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面色嚴峻,結成手印。

浩瀚的玄氣凝聚成金色大手印,宛如一座山嶽。


對準半空中的半妖重重轟出。

林寒眼裏露出不屑之色。

呵呵,跟我比結印?

當下也是雙手在胸前快速結印。

劍氣凝聚,形成兩道金色大手印。

法海見此面無表情,冷聲說道: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說話間,同樣再次結印。

轟隆隆!轟隆隆!

二人互相凝聚的金色手印來回打出,在空中碰撞,發出巨大的爆炸聲。

一旁的法明已經傻眼了。

這他麼的感覺就是神仙打架。

二人接連不斷地進行手印轟炸。

隨着時間的推移,法海的眼裏露出異色。

這個傢伙的氣息,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下降。

沒有理由啊。

深吸一口氣,原本的手印發生變化。

“大威天龍,天眼助我!”

話音剛落,法海的眼裏涌現着金光。

身影來回閃爍,躲過數道金色大手印,直奔眼前的半妖而來。

林寒嘴角翹起,手掌攤開。

一縷白色的光芒照耀天地,幽冥劍懸浮在手心。

呵呵,挺能躲的啊。

那看看,你能不能接下本少爺的這一劍。

林寒雙手持劍向天,幽冥劍身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也不管法海現在具體在哪,劍尖對準大致的位置。

笑着說道:“看你怎麼躲。”

說話間。

一道磅礴洶涌的劍氣光柱噴涌而出。

法海見此,眼裏露出一絲驚訝。

仙級兵器?

他心頭驚訝,右手掐訣。

身上的紅黃袈裟散發出佛光。

金鉢出現在自己的前方,形成一道佛光凝聚的銅牆壁壘。

轟隆隆!轟隆隆!

勢不可擋的劍氣光柱,與金鉢凝聚的城牆重重碰撞。

“哼,真以爲憑藉仙器就能撼動本座?”

林寒對於他的話置若罔聞,眼裏露出精光,大聲說道:

“大威天龍!”

剎那間,他後背的兩條真龍沖天而起。

形成兩道流光,融合進劍氣光柱。

咔嚓,咔嚓。

金鉢形成的牆壁破裂。

法海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整個人都被劍氣光柱覆蓋。

林寒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

不好意思,我專治各種裝逼。 劍氣形成強烈的白浪,向着四周擴散。

天地被這道絢麗的光芒照耀。

煙塵散開,劍氣光柱轟擊的地方,形成一個巨大的深坑。

法海呼出一口氣,現在的樣子要多慘烈有多慘烈。

原本白淨的面孔焦黑無比。

他的眼裏露出驚駭之色。

師父授予的雲龍袈裟也是一件頂尖玄器,此刻也是破開數個大洞。

要不是有金鉢阻擋片刻,恐怕在剛纔的那一擊之下。

自己怎麼的也得變成半死不活。

法海眼神盯着上空悠哉的林寒,拳頭握緊,而後又鬆開。

無量天尊。


啊不好意思,走錯片場了。

重來。

阿彌陀佛。

天眼開通後,他倒是隱隱察覺到一絲端倪。

剛纔的確是自己莽撞了,這個傢伙確確實實是人類。

只不過修煉的功法沾染了一絲妖氣。

法海雙手合十,閉上雙眼,朗聲說道:

“施主仙器在身,已是勝過貧僧,還望施主一心向善,切莫爲非作歹。”

林寒聽見他的話,冷笑一聲。

“咋的,聽你這話有點不服,是不是感覺我仗着大寶劍欺負你?”

法海聞言臉色平靜,沒有回答。

並不是很想搭理你。

如今大妖已除,他現在只想快點回到青山寺。

好生修煉,一心向佛。

絕對不是因爲被這個傢伙打敗,內心感覺丟人的緣故。

法海右手掐訣,破損的袈裟上閃現靈光,變得嶄新起來。

當然,這只是障眼法。

總不能讓自己這麼狼狽地回去吧。

他腳步前踏,來到法明面前,語氣平靜地說道:

“師弟,我們走。”

法明仔細看着他,嘴角有些抽搐。

他很想說:

“師兄,你的眉毛被燒掉了一半。”


但想了想,還是算了。

說了也沒什麼用,總不能再燒掉另一半吧。

林寒看着二人準備離開,忽然想到什麼。

下意識地問道:

“對了,你們會參加五國爭霸嗎?”

法海停住腳步,眼裏閃過異色,沉聲說道:

“青山寺不會參加,看來施主是雲夢帝國的參賽選手吧。”

他的心中念頭轉動,腦海裏浮現出五六道身影。

這樣一來倒是有趣多了。

呵呵,你們這些傢伙,好像也就風清河有仙級兵器吧。


想到這裏,他笑了笑,說道:

“那就祝施主旗開得勝了。”

如果要用什麼詞來形容法海現在的心情,那就是。

幸災樂禍。

……

不久之後

法海手持禪杖走在官路上,身後跟着法明。

他突然間輕咦一聲,停住腳步。

目光看向遠方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