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立刻起床,到了李桂花家,看到梁艷正在吃早點,江帆立刻坐在梁艷身邊。李桂花正端正碗招呼大家,當她看到江帆進來的時候,臉立刻紅了,心跳加速。端了一碗蕎麥疙瘩遞給江帆道:「帆仔,給你。」

江帆接過碗時,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她立刻想到昨天被他撫摸的感覺,不禁神色慌張地手一抖,嘩!一大碗蕎麥疙瘩全部倒在江帆身上,確切說是倒在褲襠上!

「哎呀!」江帆根本沒有防備,感到褲襠發燙,立刻站起身來,我靠!差點就把鳥泡熟了!

「對不起!我幫你擦擦!」李桂花立刻驚慌起來,手立刻摸上上去,當她碰到小江帆的時候,立刻反應過來。

「啊!」她這才發現,這裡是江帆的襠部,剛才碰到了那個,羞死人了,天啦,太嚇人了!李桂花臉紅得像塊紅布。

「怎麼了!」梁艷立刻站起身來,當她發現那碗蕎麥疙瘩粘在江帆褲襠上時,不禁笑了,這李桂花真是的,怎麼把蕎麥疙瘩倒在這裡了。

急忙拿起手帕給江帆擦拭起來,這一擦不要緊,江帆立刻有了反應,那東西抬頭挺胸了!梁艷發現了其中的變化,嬌羞瞪了江帆一眼,這是什麼場合,你怎麼能抬頭呢!手暗自掐了一下。

「哎呀!」江帆立刻叫了起來,梁艷者一掐還挺有勁的,但是那東西不但不老實,反而更加猖狂了。

「帆仔,對不起啊,那個,那個...」她本想說你那個受傷了沒有,但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好問出口呢!

「沒事,沒事!我去換條褲子!」江帆連忙道,立即快速跑出了門,再不出門就糗大了!

梁艷看到江帆那急沖沖的樣子,禁不住笑了起來,李桂花羞澀道:「艷姐,帆仔沒事吧?」

「他沒事,只是褲子髒了,換一條就行了。」梁艷掩嘴笑道。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砸磚投票啊!把書給頂起來! 叩叩叩。

敲門聲忽然想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抬眸看去,赫然看到慕卿跟封時奕走了進來。


「南宮老爺子。」慕卿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慕丫頭來了?快坐。」南宮老爺子拍了拍一側的床鋪,眼底閃過一抹笑意。

慕卿也不客氣,徑直坐在南宮老爺子床鋪旁邊的椅子上:「南宮老爺子這幾天的情況怎麼樣?」

「不錯,恢復的也沒什麼大問題。」南宮老爺子點了點頭,眸底浮起一抹欣賞:「慕丫頭的醫術果然出眾,難怪年紀輕輕就獲得了醫學職稱。」

「南宮老爺子客氣了,其實我學醫也不是很精,您就別恭維我了。」慕卿謙虛的搖了搖頭。

「哈哈,好,不說你了。」南宮老爺子從管家手裡拿過U盤:「丫頭,這是你要的東西,老頭子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接過U盤,慕卿眼底閃過一抹激動:「謝謝南宮老爺子。」

「別客氣,如果真的要道謝,也應該是我給你道謝。」這次如果沒有慕卿的話,他或許真的沒救了。

看著南宮老爺子真誠的眸,慕卿笑著搖了搖頭:「沒什麼值得道謝的,您是病人,我是醫者,這是應該的。」

南宮老爺子滿意的看著慕卿,試探性的開口道:「慕丫頭,有件事,我想問問你的意思。」


「您說。」慕卿抬眸看向南宮老爺子,眼底閃過一抹詢問。

「是這樣的,我很欣賞你的醫術,想要問問你,願不願意來我這裡發展?」


「啊?」慕卿愣了愣,眼底滿是詫異。

屋內其他人也是震驚不已,紛紛看了過來。

封時奕蹙了蹙眉,心中多了一絲不滿,但是卻沒有多說什麼。

連他的人也敢搶,這個南宮老爺子還真是……

半晌,慕卿回過神,輕笑著搖了搖頭:「謝謝南宮老爺子的邀請,不過我沒有跳槽的打算,而且嚴格來說我還是個實習生,所以只能抱歉了。」

「實習生?慕小姐真得是太謙虛了,你這樣的醫術,如果只是實習生,那這天下就沒有需要學醫的人了。」南宮老爺子忍不住失笑。

其實他心頭也十分疑惑,他調查過慕卿的資料,明明十八歲的年級,而且之前也是囂張跋扈,放縱玩樂。


只是上了大學以後,忽然開竅了,在醫學上的造詣簡直要比許多的人都高明。

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一般!

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是不得不說,如果不是因為慕卿的轉變,他這次也找不到人幫忙了。

「南宮老爺子您太誇張了!」慕卿眼底閃過一抹無奈:「但是這次怕是真得要辜負您的好意了。」

「哈哈哈……沒事沒事,不過南宮家的大門會一直給你留著的。」南宮老爺子雖然有些失望,不過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之前的確想過要強留,但封家是個問題,而且看到慕卿黝黑的眸子后,南宮老爺子忽然不想逼著她了。

算了,反正這丫頭也不會消失,他也沒必要非要她來醫院。

「謝謝,那如果南宮老爺子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慕卿著急看U盤裡的內容,也沒心思多留著。

「好,那你先回去吧。」南宮老爺子點了點頭。

慕卿輕笑一聲,隨即拉著封時奕朝外走去。

一旁的南宮家人這才小心翼翼的上前:「老爺子,喝點雞湯吧。」

「去去去,別在這裡煩著我。」南宮老爺子不耐的擺了擺手。

「老爺子,我到底哪點不好?您至於這麼討厭我嗎?不論怎麼說,我不是都比您那個常年在家裡的女兒好多了嗎?」

「滾!你有什麼資格跟若兒比?!趁早給我滾!」

剩下的話,慕卿已經聽不到了,不過也懶得去理會。

想著,慕卿拉著封時奕匆匆離去。

匆匆回到公寓,慕卿迫不及待的將U盤連接到電腦上,打開文件看了起來。

有視頻,有照片,還有文字文件。

慕卿先是點開了文字文件,上面有關於林卿的全部資料。

【林卿,女,死於27歲,死因……】

前面都是林卿的生平事迹,慕卿懶得看,直接劃到最後面。

【隱藏資料,林卿,原名嚴卿卿,一歲時,因為意外,被送往聖寶育福利院,身上只有一個小包裹,具體是什麼尚未查明,只有一個項鏈,上面寫著唐初雪的名字。】

【兩歲時,已經可以獨立完成計算題,甚至可以記住上百個單詞,測試智商一百七十五。】

【三歲時,被林家抱走,改名林卿,一直到成年。】

看著前三歲的資料,慕卿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這個時間,她是完全沒有記憶的。

忽地,慕卿想到了什麼,匆匆跑進卧室,找出之前林偉國給她的肚兜和平安福,還有那份死亡證明。

「難道……資料上說的包裹,就是這三個東西嗎?」慕卿眼底閃過一抹疑惑,低聲呢喃著。

「卿卿?」封時奕擔憂的看著慕卿,低聲詢問道:「你別著急,這件事情還需要好好調查。」

「這個身世顯然藏著巨大的問題,你要我怎麼不著急?」慕卿突然有些鼻酸,眼底泛起一抹淚花。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線索,怎麼可能不著急?

無論如何,她都想過去問問,到底為什麼,為什麼他們不要她?

「卿卿!」封時奕上前緊緊地抱住慕卿,眼底滿是心疼:「別這樣,我知道你著急,但是這種事就算是著急也沒有用。」

靠在封時奕的懷裡,慕卿忍不住紅了眼睛:「時奕,你說……我到底是真的因為意外,還是因為我母親不想要我?」

「不會的,你別亂想,沒有哪個母親會不要自己孩子的。」

「真的嗎?我真的不是因為不被喜歡才被拋棄的?」慕卿小心翼翼的望著封時奕。

前世她身為林卿,被林偉國一家人那樣對待,她真的很擔心,她的親生母親見到她,會不會也是這個態度!

猜出慕卿的擔憂,封時奕心疼的抱緊了她:「傻丫頭,你很好,很優秀,她們如果真的不要你,那也是他們的損失,與你無關!」 「而且……」封時奕放開慕卿,雙手握住她的肩膀,眸光堅定的望著她:「無論如何,你都要記得,我一直在。」

聞言,慕卿心中的擔憂瞬間被衝散,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恩!」

封時奕揉了揉慕卿的頭,眼底閃過一抹溫柔:「小笨蛋,何必想那麼多呢?你有我就夠了。」

「嗯。」慕卿篤定的點點頭,望著封時奕的目光中滿是柔情。

兩人緊緊相擁,兩顆搖擺不定的心,也愈發靠近。

抱著懷裡的小女人,封時奕低聲開口道:「明天你去醫院請假,我陪你去這個福利院看看。」

「好。」慕卿眼底閃過一抹暖意,篤定的點點頭。

「晚上想吃什麼?」

「蔬菜面。」慕卿啞著聲音回答道。

封時奕愣了愣,隨即輕笑一聲:「好,等著,我去給你做。」

「恩。」慕卿笑著點點頭,乖巧的坐在一側,安靜的等待著。

封時奕戴上圍裙,邁步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著。

不多時,封時奕端著兩碗麵條走了出來,還有一份炒雞蛋。

看到炒雞蛋的時候,慕卿頓時失笑:「看來封大廚又學了一道新菜,而且看上去還不錯。」

「覺得不錯就多吃一點。」封時奕捏了捏慕卿的鼻子,將筷子遞給她。

接過筷子,慕卿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見慕卿吃得香,封時奕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眼底滿是寵溺。

吃過飯後,慕卿又翻看了照片和視頻。

上面是慕卿小時候在福利院的視頻,貌似是老師錄製的。

還有一段是監控視頻……

慕卿狐疑的點開視頻,頓時震驚的正大雙眸。

視頻里,滂沱大雨肆意的下著。

不多時,兩輛車呼嘯著駛了過來。

山路上,前面的車不停的躲避著後面的車,後面的車則是緊追不捨。

雨幕中,只能看到兩輛車爭先恐後的行駛著,而前面的車形勢明顯十分險峻。

激烈的情況隔著屏幕都能看出來,當時的情況到底有多麼的緊張。

慕卿一手捂著紅唇,一手緊緊的抓住封時奕,眼底滿是緊張。

封時奕雙眸微眯,伸手摟住慕卿的肩膀,薄唇緊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