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了片刻,石天正說道:“爲了公平起見,如果我們得到了軒轅劍,正好不久要舉辦武道交流賽,我們可以將它作爲第一名的獎勵,你們看怎麼樣?”

“嗯,這個主意不錯。”衆人連連點頭。

“好是好,不過拿到軒轅劍後由誰來保管。”人羣中一個人問道。

“這個當然是我們崑崙派來保管,因爲不久武道交流賽就在我們崑崙派舉行。”崑崙派的一個弟子傲然的說道。

楊天龍心中冷笑,他知道剛纔是宋武江給那個弟子傳遞的一個眼神,他自己說話在這種場合不方便,而自己的門派中的弟子說話就不一樣了。

“不行,應該是交給我們蜀山派保管一陣子,到時候比武大賽開始時再送往崑崙。”蜀山派一個弟子站出來說道。

……

其他一些家族和門派衆說紛紜,不過楊天龍發現魔門至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好像一切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一樣。越是這樣低調,楊天龍卻越感覺他們別有所圖。

輕輕地瞥了一眼張君玉,見她正望着自己淡淡的微笑。楊天龍心中一驚,這女人不但長得還比較漂亮,而且夠聰明。

楊天龍轉頭看了曹青一眼,曹青一愣,不明所以,楊天龍只好集音成束與曹青說了幾句。

曹青聽後會意,走出來說道:“衆位,我相信軒轅劍交給你們任何一個門派都有人不服,但是如果將軒轅劍交給我們國家的話,一定會更安全也更公平。”

衆人聽了雖然心有不滿,但是這確實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好辦法,只好答應下來。 燕京隱藏世家——郭家。

“郭成人!你是怎麼保護我兒子的,你說?”一位貌美婦女傷心痛苦的看着躺在病牀上的郭雲,對着保護不力的郭成人怒聲大罵。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是此時郭成人跪在地上,竟然還耷拉着腦袋,不敢正視眼前的婦人。

“夫人,對不起,是奴才保護不力,才讓公子受重傷。”郭成人低着腦袋說道。

“哼!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要是我的兒子出了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和那個傷害我兒的兇手陪葬。”中年美婦面目猙獰可怕,與她的花容月貌一點兒也不想稱。

“好了,雨兒,這也不是郭成人的錯,你沒看到郭成人也受傷了嗎,顯然雲兒惹了不該惹的人了。”說話的是郭家現任家主郭志成,而那個美婦真名叫龍雨,是隱藏世家龍家的女兒,龍家與郭家聯姻,兩家合併,才站住了隱藏世家的位置。

郭志成轉過頭望向跪在地上的郭成人問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瞭解事情的前因後果後,郭志成忍不住嘆息一聲。

“雨兒,我說過慈母多敗兒,你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吧。”郭志成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哼!那個叫楊天龍的雖然是國家神祕組織的人,但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不會就此罷休的。”龍雨望向丈夫:“你願不願意爲雲兒報仇?”

“這……”郭志成沒想到龍雨自從做了母親之後竟然變得這麼蠻不講理起來,輕輕地握住龍雨的手說道:“雨兒,這件事情就算了吧,雲兒什麼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他大哥郭華才大他兩歲就已經是半步先天的修爲了,而云兒只知道沉迷於女色,被你慣得難成大器啊!”

“哼!我不管,總之這件事情沒完。”龍雨抽出被郭志成握住的小手,起身走了幾步,又轉過身看着郭志成說道:“既然你不管,那我就找我大哥去,哼!”

……


無度森林。


“蔡前輩,你們跟我們一起走吧。”楊天龍沉思片刻,望向蔡婷說道。

此時峨嵋派只剩下了七人,一個半步先天,三先天,還有三個是後天圓滿之境。半步先天的當然是章雪宜,她的年紀最輕,才滿十八歲,資質在幾人之中是最好的。除此之外,楊天龍還發現了僅次於章雪宜,和王淑妮差不多的一個美女,她叫方婉如,名字很美,人也很美。

楊天龍對這個美女很有好感。方婉如嫺靜溫柔,一見就知道以後是一個十分體貼關愛丈夫的人,當然楊天龍也僅僅有好感,不會想到另外的地方去,因爲他發現自己已經有許多女朋友了,他不想再惹一些不該惹的人情債,只是在心裏默默的祝福這個女子以後能夠找個好丈夫,因爲這種性格的女子太容易受到傷害了。

蔡婷聽到楊天龍的話,不明所以,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點頭。

楊天龍微微一笑,說道:“曹大哥,蔡前輩,我們走吧。”說着楊天龍選定了一個方向走去。


楊天龍一行二十一人走出了上百米,後面傳來了聲音,問他們去哪兒,可是楊天龍頭都沒有回,繼續朝着前面而去。

五大門派還有四大家族以及其他的二三流門派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楊天龍他們這是唱的哪出。

路上,楊天龍一邊走,望向鄭洋說道:“鄭大哥,我沒有叫上你的叔叔,你不會怪我吧?”

聽到楊天龍的話,鄭洋有些不解其中緣由,有些疑惑的望着楊天龍。

見到鄭洋的表情,楊天龍嘆了口氣,說道:“我帶你們走的方向是這座古墓的入口方向,而這座古墓顯然是一個十分厲害的陣法師自己創造的,這位陣法師在陣法一道的造詣現在遠遠超過我。”頓了頓,楊天龍目光轉向蔡婷繼續說道:“我帶你們進去九死一生,而他們進去,如果沒有什麼保命手段的話將會是——九死無生!”

楊天龍停下腳步,最後幾個字說得很重。衆人聽了楊天龍的話心中暗自一凜。

蔡婷見楊天龍停下了腳步望着她,略一沉思,立刻會意,笑了笑說道:“楊……”

蔡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叫楊天龍什麼了,在江湖中除了門派之內的人,在外一般都是以達者爲先,楊天龍見此笑道:“蔡前輩,我很敬重您的爲人,您是我的長輩,就叫我天龍吧。”

蔡婷聞言心中一喜,顯然楊天龍對她門派開始有好感了。楊天龍是一位煉丹師,此時又聽他說是一位陣法師,心中更是大驚,結交到了如此逆天之才,以後峨嵋派振興有望了。

“那好,我就叫你天龍好了。”蔡婷心中甚喜,繼續道:“天龍,既然你這小輩都不怕死,我活了這麼久當然也不會怕,我們門派的弟子也不會怕。”

楊天龍點了點頭,又望向鄭洋。鄭洋知道楊天龍肯定是對自己三叔有些不滿,雖然很想回去叫上自己的三叔,但是衆人心中肯定會心生不滿,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楊天龍見此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知道鄭洋心中肯定還是放心不下自己的三叔,但是每個人所做的每一步都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楊天龍不會憐憫他們,這是他們選擇的結果。

路上,楊天龍感應到了後面陸續跟上的一些人,最前面的是魔門的人。說來也奇怪,楊天龍看到張君玉時,竟然沒有從她臉上看到一絲敵意,最先是這樣,後來更是如此,而且後來還有拉攏的意思。

楊天龍知道後來是因爲自己的逆天手段迎來了他們的青睞,他們纔會生出拉攏之意。至於先前,楊天龍想或許自己是國家神祕組織的人吧。

七轉八轉,走了近一個小時,楊天龍一行人來到了懸涯邊上。

楊天龍轉過身,望着衆人笑了笑,說道:“入口就在下面,我先下去。”

說着楊天龍轉過身縱聲一躍,輕飄飄的落下了懸崖,衆人見到楊天龍的動作,大吃一驚,走到懸崖邊上,向下望去,結果什麼都沒有。

正當衆人疑惑時,下面傳來了楊天龍的聲音,要他們一個一個下去。衆人聽後,蔡婷作爲長輩率先而下,這也是爲了表示對楊天龍的信任。

蔡婷落下了近四五十米,沒有看到楊天龍,心中大駭,這要是摔下懸崖非得粉身碎骨不可。當落至近三百米時,一道吸力傳來,將蔡婷吸了過去。

蔡婷見到是楊天龍,心下放鬆下來,兩人相望笑了笑。看到楊天龍那股睿智英俊的面龐,蔡婷這位作爲長輩的人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其實蔡婷長得也挺漂亮的,雖然已經四五十歲了,但是看上去不過二三十歲的容顏,只是隨着人年齡的增長,閱歷越多的人,眼神明顯的不一樣。

楊天龍沒有多想,繼續讓上面的人跳下來,不一會兒,衆人都到了古墓入口處。

古墓入口處有一道石門,用蠻力明顯的打不開,除非有神兵利器。楊天龍雖然能夠凝聚劍影破開石門,但是他並不想這樣做。

眼前的機關設置得很隱蔽,但是一切都難逃楊天龍的天極之眼。楊天龍利用天極之眼略一掃過,發現這道石門的開啓機關竟然在石門裏面。

“好一個陣法大師,好一個能工巧匠!”楊天龍心中敬佩得無以復加,如果這人還活着,楊天龍都有種忍不住想拜師的衝動了。

楊天龍是誰?他可是道的化身,宇宙的一位主宰者之一,這樣的人物拜一個小角色爲師可見是多大的面子,當然現在楊天龍還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不過從小白的實力可以看出自己前世是多麼的不凡。

“這道石門怎麼像沒有開啓的機關?”蔡婷對陣法一道還是有些瞭解的,因爲峨眉派曾經出現過一位陣法宗師級的人物。

“這就是我佩服這位前輩的地方。”楊天龍走上前,一掌抵住石門的一個地方,接着說道:“石門的開啓機關在裏面。”

說着楊天龍掌勁滲透到石門裏面,再一旋轉,頓時石門開始緩緩的向上動起來。

“這……天龍,你是怎麼……”

不等蔡婷問完,楊天龍神祕的一笑,說道:“蔡前輩,這是我的祕密,還是不要問了吧。”

聽到楊天龍的話,蔡婷只好作罷。其他人一直也很好奇楊天龍是怎麼知道這個地方,又是怎麼知道開啓石門的方法的,因爲這道石門的開啓方法實在是聞所未聞。

衆人進到裏面,楊天龍一馬當先,裏面實在是太危險了,楊天龍在前探路可以預知危險,保證衆人的安全。 燕京。

上午上完課,王淑妮和夏詩涵下午沒有課了,找到苗靜香,三人一起回到了別墅。

自從苗靜香那件事情之後,三人關係越來越好,這兩天苗靜香一直住在這兒。

三個女人一臺戲,這句話果然沒錯,三個女孩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好像有說不完的話是似的。

三人吃完午餐,坐在一起看肥皂劇。這時外面的門鈴響了,聽到門鈴聲,王淑妮和夏詩涵大喜。

“楊大哥回來了!”兩人同時欣喜的站起來,往門外跑去。因爲在這地方,一般人根本就不會到這兒來,而且她倆也不認識其他人,所以想當然的認爲是楊天龍。

苗靜香不但在學校裏面聽說過楊天龍的事情,而且在這裏經常聽到王淑妮和夏詩涵手提起楊天龍,對於楊天龍到底是何方神聖,苗靜香也是好奇不已,跟着跑了出去。

門打開,見到的人不是心目中的楊大哥,而是一位中年美婦還有三位中年人。其中一位三女認識,正是郭雲的那個下人郭成人。

“你們來這兒幹什麼?”王淑妮率先問道。其實三女從見到郭成人那一刻已經知曉答案了。

那位中年美婦就是龍雨,另外兩位中年人其中一位是龍家家主龍雨的二哥龍戰,他的修爲已經到了先天后期中乘境界,在龍家中除了他的父親之外,其他人的修爲都敵不過他,即使是龍家家主,他的大哥龍潛也比他略低一籌;還一位中年人是龍家的下人龍心,修爲已經到了先天中期大乘境界。

龍雨原本眉間煞氣隱隱,但是見到三女之後,雙眼豁然一亮,打量了幾眼三女,說道:“難怪我的兒子被你們迷的神魂顛倒,姿色還真不耐。”

頓了頓,龍雨接着說道:“你們三個如果識相點做我郭家媳婦,那我就放過你們,否則……”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滾!”夏詩涵沒等龍雨說完,拉着王淑妮和苗靜香進去,準備關上大門。

“不過後天修爲,竟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我怎麼教訓你。”龍雨面色慍怒,迅速的出掌擊向夏詩涵。

夏詩涵大驚,想不到這位中年美婦說出手就出手,面對先天高手,她即使早點反應也反應不過來。

“嘭!”的一聲悶響,龍雨被一道金色光幕震退了好幾步才停下,幸好剛纔她只用了一層功力,否則這一下可就受內傷了。

“竟然有防禦道器,而且還是高品階的!”龍戰見多識廣,面露震驚之色。

“哼!知道就好,你們是傷害不到我的。”夏詩涵看了看脖頸上的精元項鍊,面露自豪之色。

“小姑娘,你脖頸上的項鍊是誰做的?”龍戰表面上淡定,其實內心已經震駭莫名,這樣的高階防禦道器可不是一般的隱藏世家所能擁有的,要是對方來頭很大或者是有一個極其厲害的師傅的話,他們龍家還有郭家可就慘了。

“哼!關你什麼事!”王淑妮不等夏詩涵回話,搶先說道,她知道眼前這位中年人肯定不安好心。

龍戰聽到王淑妮的話沒有動怒,看到王淑妮脖頸處也有一條高階防禦項鍊,更加確定了心中的想法,說道:“好吧,既然這樣,我們就不多打擾了,三妹,我們走吧。”

龍雨聽到二哥龍戰的話,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但是看見自己的二哥已經走了出去,龍雨心中雖然有些不甘心,但還是跟了上去。

“三妹,我知道你要問什麼。”龍戰一邊走一邊說道:“那兩個女孩身上高階防禦道器很不一般,不是一般人能夠煉製出來的,雖然我們龍家遺留了更爲厲害的防禦性道器,但是在手法上顯然還不如那兩件道器,我想你該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龍戰的話雖沒有說完,但是龍雨也不笨,她知道二哥的意思。她知道這口氣只能先吞下了……

古墓中。

一天時間過去,水柔悠悠醒來,睜開朦朧的雙眼,輕微的一動,感覺身上有人壓着自己,而且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下體有一個東西留在了自己的體內。

水柔大驚,轉過頭一看,見到一個日思夜想、英俊非凡的臉蛋。水柔又羞又喜,她知道自己沒有死去,是眼前深愛着的男子救了自己。

感受到水柔的目光,楊天龍醒了過來,見到水柔越顯豔麗羞紅的臉蛋,頓時色心大動。


水柔感受到了楊天龍的那個東西越來越大,直抵花心,嚇的驚呼一聲,想挪開楊天龍,但又有些不捨。

楊天龍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深深的吻住水柔的雙脣,一場XXOO的大戰又開始了。

雲消雨停,兩人都滿足的相互撫慰着。

“天龍,我怎麼感覺和你那個,修爲增強了許多。”水柔面色暈紅,柔柔的說道。

“嘿嘿!”楊天龍邪邪的一笑,得意的說道:“當然,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誰!”

“哼!誰……誰說你是我老公,我……我可沒承認。”水頭嬌媚的瞪了楊天龍一眼。

看到水柔魅惑的神態,楊天龍俯下身深深地親了她一口,說道:“不用你說,我當你是我的小嬌妻就來可以了。”

聽到楊天龍的話,水柔感覺這一刻幸福極了,等了好久,這一刻終於實現了。水柔深情的看着楊天龍,俏麗的雙眸不知不覺留下了幸福的淚水。

楊天龍低下頭輕輕地吻舐水柔面頰的淚水,緊緊地抱住她說道:“柔兒,以後你就是我楊天龍的了。”

水柔靠在楊天龍肩上幸福的點了點頭。

良久,楊天龍起身爲水柔穿好了衣服,自己也穿好了衣服,望着水柔說道:“水柔,你的體質屬火,我教你一套功法,這套功法名叫天地化火訣,是一套十分厲害的功法,你以後就修煉這套功法吧,但是千萬別泄露這套功法,否則的話會有大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