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

原本就是這麼打算的。

何時開始,他竟然被和平的世界,順利的行動而改變了呢?

竟然想這樣就可以了。

竟然想滿足在這個程度就很幸福了。

竟然……自顧自膽怯了。

又一行淚流下來,同時伸手捂住變成赫色的眼睛。

金木研笑着哭泣着。

“石盤……”

“我不知道怎麼做王啊……”

“我太弱小了,連怎麼做王都不知道。”

和宗像禮司比起來,金木研實在是太弱小了,內心還是力量都是。

“你能告訴我嗎……”

“怎麼樣才能讓大家都幸福?”

在他回答出的那刻,仿若海嘯般匯聚起來的能量形成一把嶄新的王之劍。

‘混沌與毀滅,你選擇的王道……會走向那一邊……’

金木研仰望着出現在漆黑空間裏的王者之劍,制裁王者之劍……

……

灰塵還沒有散盡的時候,米伽爾眼皮抖動,湛藍的眼珠轉向波動傳來的方向,與記憶中一模一樣的力量開始誕生,他一步一步脫離衆人危機後組合成的隊形,來到金木研位置的不遠處單膝跪下。

熟悉的力量,熟悉的那個人,熟悉的……

“王,米伽爾永遠侍奉在您左右,請您亮劍吧!”

應聲而出的是轟碎另外半個醫院的巨大聲鳴,懸掛在高空的漆黑之劍,混沌與毀滅之王,在一片殘戈斷壁中誕生。 煙塵散去,仿若結晶體般的漆黑巨劍頂天立地,懸掛在浩然蒼空之中,黑色閃電時不時在劍身上崩裂閃動,細小的電花隨時可點燃毀滅的洶涌浪潮。

如此威視,無匹威視。

混沌與毀滅之王,就連世界都在其人的腳下。

是毀滅嗎?是終結嗎?

對於選擇,金木研一向不擅長。

但他發誓了……

發誓了會成爲讓人幸福的王啊……

嘆息着的慈悲,經過洗禮的黑之王是比過去更加脆弱也更加堅韌的存在。

他走在鋼絲般的道路上,有無數目光在窺伺他,試圖使他落入深淵,意志彷彿拉緊到極致的橡皮筋,有人想聽到他崩斷的‘啪’聲,有人想讓他繼續維持這樣危險的狀態。

好意和惡意,正在被豎立在頭頂的王劍吞噬形成一種混沌的狀態。

你想怎麼選擇?

你會怎麼選擇?

撒,做出決定吧!

金木研在那片漆黑的意識空間緩緩睜開眼,溫和內斂的面容只有無害可以形容的稚嫩。

可是他說了……

——我是王。

“混沌是我的意志,毀滅是我的力量,我會從混沌中決出真正的出路,帶領大家走向那個沒有終結的未來!”

決心幻化出的意志,亦或者是堅定的不可摧毀的決心,終於喚醒了沉睡十年的王劍。

宗像禮司望着頭頂高掛之劍,王者和王者之間的感應令他有些新奇,雖說在他覺醒後就能察覺到白銀之王和黃金之王的位置,但如此近距離接觸剛誕生的王確實是頭一遭。

瘦小單薄的身影完全不像是可以承擔起王的責任,蒼白的灰髮也擋住他白皙到接近透明的皮膚,甚至是神情也是空茫的。

宗像禮司遲疑一下喊道:“金木研?”

“金木君!”

與宗像禮司的聲音重疊的是用禮貌的用詞掩飾其中顫抖的月山習,他貴族的面具幾乎崩裂哪怕是現在他的眼中還留有驚懼。

從沒想過月山家遊刃有餘的家主竟然會狼狽到面具掉了都不知道,應該說——金木君,你到底要讓我牽腸掛肚到什麼程度纔好!

網游之洪荒戰紀 微笑起來的模樣擋住眼中水光,月山習絕不承認他在情感的操守方面失控了。

身不由己的被吸引就算了,如今連眼淚都不能控制,他到底會可悲到什麼程度?

從沒有這般清晰的意識到金木研變成他心臟上的一根刺,讓他擁有了‘人’的感情。

可笑……

多麼可笑……

不知自己的臉上是多麼僵硬的笑容,月山習的內心猛然崩毀。

聽到兩人的呼喚才緩慢的擡起頭,動作無比的慢,似乎還沒有習慣體內這股龐大的力量般,金木研遲鈍的把視線定格在兩人身上,隨後空洞的眸子慢慢凝聚起焦點,仿若木偶般的人終於活了起來。

“月山先生……宗像君……”

雖然說話還有些遲疑,但宗像禮司確定他的意識還在,金木研沒有被王的洗禮而摧毀心智。

稍稍鬆了口氣後,宗像禮司走向金木研,面帶攜帶少許真意的笑容,“恭喜你,成爲新任黑之王。”

伸出的手是友善的證明,但金木研腦中歷代黑之王的影子卻凝成混沌的虛影。

‘喲喲,這就是現任青王啊?果然還是死板的乖乖牌。’

‘青之王?如果能撕碎他制服然後看他哭就好了!’

‘哈哈哈,快看,快看,是青之王啊!和赤之王相愛相殺了好多任了也沒有膩的意思,意志真夠抗壓榨的!’

“糟糕的世界,糟糕的世界毀滅了算了!!!”

歷任黑王死亡的時間都很短,因爲他們承受不了這般混沌的力量,把意志面的幻想轉變成力量,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可形容的無限能量。

心中想的有多堅定,王劍所能創造的力量就有多無盡。

可以是一個水杯,可以是一個池塘,可是無邊大海,也可以是浩瀚宇宙。

端看個人意志的力量實在是太狡猾了,甚至完全無法說做不到。

但幸好,金木研也不打算推卸責任了。

他自己一個人能做到也沒關係,做不到也沒關係。

同伴本身就是能包容他錯誤的存在。

如果他真的走向了毀滅那面,同伴會打醒他。

雖然沒有正面詢問過,但是金木研就有這樣的自覺。

他現在認識的那些傢伙,是不會放任他一個人走向深淵的。

這也是他能狂妄的接受這樣力量的原因。

但是……

金木研苦笑,又多了好多聲音在腦海裏,希望利世小姐不要覺得擠。

“金木君?”理智自持的聲音一下子把他從無數聲音中拉了出來,金木研恍惚一下才想起他們剛剛在對話,頓時歉意的揉揉額角,“抱歉,宗像君,還沒有適應……”

宗像禮司點頭表示理解,黑之王的力量在歷代裏都算是危險的,甚至落劍方面的問題比赤之王更甚。

金木研調整一下,再看向周圍,發現本來算是闖關遊戲的醫院已經完全變成了廢墟。

“……抱歉……”

這次抱歉已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的尷尬。

宗像禮司瞥了周圍一眼,推推眼鏡,“無所謂,反正本來就打算搗毀這裏。”

“……抱歉。”

金木研望着頭頂達摩克利斯之劍,嘆了口氣,巨劍頓時像是幻影一樣消失。

“王。”米伽爾的聲音從一側傳來,顯得有些虛幻。

金木研望過去就愣住了,隨即混沌的屬性立刻給了他答案。

‘原來如此嗎?’

在未來……他會是米伽爾的王。

金木研勾起嘴角,那份獨屬於金木的包容理解如同他的笑容般浸入人心。

“米伽爾,謝謝你。”

專門來到這個世界見證我的誕生。

米伽爾愣了愣,像是沒想到他會這般說,隨後他像是冰凍的白玫瑰終於融化去冰霜般的笑了。

彎起的冰藍色眸中浸滿溫柔,金髮在陽光中閃耀光芒,美麗的如同天使的容貌掛上神聖的弧度。

吸血帝國第二始祖,西塞菲拉王朝第七執政官米伽爾·西塞,從人類轉變成吸血鬼接受過兩位始祖血液的高級血族,在他所追隨的王的信任下,流露出足以成爲永恆的那個瞬間。

在他微笑的那刻,他潔白的身影化作時光中的琉璃泡沫,從黑洞中出現,在虛幻中歸去。

金木研撩動額發,淺色的眸子中滑過冰川解凍的河流般的清冽之光,格格不入的氣息充斥在他周圍。

被命運眷顧的王者,金木研成爲了更特異的存在。

“既然醫院毀滅已經無法挽回了,那麼我們就來審問下俘虜,看看他能吐出什麼更有用的東西吧!”

金木研若無其事的說着以前完全不會說出來的話,就好像他在逞強着把所有人的責任都擔負到自己身上一樣,但是現在卻有些不同,也許是那雙淺灰的眼中充滿捉摸不定的暗流,也許是他的內心終於變的堅韌。

“六道君看起來快死了的樣子。”狛枝凪鬥無辜舉手,可以說被神代利世修理過的六道骸能活到現在,全靠他在一旁幫襯和青之王的聖域。

“啊?”金木研扭頭,“你們都沒給他止血嗎?”

幾乎算得上奄奄一息的六道骸怨念的盯着他們,發動幻術算是勉強欺騙了自身感官,但是受到破壞的四肢筋骨不真正去上藥止血是不行的。

“金木研!!!!”

憎恨的聲音,出現在耳邊的狂笑聲,黑王們在嘲笑他。

金木研眼中閃過一道危險的利芒,嚥下嘴裏剛要吐出的話,側開身躲避了對方毫無威脅的抓撓然後又像是理解了對方的情緒般停在原地,任由被憎恨控制了意識的人緊緊勒住他的頸項。瘦弱的身體在大力拉扯下身不由己的踮起腳尖,仰着頭注視對方恨意濃稠的雙眼。

“藤崎君。”

“啊啊啊啊啊啊!!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簡直像是壞掉了,一目見昳用自身做人肉炸彈然後親眼目睹了對方死亡的藤崎介斯就壞掉了。

即使多麼不以爲意,但是彼此的重要性早已融入生命之中。

以藤崎介斯的痛苦爲養料生長出的就是復仇的花苞。

脖頸處的力道越來越大,金木研皺眉感受到了窒息的滋味,但是他卻沒有阻止他,甚至阻止了其他人來試圖制住藤崎介斯的舉動。

被金木研伸出手的人應該都知道,任何形式的慟哭在面對那雙淺灰色的眼睛時都會被包容,不是居高臨下或者是純白無垢的拯救,而是感同身受,甚至經歷過更多不幸累積出的黑暗的溫暖。

我承受過更加殘酷的過去,你們比我幸運。

我這麼軟弱的人都能燃起覺悟,你們怎麼可能做不到?

人類,不只是人類,都是在對比中決定意志走向的。

站起來,爬下去,身邊一旦多了一個人後都會變的不一樣。

在面對金木研這樣的存在後,哪怕是想表示自己並不輸給他,也會想爬起來,狼狽的,滿身淤泥的,本身都不能算是乾淨的,但也會從絕望中站起身,狼狽的往前走。

金木研就以這樣的方式做到了光能做到的事情。

用自身的傷痛爲餌。

面對那樣的眼睛是怎麼也做不到給自己找藉口的,用痛苦做藉口把自我深深埋葬在逃避中。

藤崎介斯就這樣失聲了,就這樣把所有憎恨都淹沒在金木研的雙眼中。

那瞬間,藤崎介斯彷彿被那雙眼注視的失去所有藏身之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尖叫的鬆開手倒在地上,抱着頭顫抖不已。

浪跡深圳的歲月 金木研失去制服他的人,面無表情的摸摸依舊白皙的脖頸,背脊上的赫子探了出來,他撫摸着邊緣用飄忽的語氣說道。

總裁,還我寶寶 “你想死嗎?”

亙古大帝 “想死,想逃避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我是食屍鬼,是吃人類爲生的怪物,既然不能承擔活的痛楚,那就以死亡成爲我的養分好了。”

“反正……”

淺發灰眸的喰種如此狂氣的說道:“你已經輸給了殘酷的世界,連掙扎的勇氣都沒有。” 夜亮坐着自己買的飛船一路直行到第七師團哪裏,然後毫不顧忌後果的飛船相撞,藉着撞破的漏洞,鮮紅色雨傘一打,他就悠悠飄了上去。

落到甲板上,夜亮扭頭看看,發現四周無人頓時傷感,“充滿夜兔的第七師團,怎麼警備這麼差。”

擡腳洞穿牆壁走向裏面,夜亮想,越走越深總能找到任務委託對象,他背後是倒了一地的,據說是沒看見的警備人員。

神威從睡眠中醒來就聽到錯亂的警報聲,眨眨藍色大眼,快速穿上衣服就跑了出來,一覺醒來就有的玩實在是太高興了。

阿伏兔快愁瘋了,怎麼突然就有一架飛船從天而降,怎麼着人就打起來了,老天保佑,他家睡着的怪物團長可別起來。

一貫時候,老天是從不聽人願的,普遍是想啥就來啥。

阿伏兔傻眼的看着身邊出現的粉發,苦惱的道:“團長,你不要摻和進去。”不然打起來就沒完了,而且來襲者看起來也是同族。

神威任性慣了,沒管苦逼的大叔,他望着在衆多夜兔圍攻中輕鬆自如的人覺得十分眼熟。

正好在這個時候,鮮紅色雨傘張開,撕裂的風聲和子彈的槍響後,神威睜大眼睛,藍色的眸子清晰的倒映出對方的臉。

“夜亮?”

“啊呀,人終於出來了。”夜亮微笑的甩動雨傘,抖落一地子彈殼,衝着神威擺出邀戰的姿勢,“你好喲,也許你知道我是誰,但我還是要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夜亮,很高興見到你。”尾音還遺留在半空,他整個人就已經出現在神威上方,不應該具備攻擊力的傘變成了最隨意的武器,狠狠抽向對方。

正如夜兔永遠能把雨傘變成兇器的才能般,在夜亮手裏,傘在攻擊神威的時候不比刀劍的威脅低。

被一下子抽出去的神威在空中迅速變換動作,一言不發,興致卻高昂。雙腳踩着牆壁彈射而出,以更快速度攻向夜亮。

我有百億屬性點 眼睛捕捉到神威的攻擊路線,夜亮低身側轉躲開夜兔的雙手,斷斷風聲擦着耳廓而過,右手則從隼狀擊向神威心口,趁着跳躍起來很難改變方向的機會再度發起攻擊。

神威眼中血氣開始瀰漫,他反手捉住夜亮擊向他心口的手掌,硬是在空中收勢而下,肢體柔韌的空翻後雙腿落地,駕着夜亮的胳膊猛力甩了出去,夜亮就這麼猝不及防的被砸入牆壁之中。

神威沒有鬆懈,今天的純白功夫服弄髒了尾擺,但所幸還沒有染上血,可是接下來的戰鬥註定它只能落入垃圾桶中無法再利用。

“很強嘛,神威。”夜亮從滾滾煙塵中站起身,抖落身上碎塊,甩甩頭,紅傘隨意戳向地面,地面因爲承受沉重的力量而崩裂,腳下一蹬,身體躍起再度踹向神威。

兩人間的功夫都不差,不僅不差,反而旗鼓相當,這時候要比的,就是廝殺的技術。

明明沒有死的人卻有無形的血氣籠罩在兩人身上,一招一式都彷彿要撕裂對方的胸膛,手指明明看起來很漂亮卻不是用來彈奏鋼琴或吹奏尺八,而是用來和更強者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