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精靈們一落地,便第一時間唰啦啦的原地變成了半人型的狀態,雙手雙腳都是鋒利的剃刀形狀,如果俄戰士們之前見過毒精靈,便會發現毒精靈較一年多之前發生了一個很明顯的變化,不僅刀刃上的材質出現了變化,而且多出來了八個像眼睛一樣的圓孔,一閃一閃的,沿著他們圓柱的頭部上布了一圈。

現在的毒精靈,雖然還比不上人類的智慧,但是卻也有人類沒有的本事,而且比之前要智能不知道多少倍,同時攻擊力也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一大群擬人的巨大鋼鐵怪獸,走起路來似模似樣,甚至打鬥起來都是有招有勢,比人的大都還要乾淨,利落,最關鍵的是沒有畏懼,而在你要攻擊他的要害的時候,卻又會遭到他靈活的躲閃和最無情的反擊。


俄戰士們看呆了,隨即無線電中傳來的聲音也讓他們精神大振,那是主戰帥讓所有戰士跟隨毒精靈反擊的聲音。

雖然毒精靈看上去是非常的危險,尤其是那些刀鋒讓人不敢靠近,但是只要不是傻到自己撞到刀刃上去,毒精靈竟然沒有傷到一個戰士,只是地毯式的朝著喪屍大軍的方向推進,每找到一個小喪屍,速度可以媲美小喪屍的毒精靈便會上去纏鬥,而周圍的俄戰士們則開始後退,將戰場交給毒精靈。

就在這個時間裡,巨大黑洞中已經開始源源不斷的冒出了大量喪屍,以及兩種新的巨大蟲子,分別是兩隻巨大的螳螂還有一隻比白色蠕蟲還要大上不少的巨大蟑螂。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些以前都只能被踩在腳下甚至一個手指都能碾死的玩意,為什麼在喪屍戰場上變得如此的巨大,可以稱之為目前的怪物當中最為巨大的生物,當然,除了應龍。

尤其是那蟑螂,一出了黑洞,便撲騰了幾下翅膀,然後從身後噗噗噗噗下出了十個卵夾,長方形的卵夾砸落到地上,頓時從中爬出了數之不盡的小蟑螂,當然也是根據他的體形來對比,實際上大小卻是比人的身高還長一些,高也有一米多,那蟑螂巨口竟然是一個六瓣鍘刀一樣的玩意,咀嚼蠕動間簡直像是一口絞肉機。

每一個卵夾中都有數以千計的蟑螂爬了出來,那場面絕對是密集恐懼症患者的噩夢,可是他就真實的發生在這喪屍戰場之上,一個卵夾一千,十個卵夾就是一萬,而那巨大蟑螂在下出蟑螂卵夾之後,竟然開始低下頭吞食戰場上的喪屍,巨大的絞肉機般的嘴往地上一過,就會吃進去十幾隻喪屍,咀嚼間殘肢斷臂從口中掉落下來,噁心至極,約么十分鐘之後,蟑螂再一次下出了十幾個卵夾。

這一段時間內,毒精靈已經像是一根刷子從毛髮中刮出碎棉花一樣,將絕大部分的小喪屍從俄戰士們的戰場上推了出來,而俄戰士們也是邊打邊退,似退潮一樣向後撤去,迎上來的是兩旁夾擊過來的兩個華夏方陣以及M國的超級大兵們,還有天空上的龍種機甲。

起初這些M國的超級大兵們見到了天上的這些龍種機甲,竟然在戰場上歡呼了起來,一點都沒有面臨大戰的嚴肅,他們還以為那些是斯塔克家族的飛行軍,畢竟在M國有這種會飛的機甲並且大量投入製造的只有斯塔克家族。

但是歡呼到一半,他們發現有些不對,數量上不對,形狀也不對,飛行方式,速度,雙手揮舞的激光劍,一切好像都不太對勁。

斯塔克家族們研製的鋼鐵盔甲,比龍種機甲更大,是通過雙手雙腳和後背來催動飛行,攻擊的位置也主要集中在手上,根本沒有什麼近戰武器,所用的一切攻擊手段,都是炮和激光甚至是*等強大威力的殺招,一個機甲的破壞力可以輕易摧毀一艘小型驅逐艦。

也正因此,斯塔克家族的機甲有著昂貴的造價,所以數量非常稀少,就算是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他們的機甲也不超過一千,就算如此,這一千機甲也是地獄喪屍的最大助力,他們的機動性在戰場上是非常難得的。

M國超級大兵們從沒經歷過這樣超級巨大的世界之戰,場面之宏大是他們從未想象過的,大部分的超級大兵雖然是在其他陣營面前裝作一副鎮定地樣子,但實際上確實有不少被嚇壞了的,所以一見到飛行軍的身影,誤認為是斯塔克家族降臨,這才歡呼雀躍。

俄軍緩緩後撤,列成了之前早就安排好的鋸齒方陣,這時候才好讓其他戰陣的人交叉到前面來交換位置,除了兩旁壓上來的華夏大軍還有M國超級兵,從後面趕上來的就是一個特殊的方陣,由華夏和印國的神力眾們組成,他們就是從婆娑之界中升級出來的兵種,也就是那些一身「皮毛裝備」較為中高端的戰士,凡是這種戰士,大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擁有戰獸,分為陸地和空中兩種。

此時他們只是衝上來頂在前面,還沒有開始到爆發的時候,此時頂在最前面的,是苦戰的毒精靈們,脫離了俄戰陣的人群,不用再擔心傷到周圍的人類,毒精靈們才真正開始發揮出他們的威力。 毒精靈本身在改版之前就植入過關小羽配合錄入的很多武術招式,只要是關小羽能夠做出來的動作幅度,除非是極高難度的那種,毒精靈基本上全都能做出來,而且能夠做到百分之百還原,當時就已經在喪屍戰爭中罕逢敵手了。

這次大改版之後,毒精靈完成了古武術和機械優勢的完美結合,由關小羽配合宋涼研究的上百套招式,是人類的身體無法做到的,只有毒精靈才能夠做到,可以說是大大提高了毒精靈的殺傷力,而且從硬體的材質上,內部的智能體系上,自從有了蟲母之後,很多難題都迎刃而解了,宋涼傾注了大量的心思。

除此之外,天空中的龍種機甲軍團也非常惹眼,掠空而下,手中的激光劍每一次下來都能將一個喪屍插起來帶上天,然後扔出去,在下落的過程中被斬斷,毫無招架之力,不過自然殺傷效率和毒精靈差遠了,但是對於士氣的提升是非常有效的。

黑洞中出現的喪屍越來越多彷彿數之不盡,但是白桃等人並沒有真正開始擔心起來,現在的場面雖然緊張,但是喪屍方面除了那個巨大蟑螂和那巨大的螳螂之外,並沒出現其他新鮮的物種,至於楚岳所說的大屍更是沒有個影子。

至於另一邊,M3區,此時的楚河一直等到天色大亮,M3也沒有動靜,楚河沉得住氣,那些另外兩個國家的大頭們撐不住了。

「是不是信息有誤?不然我們還是先去支援邊境吧,我怕那邊頂不住,死傷太嚴重。」


辛格走上前來皺眉說道。

其他等人包括東野櫻子和他的母親,斯塔克等人,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看上去也都有這樣的意思,畢竟現在幾乎是各國最強大的超自然全都集中在這裡,意味著邊境戰場上沒有強大的異能力支援,最多有大半的R國的術士軍團還有那陰陽師們。

神獸,超級英雄,大陰陽師,神力眾精英,包括梵天王冠,全都聚集於此。

「不用去了。」楚河卻像是沒事人似的平靜的說道。

「什麼?」

「我們的敵人也來了。」

楚河伸手指了指前方,眾人極目遠眺,果然,遠處的地平線上的確開始出現了一大片黑壓壓的軍隊,行軍速度並不快,緩緩的向M3接近著,看他們來的方向,似乎是兩個市的連接處,待人們粗略的算了一下這軍隊的人數,不禁嘩然。

由於平衡黑洞的關係,往往每一次大戰的時候,都會有專門的統計部門計算出自己的地域面積,總人口,以及面積內開放或者被堵死的平衡黑洞到底有多少,以此來推算出這一次大戰喪屍的最多數量,根據這個數量作為參考,排兵布陣心裡才會有底。

不管是大小戰役,這種系統沒有出現過大的錯誤,是非常穩妥的計算方法,而這一次的M3評估的結果,在M3進行了合理的疏散撤離和軍事人員調度之後,得出的是至多不超過三十五萬的數字。

但是隨著遠處的軍隊越來越接近M3區,眾人發現這個軍團的數量,看上去最多不超過十五萬,按照喪屍一貫的作風,喪屍本身就是靠數量取勝的,要想打贏,它們恨不得把一個地區的喪屍塞滿,然後在開始攻打,但是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邊境的大戰場上,那平衡黑洞籠罩的範圍想必是極其龐大的,龐大到華夏的計算師不敢也沒辦法計算,在邊境的那些是那些喪屍和人口幾乎是人類的數倍乃至十數倍,一直研究到現在,人類都沒有一個確切的原因,只能把責任歸結到那個巨大黑洞的「信號太強」方面。

隨著喪屍軍團越來越近,人們也終於看清了這個十五萬軍團究竟是什麼原因了。

喪屍大軍前排依然還是喪屍,大約有六七萬之眾,至於等級現在離得太遠還說不好,但是朦朧的看去他們非常接近人類大軍,所以相比整體的等級也不可能會低。

再往後,是特殊喪屍,啃食者,還有各種屬性喪屍,旋轉喪屍等,總共數量約有三到四萬,以以往大戰的經驗來看,這些功能性和戰鬥力極強的喪屍,數量上實在是不算多。

最後面,是一種從未出現過的喪屍,數量有五萬上下,但是他們的佔地面積卻給人一種十萬大軍的既視感,每一個喪屍都有著三米多的身高,頭生雙角,面容可怖,手拿一根三米多高的法杖,大軍行軍速度之所以慢,原因就是這群喪屍拖累了行進速度,他們雖然個頭巨大,但是看上去卻好像是略顯蹣跚的樣子,甚至有些虛弱,好像是七旬老者一樣。

最讓人驚奇的是他們的身上,每個人身上都蒸騰著有若實質的黑氣,要不是有無人機,楚河甚至分辨不出來這大軍內人和人之間的輪廓,隨著他們從遠處緩緩的向,M3接近,一股股極寒的寒流向M3颳了過來,所有人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好像冬天提前到來了一樣。

「天吶,那是什麼……」

辛格等人震驚的感嘆出聲,只見這五萬大軍所走過的地方,土地變得一片焦黑,乾裂,最後一片綠中帶黃的大草原,在他們走過之後,徹底成為了寸草不生的皇帝,那些草迅速的潰爛,然後爛進了泥土之中,泥土上便也蒸騰起了淡淡的黑氣,這五萬大軍走過的頭頂,陰霾如黑色背景布一樣的烏雲如影隨形,似乎在為這個世界緩緩拉上帷幕。

逐漸的, 東方皇後傳

「恐怕這就是楚岳所說的大屍了,你有沒有感覺到他們的能量有點?」

楚河說著話,向旁邊的辛格看去,辛格給了他一個確認的眼神道:

「不是像,我感覺這能量根本就和那融合之魂的能量同屬於一種獻祭能量。」 「邪惡到極致的強大……」

楚河喃喃自語著,對面的喪屍大軍卻已經停了下來。

那五萬高大喪屍,大都穿著黑色的斗篷,加上法杖,非常像是一種巫師或者是術士之類的東西,他們的形態就決定了他們不是為了近戰而生的,典型的為近戰而生的形態是像血盜者那樣的,身體進化成了武器,一看就不像是高智商的傢伙。


「他們為什麼停下了?難道是要引我們出去打嗎?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班納博士等人參加的戰鬥自然不少,但是像華夏這種守城戰參加的幾乎沒有,在她們看到,這城池建立的防禦如此之強,一旦有喪屍打來必定是想辦法破城,而如果在外面打的話,消耗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最後贏了,還要再破城牆實在是不智之舉。

「我們好像沒得選了。」

正在眾人討論著要出城迎戰還是據城不出的時候,楚河朝前方揚了揚頭,那五萬巫師大軍已經開始傳出了一種奇怪的聲波,匯成一片,與此同時恐怖的能量在那巫師大軍的上空不斷卷積著,似乎是在蓄力什麼超強的攻擊一樣。

「猛哥,留守城牆,城內的大軍都不要動,以防他們有什麼後備戰術,其他人,跟我下去會會這些巫師,探個究竟!」

楚河說著話,踩上城牆邊緣,雙腿猛弓,身體似炮彈一樣爆射向了天空,眨眼之間已經穿到了數百米高空,空間一陣劇烈的扭曲,十幾神獸轟然散開,不完全體的應龍出現在楚河的腳下,身上還馱著幾乎已經習慣一起作戰的九嬰和訛獸,應龍本身是沒有龍焰的,通過訛獸放大的九嬰的龍焰之後,應龍的戰鬥力更是飆升,一直是楚河目前最強的神獸。

楚河的眾神獸在戰場上一出現,氣場霎時之間鋪天蓋地,似乎將對面喪屍那種龐大而詭異的氣息都滴水不漏的擋了下來,神獸的齊吼之聲更是貫穿九霄,震得人耳膜生疼,頓時將人類陣營的熱血瞬間點燃。

緊隨其後的永遠是刀四和關小羽,兩人緊跟著楚河一躍而下,刀四變成了那隻巨大無比的狗,狗頭鍘經過了刀四這長時間的培養,不愧神器之名,和刀四合為一體之後,變成鍘刀這世上幾乎沒有他斬不斷的東西,變成狗之後更是狂暴的沒辦法用語言形容,用瘋狗兩個字,那簡直和誇他是個溫順的小綿羊沒什麼區別。

關小羽則是穩穩落在了那匹戰馬之上,雖然這匹馬,跟身旁關聖爺騎得赤兔寶馬比起來那簡直是兩種生物,最多只能算是吃土寶馬,但是那也只是相對來說,作為一匹喪屍馬,自從之前關小羽將其召喚了出來,體會到了馬上關刀的威力之後,幾乎每一次戰鬥,馬都是標配了。

關小羽和八大鬼將,依然是擁有著喪屍馬等於隱形馬的強大BUG,衝進喪屍之中,喪屍只會攻擊馬身上的人,並不會攻擊馬,除非是直接面對七級喪屍,才有可能會連喪屍馬一起攻擊,否則的話,任這幾匹馬如何騰躍,喪屍們簡直就是視他們如無物。


再後面就是辛格和希森,希森下落的速度依然是那麼快,這一次甘內爾沒有跟來華夏,主要是考慮到印國的局勢還沒有完全穩定,如果真的華夏這邊需要幫忙的時候,他在過來也不遲,不過估計真到那時候,甘內爾也不一定是那個能夠力挽狂瀾的人。

M國的超級英雄們先是被楚河的神獸徹底震撼了一把,現場參觀和在電視里果然是不一樣,那恐怖的氣勢簡直讓人類升不起任何抵抗的情緒,這可是楚河一個人召喚出來的,想想這些神獸攻擊到一個人身上,那是什麼滋味?

斯塔克和班納等人相視一眼,都總算是第一次正面感受到來自華夏的神獸的壓力,但是他們還真也不是吃素的,眾人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開始了各自粉墨登場的大戲。

首先是艾格斯塔克,他的鋼鐵戰甲,就在他身上,他的手錶,相連,腳鏈,二環,甚至是腰帶,皆是內藏玄機,只用了不到七秒的時間,這些飾品在他身上不斷外翻著膨脹著,很快就成呈了一個紅色的鋼鐵戰甲,但是這戰甲,比宋涼的戰甲可炫酷的太多了,而且大上兩圈。

在這艾格斯塔克的本命戰甲的背後,有一雙懸浮的鋼鐵巨翼,跟隨著鋼鐵戰甲的一舉一動煽動的好像他就是羽翼一樣,仔細看去,這羽翼上是上千把鋼刀形狀的刀片,組成了他的羽毛,如果楚河此時離的夠近,便能看出那就是傳說中的艾德曼金屬。

在這羽翼之中,除了這些刀片之外,還夾雜著數十發炮彈,他們後面都有簡易的定位發射器,這些炮彈和一般的炮彈有著明顯的區別,在那炮彈的中心,都有著一小塊透明的玻璃,淡綠色的液體在其中晃來晃去……

班納博士,也是楚河期待已久的強大超級英雄,狂暴浩克,盧克·班納顯然比他的上一代更加優秀,更加強大,墨綠色的皮膚,恐怖異常的肌肉,變身之後的他比正常人類大至少六倍,強壯的不像話,沒有任何花哨,沒有武器,沒有護甲,只有一雙鐵拳。

威綸薩默斯雖然之前楚河領教過他的鐳射眼了,但是也知道他的鐳射眼絕不是一無是處,尤其是在這戰場上,威綸薩默斯比他的老子更強的一點就是近乎無限的續航和自如的掌控能力,他的能量來源至今還是個迷,只知道他體內似乎有種永遠都發泄不完的狂暴基因。

斯外戈麥考伊,同樣擁有著變身能力,從出生便跟隨著他的野獸感官和身體機能,讓他比現在的變異者這些半路出家擁有野獸基因的人強大更多,他的強大之處不在於他的攻擊力,而在於他更善於找到敵人的弱點,迅速致人死地,而這中找到弱點的速度,是常人所無法想像的,殺人對他來說,不過是分秒之間的狩獵。

除了這幾位之外,老安實在不算是有誠意,只派了一些排名很靠後的超級英雄,不過還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超級英雄,這一次也來了華夏,只不過在上戰場之前,緊張的氣氛下,楚河和他也只是簡單的相互聊了幾句一下,直到這一刻戰場上,大家才能夠相互了解對方真正的實力。 這個人就是傳說中鼎鼎大名的雷神,索爾之子,傳說是索爾和人類所生的孩子,雖然是人神混種,但是其神力是在索爾的正牌的幾個神子女中最強的,而且繼承了索爾的雷神之錘的分身「姆喬尼亞」。

雷神在北歐神話中有著很高的位置,甚至在某一個時期他的影響力是超越其父奧丁神王的,他的雷神之錘的分身也需要有特殊的神力才可以驅動,而雷神的幾個天神的孩子卻都無法驅動雷神之錘,只有這一個人神混種的孩子,其名:約尼·摩薩。

和他父親的張狂與暴脾氣不同的是,約尼摩薩更加的內斂,楚河還沒看到他動怒,也沒有見到過雷神之錘,他留著淡紅色的短髮,一雙迷人的淺綠色眼瞳,剛毅的臉上配上長長的睫毛,美與粗獷同時呈現在這張臉上。

在斯塔克幾人離開了城牆之後,約尼摩薩也伸出手,一絲絲電光在他的手上噼啪爆響,不斷聚集成了一柄懸浮的戰槌,正是雷神之錘的分身,擁有著和雷神之錘近乎相同神力的恐怖神器「姆喬尼亞」。

只有約尼摩薩和盧克班納兩人在離開城牆的時候,腳下都留下了兩個充滿碎磚的大坑。

楚河沒有猶豫,既然已經下了城牆,就要先下手為強,率領眾神獸向前衝去,應龍還沒有飛到那些喪屍的上空,口中的龍焰已經飆射而出,向著地面上的喪屍大軍狂噴而出,於此同時還有畢方神鳥的烈焰。


本身楚河就是打算試探性攻擊,這火焰定然會被護盾之類的東西擋下來,楚河只是打算弄清楚究竟是什麼,結界,護盾還是反擊,卻沒想到這火焰沒有任何阻礙的飛進了大批的喪屍之中,毫無阻礙的將大片的喪屍淹沒其中。

但是楚河沒想到的是,九嬰和畢方引以為傲的火焰,竟然沒有點燃任何一個喪屍,也沒有任何一個喪屍躲閃,那些火焰衝進了滿是蔓延的黑氣的喪屍大軍之中,簡直就像是不能造成絲毫傷害的,投影!

「有古怪!」

楚河在即將衝到大軍之前,又減緩了速度,他要先搞清楚自己的攻擊為什麼一丁點傷害都沒有,而這古怪的現象後面的人們自然也全都看到了,所有人都很疑惑,但是卻沒有辦法解釋這究竟是什麼原因,沒有人敢貿然在衝進那似乎根本就無動於衷的喪屍大軍之中。

此時威綸薩默斯摘下了墨鏡,鐳射激光長驅直入,轉瞬間爆射進了喪屍陣營,但是任憑他的鐳射激光不斷的灼燒,卻彷彿也像是一道幻影一樣投射到了那些喪屍的身上,就好像是用紅外線打了兩個點在喪屍身上,沒有任何作用。

約尼摩薩的雷神之錘涌動出寶藍色的狂暴能量,一道道巨雷同烏雲中破雲而出,落到地面上,這一次甚至都沒有完全落地,就在距離地面不足三五米處直接消失不見了。

「是那些巫師們念得咒語,一定有古怪,說不定是吸收魔法的結界之類的。」

辛格大喊道,可是就算是結界,也從沒見過這種根本就看不到實質性防禦的結界,假如有護盾存在,攻擊在上面,會有回應,你可以知道他在承受你的攻擊,就像之前濕婆議會的融合之魂,就算是強大到楚河等人根本都不是對手,他的防禦也是有極限的,是可見的。

可是現在,極限在哪?根本就沒有任何道理的吞噬,讓楚河等人摸不著頭腦。

正在眾人疑惑之際,巫師軍團的上空已經有了動靜,翁隆隆的咒語聲回蕩在上空,撕扯著頭頂的密集烏雲,終於那烏雲似乎被咒語撕裂開來,一道道雪亮的巨雷,再一次落下,只不過這一次的目標,是人類陣營,正落在了雷神之子約尼摩薩的頭頂……

這巨雷,和剛才約尼摩薩召喚出來攻擊巫師軍團的巨雷,一模一樣,而且似乎威力更強,約尼摩薩做夢都沒想到會有和自己的攻擊一模一樣的巨雷有一天會落到自己的頭上,下意識的防禦,雖然是慌忙之中,但是雷神之錘的分身之中本身就有神雷的種子,只要是雷電,就休想傷害到雷神之錘和他的使用者。

不過這一道驚雷,也將戰場上人類陣營的所有人給劈懵了,眾人終於知道這巫師軍團吸收的攻擊去哪了。

召喚神兵

剛才幾人只是每人攻擊了一下,但是這巫師軍團返還回來的卻是無數倍的,甚至可以說是無限的,雖然也有時間間隔,這個時間間隔大概就是剛才幾人最終的攻擊結束之後一直到天空上的烏雲開裂,雷電落下時之間的那一段時間,約有一分鐘左右。

每過這一分鐘,就會有數十道巨大雷電,數十道鐳射激光,以及上百道噴射火焰向著人類軍團席捲而來,現在楚河感覺到既慶幸又不幸。

慶幸的是只有這四種攻擊剛才攻擊向了五十軍團,似乎被他們拷貝下來了一樣,不幸的是居然是這四種攻擊……

雷神之子的雷電,直接從天空中降落,沒有什麼躲閃的路線可言,即便是從天上落下的這一段路程,也沒有任何人能夠躲閃,就算是你能夠真的快過閃電,在閃電閃的那一下,你根本什麼也看不清,唯一的一個辦法,只有硬抗,楚河也不例外,楚河就算再快,即使有一絲絲可能快過閃電,也絕對躲不開閃電。

而鐳射激光,這東西恐怖之處在於,他可以移動,他不像子彈不會拐彎, 神藥23 「揮砍」,躲閃起來簡直像是偷名畫的大盜躲機關中的紅外線警報一樣,腰上沒點功夫都跳不了這個「舞」。 至於九嬰和畢方的烈焰,這兩個是最讓人頭疼的,溫度奇高不說,九嬰烈焰還帶有很強的毒性,即便是擋下了這火焰的攻擊,留下的那股味道多聞幾口都會產生眩暈的感覺,極不舒服,噁心乾嘔這種都是小事,咳嗽流淚流鼻涕等等這些在變異者之後從沒有再出現在人類身上的癥狀,現在全都在這一大群超自然力量的人面前展現了一遍。

大戰還沒正式開始,楚河等人已經被這四種攻擊整的焦頭爛額,甚至都不知道用什麼辦法來還擊了,這些巫師軍團看樣子根本就是免疫任何法術類的攻擊,而且又善於用法術類的攻擊打擊敵人。

不過一開始的時候人類陣營有些手忙腳亂,但是打著打著,某些人就瘋了,帶著八個鬼將槍林彈雨之中策馬沖向了喪屍陣營,手中關刀響徹一片龍吟之聲,殺向了最前排的喪屍。

關小羽等人是沖在最前面的,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但是關小羽的攻擊,卻是被前排的幾個六級喪屍,結結實實的擋了下來,用的竟然是小臂。

以關小羽的力量,一般的六級喪屍別說接刀刃,就算是被掄過來的刀柄砸中,也必然骨折,但是現在三四個六級喪屍竟然硬抗下來了關小羽的大刀,刀刃砍進喪屍的手臂也不過半指有餘,關小羽頓時大驚,這六級喪屍的防禦力提高了三倍還不止。

這一幕自然是被人類陣營的人們都看在了眼裡,其他幾位戰將的情況,大都如此,除了關聖和趙雲神將,依然神勇,造成的攻擊依然能夠穿皮透甲,但是行動也的確被拖慢了下來,不可能像之前般大開大合的隨意屠殺了,開始專攻要害。

近戰攻擊!眾人這也才反映了過來,雖然喪屍的防禦力因為巫師的巫術提高了,但是還是吃近戰攻擊的,現在也只有這一種方法,所有近戰的神獸和英雄都緊跟在關小羽打開的小小缺口,開始奮力拚殺。

應龍雖然近戰強大,但是也不敢輕易的殺進巫師陣營之中,現在的巫師軍團咒語震天動地,似乎已經建立起來了某種強大的結界,貿然衝進去,可能會中了別人圈套,可是不解決巫師軍團又很難取勝,照這樣的情況殺,連一半喪屍都殺不完,就會活活累死了,至於其他的人類軍團,除了神力眾,能夠勉強和五級喪屍進行一對一,要是碰到六級或者混在其中的七級喪屍,即便是精英的神力眾也是有多少死多少,其他的就更不用說了,華夏的婆娑之界打造出來的大軍還在邊境前線,想必現在的日子也好過不到哪裡去。

地面上陷入了苦戰,天空上楚河帶著法術的神獸和超級英雄們飛行吸引著巫師軍團的火力,巫師軍團的能量這麼長時間卻沒有絲毫被消耗的跡象,實在是讓人頭疼。

楚河本來是帶著神獸曾經能夠自己應付二十萬喪屍軍團的存在,這一次加上這麼多的神力眾,加上這麼多的超級英雄,十幾萬本身是絕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的形勢,卻根本不能算是交戰,就像是人類軍團一直在試探,反而是喪屍軍團以不變應萬變,人類根本沒有形成有效的有威脅的攻擊,打了二十幾分鐘,地面上的神獸和關小羽以及超級英雄們殺的喪屍根本連五千都不到,也根本沒走出多遠,甚至在楚河召喚出了幾個式神之後,效率提升也不是過於明顯,這樣殺下去,殺到巫師軍團,至少七八個小時,不用到那會,這種高強度的大戰,最多兩個小時,人類陣營就要歇菜,所以楚河也不打算白費這個勁了。

應龍在天空之中大吼了一長一短兩聲,聲振寰宇,這是楚河定下的撤退信號,這一次M3防禦沒有白桃,楚河只能用其他手段號令全軍了。

地面上的很多超級英雄和戰獸們都殺紅了眼了,尤其是關小羽刀四等人,平日里雖然不能像是砍瓜切菜一樣,但是也要說是輕鬆放倒的喪屍,現在竟然能夠在自己手下走上兩回合,而且眾人身上的傷明顯見多了,這都是喪屍們的傑作,讓這些平日里殺起喪屍從不手軟的大佬級人物們有種很強的挫敗感,想要瘋狂的發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