說到,神色並無驕傲。但他眼眸中,有一口口刀劍在成型。脊背大骨更是在復甦,一塊又一塊骨骼被光芒包裹,化為一口口的血鼎!

一言九鼎術!

與當初耶釋漁夫還是耶釋農夫所修的功法相似。

但這個衡一所修鍊的明顯更加強大,一口口血鼎復甦,壓的大地都是在顫抖。

「不要攔我,我去殺了王隆錦,否則,你會死。」衡一的話語霸道而又囂張,沒有絲毫的感情。在他的眼中,洪錚已經是一個死人。

「天啊,這下子還有希望嗎,衡一都出現了,此人可是伴生天寵,傳說有可能是遠古大能轉世啊!」

「洪錚畢竟積累的還很短暫,只是一個家族弟子,能夠走到這一步,也不知道走了多大的狗屎運。對上這些底蘊天寵,並無多大希望。」

「衡一號稱衡屠龍,能比肩底蘊天寵。他從來都不爭奪天寵榜,但是他的修為,無人敢忽視。」

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 王嵐眼中出現了冷笑:「洪錚啊洪錚,你就算實力強大又怎麼樣,今日還不是一樣要死?」

「你死,你給我死。」公孫觴心中咆哮聲,怨毒的看著洪錚。

今日他一拳被洪錚給打成了半廢,心中的怒氣已經積累到了一種恐怖的境地。對洪錚的恨,也是滔天。

「看來你吃定我了?」洪錚說道,兩儀身推動三才大陣,在極盡蛻變著,讓他的波動很不穩定。

「最後再問你一句,你確定要阻攔?」衡一開口,聲音冰冷,充滿著一種強大的自信。

「動手吧。」洪錚說道。

衡一不語,脊背大骨全面復甦,而後從他後背中衝出了一口一口大鼎,一共九口!

九為極致,他一直想孕育出十口大鼎,但根本無法存在。所以他一直在壓制,希望能夠借生命大進化,跨入到夢寐以求的地步。

但是他的強大,卻無人敢忽視。

九鼎橫空,懸浮在他身後,上下沉浮著。每一口都擴散出玄奧而又強大的氣息,不朽玄光流淌。鼎口中化為了黑洞,裡面孕育著毀滅性的神能。

第一口血鼎猛然發光,從裡面衝出了一道血色長河,橫在虛空中,向洪錚沖了過來。

第二口血鼎發光,從裡面吞吐出了萬丈雷電!

八荒火龍仰天咆哮,打出了通天神火柱,一道道神焰化為火龍,升騰而起,衝上了虛空,擊殺血色長河。

與此同時,他本體動了,祭出了天羅傘,猛然撐開。一道巨大的天幕出現,將萬丈雷電全部攔擊。

虛空一下子炸裂了,各種大裂縫出現。

王恆動用了鐵八卦,懸浮在了王隆錦的頭頂,定住了這一方虛空,讓他不受影響。

「雖然我的修為被壓制了,發揮不了巔峰實力,但要斬你,還是很輕鬆的。」衡一說到。

「試試。」洪錚不答話,展開了鳳凰翅,無數翎羽化為了神劍,密密麻麻,斬向了衡一。

第三口鼎發光,從其中衝出了一尊尊的神鷹,遮天蔽日,向洪錚撲殺而來。

洪錚一手指天,王家虛空上方,雲朵凝聚,化為雲海翻滾著。一縷縷雲霞綻放出虹光,照耀的王家一片的琉璃色。而後,共有上萬道雲霞猛然綳直了,化為了一口口仙劍,從天而降!

十方雲霞劍決!

白帝宮的傳人白康瞳孔猛然的收縮:「十方雲霞天功?」

「你會白帝額骨矛,會十方雲霞天功……我知道了,你是那個人!」白康之前聽到洪錚的名字還有點耳熟,並沒有反應過來。此刻猛然想起來洪錚是誰,就是自己小祖白玉涵的心上人!

十方雲霞劍決從天而降,轟在了衡一的身上。

衡一悶哼一聲,肩膀被洞穿了。但他兇悍無比,第四口血鼎中,衝出了一桿長槍,長有百丈,如一條怒龍沖了出來,將洪錚手中的天羅傘擊碎成了符文,盡數轟在了他的身上。

噗!洪錚吐出一口鮮血,如果不是自己的肉身足夠強大,剛才那一擊,就將他全身都轟碎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受了不清的傷勢。血肉分崩離析,有些地方露出了森森的骨骼。

他長長的呼吸了一下,頓時,五行大陣內的絕大部分精氣被他截取。而後,他打出了補天術!

頓時,這方天地寂靜了。

洪錚身上被轟飛而出的血肉,全部在倒著飛回,重新飛回到了他的身上。與此同時,他全身流淌乳白色的光芒,整個恢復到了巔峰!

「什麼,怎麼可能?」公孫觴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第三百七十四章天衰劫

補天術是洪行簡親傳,洪行簡多麼強大自不用說。所以他傳下的,不可能是什麼普通神通。

一剎那間,洪錚全身流淌白色神光,精氣神恢復到了巔峰。

吼!他吼出了龍喉功,喉骨蠕動成龍形,聲浪滾滾,鋪天蓋地而來。衝擊在了衡一的身上,將他手中的血鼎撞擊的轟隆作響。

他背負金色鳳凰翅,金光璀璨,瞳孔中日月星辰沉浮,符光滔滔。而後,他持著仙魔龍齒棍,沖了上去。一棍砸落,從而而降,打的蒼穹都是在顫動!

咚咚咚!接連三擊,將衡一的血鼎擊飛了三口。

衡一發狂,手捏印訣,九口大鼎飛了過來,懸浮在他的頭頂,不斷旋轉著。他如掌控了九顆星辰而行。九口大鼎,鼎口都是在發光,而後,從裡面噴薄出了九道血紅色的神光,交織成了一把血色神斧,有山嶺般大小,向洪錚轟殺而來。

洪錚此刻的波動又不穩定了起來,仙儀身,魔儀身,在推動著三才大陣。他體內的蒙昧星胎在發生蛻變。

看著那遮籠蒼穹的一斧,洪錚的眼中出現了金光。轟出了金猊天功,魔猿三變,以及龍拳。

而後,寶術並不停,一道又一道神通被他連續大打出!

六目金猊衝出,身軀龐大,六隻眸子睜開,撲殺衡一。接著是一尊巨大的魔猿出現,仰天咆哮,身軀頂天立地。

下一息,是太祖神拳,太祖虛影衝出,迸發蠻荒古氣。

還沒有停止,接下來是一道龍拳,手臂化為了金龍,龍軀碾壓高空而過!

他此刻就像是一輪汪洋,不斷爆發出滔天的波動,手中的神通一道道,信手拈來。氣息悠長,精氣神滾滾,絲毫沒有頹勢。

所有人都驚悚的看著洪錚。

「我艹,怎麼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在一瞬間打出這麼多神通?」

「他還是人嗎,再強大,體內也不可能儲存如此多的能量啊!」

「還沒完。」

他手中不斷綻放出神通,一道道,永不停歇,似乎體內的神力永遠都不會幹涸一般。

這方天地沸騰了,被各種神通充斥,虹光萬丈。

神斧被擊碎了,所有的神通都轟向了衡一!

啊!衡一瘋魔了,大吼一聲,咆哮震天,眉心中衝出一卷古書,書頁全部散開,而後縮小,化為巴掌大。共有上萬張,青銅光芒閃爍,而後貼在了他的身上,讓他萬法不沾身。

轟!

轟!

轟!

接連幾聲大爆炸出現,衡一所在的地方炸開,被光芒淹沒。所有的神通都轟殺在了他的身上。

光芒散去,只見衡一嘴角掛著鮮血,髮絲披散,眼神陰冷如刀。

但下一顆,他的瞳孔猛然收縮,一根手指洞穿虛空而來。他的視線被洪錚的臉龐所佔據。

洪錚面無表情,不悲不喜,擊出了混沌大缺指,點在了他的眉心!

衡一一聲慘叫,全身書頁發光,上面噴薄出了符文,轟向了洪錚,印在了他的胸膛上。將洪錚的身軀擊飛,都塌陷了下去。

衡一眉心在淌血,被混沌大缺指擊出了一道裂縫,在不斷的蔓延。

洪錚站了起來,再次截取天地精氣,彌補自身。而衡一傷口繼續在擴大,他發出了喝吼聲,痛苦的慘叫著,感覺自己的頭顱都快要裂開了!

「洪錚,等我來殺你!」衡一說完,居然啟動了畢方星圖,跨入了進去,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天際盡頭。他也不離去,盤坐在那裡,汲取天地靈氣,開始療傷。

「洪錚太兇猛了,連衡一都敗退。」王龍激動的看著洪錚,這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啊。

「很是不凡。」王虎同樣是很驚駭。

公孫觴,碧華仙子眼中出現了濃濃的忌憚之色。想不到這個一直被自己嘲諷的無名,居然如此強大,連衡言測的伴生天寵都不是對手。

王嵐身軀在瑟瑟發抖起來,驚恐的看著洪錚。這個人實在太強大了,虧自己還不知死活的要和他決鬥。自己真要和他決鬥,恐怕一個照面就會被轟碎成了渣子吧?

轟!王隆錦面色痛苦,咆哮連連,全衰劫渡了過去。天空變色,開始出現了烏雲,凝聚在了一起!

天衰劫來臨!

整個西北聯盟,都是被烏雲籠罩了,壓抑的氣息壓蓋向了大地,所有人都感覺呼吸都是一滯。烏雲翻滾著,而後居然構架出了一尊巨大的古殿。懸浮在蒼穹之上,誰也不知道蔓延到哪裡。整個西北聯盟,幾十個掌控之地,都被遮籠。

在五行大陣中,洪錚的氣勢也被壓制到了谷底,心頭像是被泰山壓住了一般,就連呼吸都是很困難。

古殿越來越清晰,通體呈灰色,讓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