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富饒的南方,布蘭北方這裡還是很窮的。所以就算是在城中,流浪漢也是屢見不鮮。周圍路人見到唐恩兩人,均是下意識的掩鼻避讓,神色中帶著有意無意的鄙夷。

當然,這也是唐恩想要的效果。一邊漫無目的的走著,一邊隨意打量四周,等待著那五個地級武者的到來。不過沒等走完這十字街口,驀地,

唐恩目光瞬間一縮,腳步稍頓,神色微變。後邊跟著的小卡蘿見狀一愣,下意識就要順著唐恩之前的視線看去……

「低頭!右側街角!」頭也沒回,唐恩嘴唇微動,清晰將聲音傳了過去,隨即率先向右側街角走去。

這短暫停頓沒人在意,唐恩與小卡蘿也在人群掩護下順利進入右側街角。莆一踏入,唐恩瞬間貼上街角商鋪的牆壁,看著小卡蘿疑惑神情,鄭重擺手:「抱歉,之前答應的追蹤計劃取消,你現在立刻回去。」


小卡蘿聞言微怔,隨即點點頭,直接轉身離去。小卡蘿很清楚,如果不是遇到控制不了的突髮狀況,哥哥不可能作出這等嚴肅表情,這全是為她的安全著想。

看著小卡蘿的身影混進人群中消失不見,唐恩微微鬆了口氣,隨即側移幾步,眯眼看向街對面房屋的水晶玻璃……那裡,正反射著十字街口另一側的街道。


時不時走過的身影後方,路邊長椅上,一個兩鬢微霜的青衣老者正坐在那裡。眼睛微眯,專心致志的看著手裡攤開報紙,饒有興趣的樣子。

若是以平常人的眼光來看,這就是個可能耐不住家中**,來這熱鬧街頭感受世間生氣的普通老人。但是唐恩眼中,卻罕見的露出遲疑神色……

想要確認一個武者的實力高低,直接動手試探無疑最為確定。但若是單憑眼力來估摸,那就比較難說了……

除非雙方境界差距過大,又或者如唐恩這般經過系統訓練,再加上百戰不死的閱歷,靠著敏銳觀感,即可從對方給與自己的危險程度做出隱約判斷。就像剛才那五個地級武者……

當然,這種僅憑肉眼的判斷,無疑會受到各種因素的干擾,比如對方實力相近,又比如對方善於藏匿氣息等等,得出的結果就會存在嚴重誤差。

而眼前這青衣老者,給唐恩的感覺比較飄渺,初看時,並沒有什麼扎眼地方,只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模糊感覺,而正是這種模糊感覺,讓唐恩再次認真看了對方一眼,結果感覺卻仍是如此,於是這才果斷命令小卡蘿迴避。

老管家曾經評價過,異界鬥氣的本質是霸道!這種宛若火山噴發的狂暴力量很難隱藏,一眼即能辨認。當然,也有天才艷艷之輩能做到返璞歸真,收斂一切氣息。比如那經常掛在北荒皇宮藏書閣老者嘴邊的,布蘭劍神伍丁!

不過唐恩並不認為對方能達到那種境界,所以這纏繞心頭的飄渺感覺,就該是因為雙方實力相近的原因。

空級境界?

微微吸了口氣,老實說,因為**體系迥異,唐恩也不知道自己實力處於異界**體系的哪個等級。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在他遇到的所有地級武者當中,除了夏薇安這特例之外,他已是相對的無敵!

但,總要確認一下才能安心……想了想,唐恩還是走到街角位置,微微探出頭,心中默念一聲『望氣!』

望氣:窺盡山水,洞悉萬物!

這是布局技能樹中的技能,按照老管家的說法,這技能取自於天人感應,能隱約判斷出人物的實力、危險姓,又能在一覽之下通曉山水格局,選出最適合刺殺的地點……總之,玄之又玄,不明覺厲。

嘩……忽有微風卷過,報紙煽動。坐在長椅上的青衣老者似有所覺,驀地抬頭,微眯老眼閃過凜冽精芒,看向街邊拐角處。

空空如也,街角並沒有任何人影動靜,幾息後方才有一對中年夫婦從那裡轉出,徑直走進一旁商鋪中。

青衣老者輕皺白眉,隨即微微搖頭,繼續低頭看著報紙。

街角處,「呼……」唐恩盯著對面水晶玻璃,長長鬆了口氣。也不知是因為技能的副作用,還是因為唐恩沒有**到家,剛才他一使出望氣技能,那青衣老者瞬間就敏銳覺察到,還好他反應快上一籌,及時縮了回來,否則定會被對方逮個正著。

不過雖然冒險了點,但唐恩也得到了想要的結果。望氣之下,唐恩終於在青衣老者身上嗅到了深沉的危險感。雖然還不能準確定位對方的實力,但肯定是沾到空級的邊了……

神色一沉,「還真特么是空級武者。」眉頭緊鎖,唐恩可不認為自己的運氣會這麼好,或者這麼衰,出門就偶然撞上罕見的空級境界武者。

果然……正在唐恩糾結時候,之前在賞金獵人公會門前出現的五個地級武者,駕著馬車迴轉而來,看了青衣老者一眼,微微點頭,隨即放下窗帘繼續前進。而那青衣老者則折起報紙,不疾不徐的走入人群之中,隱隱跟在後面。

「嚓,還真是想玩陰的!」狹長眼睛微眯,唐恩再次撥弄散亂頭髮,扭動了**軀調整狀態,正對著青衣老者走去。

只是談判而已,就算為了安全著想,也犯不上擺出一個空級武者、五個地級武者這麼大的陣仗來。毫無疑問,對方這次是來者不善,存心不良!

而既然知道這點,如果不想原計劃夭折,唐恩就必須精確青衣老者的實力。當然,這不是親自出手試探。唐恩雖然有信心在靠近對方時不被發現,但若是動手,哪怕暴露出一絲的殺意,也會被對方覺察到。

左右看了眼,唐恩眼波微閃,盯上一個手持重劍、作傭兵打扮的粗莽大漢。

傭兵在異界的數量還是很多的,但凡自持有點實力的武者,都不會拒絕傭兵這個能帶來額外收益的職業。

觀察了下雙方距離,唐恩不動聲色的移動腳步,依仗著自己現在這副人見人躲的惡劣形象,悄無聲息的控制周圍人群走向,將那粗莽大漢向青衣老者的正對面暗暗逼去。

二十步、十步、五步……

唐恩目光一閃,狀似不經意的抬手撓頭,實則是不著痕迹的推在身旁青年腰間。看似虛虛的推了一把,但那青年卻好似醉酒般側步踉蹌,驚呼一聲,身不由己的撞向身旁婦人,婦人措不及防,再次向旁邊壓倒……

串連了三四個人,終於是到了粗莽大漢那裡。畢竟是武者,那大漢反應倒是不慢,連忙側身避開。不過人雖然是躲開了,但手中重劍卻是不自覺揚起橫掃,像是攻擊,直接遞到了青衣老者眼前。

神色淡然,青衣老者恍若未見般腳步一頓,將將避開了從眼前劃過的重劍。

可惜……一直用餘光觀察的唐恩見狀不禁微微皺眉,他也沒料到對方的姓格竟然還不錯,就算被這實力低微的大漢不大不小的冒犯了下,也絲毫沒有動氣的樣子。

當然,也有種可能,那就是這大漢實在太弱,青衣老者懶得出手教訓……不過不管如何,錯過這機會,唐恩也只能再想別的試探方法。但就在這時,

「看什麼看!給老子讓開!」

唐恩愕然轉頭,原來那青衣老者在頓了下后,剛好與粗莽大漢打了個照面。本來嘛,若按照正常情況,兩人同時側**子,或者其中一人讓開,擦肩而過,彼此也就相安無事。

但偏偏這粗莽大漢脾氣很是火爆,平常也該是個習慣惹事的主,見到青衣老者擋在身前,想也沒想就直接爆了粗口,伸手推搡。

我嚓,感謝你全家啊……唐恩見狀頓時大喜,立刻頓足旁觀。

已經踏步側身的青衣老者身形一頓,眼角褶皺明顯抽了下,緩緩抬頭看了大漢一眼,嘩……一陣小搔動,周遭眾人不自覺抱了下肩膀,只覺忽然進入寒冬臘月,周圍空氣都好似瞬間結冰了般,寒意凜冽!

那粗莽大漢身軀則驀地一僵,推搡手臂頓在半空,像個雕像般一動不動。這時若有人站在他正面,即可看到他雙眼中滿是驚駭欲絕的恐懼。

「哼!」輕哼一聲,青衣老者自大漢身旁走過,一抹微不可察的刃光一閃即逝。

幾息后,周遭寒氣瞬間消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的。隨即,咣當……重劍落地,未等金屬撞擊聲結束,一聲高亢慘叫,「啊……」粗莽大漢伸出的左手臂驀地齊肩而斷,詭異滑落,嗤嗤嗤,猩紅血液瞬間激噴而出,淋得正對面幾個路人滿身滿臉。

一個年輕女子下意識抹了把臉上血液,低頭攤手,一翻白眼,乾脆軟倒在地。嘩……驚呼尖叫此起彼伏,混亂瞬間在這街口中心爆發開來。

唐恩沒有在意這混亂,依據著剛才青衣老者散發出來的冰冷殺意,暗自在心中估摸著對方的實力層次,隨即微微鬆了口氣,一臉慶幸。

還好,還好,應該只是剛踏入空級境界的門檻,與夜摩實力差不多……

轉頭看了眼融入人群的青衣老者,想了想,唐恩推開慌亂人群,俯身按住那滿地打滾、不斷哀嚎的大漢。輕嘆一聲,扯**上布條簡單包紮了下肩膀傷口,稍稍止住血液,隨即撿起一旁的斷臂連同張金票塞入對方懷中。

抬頭,拍了拍臉色慘白的大漢肩膀,「抓緊時間去教堂吧,應該能接上的……還有,恩,抱歉!謝謝!」

…………(未完待續。) 下午,寒水城北城區某處。莊園林立,風格奢華。

異界的等級觀念很重,貴族榮光神聖不忍侵犯。所以在東城貴族區域那裡,只有擁有爵位、亦或者城中各級行政部門的首腦方能入住。至於富商豪強等等,雖然他們在經濟實力上並不弱於貴族,甚至有的還猶有過之,但因為身份的原因,他們只能另住別處,比如眼下這大片奢華莊園群。

而秘密機構遍尋不獲的賞金獵人公會談判隊伍,現在正隱藏其中,佔據著某處不小莊園。

此時,隨著幾輛馬車緩緩駛入,莊園內一個褐衣老者以及一個面龐稍顯陰鬱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來。這兩人,正是北方賞金獵人總會此次派來談判的高層。

不等馬車停穩,幾個神色冷淡的武者從上面跳下,齊齊行禮:「見過兩位大人。」

一擺手,那中年男子顧不得客套,直接問道:「怎麼樣,有消息嗎?」

「有。」一個地級武者乾脆從懷中掏出封信件,遞了過去。中年男子接過拆開,掃了眼,不禁挑了挑眉:「今夜凌晨,寒水河南側……這麼快?」要知道他們也只是今天清晨才剛剛抵達這裡而已,沒想到這就接到了晚上談判的消息,對方的高效率難免令他們有些措手不及。

「呵呵,如果不是有詐的話,這倒是個好消息,說明對方可能也撐不下去了……」褐衣老者倒是很樂觀,輕笑兩聲,隨即正色問道,「這封信的來源……」

打頭的地級武者搖了搖頭:「公會那邊說是一個小孩送進來的,恩,獎勵是三顆糖果。」

褐衣老者愣了愣,隨即搖頭失笑:「呵呵,有點意思……恩,你們回來途中,可曾發覺有人跟蹤?」

未等地級武者回答,一道平淡聲音傳來,「有點奇怪,但據我觀察並沒有人。」

褐衣老者與那中年男子聞聲轉頭,看著不知什麼時候進入莊園的青衣老者,均是客氣點頭:「古老辛苦了。」畢竟是空級武者,與旁邊那五個地級武者待遇自然不同。

那被稱為古老的青衣老者擺了擺手,神色平淡:「只是轉了一圈而已,兩位大人無需客氣。」這古老的實力雖然最高,但地位顯然不及這兩位高層,所以也沒有擺出什麼傲慢態度。


雙方互相客氣一下,褐衣老者疑惑說道:「那就有些奇怪了,依照對方之前的行事風格,應該不會如此輕易放棄試探才對……」

所謂人算己,己算人!唐恩他們想著追蹤前來接信的人,確定對方的落腳點。賞金獵人公會的高層又何嘗不想將計就計,引對方前來,確認唐恩他們的身份。

「呵呵,或許是被嚇到了吧,怎麼說我們這次擺在明面上的力量也有五位地級武者。」中年男子聞言不在意的撇了撇嘴,傲然說道,「也好,給他們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自己這次究竟是惹到了怎樣一個不可匹敵的存在!」

這番話說來鏗鏘有力,落地有聲,周圍那五個地級武者聞之不由微微抬頭,目光傲然。不過那褐衣老者與古老的反應卻很平淡,甚至前者還不由皺了皺眉,神色間隱有擔憂之色。

中年男子瞥了眼,微微搖頭,輕笑道:「您老就放心吧,以我們這次前來的陣容實力,對方想不到,也抵抗不了,註定只有滅亡一途可走!」

這倒也並非是狂妄之言,一個摸到空級門檻的高手,五個地級武者,再加上隨行的諸多護衛……這等實力,不說橫行天下,就說震懾這座城市,想來也是夠了。

褐衣老者沉吟了會,並沒有立刻表態,而是繼續問道:「談判地點在寒水河南側……這是哪裡?」他們畢竟剛到寒水城,自然不可能立刻就對城中事情了如指掌。

不過那幾個地級武者顯然是打聽過了:「大人,這位置在南城區,比較靠近南側城牆。」

中年男子聞言目光一閃,自以為了解了對方如此舉動的意圖,嘴角不由泛出諷刺笑容:「哈哈,想用守備軍嚇唬我們嗎?真是群愚蠢的傢伙!」

「或許是想逃跑……」

不以為然的擺擺手,「躲進水下就能逃脫?這也未免太瞧不起古老幾位了吧。」頓了下,中年男子再不遲疑,果斷揮手下令道,「下午先派人去談判地點偵察,如果沒有問題,入夜時候我們提前過去做好準備……」

張了張嘴,褐衣老者總覺的對方並沒有那麼簡單,但現在擺在眼前的事實,確也沒有任何可辯駁的餘地,最後只好閉嘴不語,權當默認。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這邊將要展開行動時,一道身影也輕鬆避開周圍守衛,翻出莊園後方圍牆。

回頭看了眼,喃喃自語:「玩大了玩大了,看來非得要靜心準備一番,才對得起這些遠道而來的大人物啊……」

……


整個下午,寒水城仍舊如常般吵雜熱鬧。懸挂在空中的曰頭也按照著亘古不變的路線,漸漸向西方偏落,光線明媚、刺眼、泛白、慘淡……不斷轉變,宛若一段簡短人生,從韶光紅顏轉為白髮踟躕,形象且深刻!

傍晚,餘暉將盡,暮色漸臨。

寒水河邊高低起伏的建築群中,一道身影正自尖形屋頂偷偷探頭,舉著個怪模怪樣的東西向著河對岸四處觀望,許是沒有發現什麼,緩緩縮回,但等不到幾分鐘時間,又再次探出頭來……如此循環往複,直令人感覺莫名其妙。

「好了,麗娜姐,不要再看了。時間沒到,對方不可能這麼早就過來的。」屋頂一側,小卡蘿拄著鐮刀看著上上下下、忙碌異常的莉娜,終於無奈開口勸道。

趴伏在一旁屋頂上的莉娜舉著望遠鏡,頭也沒回的說道:「萬一呢……」

嘆了口氣,「就算是有萬一,我們也什麼都做不了不是嗎?」

「呃……也是哈。」莉娜聞言一愣,隨即怏怏放下望遠鏡,匍匐後撤,兀自擔憂的說道,「也不知道那些賞金獵人來了多少?厲不厲害?亞瑟先生能不能打得過……唉!」

小卡蘿眨了眨眼:「不是賞金獵人,是賞金獵人公會的人。」

「都一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莉娜的態度相當堅決。

張了張嘴,小卡蘿明智放棄了糾纏這個問題,轉而安慰道:「麗娜姐你放心,不管對方這次來多少人,哥哥都是知道的。所以只要不出什麼大的意外,這場戰鬥哥哥贏定了!」

「你也說會有意外……」

「我……可能!我說的只是可能!好吧,沒有這個可能,哥哥贏定了!「

「那到底是有可能?還是沒有可能呢?」這不是無理取鬧,莉娜那認真的一塌糊塗的表情就能證明這點。

「……這句話的重點不在這啊!」小卡蘿有點無力了。

「呃,不好意思,我可能有點太緊張了。」莉娜看著小卡蘿的糾結神情,不由郝然。隨即再次下意識的匍匐上了屋頂,舉起望遠鏡,「怎麼還沒來呢……」

「如果對方真的來了,麗娜姐你就不能再看了。」小卡蘿無奈搖頭,「對方有個高手,而高手對於窺探自己的目光向來敏感,所以……」

話音未落,莉娜趴伏的嬌軀驀地一震,快速轉頭,神色焦急:「小卡蘿快來,你快來,看看那個是不是?」

小卡蘿聞言一怔,立刻翻身而起接過望遠鏡,眯眼……

寒水河是寒水城的象徵,所以不管什麼時候,兩邊河岸幾乎都有人跡出沒。如今正是傍晚,或是路過閑談、或是飯後散步,或者直接就在河岸擺上火爐進行燒烤……形形色色,人影叢叢。

而現在就在河下游位置,人跡較少的地方,約莫五十餘人驀地齊齊湧進,分工明確,很快就在距離河邊百餘米處搭起一座帳篷雛形!

這舉動無疑是蹊蹺的,寒水河是有很大人氣不錯,但畢竟是河水,周遭寒氣很重,所以就連一些無處安身的流浪漢都不會選擇在這裡宿營過夜……很顯然,眼前這群人有問題!

只是略略觀了幾眼,看到幾個下午見過的熟悉身影,小卡蘿就直接拉著莉娜離開屋頂,小臉一片肅然:「是他們!」

莉娜聞言嬌軀驟然緊繃,緩了緩,急速問道:「真的來了?對方有多少人?你說的那個高手在不在……」一連串問題問出,似是又想到了什麼,下意識就要向下方木質樓梯走去,「不行,對方提前來了,必須要去通知亞瑟先生!」

一把抓住莉娜手臂,小卡蘿滿臉無奈:「不用了,麗娜姐,哥哥他們早就來了。我們都能看到對方,哥哥他們自然也能。」

這道理再簡單不過,莉娜也是在大急之下亂了分寸,這才沒有想到這些。

看著莉娜驀然頓住的樣子,小卡蘿輕拍她手臂,再次堅定說道:「放心,哥哥會贏的!」

莉娜勉強點頭,「恩……」隨即雙手交叉緊緊握住,放在低垂額頭前,作出虔誠祈禱狀……這也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相對於緊張萬分的莉娜,小卡蘿就顯得鎮定許多,並不是不擔心,而是更為相信唐恩哥哥的實力!

也正是這樣的輕鬆心情讓小卡蘿發現了些其他狀況,歪了歪頭,看著莉娜緊繃側臉,神色有些疑惑——奇怪,莉娜姐姐是不是有點過於關心了……

…………(未完待續。) 殘月當空,涼風習習。

暮色下的河岸有種喧嘩靜謐的矛盾美感。所謂喧嘩,是因為聚在這裡的人著實不少,人多聲雜在所難免。而之所以說靜謐,則是因為頭頂無邊夜幕、星辰寥寥,耳旁流水緩緩、草動蟲鳴。如此美景當前,心湖自會平緩寧靜。

不過很快,河水下游處這裡的寧靜氣氛就被徹底打破。幾十餘身著皮甲、手持兵器的大漢,神色冷淡的開始清場,將帳篷周遭所有民眾全部驅逐出百米開外。

如此霸道行徑自然引來諸多不滿,但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普通民眾敢怒不敢言,唯有怏怏離開。也有姓子倔強的、或者有點實力的人態度強硬,不願離開。但這情況伴隨著一個傭兵被瞬間打暈在地,身體像是破麻袋般被拋落出去得到順利解決。

「呵呵,一群不知所謂的傢伙。」帳篷外,中年男子從眼前這驅逐場面收回目光,神色微諷,「有時我真的挺好奇,一個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實力差對手太多,不想著如何避開保命,卻非要一頭撞上去……找死,有意思嗎?」

站在中年男子身旁的是古老,他並沒有接過這話題,但也知道對方說的不僅僅是眼前這些人,還有今晚要面對的對手,那些招惹賞金獵人公會的人。

雖然沒有得到回應,但中年男子談興不減,繼續說道:「不過也好,呵呵,正是有這些愚蠢傢伙的存在,成功者腳下的階梯才會愈加穩固。」

那褐衣老者今晚沒有來,理由不重要,反正大致意思就是謹慎小心,覺得對方沒那麼簡單。

不過中年男子對此是不以為然的,有古老等豪華陣容在手,有龐大的公會力量在背後撐腰,只是區區背後放冷箭的愚蠢傢伙,他自然是不放在眼裡的。心中還暗自欣喜,也好,既然你不願意過來,那這份功勞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想到這裡,中年男子嘴角泛出一絲笑意,隨即轉頭看了看百米開外的寒水河,笑著提議道:「呵呵,古老,談判時間尚早,不若我們先去欣賞下這名氣不弱的寒水河如何?」

眯眼看著遠處靜靜流淌的黑色湖水,古老沉吟了下,還是搖頭說道:「那裡可能有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