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對方這麼喪心病狂,連凡人都這麼隨便的殘殺!

“這就是神仙。”系統說,“某些神仙。”

“呵呵呵呵,”天蓬元帥笑了起來,“小子,跟天庭作對?只怕你還沒有這個本事呢!”

哪吒緊皺着眉毛,慢慢的扭頭看着他:“喂,是不是我剛纔眼花了?”

“你沒眼花。”天蓬元帥看着他,“我就是動手了,以雷霆之威,滅殺了違反天規之仙人的父母!”

“你這麼做也是違反了天規!”哪吒的聲音提高了八度,“他違反了天規,只對付他就是了!爲什麼要殘殺凡人!”

“事情是這樣的,我瞄準的就是他,但是……唉慚愧慚愧,居然打偏了。”天蓬元帥笑着說。

哪吒差點沒忍住一拳頭砸到他臉上!

他本來就和這傢伙不對付,這次的行動他更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來!但是奈何天帝下了命令,就點了他的將,而且還任命他作天蓬元帥的副將,還沒等他去找西王母呢就被硬派了下來!

不用多說,這肯定是天蓬元帥故意的,否則這次行動的主將肯定是他爹托塔天王!

哪吒竭力的忍住了自己想打人的慾望,冷笑了一聲:“你等着!這次這事我不幹了,我這就回天,去找西王母尊上如實稟報這件事!打偏了?天蓬元帥都能打偏?那你還做這個天蓬元帥幹什麼!滾下來拉倒!”

“巨靈神,你怎麼說!”哪吒看向巨靈神。

巨靈神也鄙夷的看着天蓬元帥:“元帥,請恕吾卸甲失陪!”

“哼,你們兩個,這是要造反啊!”天蓬元帥笑了起來。

“走!巨靈神,隨我回天稟報西王母尊上!”

“是!”巨靈神一點頭,他其實是托塔天王的老部下,一向敬重李天王,所以雖然哪吒和李天王不對付,但是在面對哪吒和天蓬元帥的時候,他也是知道自己該站在哪邊的。

“你們如果走了,我就會立刻通知天帝陛下。”天蓬元帥笑道,“我保證,在你們剛剛見到西王母尊上的時候,你們的仙印就會碎裂!”

“你竟敢威脅我?”哪吒怒視着他,“當初我隨軍征戰的時候還沒有你呢!”

巨靈神也怒瞪着天蓬元帥。

“這可不是威脅,臨陣脫逃,你知道後果的。”天蓬元帥牙都快笑掉了。

哪吒剛要說話,眼角的餘光就瞅見了幾個黑乎乎的東西竄了上來,立刻閃身躲向一旁,巨靈神也趕緊後退了好幾步。

天蓬元帥早就防着呢,一看有東西飛了上來,也立刻躲開了。

但是他前腳剛走,這幾根黑乎乎的大棍子緊接着就跟着砸了過來!

他一個猝不及防,被其中的一根掃到了肩膀,肩膀處頓時傳來了一陣疼痛!

他惱了,一揮手:“上!殺掉他們!殺光他們!”

“不能殺!”哪吒大聲說,“天帝的命令是抓捕!”

天兵們卻根本不聽他的話,紅着眼揮舞着武器殺了下去。

“你們倆也別發愣,去!”天蓬元帥怒視着哪吒和巨靈神。

巨靈神氣的怒哼一聲,哪吒本來也是一臉的怒氣,隨後突然表情一換,笑了:“好,遵命。”

然後他召喚出乾坤圈,使勁搖了幾圈,瞄準了一隊天兵就砸了過去!

這隊天兵本來馬上就要殺到張謙他們面前了,卻被這飽含着怒氣的一擊給砸的人仰馬翻,死傷慘重!

“你!”天蓬元帥憤怒了,“你竟然臨陣倒戈?!這比臨陣脫逃的罪責更重!”

“哎呀呀,”哪吒說,“慚愧慚愧,我明明瞄準了那羣妖怪,沒想打居然打偏了!”

天蓬元帥差點氣的口吐鮮血:“你!”

“怎麼?”哪吒挑着眉毛看着他,“你一個主將都打偏了,我們這些副將打偏了也很正常吧!”

緊接着巨靈神甩出了手裏的巨斧,巨斧像旋風一樣極速飛去,刷的一下就把一隊天兵給齊刷刷的腰斬了!

那羣天兵就像秋收地裏的小麥一樣,齊齊的斷了一茬。

“慚愧啊!”巨靈神一把捂住腦門,哀嘆一聲,“居然打偏了!”

天賜一品 天蓬元帥氣的渾身發抖!

“再不認真一點,我就要…”

“你就要去死了!”張謙的怒吼聲傳來,隨後八根擎天柱外加十八柄黑白長劍齊刷刷的攻向天蓬元帥!

天蓬元帥正發火呢,完全沒料到張謙會突然襲擊,哪吒其實發現了,但他就不說。

天蓬元帥倉促之間揮舞起了手裏的亮銀長槍抵擋這一波攻擊,一邊低檔一邊吼道:“你們兩個,快幫忙!”

但是哪吒和巨靈神扭頭就跑,哪吒邊跑邊喊:“謹遵主將之命,我們這就去幫忙剿殺這羣妖怪!”

“我讓你們幫我!”天蓬元帥怒吼。

“幫尼嗎隔壁!”張謙的第二波攻擊到來了! 張謙現在滿腔怒火!

他急需一個發泄怒火的目標,這個目標就是天蓬元帥!

屢次找自己的麻煩!

屢次跟自己過不去!

現在居然還當着自己的面殘殺了自己的父母!

雖然父母的魂魄並沒有被打散,還有機會復活,但是這就是赤棵棵的殺父弒母之仇!

豪門,總裁太霸道 面對張謙那疾風驟雨一樣的狂暴攻擊,天蓬元帥苦不堪言!

這小子的實力居然又進步了!

而且是大幅度的精進!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以前的時候,這小子在他的眼裏就是一盤菜,而已!

而現在,面對着他的本體和八個分身,他居然完全處在下風,哦不對,是完全在捱打!

我可是三等大羅金仙!

他連真仙都不是爲什麼可以這麼厲害!

陰陽劍再次刺中了他的盔甲!

那金屬摩擦所發出的令人牙酸的聲音快把他折磨瘋了,要不是身上這套元帥盔甲貨真價實,他早就死了。

漫天飛舞的八條棍影更是讓他腦袋發暈。

這張謙,今天是鐵了心要打死他了!

……

同一時刻。

地面上也是喊殺聲震天,妖怪和天兵們混戰在一起,金戈交鳴聲不絕於耳,各種法術竄爆、慘叫哀嚎更是震人耳膜。

幾乎每一個人都在忙着幹架,只有兩個人沒動。

那就是王越和王大爺。

這倆人正像個大爺一樣坐在那吧嗒吧嗒的抽菸呢,就好像面前的這一切都和他們無關一樣。

“大爺,您不去幫忙嗎?”王越問。

“切,我纔不幫這小子。”王大爺說,“明明都娶了兩個老婆了,卻不願意再多娶我閨女,不當我女婿我爲什麼要幫他。”

王越笑了:“那把你女兒嫁給我吧。”

王大爺一翻白眼:“不。”開什麼玩笑,這張謙再怎麼混蛋也就娶了倆,想來心裏還是有數的,你倒好,老婆有的是,誰敢把女兒嫁給你!

“你怎麼不去幫忙?”王大爺反問他。

“不值得我出手。”王越說,“打他們就跟打嬰兒一樣,毫無成就感的事情我懶得做。”這貨似乎忘了是誰靠作弊一路從青銅打到了黃金。

正說着呢,幾個天兵發現了他們,舉着武器嗷嗷叫的衝了過來。

王大爺眉毛一皺,剛要動手,王越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緊接着,這幾個天兵當場爆炸,炸成了漫天血霧!

王越吸了吸鼻子:“草,肯定昨晚和那幾個小嫚玩大了,凍着了。”

王大爺轉着脖子看了他一眼,沒吱聲。

……

天上,張謙和天蓬元帥之間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

天蓬元帥已經渾身是傷了。

張謙現在聚靈丹消化的差不多了,又有了四聖獸的力量加持,一對一單挑天蓬元帥都已經不會落下風了,現在和八個分身一起,天蓬元帥當然只有捱打的份。

呼呼呼!

八根伸長的擎天柱帶着尖銳的白虎之力和熾熱的朱雀之力不停的輪番毆打着天蓬元帥,天蓬元帥左支右擋,疲於應付!

雖然有一些天兵在旁邊幫他的忙,但是這些天兵在張謙的眼裏完全就是送的!

打一個比方,現在的張謙是一個已經起來的adc,而對面的天蓬元帥只是一個裝備勉強的輔助,周圍的天兵都是小兵。

普通小兵對超神adc能有多大的威脅?

天蓬元帥身上的盔甲已經佈滿了斑駁的斬痕,這些斬痕全都是張謙的太華陰陽劍留下的,他的這件盔甲也處於報廢的邊緣,幾乎不能給他提供什麼有效的防護了。

而且打了這麼一會之後,他體力消耗的也不少了。

再看張謙那邊,卻還是生龍活虎!

天蓬元帥覺得自己今天八成要死在這了!

張謙這邊,其實他是有機會斬殺天蓬元帥的,但是他不想讓這傢伙這麼輕易的死,必須在他死之前狠狠的揍他一頓,讓他在死之前多受一點苦!

“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是你就不怕遲則生變嗎?”系統這樣的勸告過他,“最好趁早幹掉他。”

但是張謙並沒有照做,他現在需要發泄憤怒!

就那麼輕鬆的殺了的話那簡直太便宜這貨了!

另外,其實關於後果,他想到過,他知道一直不殺天蓬元帥到最後肯定會引來變故,但是他也有他的打算。

終於,張謙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他也打夠了,於是開始正式的動殺招了!

天蓬元帥覺得對方的攻擊突然變得特別凌厲了。

那些分身手裏的棍子揮舞的更迅猛了,而且專門奔着他的腦袋、胸口、肋下和襠部猛攻!

完了!這小子玩夠了,要動殺招了!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正這麼想着呢,一個沒留神,一根擎天柱就奔着他的腦袋砸了下來,雖然沒留神,但是危急時刻他也爆發出了超水準的反應能力,立刻揮舞着手裏那已經有些彎折的亮銀槍抵擋,這根擎天柱被擋了出去,但是擎天柱一共有八根!

就在他擋飛了這一根之後,緊接着又有一根打向他的肋下,他趕緊閃身躲避,但是還是沒防住從下面砸過來的這一根!

這一根特別狠,就瞄準了他的襠部,‘砰!’的一聲,他似乎聽到了類似於雞蛋碎裂的聲音。

一股難以言喻的強烈劇痛從他的襠部傳遍全身,瞬間他就失去了所有的戰鬥力,哀嚎着從天而降!

砰的一聲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他捂住自己的襠部,瞪大了雙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張謙緊跟着帶着八個分身飛了下來,在遠處打醬油的哪吒和巨靈神都看到了這一幕,然後都露出了暢快的笑容。

活該!這倆人心說。

王越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笑了:“看來結束了,這小子實力也還可以啊。”

“哼,對付一個花架子還要用這麼長時間,可以個屁。”王大爺說。

主將被擊敗,這對軍隊的士氣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這一幕,妖怪們大吼了起來:“天蓬元帥摔下來了!”

“天蓬元帥被幹掉了!”

“天蓬元帥廢了!”

諸如此類的呼喊聲響徹整個會場,天兵們的士氣越來越低落!

張謙帶着萬人的目光慢慢的走到了天蓬元帥面前,手裏的魚腸劍頂住了他的腦門,冷聲說:“現在你該去死了!” 天蓬元帥現在整個人沒有一點的反抗能力,蛋蛋受到了強烈的傷害,但凡有過這種經歷的男人都能知道此刻的他是一種什麼感覺。

但是張謙還是沒能殺的了他。

就像之前那次一樣,天空中突然照射下來了一道金光,整個籠罩住了天蓬元帥,張謙的魚腸劍根本刺不穿這道金光。

完美重生 “張謙!”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好大的膽子!”

三個人出現在了雲端,站在左邊的是托塔天王李靖,站在右邊的是天界法神二郎神,而站在中間的是一個身材魁梧挺拔,身穿黃金色長袍的男人。

這個聲音就是他發出來的。

天蓬元帥顫顫巍巍的看着他們,用一種很慘淡的語氣說:“天…天帝陛下,救我!”

天帝?!

張謙一愣。

天蓬元帥的聲音不大,只有離得比較近的人聽到了,但是所有聽到的人也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隨後齊齊擡頭看着那三個人!

托塔天王隨時託着寶塔,二郎神有三隻眼,這倆人的辨識度都很高,那麼天帝就是站在中間的那個了!

天帝居然親自出馬了!這怎麼可能?

而所有人都在發愣的時候,張謙迅速緩過了神。

天帝?

你算哪根蔥!

今天這天蓬元帥我殺定了,誰來都沒用!

但是天帝顯然不想給他這個機會,一招手,天蓬元帥整個人被金光護住,迅速的飛回了雲端。

“張謙!天蓬元帥你都敢打,你真是活膩了!”天帝怒道。

張謙盯着他:“他殺了我的父母雙親,我不但要打他,我還要殺了他!”

天帝卻根本都沒搭理這茬:“仙人與凡人成親,這已經是犯了天規,現在又打傷天將,罪加一等,殺無赦!”

系統嘆了口氣:“你說你吧,那會我讓你殺你不聽,現在沒機會了吧?那會你要殺了他,最起碼你不虧了。”

張謙聽出來了,笑道:“你這是對我沒什麼信心啊?覺得我今天必死?”

“今天這個局面你的死麪不大,畢竟在場有不少的高手。”系統說,“但是就怕…你以後也沒機會再殺他了。”

“哼哼,你放心,今天我就讓他死!”張謙眯起眼睛,“我不但要讓他死,我還得拿他做點文章出來!”

“哦?”

“你等着瞧!”張謙說。

張謙的沉默導致了整個現場的沉默,天兵們已經被哪吒和巨靈神收攏了起來,畢竟現在天帝都來了,他們的所有行動都必須聽從天帝的指令。

天兵們返回了雲端,妖怪們聚集到了張謙的身後。

“沒想到天帝都被驚動了。”牛魔王站在張謙的背後小聲說。

鐵皇龜說:“這並不奇怪,咱們這些有頭有臉的妖界人物都在這,這幫仙人要是想把咱們一網打盡,那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