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天君淡笑搖頭,道:「實力到了這個境界,外物都已經沒用了,自身的修為和天地的感悟才是關鍵。縱然一把名器,於赫連鐵華而言,跟一根樹枝也沒有區別了。他就算赤手空拳,打出來的力量,也絕對不弱於拿著七星古劍劈出來的力量。這七星古劍能夠吸取人的內力,發出致命一擊,主要是給一些人,提供了挑戰絕頂高手的機會,能夠讓人挑戰強於自己的敵人,卻不代表拿著它的人就能天下無敵!」

「哦。」沈大點了點頭,聽沈天君這麼一說,他終於明白這七星古劍真正的地位了。

「既然找到了他力竭的原因所在,那現在怎麼辦?」沈老太君問道:「雙生蠱還在他體內,隨時都可能發作,要不咱們先開刀把這雙生蠱取出來?」

「沒用的,雙生蠱在他體內,若是他的身體有任何異變,雙生蠱就會鑽入他的五臟六腑來躲避危機。若是貿然開刀,說不定雙生蠱就會先咬破他的心臟,那就死定了。」沈天君頓了一下,接道:「而且,雙生蠱吸了他的血,已經認定了他。就算咱們能把雙生蠱取出來,但雙生蠱還會鑽入他的體內,根本還是救不了他。」

沈大奇道:「雙生蠱都挖出來了,咱們不會直接殺了它嗎?它還怎麼進入葉青的身體?」

沈天君看了他一眼,道:「雙生蠱乃是苗疆排名第二的蠱蟲,和排名第一的金蠶蠱一樣,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就算你拿著一把名器去砍它,也絕對殺不了它。相反,這種蠱蟲很是兇悍,你一旦激怒了它,它反而會襲擊你。一旦讓它鑽入你的身體,就會咬穿你的五臟六腑,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所以,縱然在苗疆,也沒人願意碰雙生蠱分毫!」

「連名器都殺不了它?」沈大眼睛頓時瞪大了,名器可是削鐵如泥的,竟然殺不死一個小蟲子?怎麼可能?


「那要不咱們把它挖出來之後,直接把它關起來?」沈老太君道:「找一個精鋼的盒子,把它關進去,不就行了?」

「也不行!」沈天君搖頭道:「雙生蠱最恐怖的地方是,它進入人體之後,就會在人體做下標記,留下它的蟲卵。一旦它離開人體時間久了,這些蟲卵就會孵化,然後吞噬人的內臟,還是會致命的。」

「那把蟲卵也取出來!」沈大道。

「這就是最難的地方了……」沈天君道:「雙生蠱進入身體之後,會到處留蟲卵。若想把蟲卵全部取出來,就必須把人的內臟全部挖出來!」

「那……那還是算了……」沈大連忙擺手,把內臟全部挖出來,那不就死了嘛。

「照你這麼說,這人還沒法救了呢?」沈老太君瞪眼道:「那你把我叫過來幹什麼?」

「也不是沒法救。」沈天君道:「我在苗疆的時候,聽他們說過一個方法,可以暫時壓制雙生蠱。」

「只是壓制而已,就沒法徹底根除嗎?」沈老太君道:「這個姓葉的年輕人,對咱們沈家可是有救命大恩,咱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他是李三哥的傳人,單這一點我都必須救他啊。可是,徹底根除的方法,我也不知道。」沈天君頓了一下,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暫時壓制這雙生蠱,然後送他去苗疆,去苗疆蠱地尋找解除雙生蠱的方法!」

… 沈老太君和沈大互視一眼,現在也只有用這個方法了,畢竟他們都沒有徹底根除雙生蠱的方法。

「苗疆蠱地有解除雙生蠱的辦法嗎?」沈老太君問道。

「我也不知道!」沈天君攤了攤手,道:「不過,那裡畢竟是雙生蠱的發源地,而且苗疆藏龍卧虎,說不定就真有解除雙生蠱的辦法。無論如何,這是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沈老太君道。

沈天君想了想,道:「要麼就是找到賽華佗百里奚或者閻王愁寧千術,這兩人肯定能解除雙生蠱!」

「那還是算了!」沈老太君直接擺手,她很清楚,找這兩人的概率,還不如去苗疆碰運氣呢。賽華佗百里奚,早有人傳言他已經死了。而閻王愁寧千術,找他跟自殺有什麼區別?

「父親,那該怎麼做呢?」沈大看著昏迷中的葉青,他心裡也比較擔憂。

沈天君道:「咱們三個,還沒法做到幫他壓制雙生蠱,必須得再找一個內力比較高深的人來幫忙。」


沈大道:「那我去找二弟過來幫忙。」

「不行!」沈天君擺手,道:「沈二的內力還不夠!」

「那現在找誰?」沈大愣住了,沈二算是沈家莊當中,他之下最強的一人了。如果連沈二都不行,那沈家莊根本沒人能做這事了啊。

「要不,找皇甫家那丫頭?」沈老太君道:「她的內力要比沈二還要強上一籌,說不定可以幫上忙的。」

說實話,沈天君真的是不想讓皇甫紫玉過來幫忙,因為他知道皇甫紫玉正竭力想要忘記葉青。但是,現在這件事,也只有皇甫紫玉能來幫忙了,換別人根本辦不到啊。

沉吟了一會兒,沈天君嘆了口氣,道:「算了,去找紫玉吧!」

沈大立馬出門,過了沒多久,便帶著皇甫紫玉走了進來。

其實,皇甫紫玉在沈天君的院子里,便得知葉青中了雙生蠱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什麼是雙生蠱,但是,她從沈青衣那焦急的表情當中可以看得出,這雙生蠱絕對不是簡單東西,所以她心裡也一直在牽挂著葉青,恨不得立刻過來看看葉青的情況。

在沈大過去叫她來幫忙的時候,皇甫紫玉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便跟著沈大過來了。走進房間,看到昏迷躺在床上的葉青,任憑皇甫紫玉堅強如男兒,此刻也是滿心悲戚,恨不得立刻撲上去,仔細看看葉青的情況。

看到皇甫紫玉的表情,沈天君嘆了口氣,在心中自語道:「孽緣!孽緣啊!」

「好了,現在紫玉過來了,你可說怎麼辦吧。」沈老太君道:「為什麼非得四個人來做這件事?」

「這個方法,是我早年在苗疆行走的時候,遇見苗疆一個本地蠱師告訴我的。」沈天君道:「在苗疆,蠱術分的種類很多,每一種蠱都有其獨特的地方,縱然苗疆實力最強的侗主,也根本不可能解除所有的蠱術。不過,在苗疆有一種普遍的方法,能夠利用一種苗疆特產的封蠱盅,將蠱蟲封進去。其實,大多數蠱蟲在離開人的身體之後,就能被人所消滅。但是,消滅了蠱蟲,並不代表蠱術已經徹底解除。正如我剛才給你們說的那樣,蠱蟲在人體內會留有蟲卵,一旦蠱蟲死亡,蟲卵就會孵化,將人致死。用這種封蠱盅,可以暫時壓制住蠱蟲,保住人的性命,然後再找能夠化解這種蠱蟲的蠱師來救命。」

「你的意思是,要把這雙生蠱,封進封蠱盅里?」沈老太君道:「你剛才不是說了嗎?雙生蠱一旦離開人體久了,體內的蟲卵就會孵化,這不還是沒用嗎?」

沈天君搖頭道:「封蠱盅不一樣,這封蠱盅能夠盡量保證蠱蟲與人體的聯繫,從而導致這些蟲卵不會孵化。不過,一個封蠱盅能夠持續的時間也不長,而且,封蠱盅用了一次之後,就不能再用第二次。所以,務必在封蠱盅毀掉之前,找到蠱師,將蠱蟲解除!」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這苗疆的蠱蟲,竟然還這麼複雜。看來,苗疆向來多神秘,也的確不是虛假啊。

「你的意思是,先用封蠱盅把那蠱蟲封印了,然後讓葉青去苗疆找人救他自己?」沈老太君瞪眼道:「那幹嘛這麼麻煩啊?咱們直接把他送到苗疆,然後再用封蠱盅把蠱蟲封印了,這不就能夠節約一點時間嗎?」

「不行!」沈天君搖頭道:「我既然已經說了,不會踏出沈家莊,那就絕對不能出去。還有,按照黑熊的說法,王天安只給葉青一天的時間,現在這一天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如果咱們不儘快把那雙生蠱取出來,封進封蠱盅裡面,那到了時間,王天安激活雙生蠱,葉青還是死定了。所以,咱們必須在這裡把雙生蠱取出來!」

聽沈天君這麼說,沈老太君也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開始啊,我們需要做什麼?」

沈天君看了旁邊的皇甫紫玉一眼,沉聲道:「要將雙生蠱取出他的身體,必須封住他身上六處大穴,將雙生蠱逼到死角,才能將其取出來。你們三個,必須合力封住他身上的六處大穴!」

「哪六處?」沈老太君很乾脆地道。

沈天君說了六處大穴,沈老太君聽完,直接走到葉青面前,抬手便按在了其中兩處穴位上。

「開始吧!」沈老太君說道。

這邊,沈大也沒有任何遲疑,跟著過去按住了兩處大穴。皇甫紫玉稍微有些恍惚,但還是走過去,按住了葉青身上的兩處大穴。

見三人已經站好了位置,沈天君點了點頭,道:「現在開始,全力催動內勁,將這六處大穴封住。切記,一定要徹底封死,否則的話,一次失敗,雙生蠱受到驚嚇,絕對會鑽入他的內臟當中,那可就沒人能救得了他了!」

「這有什麼難的?」沈老太君道:「他剛才內勁已經用竭了,現在根本沒有內力,想封住他的穴位,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啊,只需要一點內力就足夠了嘛!」

「他的內力是用竭了,但是雙生蠱還在他體內,這雙生蠱的力量可是很大的。」沈天君頓了一下,沉聲道:「而且,我上次給葉青號脈的時候,隱隱感覺他體內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你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若是這股力量開始反噬,那可就麻煩了!」

「還有別的力量?」沈老太君奇道:「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沈天君頓了一下,沉聲道:「不過,我估計應該跟李三哥有關吧。這股內勁的來歷,也只有李三哥才能清楚了!」

沈老太君也沒有再問,點頭道:「那好,我們謹慎一些就是了。老大,紫玉,一會兒你倆一定要全力催動內力,不可有分毫閃失啊!」


「是!」沈大直接回道,皇甫紫玉沒有說話,卻堅定地點了點頭。這是在救葉青,她又怎麼可能會大意呢?

沈天君拿起放在旁邊的七星古劍,拔劍出鞘,沉聲道:「那好,現在開始吧!」

三人聽到沈天君這話,好像得到了號令一般,同時全力催動內勁,將葉青身上的六處大穴封住。

三人的內力衝進葉青的體內時,那雙生蠱立刻有了感應,立時在他體內衝撞起來,想要衝破那六處大穴。但是,三人剛才聽到沈天君的囑咐,早都是全力出手,這雙生蠱雖然左衝右突,卻根本無法衝破葉青被封印的穴位,反倒是被這三人的內勁漸漸逼到了葉青小腹附近。

沈天君持劍緊緊盯著葉青的小腹,他正在尋找雙生蠱的位置,必須一次將雙生蠱取出來。不然的話,取不出雙生蠱,雙生蠱反而會衝出葉青的身體,繼續攻擊葉青,那可就麻煩了。

便在沈天君緊張地等待著時機時,那邊正在封著葉青穴位的三人卻是面色一變,三人皆是一震,同時往後仰了一些,好像是受到了反擊似的。

在葉青體內,不知從哪衝出來的一股強大力量,竟然開始反抗這三人的內力。這三人的實力都很強大,尤其是沈老太君,積攢了幾十年的內勁,豈是一般?可是,在葉青體內這股力量之下,就連她也無法抵抗,輸入葉青體內的內勁竟然開始節節敗退。

沈天君面色一變,他很清楚葉青體內的情況,看這三人的樣子,明顯是扛不住葉青體內的內力。若是讓這三人敗退回去,封住的六處大穴解開,那雙生蠱必然會找到路線,鑽入葉青的內臟,這可就完蛋了。


便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沈天君當機立斷,抬手一劍便刺在了葉青的小腹上,在葉青的小腹上劃出了一個寸許的口子。同時,劍尖微微一拐,竟然剮了一塊肉出來。而在那塊肉當中,還有一物正在蠕動,赫然便是那雙生蠱。

南拳王沈天君,不僅武功登峰造極,連劍法準頭也是驚人。雖然隔著肚皮,但這一劍還是分毫不差地將這雙生蠱取了出來。只是,因為雙生蠱還沒被逼到他想要的位置,所以這一下還帶了一塊肉出來。

… 將雙生蠱取出來,沈天君立刻便從丹房的柜子里拿出一個木製的小盒子。

這小盒子跟一個小鼎似的,樣式頗為古樸,聞起來還有一種奇怪的香氣,正是苗疆用來封存蠱蟲的封蠱盅。那種香氣,正是催眠蠱蟲的藥物,很有奇效。

沈天君沒有任何停頓,劍尖一抖,那塊血肉直接破開,一個長著翅膀的蠱蟲從中落出來,正是那雙生蠱蟲。

雙生蠱蟲出來,展翅立刻便準備飛走。但此時,沈天君卻一劍劈了下來,直接砍在了雙生蠱的背上。

沈天君用的是七星古劍,這七星古劍削鐵如泥,便是一塊鋼鐵,現在也被劈成兩半了。但是,砍在這雙生蠱的背上,雙生蠱竟然好像是被拍了一下似的,直接掉落下去,並沒有受傷。

還好,此時沈天君剛好把封蠱盅放在了下面,雙生蠱蟲直接掉進了封蠱盅裡面。沈天君蓋上封蠱盅的蓋子,這才長舒一口氣,道:「好了!」

沈老太君三人也收回了手,三人皆是驚詫不已,剛才葉青體內的那股內勁實在太過奇怪,而且內勁之強,簡直罕見啊。

「成了嗎?」沈老太君看了看那封蠱盅,道:「這麼小一個東西,竟然這麼厲害?」

沈天君道:「苗疆蠱蟲,越是小的東西,越是危險。而且,真正有毒的東西,並不危險,危險的是那些沒毒的蠱蟲。若是毒蠱,最關鍵的是毒性,只需要解毒即刻。而無毒蠱,多是吞噬人的內臟,這才是最難解除的!」

沈老太君恍然大悟,道:「都說苗疆蠱術邪異非常,沒想到,竟然真的如此。還好苗疆之人只在苗疆活動,若是他們走出苗疆,這天下還不知道該有多亂呢!」

沈天君沒有說話,只看了看那封蠱盅,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些擔憂。那個給他封蠱盅的蠱師說過,這封蠱盅幾乎可以封苗疆所有的蠱蟲,但是,那也幾乎可以,並不是絕對能夠。雙生蠱乃是苗疆排名第二的蠱蟲,也不知道這封蠱盅能否將之也封印了呢?

此一時間,在西省,王天安的住所。他原本正悠然地躺在沙發上,得知葉青已經中了雙生蠱,他就安心多了。可是,便在他昏昏欲睡的時候,放在桌上的一個小盒子卻突然震動起來。

王天安立刻睜開眼,打開盒子仔細看去,原本放在盒子里的雙生蠱,此刻竟然漸漸陷入了沉睡之中。

雙生蠱,一胎二蠱,用雙生胎兒培養,相互之間心有靈犀。這隻蠱做什麼,另一隻蠱就會做什麼。那隻雙生蠱被封進了封蠱盅當中,已經陷入沉睡,這一隻蠱蟲也是如此。

王天安盯著這雙生蠱看了一會兒,嘴角抹過一絲冷笑,道:「我當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封蠱盅。哼,這點小伎倆,還想封得住這天下無敵的雙生蠱?真是可笑!」

王天安說著,從身上摸出一塊黑色的丸子,放在嘴裡咀嚼了一會兒,將那黑色丸子嚼成渣子,之後方才吐出來放在盒子當中。同時,又吐出一些黑色液體,澆在那雙生蠱蟲的身上。

受到這黑色液體的刺激,那雙生蠱蟲竟然開始顫動起來,過了沒多久,竟然蘇醒過來,展翅便飛。


「哈哈哈……」王天安大笑,冷聲道:「姓葉的,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雙生蠱的威力。哼,如今的苗疆,根本沒人能解得了這雙生蠱。你要麼臣服在我的腳下,要麼就得死在這雙生蠱之下!」

王天安這邊這雙生蠱蟲飛了起來,沈家莊丹房裡面,剛給葉青餵了一顆紫玉沉香丸的沈天君,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音傳來。他立馬轉頭看去,卻剛好看到那封蠱盅竟然自動破裂,原本應該已經陷入昏迷的雙生蠱,竟然從那封蠱盅當中飛了出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沈老太君忍不住驚呼道:「這雙生蠱不都封住了嗎?」

沈天君也是面色一變,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這封蠱盅,竟然無法封印雙生蠱。看來,這苗疆排名第二的蠱蟲,真的不簡單。難怪上百年都無人能夠練成這種蠱蟲,這麼恐怖的東西,又豈是那麼簡單能夠練出來的嗎?

「快躲開!」沈天君一把將站在最前面的沈老太君推開,抓起旁邊的七星古劍,抬手便朝雙生蠱蟲劈了過去。

這雙生蠱蟲的速度也真夠快的,竟然直接躲過了沈天君的劍,徑直朝著那邊的葉青飛了過去。

「給我飛!」沈大一聲大吼,抬手便是一掌朝著那雙生蠱蟲劈了過去。

「不要!」沈天君一聲大喊,但此時已經來不及阻止沈大了。他那一掌,剛好拍在了雙生蠱上。不過,雙生蠱沒有被拍開,他反倒是發出一聲慘叫,雙生蠱竟然咬在了他的手掌上。這麼小的蟲子,一下子把沈大的手掌咬的都是鮮血直流。

沈天君緊皺眉頭,一步沖了過去,抬手在那雙生蠱的后殼上彈了一下。咬著沈大手掌的雙生蠱直接被沈天君一指頭彈開,但是,沈大的手掌也被撕下來一塊肉。誰能想到,這麼小的一個東西,撕咬的能力竟然如此之強。

沈大捂著手掌便退開了,沈天君緊追那雙生蠱蟲,七星古劍接連砍到了這雙生蠱蟲幾次,但始終都沒有傷到它。相反,這雙生蠱蟲竟然尋找機會,繞過沈天君,直奔躺在床上的葉青飛了過去。

葉青還在昏迷當中,根本無力反抗。沈天君在後面急追,但這雙生蠱蟲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想救葉青,看樣子也是來不及了。

眼看葉青便要被那雙生蠱蟲撲到,便在此時,一直守在葉青旁邊的皇甫紫玉卻突然抬手一掌拍了過來。

皇甫紫玉剛才看見沈大被雙生蠱咬到的慘狀,但是,她還是義無返顧地出手,因為她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葉青被雙生蠱殺死的。

「小心!」沈天君一聲大喊,但此刻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皇甫紫玉的手拍到雙生蠱,她只感覺手掌一陣劇痛,讓她也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喝。不過,她反應也是極快,另一隻手直接伸過來,抓住那雙生蠱,想把它按住。但這雙生蠱的力氣也真夠驚人的,皇甫紫玉竟然也抓不住它。

眼看雙生蠱便要掙脫,而葉青便在旁邊躺著,皇甫紫玉心裡也是焦急萬分。縱然沈天君能趕來相救,這也沒多大用處,因為連沈天君也無法封住這雙生蠱啊。

便在這緊張的時刻,皇甫紫玉突然咬了咬牙,抬手便將那雙生蠱塞進了自己的嘴裡,用力吞了下去。

匆忙趕過來的沈天君看到如此情況,不由驚呆了,急道:「你……你幹什麼?」

感覺著那雙生蠱在自己體內掙扎,皇甫紫玉咬緊牙關,卻沒有回答沈天君的話。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她不能看著葉青就這樣被雙生蠱殺死,所以才會不顧一切地這麼做。就算救不了葉青,但也要拚命阻攔這雙生蠱片刻時間。就像她上次跟隨葉青一起跳下懸崖時一樣,哪怕救不了他,也要陪他一起死!

「快點吐出來,快點吐出來啊!」沈老太君急忙跑了過來,但此時怎麼可能吐得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