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青微微的吞口唾沫,喉間乾燥的感覺讓她非常的不舒服。

「因為我們幽冥宗所練的功法,對任何黑暗都可以無視,所以在這裡,我自然也可以看到一切!」

冷焱的話語之中,沒有一絲優越之感,或是說得意之意,相反,他就如同說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

沐青青微微的嘆了口氣,好在他不是說,他們幽冥宗有什麼法寶可以屏蔽掉這裡的陣法.功效,不過兩者之間確實好像也無任何不同。

「還有…..」

說到這裡,冷焱微微一頓。

沐青青自然好奇這個可以看到所有東西的人,到底還想要說什麼?

「還有,其實出口在第一層就存在了!」

冷焱淡淡的一笑,而後輕聲開口。

「什麼???」

沐青青當下便是失聲尖叫,在第一層就有出去的出口,那為什麼自己要費力來到第四層,什麼原因?難道是王絡的感應有錯么?

「呵呵,其實你也不必驚訝,這個大陣本來就是如此,第一層的出口極難尋找,而每下一層,便是容易一些,若這些真的都到了最底層,怕是就要真正的大打出手,才能爭得第一走出去了。」

冷焱搖了搖頭,其實那出口離入口的距離不遠,這些人因為看不到,所以進入之後,本能的順著向前的方向,而忽略了自己的身旁。

而冷焱因為可以看到,所以進入之後,便即刻發現了出口,只是他這人並不想太過招搖,所以,跟在沐青青的身後一直下到了第四層。

可是他發現,若是自己不極早出手,怕是沐青青還要向下,那空間的斷層可是越來越難找了,若是真的被其他人歪打誤撞走了出去,那便什麼都沒有了。

「那你幫助我,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奪那第一名?」

沐青青微微的平復了下自己激動的心情,而後開口問道。

「我這人不喜歡出風頭,第一名這個頭銜我實在是不想要,但我又想要第一名可以得到的獎賞,所以,我才來找你合作,我幫你找到這一層的出口,你來幫我得到我想要得到的東西。」

冷焱輕輕的搖了搖頭,腦海之中突然浮現了一抹淡淡的俏影。

「那恕我不能相幫了,因為第一名那個任選的東西,我早已經想好了。」

說罷,沐青青周身的氣勢再度增強。

「嗨,我說你個小丫頭,動不動就要喊打喊殺,那第一名也不是只有一個機會,而是有兩個機會,除了你要的那個東西之外,我想要的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只要你開口,聖光宗的古老一定會同意的。」

眼見沐青青再度準備出手,嚇得冷焱連連擺手。

「有兩次機會?不是說只能選一種東西么?」

沐青青沒想到這比試居然還有這種操作,他想要幾樣東西便可以要幾樣東西?

「是,高級宗門之間比試的第一名,是可以在高級宗門之中任挑一件物品做為獎勵,可是高級宗門的聖光宗還會額外附贈一份他們宗門之中的東西,一般情況下只要你想的東西,他們聖光宗有,而且又不算太過名貴,你直接討了便是!」

冷焱連忙開口解釋道。

剛剛沐青青與那令狐瀟之間的戰鬥,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這丫頭體內除了那隻神獸,肯定還有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強大力量,那條蛇形的九色能量就是最好的驗證,而且他也敢肯定,那能量若是與自己對轟,自己絕對在劫難逃,所以他也聰明的選擇了以合作的方式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原來是這樣!」

沐青青聞言,這才微微的點了點頭。

「誰又在打我們聖光宗的主意?」

突然,一道嬌喝聲從那不遠處驟然響起。

「蓮兒!」

沐青青當下大喜,沒想到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遇到了她。

「冷焱,你剛才說什麼?你在這片空間之內居然能看到東西,看來我真的要回宗將此事稟告宗主,治你們幽冥宗一個違規之罪。」

蓮兒對著虛空當下大喝,因為她不知道這冷焱的確切位置,所以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蓮兒師妹,我可不算是違規,必竟我現在可還沒有出去,只是不知道沐師妹到底想不想快些出去呢?」

冷焱目光微轉,在這片空間之內,他對任何人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沐青青臉上的那抹掙扎,也自然全都落在了他的眼中,他要等,等待沐青青做出最後的決定。

「蓮兒、我….」

沐青青略有些為難的偏過頭,看向蓮兒發出聲音的方向。

她若是真的答應了冷焱的條件,那麼她是不是也算是違規了呢?

氣氛突然在此刻變得些尷尬了起來,因為沐青青並沒有得到蓮兒任何的回應。

她在心中微微的嘆了口氣,而後便是準備張口,拒絕冷焱的提議。

「算了,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聽到吧!」

可就在這時,蓮兒的聲音卻是突然間傳出,看樣子,在這其間她的內心也是做了極大的掙扎,而她最後在宗門與沐沐之間,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沐青青,或許還有另一道身影摻雜在其中。 路上,張北羽心神不寧。自打下午開始他就有點心慌,總是擔心著王子。沒想到,是冬子出了事。

張北羽心急如焚,一路催促司機開快點。到了中心醫院,他立刻找到了江南和立冬。

立冬雙眼無神,呆坐在椅子上。江南一看見張北羽來了,馬上站起來迎了上去。「怎麼回事?」張北羽問。

江南回頭瞥了立冬一眼,對張北羽使了個眼色,把他拉到樓梯處。

「著火之後,奶奶馬上就察覺出來。她應該是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滅火,所以就想著跑出來。但是腿腳不方便,再加上視力也不是很好,所以就摔倒了。倒下去的時候,正好是頭磕到了地,直接暈了過去。」

之前的情形是江南才出來的,後面是醫生剛剛告訴他的。

「現在情況怎麼樣?」張北羽問。 炮灰逆襲手冊 江南回道:「醫生說,磕的那一下並不是很嚴重,按理說早就應該醒了。 太古龍帝訣 或者說,中間奶奶的確醒過一次,但那時候火勢已經很大了,又把她熏暈了。現在正在搶救,醫生還不能確定有沒有生命危險。」

張北羽一巴掌重重的拍在腦門,重重嘆了口氣,「冬子的奶奶平常在家也不開火。不是鄰居給做就是冬子回去做,怎麼好端端的會著火?」

江南聽他這麼問,眼皮微微抖動了一下,又回身瞧了一眼。他確定立冬還坐在椅子上,才回身小聲的說:「我剛剛問過冬子的鄰居了。他們說…看見有人放火!」

張北羽心中咯噔一下,「什麼人?」

江南搖了搖頭,又小心的回頭瞄了一眼,才開口說:「我還沒告訴冬子。要是被他找著人,還不得出人命啊!有兩三個鄰居都看見了,說是一共四個人,都是二十六七歲,挺凶的,有一個人脖子上還有紋身。」

「道上的?」張北羽問。江南點點頭,「應該是。我們最近沒得罪什麼大人物,我能想到的就是光頭俊了。」

張北羽微微抬起頭,「也許是雷爺。」江南想了一下說:「不至於吧。那件事不是已經結了么。雷爺不至於跟咱們幾個小孩玩這麼大,如果冬子沒想著回家的話,有可能會出人命的。」

張北羽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這件事暫時別讓冬子知道。對了,醫藥費怎麼樣?」江南苦笑了一聲說:「我已經沒錢了,還好冬子那還剩下一萬多。」張北羽點點頭,「走,去看看他。」

兩人來到立冬面前。立冬目光獃滯的看著地面。張北羽蹲下來,沖他笑笑,抬手給了他一拳,「你小子魂丟了?」

立冬腦袋微微動了一下,緩緩抬眼看了看,這才發現張北羽來了。

「小北啊,你什麼時候來的。」「剛才。」張北羽說著,坐在了立冬旁邊,抬手摟住他的肩膀。「咱們倆打個賭。」

立冬輕輕看了他一眼,「賭什麼?」張北羽一下站了起來,俯視著立冬,「賭奶奶一定沒事!」立冬呵呵一笑,搖了搖頭,「行了你,坐下吧。」

張北羽和江南在他一左一右坐了下來。

立冬道:「我沒有那麼脆弱。我也相信奶奶一定沒事,就算她真的…」說到這,哽咽了一下,又大方的笑了笑,「那也是命,只能怪她命不好,還沒享受到我為她準備的生活。」

「你能這麼想就好。」張北羽拍著立冬的肩膀說。

立冬雙臂撐在腿上,淡淡的說:「我只是在想…」說到這,頓了一下,他的眼中突然閃出一絲兇狠,「為什麼會著火!」

張北羽和江南對視一眼,都沒有說話。

三人就這麼獃獃的坐著。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之後,一個醫生從病房裡走出來,三人馬上圍了上去。

「醫生,怎麼樣?」立冬第一個開口問。張北羽和江南同樣緊張,三雙炙熱的眼睛齊齊看向醫生。

醫生長舒一口氣,笑了笑,「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啊!!」立冬突然舉起雙臂,仰頭怒吼了一聲。這是一種宣洩,就剛剛這麼一會的時間所積累的壓抑,終於釋放。

張北羽和江南也都鬆了口氣,笑了笑。

醫生繼續說:「但老人家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我們還在儘力,爭取讓她早點醒來。這段時間,你們不要打擾她。」

三人謝過醫生,坐在椅子上都輕鬆了不少。

「沒事了就好。」立冬露出滿足的笑容,小聲的自言自語。「是啊。」江南說,「對了小北,今天你去哪了? 頂級漂哥 沒跟王子在一起么?」

張北羽正要說話,電話突然響了,他拿出來一看,「咦?」了一聲。

「怎麼了?」江南問了一聲,伸頭過來看。張北羽說:「麥小妮打我電話。」江南嘁了一聲,「想跟你舊情復燃唄。」

張北羽白了他一眼,接起電話。

「小麥啊,有什麼事么?」張北羽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和善一些。

可麥小妮的聲音卻很著急,「小北你在哪!有些事情我要當面跟你說!」

張北羽一愣,他還是比較了解麥小妮這丫頭,她是個認真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有急事,絕對不會這麼說。

「我在中心醫院。」「好,等我!」說完,麥小妮就掛斷了電話。

張北羽把事情告訴其他兩人,這回可好,他們倆又跟著緊張起來。

等了不到十分鐘,麥小妮就風風火火的跑上來。

一見到她,三人同時站起來,張北羽走上前一步,問道:「小麥,怎麼了?」

麥小妮站在他面前,左看看有看看,問道:「你知道王子今天去哪了么?」

張北羽心裡咯噔一下,他似乎已經預料到要發生一些不好的事,他恨不得現在讓麥小妮閉嘴,不要說下去。

可逃避不是辦法。他搖搖頭,「不…不知道,怎麼了?」

麥小妮輕輕咬著嘴唇,看上去有些猶豫。江南對她說:「小麥,你是個很懂事的女孩。如果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甚至關乎到王子的安全,我覺得你可以放下和她是情敵的關係。」

「我不是這個意思!」麥小妮連忙否認,還偷偷看了張北羽一眼。張北羽的神情說明了他此刻有多麼挂念王子。

這一刻,她有些失望。心裡在問自己:如果是你出了事,他會這麼著急么?

收回情緒,麥小妮抬起了頭,看著三人說:「我看到王子和郭悅在一起!」 「蓮兒謝謝你!」

沐青青當下大喜。

沒想到這蓮兒真的能在關鍵時刻放了自己一馬,而自己有了冷焱的幫助,那麼便可以很快的走出這片空間,而這第一名的獎勵,便是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千年綠櫻桃,而王絡也終於可以重新煉製軀體,而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為蓮兒的成全。

而在這裡,趙勾與之後掉進來的雲婉蓉也終於找到了沐青青,人既然已經聚齊,那麼便不再耽擱,由冷焱帶領,直接向那出口的的方向走去。

而王絡此時更是心驚不已,沒想到在這裡那冷焱不僅可以看到所有東西,而他就那樣直接隱藏在周圍,自己硬是半分也沒有發現,果然其身法詭異的緊。

好在他有求與沐青青,如若不然,怕也會是一場硬仗。

冷焱一路上不停的用聲音做為引導,帶著沐青青幾人逐漸遠離的那片轟鳴聲不斷的瀑布,終於在不急不緩的行走了半個時辰之後,到達了一片峽谷之內。

「出口就在這峽谷之中的山洞內。」

冷焱走在最前面,為沐青青講解道。

至尊紈絝 「你到底想要什麼?」

沐青青突然沒有頭腦的問了一句,她怕一會兒自己真的走出去了,便沒有機會再與冷焱說話。

「我想要的,只不過是聖光宗中的一顆再生果,人服用之後,可以從沉睡的狀態之中蘇醒過來!」

冷焱沉吟良久,最後終於是苦笑道。

「什麼?難道傳言是真的?冷焱你真的為夏洛晴尋找了這麼多年可以治癒她的靈藥么?」沒想到話一出口,一旁的蓮兒卻是失聲道。

「是啊,我找了十年,還差最後一味再生果!」

說到這裡,冷焱的聲音之中突然多了一抹難以察覺的柔情。

「果然是痴情漢冷焱,幽冥鬼手並不適合你!」蓮兒也同樣是輕笑道。

「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醒過來!」

冷焱與蓮兒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凈是些沐青青聽不懂的話,她等在中間,也只能是干著急。

「青青,哪日得了空,我便將這們痴情漢的故事講與你聽,我想你一定會喜歡,不過現在你還是快些先出去吧,既然冷焱說其他層中也有出口,別被其他人誤打誤撞先走了出去,你出去之後,我們再行離開。」

說罷,蓮兒卻是輕輕的推了一把沐青青,而她也是借著這股推力,對著那山谷之中閃掠而去。

「那你們小心,冷焱,謝謝你!」

沐青青突然對冷焱多出了一抹莫名的好感,可能是蓮兒口中的那句痴情漢打動了她,看來有機會一定要讓蓮兒為自己講一講這冷焱的故事。

沐青青只感覺周身猛然一震蕩,其身形終於是徹底的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而沐青青隨後卻是先將雙手擋在眼前,以適應這明亮的光線。

「呵呵,看來我們今年的第一名終於是誕生了啊!」

坐在最前端,離沐青青最近的古老最先笑道。

「怎麼是她?」

「難道連冷焱也敗在了她的手上么?」

「看來這雲嵐宗果然是今年風頭正勁的宗門啊。」

霎時間,台下議論紛紛,誰也沒有想到這樣一個中級宗門的弟子,能在高級宗門的比試中,得到第一名。

「好了,青青,先下去暫時歇息一下!」

古老袍袖一揮,一道淡淡的能量頓時注入到了沐青青的雙眼之中,而她因為光線而引起的刺痛頓時減輕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