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沒錯!!是他!”再不斬看清了卡卡西的面貌,頓時收起了輕視之心,緊皺着眉頭盯着卡卡西,“難怪鬼兄弟會失敗,居然是旗木卡卡西帶隊!”

“再不斬大人,您指的是木葉第一技師,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 家有悍妻

“是啊!這下子棘手了啊!”再不斬考慮着接下來該幹些什麼,想要暗殺掉影級強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上次只見暗殺水影就是九死一生的戰鬥,要不是隻見機敏,早就死在水影手裏了,看來只能殺掉達茲納,趁機逃走了。

“白,你呆在這裏,我去殺掉達茲納就一同撤退!”再不斬冷靜的對着白下達了命令,然後雙手開始快結印,“忍法——霧隱之術!”

由於波之國到處都是水,霧隱之術施展的時間和效果相當高,瞬間將整個地區籠罩在迷霧當中。

“咦?怎麼回事,起霧了?”小櫻看着四周漸漸變的迷茫的環境,驚奇道。

“這是?”佐助雙目一睜,二勾玉的寫輪眼出現在眼眶中,打量着四周,“這霧氣是由大量查克拉製造而成的!”

“呵呵,是啊!敵人來咯!”卡卡西依舊看着親熱天堂,一點都不把這霧氣放在心頭,“估計是個上忍級別的忍者,用卍字陣型保護達茲納先生!”

“是!”三人快將達茲納護在了身後,警惕的在四周張望着。

“喂!出來吧!這樣的忍術,對我來說只是小兒科!”卡卡西懶散的伸了個腰,打了幾個哈欠。

躲在霧中的再不斬閃着精銳的眼光,盯着全身盡是破綻的卡卡西,但卻不敢出手,因爲敏銳的危機感讓再不斬感受到了危險,雖然卡卡西露出了破綻,但那些不過是掩飾,達到他那種程度的人,已經沒有對峙的破綻可言了。

再不斬將自己的殺氣釋放,鎖定了卡卡西一行人,身子不停的在迷霧走急竄。

“哦?”卡卡西頭都不擡的看着手中的書,“改變自己的行動方向,用殺氣來迷惑,再做一擊必殺嗎?”

“這是上忍的氣勢嗎?”佐助等人苦咬着牙,沒有經歷過生死的他們,不會領悟遊離在生死間才造就出來那種奪人心魄,那種壓的人毫無反抗的殺戮之氣。

“佐助,鳴人,小櫻!怎麼樣,上忍的氣勢不好受吧!”卡卡西不忘回頭調笑了一下。

“可惡!”佐助低吼的吐了口口水,原本以爲自己能夠和上忍一戰,可是在氣勢上,自己就完全被壓制了,而且這是在再不斬試探的時候,要是動攻擊,自己一定死的很難得,看來自己將忍者看的太簡單,同時也太低估了上次演練場卡卡西的實力了。

“好難受,都不能呼吸了!”小櫻和鳴人的臉上全是汗水,連衣襟都被打溼了.

“呵呵!這纔是上忍的實力哦!”卡卡西見他們這幅模樣,站到了他們身前,大手一揮,那籠罩着他們幾人的殺氣盡數被擋去,“現在明白了B級任務的含義,還有中忍和上忍的差距了吧?”

“好強,好厲害!”佐助低頭的說了一聲,但是性子上還是不服輸,寫輪眼急驟的轉動起來,“真想和他一戰!”

卡卡西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果然十二小強各個都是那麼熱血啊。

“真是棘手啊!”見自己的殺氣被卡卡西輕易的化解,再不斬心中一凝,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就沒有任何機會了,“看來只能強硬出手了!”

再不斬收起殺氣,使出無聲殺人術,邁着鬼步,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即快又詭異,毫無聲息的就出現在了佐助等人的身後。

“好快!不好…”三人當中,只有開着寫輪眼的佐助看清了再不斬的行動,只是身體完全跟不上再不斬的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斬大刀向着達茲納的腦袋揮去。

達茲納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鳴人和小櫻也疾呼出聲,“卡卡西老師!”

噠的一下,只見一隻手輕鬆的握住了再不斬的斬大刀的刀尖,卡卡西一邊看着親熱天堂,一邊懶散道,“來了,真是的,我一直關注着的。”

“什…什麼?”再不斬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自己使出無聲殺人術的全力一刀,居然會被人接着,而且是空手!!

“喂!這位霧忍!偷偷摸摸可不是好習慣哦!”卡卡西微笑的望着再不斬… 第二日天還未亮,葉辰交代了侯東等人一番,然後便帶著小仙霜走了,本來死烏龜要跟著去的,但是被葉辰拒絕了,這傢伙嘴賤,若是帶著他回葉家,那肯定是不合適的,所以便讓他留了下來,等前往奪天聖城的時候跟著寒清雪等人一起去,

很快的他們便離開了靈泉福地,並且穿越了平原,經過伏屍山脈,過伏屍城,一直到後土森林,到了後土森林之後葉辰才將小仙霜從混沌仙痕空間中放出來,

小丫頭一出來,喵喵也從葉辰的耳朵中鑽出,這傢伙現在更強大了,葉辰就不懂了,喵喵與死烏龜都是一樣,屬於成天都不修鍊的那種,但是他們的實力卻一直都在增長,境界不斷的在突破,而今喵喵竟然也進入玄藏秘境了第二變了,渾身的毛髮更是雪白光亮,

「呀呀,喵喵快變大,我要你帶著仙兒飛,咯咯……」

小仙霜撲閃著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要回故土了,她很是開心,早就想著去見她的娘親,而今終於可以如常所願了,

小丫頭騎在喵喵的背上,一人一貓在空中翻滾玩耍,咯咯直笑,

葉辰與葉顏並肩飛行,踏空行走在後土森林的上空,葉辰看著葉顏,笑道:「顏姐,你的斬聖伏魔乾坤道有何特別之處,你用的什麼兵器,我還沒見過呢,拿出來給我瞧瞧,花菱月給的東西應該不會差吧,,」

「你,叫領主,」葉顏沒好氣的白了葉辰一眼,道:「不許你直呼師尊的名字,」

「嘿,」葉辰一把攬過葉顏的纖腰,伸出手指勾住她的下巴,霸道而帶著侵略性,道:「你竟然為了另一個女人指著你的男人,小心我休了你,」

「哼,什麼叫另一個女人,那是我的師尊,說來也算你的師尊,你不能不敬,」葉顏嗔道,說完她噗呲一笑,「你要休了我,好啊,你捨得么,」

「好吧,花菱月雖然是領主,但她也是個女人,我直呼名字有何不可,玲瓏島的島主身份不比她低,我也只直呼名字,這有問題嗎,」

葉辰摸了摸鼻子,如他所說,花菱月的輩分與玉玲瓏差不多吧,應該算是同輩人,玉玲瓏是他的女人,所以他斷不會跟著葉顏叫花菱月為師尊,

在宗門內叫領主,出了宗門就叫名字,

「可是她是姐姐的師父,你這樣對是姐姐的師父不敬,」葉顏很不滿的說道,

「名字不就是讓人叫的嗎,我叫她名字就是不敬了,」葉辰搖了搖頭,不想再與葉顏爭論這個話題,道:「將你的靈兵祭出來給我看吧,」

葉顏伸出手來,掌指攤開,道道光芒便開始自手掌心透射了出來,葉辰看到在他的手掌心出現一顆水晶球,這顆水晶球晶瑩剔透,閃爍瑩白色的光芒,菱角萬千,何其美麗,如同放大的鑽石,更重要的是葉辰感受到了絲絲神性,

「神兵,」

葉辰驚呼,他沒想到花菱月竟然給了葉顏一件神兵,而且還幫她煉化了,與她的神識相通,等同於與她相修的本命兵器,

「花菱月真大方,對你也很好,不但送你神兵,還幫你煉化,」葉辰感嘆,有個強大的師父真好,什麼都不用想,一切自會送到手裡來,



事實是他也有個強大的父親,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父親到底有多強大,但葉辰有種感覺,父親能讓玉玲瓏都尊敬,那麼肯定也是與玉玲瓏一個級別的強者,

以前的時候葉辰還沒有去細細想,后來他漸漸想到了,知道他的父親是一個很強大的人,否則又怎麼能守護著那從未見過面的母親,要知道面對的是那些古帝世家與聖山的人,何其強大,

葉辰知道父親葉問天是不想自己如同溫室里的花一樣在呵護中成長,那樣的話就算是擁有混沌仙體也是枉然,沒有一顆無敵的心,沒有一顆堅韌的心,沒有不屈的意志,沒有那撕裂蒼穹的戰意,那麼在這條艱難的路上就難以走遠,

「師尊對姐姐很好,傳我最絕頂的聖級功法,為我凝練神識,煉神兵,這些恩情太過深重了,」葉顏嘆了嘆,「這件神兵名』乾坤伏魔珠,乃師尊耗費心力煉製的寶物,而今與我神識相通,血脈相連,可讓我提升一個境界的戰力,」

「以後你儘力完成花菱月的心愿就是對她最好的感恩了,」葉辰道,說完他拉著葉顏加速的飛行,很快就追上了前方的喵喵與小仙霜,看著下方不斷過眼的風景,葉辰心漸漸的開始急切了起來,

在那前方無盡遠處就是藍雨城,不知道如今後雨怎麼樣了,想到她葉辰就覺得自己的心都化為了水,

這一次回楚地,經過後土森林,那麼葉辰怎麼說也要到藍雨城一趟,他要去看看后雨,若是她的試煉即將結束那就最好,葉辰就可以帶著她一起回葉家,然後去奪天聖城,去地獄歷練,

「呀呀,大哥哥,如果仙兒沒有記錯的話,前面就是藍雨城的方向呢,好久沒看到后雨姐姐了,仙兒好想她,」

「你后雨姐姐有事要忙,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見到她,」葉辰聲音充滿了思念,目光望向前方的天際,微微有些失神,

葉顏不知道后雨是誰,但是聽葉辰說起后雨時的語氣,看他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是他心愛的女子,當下心中便是一陣酸楚,不滿的道:「辰弟,你太傷姐姐的心了,你說在姐姐之前你還有多少女人,」

葉辰尷尬,揉了揉太陽穴,道:「就兩個而已,」

「兩個而已,」葉顏的聲音有些大,還有些尖,她憤憤的看著葉辰,十分懊惱,道:「姐姐真後悔,當初在應城時就該把身子給你,那樣的話或許你就不會找別的女人了,至少姐姐會是你的第一個女人,現在倒好,便宜了別人,」

「……」

葉辰無語,額頭上的汗水冒了出來,這什麼邏輯,不過他知道是自己多情了,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他是心有愧意,也就沒有與葉顏爭辯,只是拉著她的手,將她帶入懷中,柔聲的哄她,

很快,葉顏就眉開眼笑了,宛如小女孩一般,葉辰只是幾句話而已,就逗得她心花怒放,讓葉辰不得不感嘆,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女人的智商通常都是為零的,

然後,葉辰開始給葉顏說起了他與后雨之間的事情,點點滴滴都說給了葉顏聽,聽完,葉顏也感動了,從葉辰的隻字片言中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后雨對葉辰的愛已經濃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心中也就接受了后雨,

當葉辰再說起玉玲瓏的時候,葉顏出了震驚便是醋意上涌,伸手在葉辰腰間的軟肉上擰了一把又一把,就差點沒有擰下肉來,葉辰則裝著齜牙咧嘴的樣子,

「怎麼樣,玲瓏島的女人上起來是不是很舒服,」葉顏在葉辰的耳邊吹著熱氣,聲音很誘惑,她並不知道玉玲瓏就是玲瓏島的島主,葉辰也沒有說玉玲瓏的身份,

感受著葉顏吹在耳朵里的熱氣,聽著他軟媚的聲音,葉辰頓時便想起了在玉玲瓏體內衝鋒的感覺,極陰媚體,身體無一處不是極品到了絕巔,就連那地方也與常人不一樣,格外的緊窄,如同有萬千小嘴在不斷的吸吮,想著想著葉辰的心就變得火熱起來,下意識的,回答道:「嗯,很舒服,」

話剛出口葉辰立馬回過神來,轉頭望去,只見葉顏正憤怒的看著自己,看那樣子就要發飆了,

「辰弟,你這樣對得起姐姐嗎,」葉顏並沒有發飆,而是淚眼朦朧的樣子,讓葉辰心中一陣內疚,不過玉玲瓏已經是他的女人,這是事實,無從改變,

女人多了,真是很頭疼的事情,葉辰覺得自己以後應該注意了,不能再去接受別人了,否則後宮肯定會大亂,讓他無法放心,

「顏姐,玉兒與后雨在我們之前就已經與我確立關係了,都是我不好,前日沒有跟你所清楚,不過這卻是你必須去面對的事實,」葉辰嘆了嘆說道,

「要是姐姐不願意去面對呢,」葉顏反問道,眸子中帶著幽怨之色,


葉辰一愣,突然之間有種堵得慌的感覺,吸口氣,道:「你若實在不願意的話我也不能勉強你,我們還是做姐弟吧,」

葉顏一呆,眼中的幽怨之色全無,在這一瞬間閃過一絲慌亂,她的心像是突然被抽空了一般,面上故作鎮定,強裝笑顏,道:「辰弟,姐姐跟你開玩笑的,以後不可以說這樣的話好不好,姐姐會難過的,」

葉辰轉過臉,他凝視著葉顏,半晌才道:「顏姐,你剛才說那樣的話我就不難過了么,」

「對不起,都是姐姐不好,只是聽到你說和她做了那種事情,姐姐心裡就酸得厲害,姐姐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葉顏解釋,她從未見過葉辰用這麼嚴肅的表情對著她,

「算了,不糾纏這個話題了,」葉辰搖了搖頭道,藍雨城越來越近了,大概再過兩三日便能到達,

葉顏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將葉辰抱得更緊了,她心中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三日後,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雲層照亮了大地,萬物復甦,又是生機一片,

葉辰與葉顏還有小仙霜以及喵喵終於來到了藍雨城外不遠處,看著這座巨大的城池,葉辰的心中思緒萬千,這裡留下太多不可磨滅的回憶,

靜靜的看了一會,他帶著葉顏便直接進入了藍雨城,一路向著王宮走去,喵喵馱著小仙霜不快不慢的跟在後邊,

小丫頭很興奮,以為就能見到后雨姐姐了,一路上笑得很燦爛,

見到藍雨王,葉辰迫不及待的問起后雨的情況,藍雨王告知他,后雨如今仍舊在試煉中,短時間內怕是出不來,葉辰心中有些失落,不過很快也就釋然了,

后雨並不是有危險,她是在接受先祖聖皇女媧的傳承試煉,一旦出來血脈徹底激發,潛力無盡,絕對是整個長生大陸甚至是萬古諸天的天之驕女無疑,

藍雨王見葉辰來此還帶著一個女子,初初有些詫異,不過見到他如此挂念后雨也就沒再多想,他很清楚葉辰的潛力,因為後珣將當初在靈泉福地外親眼見到的一切都與他說了,

作為女媧族一脈的傳承皇族,雖然如今已經沒落得不成樣子,但見識還是有的,知道葉辰的體質亦是強大到不可估量,像他這種人,自然有中與生俱來的魅力,有女子為其傾情也是正常之事,只要他心中有后雨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還有最關鍵的一點,他的女兒后雨早已認定了葉辰,為了等他歸來曾經寧願化為石像,這種情堅如金石,誰也不可阻,

不多時后珣也來了,得知葉辰回到藍雨城,整個藍雨族舉族歡迎,在淳樸善良的藍雨族人心裡,葉辰是他們全族的大恩人,若當初沒有葉辰,藍雨城早已被哈赤大軍所攻破,必定血流成河,哀聲遍地,

人們都還清楚的記得當初葉辰以一人之力血殺哈赤哈軍的一幕,尤其是那些將士,聽聞葉辰回來全都激動不已,

在當初那一戰中活下來的將士們,無一不將葉辰當做偶像,當做戰神,那個身穿銀色鎧甲,手持一把黑色魔刀,血殺四方,屍骨成山,血流成河,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英武男子,

他們都還記得,那時的葉辰臉上還帶著一絲稚嫩,但是那氣息卻是如同殺神般攝人心魄,沒有人能忘記那一幕,一人一刀製造出血腥殘酷的修羅地獄,殺得幾十萬哈赤大軍盡皆膽寒,

那血淋漓的一幕幕,那身穿銀色戰甲,手持魔刀,渾身浴血的男子,連那頭髮都像是在血水中浸泡過,鮮血從他的發尖滴落,順著戰甲一股股的流,這樣的一個人,對於征戰沙場的將士們來講與戰神無異,就連驍勇將軍都崇拜不已,

這一日,藍雨城內燈火輝煌,熱鬧不已,所有人都歡慶,笙歌漫舞,更有不絕於耳的高呼聲,整齊一致,表示對葉辰的感恩戴德,

聽著藍雨族人們的呼聲,葉辰能體會到他們的心情,這些人淳樸善良,懂得感恩,愛憎分明,讓他感概不已,

想起多年前在地球的時候,那一次十字軍東征,欲橫掃東方古武界,葉辰為保華夏古武傳承,同樣以一人之力擋住五千十字軍,多次浴血奮戰,殺得西方十字軍肝膽俱裂,

十字軍多次進攻,對他進行圍殺,最終非但無果反而損失慘重,雖然葉辰也負傷多次,可在老和尚給的丹藥之下他戰力依舊強大,最後將十字軍逼出東土,使其不敢在踏入華夏地界半步,從此後也被西方冠予東方之魔之稱,

那一次葉辰付出很多,殺退十字軍,但是他自己也多次陷入險境,渾身傷痕不下三十幾道,幾乎是體無完膚,若非老和尚的葯他早已橫屍戰場,可最終卻沒有得到華夏古武界的一句好話,甚至有很多的古武世家都出言指責葉辰是年少輕狂,想要藉此出風頭,卻讓華夏與西方接下了死仇,為華夏古武界帶來了麻煩,

想到這裡葉辰搖了搖頭,那些都已成為記憶,昨日之事不可留,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

地球,那是多麼遙遠的地方,至今葉辰都不知道那顆水藍色的小星球在這片茫茫宇宙的那個方向,

「今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回到那片故土,不過除了老和尚也沒有什麼值得我留念的了,反而是這裡,短短几年時間留下了太多不可磨滅的記憶,擁有了一生都不能失去的人,」葉辰想道,不由得嘆了口氣,

「妹夫,你嘆什麼氣,妹妹只是在神殿試煉而已,又沒有危險,日後出來定是潛力無雙,屆時可與你一起征戰天下,」后珣灌了一口酒,醉眼朦朧的說道,此時的他不像個王子更像個豪爽的將軍,

葉顏輕輕的抓住葉辰的手,她能感受到葉辰並非是因為後雨而失神,而是想起故土了,因為此事葉辰是看著星空的未知處,

「我沒事,」葉辰輕輕笑了笑,他只是有些思念老和尚了而已,也不知道他如今過得怎麼樣,不過他早就懷疑老和尚與長生大陸有關係,所以心中並無擔憂,反而還隱隱有些期待,說不定某一日在這片天地中還能見到那個無恥的禿驢呢,

「來,喝酒,」

王宮高台上,葉辰與后珣,藍雨王等人圍坐在一張巨大玉桌邊,桌上放著葉辰拿出來的靈酒,小七在一旁為藍雨王還有后雨斟酒,而葉辰則很溫柔的為葉辰斟著酒,

在玉桌的另一邊,喵喵與小仙霜抱著一個酒壺,一人一貓你一口我一口的飲著,小丫頭小臉蛋上紅彤彤一片,很是可愛,她有些醉意了,喵喵也一樣,碧藍色的眸子中也是醉意朦朧,

久久相聚一次,藍雨王與后珣問起了很多,葉辰想了想,最終還是將大部分的事情都給他們說了,畢竟他們並非普通人,是女媧聖皇的傳承氏族,

得知葉辰他們不就之後將要去『地獄』歷練,藍雨王神色有些濃重,眸子中透著一股擔憂之色,叮囑他一切要小心,言道,那『地獄』乃是六道聖皇當初在地獄鎮殺地獄祖神時以皇極大道神通從地獄斬出的一角,本來是被廢棄的,但是后來因為地獄之氣滋生了很多的妖魔鬼怪等等,所以才被各大勢力用來當作歷練場所,裡面兇險萬分,

葉辰心中有些吃驚,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頭表示自己會加倍小心,他沒有想到這個『地獄』竟然是六道聖皇當初以皇極大道神通從整個地獄斬下來的一片小世界,這些葉顏並沒有告訴他,

他看向葉顏,見葉顏眸子中也有吃驚之色,當下便知葉顏自己也不知情,看來是花菱月沒有告訴她,

深夜時,藍雨王與后珣都喝得有些醉了,小七叫人來扶著他們去休息,她自己則抱著已經醉得靠在一起呼呼大睡的小仙霜與喵喵回到聽雨軒,

葉辰笑了笑,小丫頭竟然也學會貪酒了,還喝醉了,連喵喵這個傢伙也跟著醉了,不由得讓葉辰心中一陣好笑,

「跟我來,」

葉辰拉著葉顏一路穿過秘密的通道,最後來到了女媧神殿之前,看著那兩扇緊閉的石門,葉辰眸子中浮現出溫柔之色,后雨就在裡面接受試煉與洗禮,不知道如今情況如何,還需要多久才能出來,葉辰是真的很想她了,

「女媧神殿…」葉顏輕聲念道,「后雨妹妹就在裡面么,」

葉辰點頭,「不知道她何時才能完成試煉,」

「辰弟,不要急,后雨妹妹接受試煉這是好事,越是圓滿越好,」葉顏輕聲道,


葉辰不做聲,腦海中浮現出后雨那柔美的容顏,心中默默的念著她的名字,

女媧神殿中,后雨仿似感應到了什麼,此時她正盤坐在一座陣台中央,渾身都被聖光所籠罩,她在昨日已經完成了所有的試煉,而今只是接受洗禮了,雖然血脈蘇醒,但是這二十年來,身體內卻有諸多雜質,神識境界也不夠,籠罩她身體的聖光就是在改造的她的肉身,凝練她的神識,

感應到葉辰的氣息,腦海中彷彿也聽到了葉辰的心在呼喚自己,后雨原本緊閉的眸子豁然睜了開來,眼中閃過兩道聖潔的光,隨即她整個人都變得激動起來,眼中浮現出淚花,

「葉辰,葉辰,是你嗎,」

后雨輕聲呼喚,這是一種心聲,心念,它穿透時空,一直傳遞到葉辰的心間,頓時,葉辰整個人便是一震,他的臉上也浮現出激動之色,

「是我,雨兒,我來看你了,你的試煉進行得怎麼樣了,」

「葉辰,雨兒好想你,雨兒已經完成試煉了,現在正在接受洗禮,或許一月之後就能走出女媧神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