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塵:「……」

差些就害得我崩人設了。

姚之樂這朵奇妙的白蓮花,太麻煩了。

「回去后你住校嗎?」

「我好好的公寓不住,去住宿舍,給自己找罪受啊。」

說的也是,但是讓她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人怎麼那麼酸呢。

「我在網上給你定了一箱檸檬。」

「好的,謝謝。」

你倒是不客氣。

姚之樂白了他一眼。


結果某人突然就道:「……這個是我的地址,另外再給我買些其他的水果吧,我都不嫌棄,什麼都吃。」

姚之樂真想把他手機搶過來。

這丫的咋的一點兒都不知道臉皮這個東西。

「你就那麼窮?」

「我只是窮得養不活自己。」 翌日清晨,潘聞先召集了懼院所有的學員召開了會議。潘聞先表示,一個禮拜之後,學院將

召開學員賽。每個班級都可以派出三名自認為優秀的學員參加。學員賽以淘汰賽制,進入決

賽的學員就能獲得獎勵。至於獎品,潘聞先為了能讓各位學員都能積極主動的參加,拿出了

懼院的鎮院之寶,「諸神黃昏」。

傳說這「諸神黃昏」是蚩尤與黃帝大戰以後,蚩尤的武器虎魄所遺留下來的一小塊隕鐵。科

學界將這隕鐵打造成了武器。同時賦予了其多種神力,所以稱之為「諸神黃昏」。打個比方

說,「懼之護腕」是懼術的靈媒,那麼這「諸神黃昏」就是半獸人一般的武力派的至寶了。

潘聞先還說道,這「諸神黃昏」除了能賦予半獸人極致的武力外,對半獸人的身體也有奇效。

簡單來說,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需要考慮眾多的因素。比如說,武器的重量,韌性以及武

器的主人是否合適。不過,這「諸神黃昏」卻是與一般武器不同。只須滴血認主即可。

諸神黃昏附有靈性,一旦你滴血認主了,它便會根據主人的身體情況來改變自身。換句話說,

這「諸神黃昏」如活物一般,可以去適應主人,同時將主人改造成可以完美的掌握自身的條

件。

潘聞先說了一大堆關於諸神黃昏的事後,繼續和學員們講道,他拿出諸神黃昏作為獎品,不

過是想讓各位學員都恩那個積极參加。當然,獎品,並不是只有一件,這諸神黃昏也不是冠

軍級的獎品。至於冠軍級的獎品,待下次比賽開幕之時,自會擺出。

會議開完后,潘聞先便回到了校長室。同時,他叫上了王俊。

校長室。

王俊其實非常意外,他沒想到這潘聞先居然會將這「鎮院之寶」給拿出來。當然了,王俊對

這「鎮院之寶」是否屬實,還是比較質疑的。在王俊看來。潘聞先人老成精,又豈能將這麼

好的東西給拿出來當獎品。何況這還不是冠軍獎。這潘聞先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王俊想不出個所以然,便朝著潘聞先看去,正好看見坐在座椅上的潘聞先正一臉笑呵呵的看著他,王俊不禁搖了搖頭,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潘聞先。

潘聞先聽了,一臉微笑著道:「王俊,之前我就說過了,要是誘惑不夠大,是無法將混於懼

院之中的懼術師給揪出來的。」

「只是,潘校長,懼術師與半獸人的不同之處你也該知曉。半獸人純屬武力派,而懼術師卻

是強大的召喚師一脈。如若我是混於這懼院之中的懼術師,又豈會在比賽之中用懼術?這

不等於是自報家門嘛。」王俊一臉不解的問道。

「王俊,看來你還是不了解我這懼院那。當初你說你要學懼術,我讓你進的哪個班級?」潘

聞先解釋著說道,「一年伊普希隆。還記得不?難道你當時就沒有感到奇怪嗎?為啥這班級

的名稱要叫做伊普希隆而不是二班三班什麼的。」


「哦?這麼說來,確實是」王俊若有所思。

「沒錯,所謂伊普希隆就是希臘字母中的「e」這伊普希隆之前,便是,阿爾法

(a),貝塔(β),伽瑪(γ),德爾塔(Δ)。當然了,如此表示班級其實

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說,阿爾法表示的是半獸人班級,而伊普希隆表示的則是

懼術師班級了。」潘聞先向著王俊分析道。

「那潘校長的意思是,懼院除了半獸人以外還有懼術師,以及其他什麼能力的學

員?」王俊心中震驚,按照潘聞先的話來說,這懼院之中必是還藏有其他能力的

學員了。王俊忽然回想起慕信口中的造夢師萬魔拜。難道這造夢師也是一項其

他的能力?王俊不去追究,畢竟追究也是無濟於事。但至少一點他可以確定,那

就是這懼院之中,必是還有半獸人懼術師的了。只是如果真有半獸人懼術師,那

么,又該如何找出混於懼院之中的人類懼術師呢。畢竟兩者之間很容易混淆。

王俊似乎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為了避免半獸人和人類懼術師相混淆,就必須有

個對策,當下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潘聞先。

潘聞先點了點頭回答道:「沒錯,正如你所說,我們懼院存在的並不只是半獸人,當然半獸

人是絕大部分的。所以,不知何時那一小部分的其他能力者也被漸漸的忽略了。不過,你之

前所在的伊普希隆,那是一個例外。整個懼院的半獸人懼術師加上你也就五個人。這也是為

何當初我不讓你學懼術的原因了。」

王俊心中震驚,他沒想到這半獸人懼術師精神如此不受歡迎。同時,王俊隱隱約約明白,既

然這懼院除他以外就四名半獸人懼術師,那麼對於尋找混於懼院之中的真正的人類懼術師來

說,可是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煩了。王俊忽然想起了龐敦,難道那龐敦也是人類懼術師?如果

真是這樣,那麼當初龐敦為何能使用那可怖的懼術也是清楚明了的了。只是如此一來,那麼

除去龐敦,剩下的三名半獸人懼術師也是有嫌疑的了。

王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著看著潘聞先道:「潘校長,其實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你說

你搞個學員賽,難道真能將那群人類懼術師一網打盡?。難道就不


會有漏網之魚?」

潘聞先聽完,很少欣賞的看了王俊一眼道:「王俊,正如你說的一般,學員賽具有一定的局

限性。如果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其實我舉行這學員賽不過是將那些有

可能成為我們目標的傢伙全部列入名單之中。然後暗中逐一監視。為了避免可疑之人過多,

花費長時間的人力以及時間,我還制定了一個計劃。至於這計劃,等學員賽結束

王俊看著潘聞先那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好不自在。既然這潘聞先沒打算說出來,王俊也就

不再多問了。王俊雙手抱拳。恭敬的朝著潘聞先點了點頭,準備離去。

然而,王俊剛打開門,就看見門外站著一位女子。王俊看去,女子長發飄逸,完美的臉上沒

有瑕疵女子,只是女子散發的一股陽剛之氣卻是讓王俊皺起了眉頭。

… 姚之樂是怎麼都沒想到自己不過反抗一下,就遭到言之的囚禁。

看著房間周圍。

言之沒有屏蔽掉信號,而且也沒有沒收她手機。

就好像他料定所有一切,料定她不會讓別人來救她,料定她不會跟其他人說自己和他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

姚之樂自嘲的笑笑:你倒是對我很了解。

看著床,就彷彿看到言之和蘇雅姍。

姚之樂盤腿坐在地上玩著手機,玩著玩著就躺在地上,把自己縮成一團。

就算是冷,也不想去床上睡,也不想拿床上的被子。

紀辭牧看著姚之樂,輕聲道:「我畢業後會去華國。」

「啊?你要來華國嗎?」

「嗯,伊能靜女士讓我去華國轉轉。」

聽紀辭牧這麼說,姚之樂就點點頭:「隨時歡迎你來,來得時候,記得給我打電話。」

紀辭牧點點頭,隨後看了看洛塵,低聲問道:「如果要你做一個選擇,你會選擇言之還是薛允諾?」

姚之樂完全沒想到他會問這個,神色有些慌亂。

看她表情,紀辭牧算是知道答應了。

「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還有點事。」

「好,路上小心。」

姚之樂看著他離開,也不知道是鬆了口氣,還是提了口氣。

就是有些不得勁。

紀辭牧一走,陳瑗就拉著兒子過來:「之樂,謝謝你。」

姚之樂低頭看著幾乎沒有受到手術影響的孩子,搖搖頭,輕聲道:「也算是我還了你的生育之恩吧,謝謝。」

陳瑗張了張,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要怎麼去說,面對這個從未養育過的女兒,陳瑗有愧疚的。

「姐姐,謝謝。」不管他們間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

這個弟弟還是開口感謝。

姚之樂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洛塵那邊對淺川錦介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這會他意味深長地笑著沖淺川錦介道:「報應要來了,希望你接住了可不要慌。我可想看到你也用對待我的方式對待她呢。」

「洛塵!」

洛塵翻了個白眼:「我說的算清了的了。」

姚之樂:「……」

看著栗山苗子兩人笑笑,就拉著行李箱跟著洛塵進去。

……

「洛塵,好歹不要說得那麼過分。」

微愛無聲 不過分吧,你咋還是白蓮花一朵呢。」洛塵十分嫌棄的看著她。

姚之樂:「……」

姚之樂默默拉著行李箱越過他,如果不是因為栗山苗子,姚之樂才不管洛塵跟淺川家的恩怨情仇。

洛塵扯扯嘴角,突然恢復以前漠然的態度:「麻煩和我兩不相干。」

姚之樂沒好氣的道:「除了免費的午餐。」

洛塵:「……」

差些就害得我崩人設了。

姚之樂這朵奇妙的白蓮花,太麻煩了。

「回去后你住校嗎?」

「我好好的公寓不住,去住宿舍,給自己找罪受啊。」

說的也是,但是讓她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人怎麼那麼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