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著她。

「你們不信?!我爹是宰相!宰相知道是什麼嗎?你們不過是個什麼都不是的王爺!敢惹爹不會放過你們的!……」

晏子晉給了護衛一個示意,護衛便把人「送」回房間了,關上門還有隱約的聲音傳來。

晏子晉也隨之回房。

葉靈沒被送回去,暗自鬆口氣。

「姐姐,那你要怎麼辦?需要送你回家嗎?」巫雅在一旁為她擔心。

「我先回房了。」回去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辦。

「歐陽月!」

晏子浩又是一副生氣的樣子。

葉靈轉向他,等著下文。

「明天我送你回去。」

葉靈搖頭。

「為什麼?」

「……」她要怎麼解釋?「我既然嫁了進來,再被退回去,別人會怎麼說我?」

「別人又不知道是你,說你什麼?」晏子浩直直的注視她。

「怎麼可能不知道?那麼多人知道的事,掩蓋得住嗎?就算以前不知道,經過今天,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這件事情本來就只是做做樣子,你和哥連住都沒住一起……」

一旁的巫雅睜大眼睛,「你們是真的沒有什麼嗎?」

「她還是我接的親,接回來哥連堂都沒拜,能有什麼!」

「啊?」巫雅看著葉靈的眼神複雜。

「哥已經把真正的新娘找回來,你就應該回去!」

「除非王爺親自開口,不然我是不會走的。」

別說什麼別人不知道的話,就算什麼都沒有,別人都會傳到什麼都有,那樣對於一個女生來說,基本把路都堵沒了。

「你賴著不走什麼意思?!」晏子浩的眼裡冒火!

巫雅看看人,試探的問道,「姐姐,你是不是不捨得子晉哥哥?」

「胡說什麼!她又不是真正的王妃!」晏子浩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我沒有胡說啊,姐姐跟子晉哥哥相處這麼久,不是有句話叫日久生情嗎?姐姐喜歡子晉哥哥怎麼了?子晉哥哥那麼聰明,我都聽很多人喜歡他啊?」巫雅不忿的爭辯。

她也跟我相處了一樣久啊?!晏子浩本來是瞪著巫雅的,不知不覺卻把目光移向了葉靈,只聽她語氣輕柔,面帶微笑的說:「對吖,捨不得。」

彷彿在說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完全沒有顧及過身邊人的感受?!

捨不得,就是真的喜歡嗎? 不願留下的不能走。

可以走的堅持留下來。

連僕人們都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兩人。而作為正主的晏子晉也沒有一句正式的話。

歐陽梅除了出門,沒有被限制其它活動。

所以她來找葉靈想辦法。

「歐陽月,幫我離開這裡,我不能留在這裡的!」

葉靈垂垂眸,問道:「你為什麼想離開?」

歐陽梅卻大聲嚷道:「我為什麼不能離開這裡?!我本來就不是這裡的人!留下來有什麼意思?我有許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才不要困在四面圍牆裡蹉跎終老!」

這讓原主聽到會不會扎心?

不能顧及一下姐妹的感受嗎?

「你知道我也沒辦法的。」

「怎麼可能?」

葉靈疑惑,她哪裡表現出很能的樣子過嗎?

「你們久居深宮大院的女人,不是最會陰謀詭計的嗎?怎麼可能沒有辦法?」

葉靈覺得自己該重新認識一下這位歐陽大小姐。

思索少許,葉靈問她:「你回過家沒?」

歐陽梅期期艾艾的回答,「還沒……」

「哦。」葉靈也不意外,「那你怎麼會去風箏節?」

「我不是想去看看嗎?聽說風箏節跟情人節差不多,很多年輕男女都會去,我就去碰碰運氣,說不定會遇上皇……遇上某個人也不一定,機會都是靠自己爭取的,你坐著它還會跑你身邊來啊?」

「哦。」說得挺對的。

「所以,你遇上了嗎?」

「沒有。」歐陽梅滿臉沮喪,「我才去逛了一下,就看見你們……」

一個衝動跑去打了個招呼,就變成這樣了。

葉靈眨眨眼,你這樣說她就那樣相信唄。

「你要不要回家?」

歐陽梅看著葉靈想了好一會。

「他們會讓我回去?」

「我問你想不想回去?」

「我……」歐陽梅一直支吾其詞,就是不正面回答她。

「如果你不想回家,就先待著吧。」什麼時候想到要去哪再決定下一步怎麼辦好了。

「我不想回去!」

歐陽梅一咬牙便作出決定。

「哦。」

「你要幫我離開這裡!」歐陽梅低聲細語,眼睛四望著防監聽。

「我沒辦法。」葉靈再次表態。

「一場姐妹,這點小忙都不幫嗎?!」歐陽梅詫異之外還帶著控訴。

「我怎麼幫你?」

「我就知道你會幫我的!」

葉靈看著人,她明明是疑問句啊,怎麼在她那會聽成反問句?

「我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我要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葉靈看著歐陽梅,感覺她是不是聽不懂自己的話還是她表達有誤讓人誤解她的意思?

「你可以跟王爺說。」

「怎麼可能?那種人,你覺得他是可以商量的人嗎?一看就是老古板,還學人家霸道!腿都廢了又沒……」

話沒說話,門就被人踢開了!

把兩姐妹嚇了一跳。

晏子浩在門外怒氣沖沖!

「你幹嘛?!想嚇死人啊?你媽沒教你要講禮貌嗎?!」

紈絝夫妻互捧日常 歐陽梅的話讓晏子浩衝進來要打人!

葉靈急忙把人攔住!

「她胡說的,你別生氣!」

晏子晉就是他的逆鱗,歐陽梅竟然撞槍口上還不悔改……

「我胡說什麼?就一個廢王爺,有什麼稀罕的……」

「你別攔我!」晏子浩看著葉靈眼眶都紅了。

葉靈用力把人摟住,搖頭。

那是姐,不能打。

不管是那一頭,她都不能讓晏子浩動手!

「滾!!!」

晏子浩沒有掙脫,卻對著歐陽梅大吼!

歐陽梅目的沒達到,有些不甘心,可是晏子浩面相兇悍,不敢多留,支吾兩句,匆忙離開。

「對不起。」等歐陽梅走遠,葉靈才放了手,然後道了歉。

晏子浩看著她咬唇不語!

「你別生氣,她只是一時亂說……」

那個歐陽梅突然變得那麼無腦,很讓人無語啊。

「不許說我哥!」

「知道!不會說!」葉靈點頭保證。

晏子浩看著她,許久不說話。

「哥雖然腿不利於行,可他比任何人都厲害!爹離開,我是他帶著長大的!他為兄為父!你們不能說他不好!」

晏子浩越說越激動!

「我知道我知道。」葉靈連忙再次保證!

「你千萬不要說哥一句不好,不然我會恨死你的!」晏子浩目光如豆,盯著她狠狠地警告。

葉靈看進他的眼裡,此時的他是如此認真與執著,似乎說出的話還遠遠不及他內心的洪濤情感。

「我不會的,我保證!」葉靈同樣的認真與堅定,「我跟你一樣對他好,好嗎?」

晏子浩本來抿著的唇一顫,心裡一落,凝視她的目光緩緩收回。

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葉靈鬆了口氣,坐下來喝了口茶。

望向門口的時候,突然起身快步到門口。

看著那盆花,葉靈俯身把它變換了位置。

過了十來分鐘,有人來敲門。

葉靈睜眼,看見進來的人。

「喜婆?」

讓人不敢置信。

還是只是剛好有事來的?

「王妃」

喜婆仍是那副笑咪咪的樣子,一臉和諧的看著她。

第一次做這事,不知道怎麼開口……

葉靈還在斟酌用詞,喜婆卻直截了當:「王妃有什麼話想帶給夫人嗎?」

葉靈眨眨眼,不怕泄露什麼的嗎?

喜婆卻鎮鎮定定的站在她面前,微俯著身,等待她的吩咐。

葉靈咽咽口水,有點吞吐的說道:「喜婆……麻煩你跟娘說,…姐在晏王府,讓娘…接她回去。」

葉靈抿抿嘴,今晚歐陽梅的話,真的讓她感覺不能讓她繼續待在晏王府,不說別的,就是她那口無遮攔的話,讓晏子晉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樣……

看晏子浩的反應已經覺得她真的不適合待下去,就算站在歐陽梅的角度她遭遇這樣的事會反抗可以理解,可是專戳別人的痛處來說話,踩得又是晏子浩的逆鱗,再留下來面對這兩兄弟,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事……

為了彼此的安全著想,還是先回家比較保險一點,以後的事情以後再想辦法吧。

「王妃,大小姐的事,夫人已經知道了。」

什麼?這麼迅速?

葉靈真的驚訝了!這樣還要她報告什麼啊?都了如指掌了! ……

「請看!」

櫻花玉拿出了一個紙條,這個紙條是林逸交給她的。

林若煙接過了櫻花玉手中的紙條,表情當中儘是不解,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玩意。

打開之後,林若煙有些哭笑不得,上面正是林逸的字體,說是安排好這些人,具體的事宜回來之後再和林若煙說。

林若煙有些納悶,林逸從哪裡帶回來這麼多大美女,莫非是為了解決林氏財團男女不平等的問題?可是林逸哪裡有時間關注這些呀。

林若煙不想管這些閑事,可是又沒有辦法,只好擺了擺手,一旁的小秘書立刻走了過來:「林總,有什麼吩咐?」

林若煙立刻道:「馬上幫我安排好這些人,就安排在我們林氏財團旗下的房地產公司那些沒賣出去的大樓那裡,那些大樓暫時不賣了!」

秘書愣了一下:「這倒不是問題,可問題是我們那裡的房產挺火熱的,佔據了以後恐怕會影響效益!」

「沒事,就安排在那裡吧!」林若煙沉聲道。

「是!」秘書應了一聲,轉身準備離開,可好像有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過頭來道:「那給她們安排多少個房子?」

「安排二十間吧!」林若煙琢磨了一下道。

「二十間?」秘書愣了一下,想要說什麼,可是看到了林若煙那凌厲的目光,立刻道:「是!」

林若煙瞥了一眼一旁的櫻花玉:「你們跟著她,她會安排你們!」

「多謝林小姐!」櫻花玉趕忙道。

林若煙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櫻花玉則是跟著林若煙的秘書離開了,一旁的櫻花清影有些不爽道:「有什麼可神氣的,要不是因為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誰會求著她?」

話雖然這樣說,可櫻花清影還是很驚艷林若煙的容貌,內心當中不免有些嫉妒。

倒是櫻花玉,她早已經看淡了一切,擺手道:「無妨,人家不認識我們,自然沒有義務來招待我們,只是看在林逸的面子上罷了,再者說了,華海這地方我也聽說過,房價可不低,她能一次性騰出二十間給我們,也是不易了!」

櫻花清影的脖子一扭,不願意聽這些,櫻花玉搖了搖頭,表情當中儘是無奈,因為櫻花清影從小就沒有父親,所以櫻花玉太寵著這個女兒了,不然櫻花清影哪裡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呀。

跟著這名小秘書,來到了這個林氏財團新建起來的小區,把她們安排了住的地方,躺在鬆軟的大床上面,櫻花清影只感覺特別舒服,嘴角掛著微笑,就差跳上天了。

望著裡面的裝飾和傢具,雖然沒有她們習慣的日式風格,可也是很不錯了。

櫻花玉點了點頭,心中還是很滿意的,倒是一旁,一位櫻花媚忍的手下皺眉道:「首領,我們在這裡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