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直接抱住了她,寬慰道:“月兒放心,有我在,沒人傷的了你,”說完還釋放了一個清醒術給二人。

收到清醒術的滋養,黃亦軒才緩過來,隨後擡起自己的雙手,又是呆呆的望向沈木,“木哥?這是光系法術?”

沈木點點頭,還在安慰受驚的小蘿莉。

黃亦軒卻不淡定了,也是跑過去抱住沈木,“木哥,不會吧,快讓我摸摸你,你還是光系靈師!不會吧,太假了,快讓我摸摸你!”

“滾開,我不喜歡男人。”沈木一腳踢開抱着他的黃亦軒,隨後又繼續用溫柔的語氣安慰程煙月。

黃亦軒真的太無語了,這區別對待太明顯了,但是沒辦法啊,剛纔是沈木救了他一命,此時只好在一旁老實的等着,希望沈木能大發慈悲解答他的疑惑。

程煙月回神的也挺快的,只是纔過去五分鐘,便又問道:“木哥哥,我們去抓魚吧,之前的烤魚掉在篝火裏了,已經黑了。”

沈木差點沒被眼前這隻小蘿莉的話鋒轉換給嚇到,這是什麼邏輯啊,一下子回到了吃上面。只好尷尬的抽着嘴角說道:“那我去抓!”

隨即轉身面對黃亦軒,沒事人一樣說道:“黃少,快去抓魚,月兒餓了。”

黃亦軒再次無語啊,自己堂堂一箇中階靈師,沒事就幹些打雜的活,又是抓魚又是收集屍體上的妖晶,又是給衆人划船,尊嚴去哪裏了。剛想說兩句,迎面而來的卻是沈木凌厲的眼神。

“這眼神好像是在說我敢說一個不字就殺我滅口吧?”黃亦軒感覺自己理解的沒錯。立刻點頭哈腰地說道。“哈哈,木哥,這隻中小事你直接吩咐就好了。哈哈,我這就去辦,待會把魚洗乾淨帶回來。”說完往小溪邊小跑而去。

沈木有些納悶了,這黃亦軒怎麼越來越狗腿了?咦?我好像不是第一次這麼想吧!和王斌差不多啊。我剛纔明明是想說讓他去抓魚,自己會幫他殺魚洗乾淨的。

沈木哪裏知道自己幻想殺魚的場景的眼神被黃亦軒解讀成了“敢說一個不字就殺了你。”這麼奇葩。

“木哥哥,曉梅好強!”程煙月看着曉梅遠去的方向說道。

“嗯,曉梅已經被落梅劍徹底控制了,剛纔已經是最好的機會,我能察覺到她體內的戾氣還未被消化,這次被她跑了恐怕是真的要出事了。”沈木擔憂的也望着哪個方向說道。

“你不是她的對手?”

“恐怕很快就不是了,我以前可是親身感受過落梅劍的恐怖的,帶曉梅進來這裏真是一個天大的錯誤,想不到元界之中戾氣竟然如此充裕,也不知道這裏曾經發生了什麼,人和妖獸全部變異不說,戾氣還能影響人類的靈智,”沈木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說道,“對了,那個小島!”

“那個小島怎麼了?”程煙月不解地問道。

“那個小島上的戾氣之強,比這邊濃郁了五倍以上,你忘了嗎?那天晚上你們都被戾氣侵蝕了,全部陷入昏迷了嗎!曉梅要選擇最適合的突破場所肯定是在那裏了!”沈木肯定地說道。

“那我們快回去阻止她?”程煙月說道,內心急切之意顯露於表,“我們還有機會的吧?”

沈木搖搖頭,說道:“難了,我要是控制着曉梅的落梅劍,我就會先去在這邊吸收足夠的戾氣,完全飽和之後再回小島突破。”

“怎麼吸收?繼續殺妖獸嗎?”

“呵呵,殺妖獸哪有殺人來得快,你可別忘了,哪個隊伍的元牌內沒有幾千積分的妖晶。”沈木苦笑着說道。

“那怎麼辦?必須通知大家。”程煙月着急地說道,“其他人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很容易被偷襲殺死,這樣學院損失太慘重了!”

“月兒,我已經想好了,今天事件一出,你和黃亦軒必然首當其中,畢竟我們率先激怒了她,又重傷了她,被報復是必然的,我想你們先離開這元界!”沈木望着程煙月,又看了一眼遠處的黃亦軒說道。

小蘿莉內心似乎掙扎了許久,但是聰慧的她也是懂得利弊關係,直接說道:“我清楚了,我會勸說黃亦軒一起離開的,我自己的實力我清楚,雖然我的法術可以殺死十個曉梅,但是被偷襲之下,我自認爲我根本沒有施放法術的機會。木哥哥,那你一個人能行嗎?”

沈木點了點頭,“月兒乖,我還以爲要勸說一番呢,想不到你能理解,那就再好不過了,我會想辦法的,畢竟曉梅是我帶進來的,我要負責給她帶回去!也算是給我兄弟王斌一個交代吧!”

“呵呵,木哥哥什麼話,之前看你還想把曉梅介紹給亦軒呢!”程煙月嫣然一笑,周圍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

“哈哈,這不是鬧着玩嘛,我可不覺得曉梅會喜歡黃亦軒這類型的。看着黃少吃癟我開心啊。”

這時候黃亦軒剛好弄食物回來了,聽到二人在談論他,也上前詢問,“木哥,聊什麼呢,是不是打算把你會光系法術的事情交代一下啊,哈哈!”

黃亦軒也是聰明人,弄食物的時候早就把事情捋清楚了,再結合他認識的光系靈師只有沐蜃,一來一去結合在一起。沈木就是沐蜃!

“黃少,這祕密你可要幫我保守啊,哈哈,改天給你介紹其他妹子。”沈木拍拍黃亦軒的肩膀說道。


“明白,木哥,那曉梅怎麼辦?我們就這麼不管他了?”

沈木把和程煙月說的話有重複了一遍,黃亦軒聽聞程煙月也同意他倆先出去,也就沒有執着的留在這裏了。


“那我們先吃飯吧,吃完我和煙月馬上出去和導師們把這裏的情況反應一下,看看他們有什麼對策。”黃亦軒架起烤魚說道。

沈木點頭同意,想了想又說道:“恐怕外面的導師不會太重視這個事件,必要的話你們各自去通知自己的導師,畢竟涉及到其他學員的生死。”

晚飯後,兩人紛紛捏碎元牌,一道藍色光芒閃過後,消失在原地。

“看來這傳送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啊,大概十秒左右。”沈木暗暗計算着兩人消失的時間,隨後從包袱裏拿出面罩,戴到自己臉上,又換了一身全黑色的衣服,向着曉梅離去的方向急速掠去。

元界森林某處,一個揹負長劍的倩影盤坐在一棵大樹之上,周身玫紅氣息繚繞,黑色髮絲微微擺動,配合上她一襲碎花長裙,更加凸顯出此人的氣質不凡。

“呼,沈木這傢伙還真是難纏,差一點就沒能逃出來,還好他估計身後兩人的安全,不然我可真的危險了。”盤坐在樹上的女孩扶樹起身,一雙美眸睜開後一道紅芒一閃而逝。又檢查了一下身體狀況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輕蔑的自言自語說道,“呵呵,現在我雖然已經突破到了中階武師了,但是對上那小子依然沒什麼勝算,還需要更多的能量,哦?送上門來的羔羊。嘻嘻。”

曉梅望向不遠處一個方向,正是一個學院的五人小隊在行進。

曉梅提前來到了那五人的前方,本就帶血的左手成了她的保護傘。

“前面有人,大家小心!”五人小隊的開路先鋒提醒道。

“呵呵,有人怕什麼,又不是妖獸,我們可是鐵拳戰隊,有什麼就打過去。”隊中一個少年碰了碰自己的一對拳頭,自信的說道。

“是啊,哈哈,讓我們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知道我們往這邊去還在前面攔路。”隊中有一個少年說道。

五人又前進了大約五分鐘,總算是見到了擋在前面的那個人。

“是個小姑娘啊,哈哈,喂,美女,怎麼了在這裏?”隊中以爲黑衣少年見只是一個小姑娘,並沒有太緊張。

“啊,總算來人了,五位哥哥,我的幾名隊友都被妖獸殺了,我的元牌也丟失了,現在受傷了不知道怎麼辦,幫幫我好嗎?”曉梅露出受傷的左臂和楚楚可憐的模樣,另一手撐着地,真是我見猶憐。

那黑衣少年明顯是五人中的隊長,只是和其餘四人低於了幾句,便直接上前伸手,“呵呵,美女,那我們帶你一程吧,告訴我你們之前的戰鬥地點,我幫你找回元牌,不過報酬就是你元牌裏面所有的積分,嘿嘿。”


曉梅很有禮貌,伸手被拉起後拍了拍碎花裙上的塵土,略帶抽泣的說道:“謝謝哥哥,反正我要離開這裏了,我們的兩千積分都給你們吧,我現在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太可怕了。嗚嗚。”

“哈哈,好說好說,妖獸這種東西,來多少我們邊殺多少!”黑衣少年哈哈地笑着,似乎不以爲然。

“葉少,這美女修爲不弱啊,最好查看下他說什麼戰隊的吧!”隊中另一個少年顯得有些謹慎,問道:“美女,你是什麼戰隊的?”

曉梅擦擦眼淚,勉強笑笑,說道,“哥哥,我是白兔戰隊的,白色的白,兔子的兔。”

那個葉少摸出元牌感應後確認了一下。

曉梅嚇了一跳,左手摸到了落梅劍身上了,打算一旦謊言被拆穿就直接動手。

“白兔戰隊排名三十多位啊,兩千一百分。美女,你們隊長都出局了啊,戰隊名字都灰色了。”葉少說道,似乎確認無誤,也是笑笑。“放心,我幫你報仇,兄弟們,走,幹活了!”

曉梅心中略有些疑惑,程煙月已經出局了?但是也想不出什麼原因,“嗯,謝謝哥哥。”嘴裏甜甜的應着。 “葉少,今晚我們又不休息了啊。”隊中有人抱怨道。

“當然啦,後面隊伍追的太緊了,我們排名第三可是不容易啊,看來明天要換地方了,這片森林裏竟然只有兩隻妖將,真是晦氣。”

“是啊,哎,美女,你們碰到的妖獸是什麼級別的啊,哈哈最好是妖將級別的,那殺起來才爽,積分嘩嘩的漲啊,哈哈!”

一堆人七嘴八舌的調侃着,曉梅配合的帶着路。

曉梅現在的身體和沈木有一樣的能力,那就是對戾氣感應極強,可以在極遠的距離就感受到周圍的妖獸分佈。

“哥哥,快到了,在十分鐘,可是我的腿受傷了,現在走路都讓我很痛苦呢,哥哥揹我好不好?”曉梅竟然撒着嬌,搖晃着葉少的手臂說道。

如此美人撒嬌的威力確實巨大,葉少堂堂高階武師巔峯的修爲也頂不住,笑着把她託上自己的後背,“呵呵,曉梅,你是今年內院的新生吧,這種內選還是太危險了,你就不該參加的啊,等出去了直接找我葉少,以後我罩着你,哈哈。”

“嗯嗯,葉哥哥,你人真好,快到了,就在前面。”曉梅巴基人引到了最近的兩隻妖將處。

普通的武師即使修爲再高,感應能力也絕對沒有曉梅這麼敏銳,這片森林裏並非只有兩隻妖將,而是他們運氣差沒有找到而已。

“好傢伙!是兩頭黑虎妖獸,媽的,這裏的妖獸真是噁心,都帶觸手的。”

“小朱,別大意,一下子兩頭妖將可不是開玩笑的,小王,你和順子和我一起先對付左邊的,小朱,南六,你們牽制住另一頭!可別死了!”葉少飛快的部署着,放下曉梅:“曉梅,你先休息,注意保護自己!”

小朱就是那謹慎青年,此人爲人穩健,又擅長防禦,牽制可以做到極致,“葉少,放心,我的盾不允許隊友受傷!”

鐵拳戰隊的五人,修爲都是高階武師,可謂內院的頂級戰力了,此刻面對兩隻變異的妖將,戰鬥卻是一點也不輕鬆。

葉少一把長槍舞得虎虎生風,每次攻擊都是崩山裂石,可是黑虎的防禦力卻更加驚人,硬抗一擊都不受傷。

“葉少,我給你爭取機會!”小王甩出刀,全力扛住了黑虎的爪擊。

順子見狀立刻補上防禦,葉少一槍施展出破天武技,槍身如龍,直刺黑虎咽喉。

三人配合極爲默契,黑虎竟然直接落入下風。

“吼!”妖將級別的實力可並不只是肉體上的強橫,黑虎渾身紫氣爆發,陷入了狂暴狀態,體能和速度飆升。

“小心,血脈技能要來了!”葉少提醒大家。

果然話落,幾人周圍的大地開始崩裂,地動山搖。

“給他最後一擊,小王,眩暈他,順子,脖子!”葉少跳起半空,吩咐道。


順子和葉少各自爆發出驚天戰意,強大武技練出,黑虎竟然直接被三人擊殺!

“你們休息,小朱,我來幫你!”葉少修爲最高,連續釋放強大武技後竟然還能再戰。

又是三人配合之下,由於戰鬥力不足,最後五人足足激戰了半小時纔將剩下的那隻黑虎拿下。

五人累倒在地,各自負傷。

“這些畜生真是難纏,不過妖將的積分可真是多啊,哈哈。”葉少笑着,坐在地上邊休息邊喝着水,打算先回復一下再去打掃戰場。

“葉哥哥,辛苦啦,”曉梅,拿出手絹,走過來替葉少擦汗和血漬。

“哈哈,沒什麼。”葉少撓撓頭,正準備再說些什麼,突然什麼都說不出來了。一把玫紅色的刀刃從他的左胸口露出了半截劍身。

“那就好,嘻嘻,葉哥哥那你休息吧。橫嵐!”曉梅依舊笑顏說道,美得猶如仙子一般。

“曉梅!你做了什麼!”其餘四人見到葉少身軀被劍氣一分爲二,齊齊起身,怒不可遏。

“呵呵,四位哥哥也辛苦了,一起休息吧,嘻嘻。”曉梅俏皮轉身,單手把玩着帶血的落梅劍嬉笑說道,“落梅,狂瀾!”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四人齊齊驚恐的躲避。但是狂瀾劍氣摧枯拉朽,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咦?還有個沒死呢,小朱哥哥,嘻嘻,你還好吧?”曉梅準備收劍入鞘,卻發現前方殘骸內竟然還有微弱的生命氣息,細細感應之下識別出是小朱。

一蹦一跳的走進奄奄一息的小朱,“小朱哥哥,你的盾不錯呢,這樣好累啊,我幫你哈。”

曉梅見到小朱在衣兜裏艱難的掏着什麼,應該是元牌,“唰唰,”兩聲,小朱兩條手臂應聲而斷。

“你!你是魔鬼!”小朱仰面在地瑕疵欲裂。

“嘻嘻,是的呢,小朱哥哥,不早了,休息吧。”曉梅一劍刺穿地上之人的頭顱,毫不在意的甩甩劍,自言自語的說到,“五個高階武師,不錯,靈魂很可口呢。好了,接下去就是你的元牌了。”落梅劍玫紅光芒閃爍,似乎迴應着曉梅的話。

從葉少衣兜裏拿出元牌,在用自己的元牌引出期內的妖晶能量,全部被落梅劍吸收。

“不錯不錯,竟然有兩萬多的積分,然後還有兩隻妖將,看來今晚的收穫不錯啊,剩下的時間就慢慢吸收吧!”

曉梅打掃完戰場,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內選賽第四天,在傳送陣廢墟周圍,一些學員們已經建立起了一個小市場。

沈木這幾天一直追尋曉梅的蹤跡,卻只是尋到了幾處戰鬥後的現場。此刻他也在廢墟市場中。

酒館永遠是打聽消息最方便的地方,此時的廢墟市場之中,就有學員開了這麼一家酒館,聽說是在外面採集了大量的酒草和野果用獨家祕方釀造而成的,當然購買是需要付出積分的。商業交換獲得的積分相對安全,至於獲取的速度那句取決於個人運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