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死我了!

還有你說的『怪不得』是怎麼回事啊!!

看清楚,勞資不是男的!

我坐下來,語重心長的騙林靜怡,「林靜怡,你哥哥要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你記得你借給我幾天月華劍了嗎?我做夢夢到林敬業了。」

林靜怡:「怪夢而已。」

我去!!

這貨居然還不容易騙!

沒事,我接著騙!

我接著瞎編!

「是真的,可能是上次酒兒那件事的原因,月華劍吸了我的血,幾天前,我做夢夢到林敬業大人,我還做夢夢到林敬業大人的師弟劉道合,劉道合這傢伙一直活著,前幾天我還見到他呢。你絕對不能讓他見到你哥哥,因為你哥哥長得和林敬業差不多。他喜歡你哥哥,為了你們林家的血脈,祖傳的Y染色體,你千萬不能讓劉道合見到你哥哥。」

「等等,你在說什麼?是真的嗎?劉道合?哪個劉道合?」

哈哈哈哈……

這貨信了一點!

你丫的智商是有多低才會相信一個男人喜歡你哥哥啊!!

在你心中你哥哥到底是有多好,能讓男人也喜歡啊!!

於是我編了一大串唐朝感人肺腑的斷袖情,就是為了給林靜怡洗腦,劉道合活著,劉道合喜歡林晉楓,劉道合威脅了你們林家的祖傳Y染色體的生命……

效果是顯而易見的……

因為林靜怡智商本來就不高……

在我的忽悠下,林靜怡答應絕對不會讓林晉楓和劉道合見面,我順便掏出手機,給她看劉道合的樣子,並告訴她,劉道合是清雨的男朋友。

哈哈哈!要讓一個菇涼相信有男子喜歡她的哥哥,這很困難,但是要讓一個腐女相信有人喜歡她哥哥,這就很容易了……

林靜怡看著我手機里的劉道合,一臉笑容,道:「沒想到,這劉道合長得很帥嘛!但是再怎麼帥,也不可以對我的哥哥下手!!」

冷魅總裁,難拒絕 越說到最後,她的語氣越陰寒,我不寒而顫……

*****************我是快樂的分割線************************

有人說人最需要兩種東西,深夜的酒和清晨的粥,人最快樂的是深夜能喝到酒,宿醉醒了能喝到粥。

燕麥大叔坐在大排檔那邊慢吞吞的喝酒。

很便宜的啤酒和串串。

顏直高和我一起出去買夜宵的時候,我們就看到一個人坐在哪兒喝酒的燕麥大叔。

顏直高:「那個人很眼熟。」

我:「嗯嗯,就是幾天前我們聊燕麥當勞的時候遇到的那個大叔。」

顏直高幽幽笑道:「這個大叔真奇怪,我們說的是燕麥當勞這個智障作者,他激動什麼,難道他是那個作者君?」

我嗯嗯,道:「沒錯,他就是我們一直在罵的作者君。」

顏直高:卧槽!我們一直在罵他,他居然聽到我們在罵他了……

我拉著顏直高走過去,道:「燕麥叔叔,好巧。你怎麼一個人在喝悶酒啊?」

顏直高:「對啊,你家人呢?他們不陪你嗎?」

燕麥叔叔啃了一個串串,幽幽道:「今天是我女兒生日,我前妻給她過生日去了。」

卧槽!

前妻?有故事啊!

還有你女兒生日,你不應該買個禮物意思意思嗎?!

我:「你不參加你女兒的生日宴會嗎?不需要買個禮物意思意思嗎?」

「對啊,你作為父親,不參加女兒的生日宴會太說不過去,還不買個禮物意思意思。」顏直高道。

燕麥叔叔拿出一個毛茸茸的玩具娃娃,道:「你們看到了嗎?」

他說話的時候一口酒氣,要不是因為顏直高和我一起來,我一個人還真不敢靠近喝的微醉的燕麥叔叔。 嘀嘀…

睡夢中,柳塵被一陣刺耳警報聲驚醒,豁然起身,穿戴作戰服,快速的走出了休息艙。

外面,一個個被警醒的死囚們紛紛走出來,大家都一臉的驚疑,這種警報聲代表着有敵人。

“所有艦隊艦船注意,發現不明身份艦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

隨着戰艦上傳來一個嚴肅的聲音,那是烏凌的聲音,發出了警告,艦隊探測到了大量不明身份的艦隊靠近。

“穿上機甲,準備戰鬥!”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柳塵二話不說,下令帶頭走入了機甲倉庫,直接坐上了自己那一部機甲上面,檢查武器裝備,即將做好戰鬥準備。

所有人緊張的備戰,一個個穿上機甲,坐上了戰機,彈藥填充,聚集在一起做好了戰鬥準備。

……..

此時,星空之上,聯邦艦隊正拖着一艘艘殘破的大大小小戰艦返航,但是到了這片星域後,卻遭遇了大批不明身份的艦隊。

艦隊發現了大量艦隊出現在四周星際空間,一支又一支身份不明的艦隊闖入這片星域,立刻引起了警報。

“長官,總共探明有四支大型艦隊靠近,總數量在900艘各類大小戰艦,初步斷定是其他流浪星族的艦隊。”

一名副官上前,匆匆彙報這一偵測結果,計算出來,在他們艦隊的星際空間周圍,有着足足四支龐大艦隊出現。

足足900多艘大小型號的各類戰艦,可以說來勢洶洶,彷彿早就預料好了他們會經過這裏一樣。

別人很緊張,但烏凌卻一臉的平靜,彷彿早有預料,很冷靜。

“打開探測投影,建立虛擬立體星圖,將它們的位置標出來。”

烏凌冷靜的下令,身上的傷已經全好了,基因完全修復,不得不說柳塵的超級修復藥劑效果太強大了。

嘀!

“虛擬星圖構建完畢,請指示!”

戰艦系統構建了虛擬星圖,上面準確的勾勒出了他們目前所處的星際空間區域,以艦隊爲中心,周圍星際空間內出現了足足四支大型艦隊。

星圖上顯示,有兩支大型艦隊正在靠近,另外兩支艦隊,完全截住了他們艦隊的前進星際路線。

“大人,檢測到不明磁場,封鎖了亞空間。”

一名副官着急彙報這一消息。

“有備而來啊。”烏凌自言自語,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他輕哼道:“命令艦隊掉轉方向座標,向113°486星際空間方位全速前進。”

“是!”

“命令,艦隊掉轉,星際方位113°,座標486,全速前進!”

一道命令傳達,整個艦隊立刻掉轉方位,朝着設定好的方位星際座標,加速前進,開啓了最大速度。

雖然拖着沉重的艦船,甚至拖着兩艘大型太空母艦,速度受到影響,而且有着神祕磁場能量作用,還無法進入亞空間。

這片星際空間已經被封鎖,艦隊無法跳入亞空間逃離,甚至還有可能遭到深空炸彈的轟炸。

在星際中遭遇地方艦隊,是不能跳入亞空間的,否則會被對方打來的深空炸彈毀掉亞空間通道,直接葬身裏面。

轟…

艦隊快速的穿行,撞碎了無數隕石,速度激增,立刻引起了周圍星空上的四支龐大艦隊的注意。

很快,那四支艦隊一樣全速追擊上來,彷彿要殲滅這支艦隊,來自其他流浪星族的艦隊,埋伏在這裏。

四支大型艦隊追殺,讓烏凌率領的艦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彷彿正陷入一場巨大的危險之中。

……..

“上將,艦隊發回最新情報!”

此時,主力部隊,太空堡壘之中,雷昊天接到了烏凌傳回的最新消息情報,一份珍貴情報。

“四支艦隊在伏擊?”雷昊天目光冰冷,看着情報內容自言自語。

他面帶一絲冷酷,哼道:“才四支艦隊,而且還是其他流浪星族的一些雜牌艦隊罷了。”

“塔羅族的主力呢?”他語氣嚴厲的質問。

一名負責檢查的人員滿頭大汗,說道:“上將,目前塔羅族主力已經停止了前進。”

“停止前進?”雷昊天面無表情。

他沉思一會,忽然下令道:“命令,堡壘全速前進,朝預定計劃方位座標飛去,各軍團準備戰鬥。”

“還有,密令烏凌,讓他將所有艦隊引入指定星域,完成不了那就不用回來了。”

雷昊天語氣嚴厲,帶着一絲冰冷,竟然讓烏凌的艦隊作爲誘餌,將那幾支流浪星族的艦隊吸引到指定星域裏面。

這一戰,烏凌的任務可不僅僅是消滅那支艦隊那樣簡單,而是還有着一份密令存在的。

“上將,塔羅族主力動了!”

突然,檢測人員觀測到了塔羅族主力部隊有動靜了。

雷昊天立刻上前,看到了虛擬星圖上面,塔羅族的主力艦隊正緩緩加速,朝着一個星座標誌區域飛去。

看到那個區域,雷昊天面色變了變,哼道:“想偏離航線,沒門,命令,遠程星際導彈準備,裝備磁場彈頭,十萬枚,打平了那片星際位置,化爲磁場亂葬崗,讓它們別想過去。”

“是!”

命令傳達,太空堡壘之上瞬間有着足足十萬枚星際導彈飛了出去,攜帶着一種磁場彈頭,專門破壞磁場,形成磁場混亂區域的作用。

一旦進入那種磁場混亂區域,艦隊立刻失去了座標,方位,甚至系統遭到了眼中干擾和影響,很容易遭到襲擊。

轟轟轟…

星空上,某個星際空間區域,突然遭到了整整十萬枚導彈轟擊覆蓋,一顆顆磁場彈頭爆炸,形成了可怕的磁場環境,極其混亂。

甚至進入裏面的戰艦,都立刻受到影響衝擊,當場癱瘓。

這種武器,作用很大,但是一樣會被對方攔截,雷昊天沒有攻擊塔羅族的主力艦隊,那樣沒意義。

人家同樣有着攔截系統,一樣有着一座太空堡壘,帶領着密密麻麻的艦隊衝過來。

“元帥,前方星域出現混亂磁場。”

此時,塔羅族的主力艦隊中,一座大型太空堡壘上,有塔羅族的軍官彙報了這一消息。

塔羅族的主力部隊指揮官,一位元帥,正默默的觀看着眼前的一片星域圖,沉默不語。

這些塔羅族,有着人類的外表,其實跟人類沒啥區別,但唯一區別的就是塔羅族的腦袋上,生長着一個塔型的肉瘤。

他們頭頂的肉瘤,代表着一種尊貴,身份的象徵,肉瘤越大,越高,代表着身份就越高,實力就越強大。

“是人類聯邦制造的混亂磁場,目的是阻擋我們進入那片星域,或者穿過這片星域。”

塔羅族元帥淡淡的說了句,眼裏滿是不屑,哼道:“既然他們不讓過去,那就繞過去。”

“元帥,是否有詐,會不會有埋伏?”有塔羅族將領擔心了。

但那位元帥自信道:“不必憂慮,無非有兩種可能,人類聯邦這支軍團的統帥,刻意讓我們踏入指定區域路線,有着埋伏。”

“第二點,就是他想製造一個有利於他的戰場。”

“不管哪一點,我們都無需懼怕,我們有着足夠碾壓聯邦艦隊主力的強大力量,直接壓過去,殲滅他們。”

那名塔羅族元帥自信滿滿,意氣風發。

他看着星域圖,笑道:“目前,星摩皇族已經有了一支強橫軍團靠近聯邦星域了,必然牽制着聯邦其他的主力軍團,而且還有着足足八個流浪星族趁機衝入這片星域,人類聯邦的防禦已經要崩潰了。”

“這裏,就只有這支軍團力量,區區一座太空堡壘,怎能阻擋我們的裂變級強者的進攻?”

“全速前進,壓上去!”

隨着塔羅族元帥下令,整個龐大的軍團,密密麻麻的艦隊環繞着一座大型太空堡壘,全速前進。

他們繞過了前方星域,朝着另外一條星際路線前進,這一幕落在了聯邦第九軍團主力統帥雷昊天的眼裏。

“很好,塔羅族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認爲聯邦可以被任意揉捏?”雷昊天面帶一絲冷笑。

他自言自語道:“這次,讓你們有來無回,統統葬身在這片星空上,我可是足足爲你們準備了三十年打造一個星墓,就爲了埋葬你們。”

“傳令,啓動星墓計劃!”

雷昊天冷厲下令,目光森然,渾身透着一股恐怖殺機,做出了最後的一道命令,一場殺戮即將開始了。

塔羅族主力正快速靠近,還有着一支支星際流浪種族,宛若一羣羣餓瘋了的野狼,正瘋狂的撲向這裏。

聯邦星域,岌岌可危,防守面臨着崩潰的危險,第九軍團主力,能否抗住這裏的恐怖危機?

而想要獲得支援,根本不可能,其他軍團,乃至第十集團軍主力,那位元首那裏正面臨着巨大壓力。

來自星摩皇族的一支強大助力軍團,壓上來,靠近了聯邦星域範圍,虎視眈眈,讓第十集團軍主力無法動彈,更不能前來支援。

大戰臨近,整整八支流浪星族艦隊,宛若八個星際狼羣不斷的靠近,想要吞沒了第九軍團主力。

更有着塔羅族主力軍團正面壓來,第九軍團上下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沉重壓力。

其中,壓力最大的就是烏凌的艦隊,正面臨着四支流浪星族的艦隊追擊,圍追堵截。

“大人,我們即將被合圍了。”

封魔 此時此刻,烏凌率領的艦隊,遭到了圍追堵截,即將被攔截堵在這片星空之上,無法衝出去了。

“命令,丟掉所有拖拽的戰艦,太空航母,全部啓動自毀程序,炸掉前面的封鎖。”

烏凌果決下令,剎那,一艘艘本來拖拽的戰艦,航母,紛紛脫離牽引,在告訴牽引力的帶動下,這些本來殘破的戰艦,兩艘太空航母急速的衝向了前方那一片星域。

那裏,正有兩支龐大艦隊阻攔。面對我的惡言辱罵,敖金只是笑了笑。直到姬叔姬嬸兩人從屋裡出來,兩邊都勸了幾句。我這才得以順利進屋,可我卻被他們打的鼻青臉腫了。

「小子,蜈蜂帶回來了嗎?」敖金笑眯眯的看著我。

「肯定帶回來了啊,我出手還能走空的不成。」說完,我把背後的兩個大竹筒放了下來。

時間越來越長,竹筒里的動靜也越來越大。慢慢醒過來的蜈蜂用它的小爪子不停地抓撓著竹筒。

「老夥計,你確定這蜈蜂能夠幫助我們……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二十九章·抓甲魚 我和顏直高紛紛點頭。

燕麥叔叔道:「這就是我給我家貝貝準備的生日禮物,但是沒有送出去。 拐個大神偷個娃 我想貝貝大概不需要吧。以前她一直想要一個毛毛熊,但是我沒有買給她,後來我和桂香離婚了,我再去看貝貝的時候,發現桂香的男朋友給貝貝買了好多毛茸茸的玩具。我買了這個玩具之後,我才想起貝貝可能不需要。」

?!

怎麼說呢?你以前為什麼不買給貝貝玩具?

顏直高:「未必啊,桂香男朋友送的和你送的不一樣,你是她親爸爸,她當然會更喜歡你的了。」

我點頭,道:「沒錯今天是你女兒生日,貝貝肯定希望你能出現,即使你不帶禮物,但你出現的話,她肯定會高興的。去吧,不要一個人喝悶酒。」

燕麥叔叔喝了一口酒,之後起身,自我催眠道:「好。我是貝貝的爸爸,貝貝看到我一定會高興的。」

我們兩個也隨他去了,去了之後,看到桂香的男朋友對桂香和貝貝噓寒問暖,整個暖男的節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