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靈芝看了商璟煜一眼,顯然對他頗為忌憚,但是她還是冷笑的看著蕭然:「蕭家主,怎麼?這件事想反悔了?」

蕭然也冷冰冰的看了沈靈芝一眼:「靈芝,既然我當初能答應,就不會反悔,但是我們信守承諾你也要,畢竟當初說好的,等急成了蕭家人就會去投胎!」

沈靈芝哈哈一笑,聲音說不出的陰冷:「是啊,說好的,可是我們不拜堂,不入洞房怎麼能算夫妻?我也不算是蕭家人!」

蕭然沒說話,只是盯著沈靈芝,這個女鬼很聰明,她這麼做也算是對。

但是拜堂還可以考慮,強迫蕭珩和一隻女鬼入洞房,會減他的陽壽。

蕭珩聽得滿臉蒼白:「你胡說什麼,我根本沒有,我不記得…」

沈靈芝回頭看了他一眼:「你想賴賬?」

蕭珩還要說話,我拍拍他的肩膀:「冷靜,時間還早,不如慢慢說清楚的好!」

沈靈芝冷聲道:「我知道你是他師父,你這個勾三搭四的女人,搶了蕭檬的男朋友不算,還要和我搶蕭珩,說的好聽是師父,說的不好聽,誰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

「你胡說什麼?」蕭珩徹底惱了,他不是什麼傻白甜男,他忍了很久了,雖然蕭然說這個女鬼小時候救了他,可是他就是對她沒有好感。

我倒是沒生氣,只是看著沈靈芝。

商璟煜臉色陰沉的看著沈靈芝,顯然也是惱怒了,沈靈芝還想說什麼,商璟煜已經到了她跟前:「離晚上拜堂還要很久,你先進屋休息!」

說完不等沈靈芝說什麼,一把按在她的肩膀上,沈靈芝感覺自己和蕭檬融合了這麼久的身體被人一下子分開,她一離開蕭檬的身體,瞬間被太陽照著,渾身冒出一股黑煙來。

我們都沒說話,倒是沈媒婆急了,不悅的瞪了商璟煜一眼,將沈靈芝帶進了房間。

我過去扶著蕭檬,發現她臉色蒼白渾身冰冷,不省人事。

「把她扶進屋!」蕭然說。

我們把蕭檬扶進旁邊的一間屋子,放在床上,蕭然從包里掏出一個瓶子,倒出一顆藥丸給我i蕭檬吃下才說:「恐怕要大病一場,陽壽也會失去幾年!」

我嘆了口氣,又打水給蕭檬擦了把臉,才看向旁邊的蕭珩。

蕭珩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無精打採的。

「你好好想想,真的是沈靈芝救了你?」我問。

蕭珩看了我一眼:「師父,你什麼意思?」 「我只是覺得,看沈靈芝剛剛那個樣子,不像是會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我說。

「一般相由心生,即使是鬼魂,也不會忽然變成那個樣子,何況沈靈芝的這一切更像是蓄謀已久的事情,最關鍵的是,她是怎麼找到蕭檬的?」

蕭然看了我一眼。

我就明白了,蕭然是什麼人,何其聰明,我能想到的他都能想得到,想必他也覺得沈靈芝那個樣子不像是會救蕭然的樣子,其中恐怕會什麼緣故。

蕭然說:「我查過,因為事發地點只有他們兩個人,小珩又什麼都不記得,所以根本查不到什麼!」

「那這麼說來,一切都是沈靈芝的一面之詞了?」我問。

蕭然點頭:「可以這麼說,但是我們蕭家並不能因為這個就出爾反爾,何況當時還是小珩自己同意的!」

「那蕭檬…」

蕭然道:「沈靈芝的靈魂一直供奉在我們蕭家鄉下的老宅里,小檬從來沒有去過,當然若是她偷偷的去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個還是要問問她!「

說完他看了一眼蕭檬,蕭檬還不一定什麼時候能醒過來,醒過來之後也不一定當時就能說話。

所以我們不能把希望都放在蕭檬身上。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問蕭珩。

蕭珩點頭:「我完全沒有印象!」

蕭然雖然沒說話,但是看得出他還是有些著急的,畢竟如今的沈靈芝看起來根本不是善類,若是她真的和蕭珩配成冥婚,蕭珩這輩子就算是完了。

沉默了一會兒,蕭然突然開口道:「若是不成,我們蕭家也不能為了面子毀了小珩一輩子!」

「爸!」蕭珩有些意外,他還以為父親一定會為了顏面不管他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說:「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蕭珩往火坑裡跳!」

蕭珩「…」

這話聽著怎麼有些彆扭,但他還是莫名有些感動。

我轉頭看向商璟煜,若是不行,直接送沈靈芝去投胎!」

商璟煜反對,然後拍拍我的肩膀:「我有一個辦法!」

夜幕降臨,外面烏雲遮月,沈媒婆已經催促了幾次,蕭珩不情不願的出來。

總算是看清楚了沈靈芝的樣子,臉很白,長的還不錯,但是畢竟是鬼,陰森森的,蕭珩也看不出她哪裡美,最關鍵的是沈靈芝看著蕭珩的眼神,光是我一個旁觀者看著都覺得慎得慌,這眼神分明就是想要蕭珩的命。

「你怎麼不換衣服?」沈靈芝陰惻惻的問。

蕭珩有些遲疑,他實在覺得那件衣服慎得慌,紅的跟染了血一樣,這還不算,關鍵是樣子很醜,蕭珩死活都不願意穿。

「衣服不小心刮破了!」蕭珩結巴著說。

「是嗎?」沈靈芝陰惻惻問。

蕭珩頭皮都麻了還是硬著頭皮道:「是啊,不信我拿出來給你看?」

蕭珩有些賭氣。

沈靈芝這才算是信了。

「不用了,快拜堂吧,錯過及時可就不好了!」沈靈芝說完也沒有多做懷疑,徑直走到了院子的主屋。

這間房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建成的,看起來十分古老破敗,屋子裡到處都是灰,沈媒婆只是粗略的打掃了一下,屋子裡貼了個大大的紅色喜字,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扇破敗的門。

沈靈芝沉著眼睛看著,忽然有些不高興:「你們蕭家娶媳婦就是這樣的嗎?」

蕭珩正要說話,我拉住他,然後對一旁的蕭然說:「蕭家主,你們這樣卻是是太寒酸了,不說別的一會兒新人入洞房,連個合適的地方都沒有!」

蕭然看了我一眼,然後問:「那小珩師父覺得該怎樣?」

蕭珩不解的看著我,我瞪了他一眼,他饒是不滿也沒有多說話。

「今天太倉促,恐怕委屈了靈芝,不如再挑個黃道吉日把蕭家族裡親戚請來做個見證,再找一處好的宅子,風風光光的辦一場!」我說完就看著沈靈芝。

蕭然讀懂了我的意思,今天的時間太趕,我們根本查不出什麼來,我這是在拖延時間,但是時間是拖延了,若是選好日子后還找不到證據,到時候,這件事可就是人盡皆知,蕭珩可真就沒有臉面了。

故而蕭珩和蕭然都不說話,尤其只蕭然,他在算計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沈靈芝眯了眯眼睛,然後看了看四周,可能也覺得我說的有道理,眼睛里滿是猶豫和掙扎,然後她一咬牙說道:「今天的堂無論如何都要拜,你說的也可行,不如今天先成親,改日再補辦!」

「不行!」蕭然站出來:「蕭珩是我蕭家的長孫長子,怎麼能在這樣的環境下辦婚禮,就聽小珩師父的,改日辦!」

沈靈芝看著我們,似乎有些心動,然後她說:「改日是什麼時候?」

我知道這個時間不宜太長,但是不能太短,短了查不出什麼來,於是我看向沈媒婆。

沈媒婆當然明白我們的意思,她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著旁邊煙斗點著抽了一口才說:「下個月初八!」

沈靈芝見沈媒婆都說了,於是也應了下來,然後她走到蕭珩身邊,伸出蒼白冰冷的手在他臉上摸了一把:「你可千萬不能反悔!」

「我…我不反悔!」蕭珩說。

就這樣,沈媒婆將沈靈芝帶走,走的時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凌鬼婆的好孫女!」

「多謝誇獎!」

他們走後,蕭珩癱軟在地。

「師父,怎麼辦?還有不到二十天,我是絕對不會娶那個女鬼的,與其娶她,不如讓我去死!」蕭珩咋咋呼呼的說。

「你死了一樣要娶女鬼!」商璟煜補刀。

蕭珩「…」

蕭然走到我面前說:」小珩師父,這件事我可是冒了很大風險的!」

「我知道!」我看了看這個院子四周道:「這個房子是以前沈靈芝的家嗎?」

蕭然點頭:「有什麼不對嗎?」

「既然是沈家,那為什麼說沈靈芝是孤兒?」我問。

蕭然想了想才說:「沈靈芝的父母當年出車禍去世了!」

我沉了沉眼睛。

蕭然問:「有什麼不對嗎?」

我沒說話,商璟煜卻開口了:「那你們怎麼知道救蕭然的沈靈芝是人是鬼?或者說,當年出車禍死的只是沈靈芝的父母嗎?」 商璟煜的話也是我想說的,蕭珩和蕭然或許沒看出來,看時我注意到,沈靈芝身上沒有水,但凡鬼即使在隱藏都會有些死前時候的特徵,而我們看到的沈靈芝是脖子斷了,從她趴在蕭檬身上時候我就看出來了,所以我不認為水裡淹死的人是那個樣子。

由此可見,沈靈芝的死或許另有蹊蹺。

蕭然聽懂了我的意思道:「這麼說來,如果真的沈靈芝出車禍的時候和她父母一起死了,那麼當年救蕭珩的事就不是個巧合,或者說小珩我們蕭家都被人算計了是嗎?」

蕭然特地放慢速度,咬字清除,這讓他看起來格外的陰沉,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我並不是很肯定這件事,但是我認為八九不離十吧。

蕭珩也總算是明白了什麼。

「難怪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或許是有人動了手腳!」蕭珩說完走到蕭然面前,兩個人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彼此心裡的想法。

接下來大家都沒有什麼話,我和商璟煜回了家,蕭然既然有了方向,就不怕查不出什麼來即使查不出來蕭然也不會就這麼算了。

其實我最懷疑的人是沈媒婆,她和沈靈芝都姓沈,而且十幾年前的那場陰婚,未免訂的太過順利了,若說其中沒有沈媒婆的影子我是不信的。

蕭檬第二天就醒了,一句話都不說,對這段時間的經歷也是閉口不談,顯然十分排斥的樣子。

蕭然把他安排在蕭家休息,但是很明顯對她有了防備,明著是照顧,實際上卻是監視。

至於蕭珩,關係到自己的身家大事,他一直在忙著查找沈靈芝的事情。

我們這邊也一直盯著米建國,直到他回到那個廢棄工廠,我和商璟煜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

我從瓶子里把羅傑放出來,經過一段時間的恢復,羅傑雖然還是虛弱,但是有了蕭家的葯,羅傑已經能開口說話了。

「你怎麼樣?」我問。

羅傑點頭,看了我一眼道:「我第一次看見你,就覺得你和別人不同,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我笑笑,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羅傑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就說:「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會都告訴你,我只求你能救出小晴來」

小晴是夏姐的小名,羅傑以前從沒有叫過她的小名。

「我盡量,畢竟夏姐也是我的朋友!」我說。

羅傑點點頭,然後才說:「幾年前,高木天就把小夏的靈魂抽走一部分,用她做了巫蠱娃娃的母體,只要小夏在,巫蠱娃娃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注入,剛考試的時候那些娃娃還只能是很木訥的樣子,後來不知道高木天怎麼搞的,那些巫蠱娃娃就可以變換成任何人的樣子,甚至可以附在人身上左右那個人的思維,無限放大那個人的邪念…」

羅傑說到這看著我問:「是不是很可怕?」

我點頭,我見過那些巫蠱娃娃,變成的真人簡直和本人一模一樣,若是高木天用那些娃娃替換我們身邊的人,或者是替換總統內閣的人……

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羅傑道:他現在的實力好很有限的,創造一個巫蠱娃娃是很費勁的,但是假以時日,高木天一定能做出更厲害的娃娃,到時候,華夏一定會大亂!」

「你知道他在哪裡嗎?」我問。

羅傑搖頭:「他很狡猾,從來不本體出現,我們看到的高木天都是巫蠱娃娃,就連米建國也被他控制了!」

「米建國是怎麼回事?」我一直想問,因為當時商璟煜說袁翊從東北傳來消息說米建國死了的,袁翊那個人很謹慎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他是不會說的,但是他給的情況很確定,米建國確實是死了,可我們又看見活的米建國這很不尋常。

其實從巫蠱娃娃第一次出現的時候,事情就已經不正常了。

「米建國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不過是被巫蠱娃娃支撐著的屍體,這件事情其實米建國並不知道,他以為自己又重生了,這件事也是我偷偷查訪得知的!」羅傑說。

我點點頭,羅傑說的話很重要,高木天的野心不小,肯定還有后招。

「米建國抓那麼多女孩子做什麼?」我問。

羅傑沉了沉眼睛說:「那些女孩子都是各地抓來的天生體質比較陰的女孩,米建國和高木天抓她們來,好像是要完成什麼儀式,具體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敢肯定,若是高木天完成這個儀式,不僅那些女孩子會被吸干精元而死,高木天的實力也會大增,到時候,就更難對付了!」

「儀式是什麼時候?」我問。

「七月十五,鬼節的時候!」羅傑說。

我點點頭,羅傑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到底沒說出來,我想可能是關於夏姐的。

我把羅傑的話告訴了商璟煜,商璟煜道:「還有一個星期就七月十五了,我們必須找到高木天要舉辦儀式的地方,還要等他本尊出現才行,否則根本殺不了他。」

我點點頭:「如今不能打草驚蛇!」

我們兩個說完,監視小靈那邊也來了消息,說是跟蹤小靈的人發現她每個星期六都要去一個叫白落咖啡店的地方喝咖啡,明天又是星期六,小靈肯定還會去。

「我懷疑她是去見耿季輝!」我說。

商璟煜說:「這個小靈叫趙靈,是個孤兒,背景十分乾淨,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

「陸尋跟我說,她是耿季輝的人!」我看了看商璟煜道:「我也覺得這個小靈不是陸尋喜歡的款!陸尋跟她的關係很微妙!」

「這樣吧,耿季輝和小靈那邊我來,高木天這邊交給袁翊!」商璟煜說。

我一怔!

「袁翊來了?」

商璟煜點頭:「他現在叫山口翊,這次來的可不只是他一個人,還有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山口美惠了。高木天是平武門的叛徒,誰殺了他,就能得到門內人的支持,從而成為下一任門主!」

說完商璟煜補充:「別忘了,我們殺了山口美惠的丈夫,山口成光,這個女人很記仇,而且手段毒辣,要小心!」

我的記憶深處把這兩個人挖出來,山口美惠只知道是袁翊同父異母的姐姐,至於山口成光,當年在幽冥島的時候,這個人跟我們搶大蛇身上掉落的黃色靈石,後來打不過我們,自爆死了,說我來和我們殺了的也沒有區別。

山口美惠要報仇,找我們也沒有錯。 「袁翊什時候到?」我問。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

我撇撇嘴:「你不會想讓我自己待在家裡吧?」

商璟煜想了想說:「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查小靈的事?」

我搖頭:「我答應羅傑要找到夏姐的,而且顧離也摻合其中,我怕他搗亂!」

商璟煜想到顧離,就一陣煩悶,這隻男鬼完全是豬隊友,說不定會幹出什麼是事情來。

於是他點點頭:「小心點!」

我點頭。

商璟煜又古怪的看了我一眼。

「你這麼看我做什麼?」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問。

「你比以前漂亮了很多!」

「老夫老妻了,你這樣說,我會不好意思的!」我感覺商璟煜怪怪的。

商璟煜又說:「因為袁翊長大了!」

拐彎抹角說了半晌,我才知道這傢伙是又吃醋,在警告我要注意分寸。

我在他胳膊擰了一圈:「真是沒個正經!」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機場,終於等到了袁翊乘坐的飛機。

呼啦啦的出來一大片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袁翊一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