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悶的聲音響起,門直接狠狠的向着裏面開了過去。

砰!


又是一個沉悶的聲音。

木門直接跟土地爺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啊!”

土地爺痛苦的嚎叫一聲,身體也直接被門砸的向着裏面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誰啊?你特麼瞎……”

土地爺擡起頭,眼神裏面已經滿是憤怒,剛想要呼喊,卻猛然注意到了門口的羅成。

聲音戛然而止。

土地爺眉頭緊皺,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疑惑的光芒,很快便注意到了羅成旁邊的盧娉婷。

任務失敗了?

還沒等多想,羅成便已經讓開了自己的身體,那兩個男人被許中雲推進了房間裏面。

看到這一幕,土地爺瞬間瞪大了眼睛。

很明顯,任務不但失敗了,人還被羅成給抓住了,現在竟然還找上門來!


這兩個廢物!

土地爺牙齒緊咬,眼神裏面閃爍着無比憤怒的光芒。

可是事已至此,他再多說什麼也沒有作用了,臉色陰沉的站起身來,狠狠的瞪了那兩個男人一眼。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抹輕笑,平淡開口:“土地爺,這是怎麼回事啊?”

咕咚!

土地爺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臉上雖然並沒有表露出什麼來,可是心裏面卻已經忍不住開始焦急了。

不管怎麼說,剛纔羅成在酒吧門口的事情他也看在眼中,對於羅成的實力也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環顧四周,並沒有什麼得力的手下。

在身後的牀上還躺着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子,此時正縮在牀角的位置,用被子緊緊的蓋住自己的身體,眼神裏面也滿是慌亂的光芒。

並沒有急着回答羅成的話,而是來到一旁將自己的手機拿了起來,連忙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門口的那個保安,也早就已經跑了出去,叫人去了。 一切辦妥之後,土地爺心裏面這才放鬆了不少。

嘴角慢慢浮現了一抹客氣的笑容,不解的問道:“這位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戲謔的光芒,這個土地爺倒是名不虛傳,事情都已經給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土地爺竟然還在這裏裝模作樣的。

“意思不是很明顯了,你已經說過了這位女士選誰是她自己的事情,爲什麼現在還要來打擾呢?”

羅成平淡的開口,也不着急。

土地爺喜歡演戲,他就陪着他好好演一下。

門口的兩個男子臉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只要羅成不殺他們,他們就還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畢竟土地爺手下強者並沒有俺麼多,他們也算是其中出類拔萃的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讓他們兩個去完成任務。

土地爺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平淡的說道:“先生,話可不能亂說啊, 我都不認識他們兩個人。”

羅成眉頭一挑,也不着急,直接慢慢的走進了房間裏面,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盧娉婷也默默的走近,坐在了羅成的旁邊,臉上也看不出什麼表情來。

許中雲將兩個男子推了進來,默默的站在男子的身後。

土地爺見狀一愣,眼神裏面慢慢的露出了一絲怒意,敢在他身前如此派頭的,還真是從來沒有見到過!

想着,便想要坐在羅成的對面。

剛想要坐下來,卻正好對上了羅成那冰冷的目光,心中頓時一驚。

如芒在背!

這……

土地爺愣了,身上的動作也慢慢的停了下來,心裏面莫名的多出了一種恐慌的感覺。

沉吟了半天,土地爺這才慢慢的反應了過來,忽然感覺羅成似乎並不像是那麼簡單。

一時之間,呆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

羅成緩緩翹起了二郎腿,嘴角始終都帶着一抹輕笑,玩味的開口:“堂堂土地爺,也敢做不敢認了?”

土地爺臉色也很是難看,咬緊牙關死死的盯着羅成。

羅成絲毫沒有在意,就這麼平淡的跟土地爺對視着。

良久,土地爺最終還是敗下陣來,面對羅成那犀利的目光,他什麼都說不出來。

咬緊牙關,狠狠的看了一眼門口站着的兩個男子。

片刻之後,土地爺臉上的表情慢慢收起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輕笑,這次毫不猶豫的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輕聲說道:“我想,咱們之間應該是有什麼誤會。”

羅成卻並不給他面子,輕輕搖頭:“不,沒有誤會,只是我耽誤你賺錢了而已。”

土地爺手中拳頭緊握,沒想到羅成竟然如此難對付,不過羅成憑的是什麼?

緩緩掃視一圈,還是沒有發現周圍有什麼人,或者羅成有什麼異常。

難道羅成只是憑藉自己的實力麼?

想到這裏,土地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似乎也只有這件事情能夠解釋出現在羅成的狀態。

如此想來,土地爺也徹底放鬆了下來。

一個只知道一腔孤勇的人,能有多大的能耐?

土地爺心裏面越來越放鬆,終於發現羅成的身份並不是那麼恐怖,他心裏面也就完全沒有了任何的畏懼。

學着羅成的動作,緩緩翹起了二郎腿。

想到自己馬上到來的手下,土地爺心裏面也愈發的放鬆了下來。

“你說的沒錯,確實是因爲你耽誤我賺錢了,這兩個人也確實是我派過去的。”土地爺清輕軌攤手,毫不在乎的說道。

這個舉動倒是讓周圍的人迷茫了起來。

剛纔還滿口否認,怎麼現在忽然承認了?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嘲諷的光芒,以他們對土地爺的瞭解,自然明白土地爺心中想的是什麼。

只不過土地爺不知道的是,他們兩個合力都不能在羅成手中走出一個回合。

土地爺手下,也是白扯。

羅成眉頭輕挑,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

不過很快,他隱隱的聽到了走廊裏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酒吧隔音很好,這裏幾乎聽不到什麼音樂的聲音。

羅成心中恍然,這才明白原來是土地爺的幫手到了,難怪會坦然許多。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平淡的開口:“既然承認了,那你準備怎麼解決呢?”

土地爺撇了門口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你打算怎麼解決呢?”

羅成輕笑,土地爺果然是底氣十足。


“道歉,賠償。”

羅成平淡的開口,眼神裏面依舊滿是淡然。

土地爺冷笑一聲:“賠償多少呢?”

羅成故作算計的姿態,沉吟片刻,輕描淡寫的說道:“不多,我感覺一這個數字跟我比較有緣,賠償一個億就可以了。”

嘶!

周圍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就連盧娉婷都忍不住一陣無語,羅成這不就是在搶劫麼……

土地爺嘴角也忍不住一陣抽搐,儘管心裏面已經有了準備,可還是被羅成這句話嚇了一跳。

土地爺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陰狠的光芒,冷聲道:“你真是想瞎了心了!要我賠償你一個億?”

對他來說,錢就是命啊!


羅成的話也徹底將他給激怒了。

說完之後,直接站起身來,眼神裏面閃爍着陣陣凌厲的光芒。

羅成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嘴角帶着一抹輕笑,絲毫沒有理會土地爺那分努努的樣子。

看着羅成不說話,土地爺心裏面也更加的憤怒了起來。

“小子,實話告訴你,今天你斷了我的財路,我沒找你麻煩就已經是你的福分了!現在竟然還找我來要賠償?給你一個機會,趕緊帶着你的人給我滾出去!”

“這位美女留下!”

土地爺神色傲然,冷聲喝道。

就連最後一句話都是喊出來的,氣勢十足。

盧娉婷撇了撇嘴,不過眼神裏面卻並沒有任何的擔憂,羅成在身邊,她似乎完全沒有任何的擔心。

羅成緩緩擡頭,看着土地爺那傲然的表情,輕笑着開口:“我不接受。” 土地爺眼神裏面閃爍着凌厲的光芒,反倒是被羅成這話給氣笑了。

良久,指着羅成,冷聲道:“不得不說,你的膽子很大, 整個北城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敢怎麼跟我說話,我很佩服你。”

羅成輕輕點頭,彷彿對於土地爺的誇獎很是受用一般。

土地爺又是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浮躁的心裏,眼神陰沉的盯着羅成。

很快,平復了自己心中的情緒,這纔對着羅成冷聲喝道:“你以爲我誇你呢?告訴你,給你機會了你不要,那麼今天你們就誰都別想走了!”

聲音落下,外面頓時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這可是給許中雲嚇了一跳,連忙推着身前的兩個男子來到了一旁,警惕的看着闖進來的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