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

瞬間迷惑了,嘎嘎看着在自己不斷穩固的精神力中,依舊慢慢減弱的意識體,再回頭看了看完全成爲一具屍體的老光鱗獸。

以愛爲謀,賭你情如初見 “這……這就是衰老死亡嗎?”

“那這團意識體是?”

“鬼啊!”嘎啊~~

突然一驚的跳開一段距離,嘎嘎的精神力觸電般散開不再控制意識體。

一失去精神力的緩衝,這塊意識體立刻以之前數倍的速度消散。

“等等!”

很快察覺到不對,對自己下意識的反應鬱悶不已的嘎嘎立即重新包裹住這團意識體,同時不斷加大包裹外圍的精神力量,但這團意識就這麼短短的一瞬卻已經消散了三分之二,只剩下那小小的一點,它如同風中殘燭般的飄蕩到嘎嘎眼前。

“該怎麼處理了,現在連交流任務都還沒有開啓的說,喵的。”

老光鱗的屍體被放到一邊,生於自然,融於自然。 隱婚神祕影帝:嬌妻,來pk! 而嘎嘎則帶着冥獄蝶和這點用嘎嘎30%精神力包裹,才停下消散的意識體,一步步向快要建好的巢穴中走去。

“這可是咱第一次在外部世界見到的意識體的說,之前沒有注意那些戰死的個體,該不會都會有意識體產生吧。”

“喵的,搞不好都是一產生就消散了!對了,獸羣中好像還有生存下來的年老個體,應該可以觀察到吧。”

一邊觀察着這粒殘餘意識體,嘎嘎一邊想着有關意識的問題。

“以前就知道那些擁有我意識種子的物種,肯定會有不在我控制的分支產生。”

“那麼,這些分支即便不受我控制,其意識的產生也會有我的意識種子的原因。這應該就能解釋,現在在非觸手嘎嘎獸的物種身上感受到我的意識的原因了。”

“這麼一來,這隻動物所屬物種應該是觸手嘎嘎獸的一個近親。喵的,連這個物種名都還不知道的說。”

看了看不斷飄蕩,彷彿下一刻就會消失的意識體,嘎嘎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邁着步子,將這團意識體護在自己掌間。

而由於擔心冥獄蝶的毒會有不好的影響,嘎嘎甚至讓冥獄蝶稍稍遠離的吊在了自己身後。

陽光一點點掉落大地,夜幕緩緩接近了這片寧靜卻充滿着殘酷鬥爭的自然世界。

嘎嘎保護着這粒意識體回到了新建的巢穴。

……繁殖點9/10……

“還差最後一個了。”

“就選電石礦東部吧。”

這時,嘎嘎看着不遠處一隻弱小的動物從樹林中一晃而過,專注於意識體查看的嘎嘎只是稍稍瞟了一眼那個方向,卻根本沒有去注意這種弱小的動物,觸手嘎嘎獸們的食物是與自身體型差不多大的獵食者。

但嘎嘎所忽視了的是,這隻小小的動物,同樣擁有着直立的雙腿與短小的上肢。

如果將其放大幾十倍,或許嘎嘎就會盯着對方驚呼。

恐龍!

巢穴北部,老光鱗屍體旁。

草叢不斷晃動,藉着夜幕降臨前的晚霞餘光,十幾個身影漸漸顯露出來。

它們圍住了已經無法行動的老光鱗屍體,其中幾隻較大的身影發出微弱的低吼聲。

小羣體微微躁動之後,這些身影開始拖動起老光鱗沉重的屍體。

輕微的撞擊聲之後,屍體掉落在了一塊小溝中,然後,泥沙濺落,漸漸的,屍體被完全掩蓋。

這是頭領光鱗獸的待遇,而這十幾個身影,正是老光鱗離開一段時間之後,光鱗頭領派出的探查小隊,它們中包含着四隻中老年的光鱗獸和十二隻成年的光鱗獸。

雖然外出遲了不少,但卻只是比老光鱗差了一會兒便到達。它們回頭看了看隱藏在遠方的光鱗巢穴,這十六隻光鱗獸尋一塊乾燥的泥沙地相繼撲下,開始休息。 秦修塵清清楚楚的看到秦陵打開一個遊戲圖標,然後輕車熟路的按下去一串代碼。

電話已經接通,他卻遲遲沒有聲音。

秦管家的聲音還在那邊:「六爺?您不在?」

「在,」秦修塵慢慢啟唇,「管家,我這邊有點事,待會兒回給你。」

他掛斷了電話,走到了秦陵身後,長睫垂著:「小陵,你在玩什麼?」

「編程小遊戲,」秦陵側頭看了秦修塵一眼,他對秦修塵沒什麼隱瞞,「叔叔你要玩嗎?」

編程……小遊戲?

秦修塵猶如玉色的手指壓著手機,他在極力剋制自己的情緒。

他一直都以為秦陵就是喜歡玩遊戲,還喜歡玩高難度的遊戲,所以讓工作室的人搜羅各種遊戲給秦陵玩兒,有遊戲機,也有益智的遊戲APP……從沒想過他玩的是這些遊戲?

「你繼續玩,我看看。」秦修塵勉強壓住了內心的驚駭。

秦陵猶疑的看了秦修塵一眼,然後坐直身體,繼續敲著鍵盤上的字母,一行行代碼敲過去,他玩兒遊戲一般入神也就忘記了身邊的人。

還拿出來放在床頭的書包,從裡面拿出一本厚厚的「黑客入門」。

這書是秦苒列給他的一本,秦陵在網上搜過沒有買到,後來秦苒自己給他拿過來了,秦苒列給他的那麼多書中,秦陵最喜歡的就是這本。

他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因為記性好,他直接翻到自己需要的那一頁,然後對照著程序入侵代碼,在鍵盤上敲下一行行字元。

完全不知道,秦修塵站在他身後,站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他沒有在房間內打擾秦陵,而是穿了件外套,拿著手機走到外面,給秦管家回了電話。

「秦管家,」秦修塵找了個沒人的走廊盡頭,他看著窗外漫天的星火,一雙漆黑的眼睛瑩潤著細碎的濕意,又似乎是笑了笑:「秦家有未來了。」

京城,坐在車內的秦管家猛地坐直,他很少聽到秦修塵這麼失態的時候,除卻老爺子死的那一次,他在娛樂圈再碰壁,秦修塵也沒有露過怯態。

「未來?」秦管家心臟跳得很快。

秦修塵另一隻手遮著眼睛,他望著窗外,一字一頓的開口:「小陵。」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秦陵會編程的事情,秦修塵跟秦管家提了。

兩人都沉默了好久,秦修塵才慎重的開口:「這件事要瞞好,培養好小陵前,不能透漏一句,不然小陵處境危險。」

秦漢秋的存在秦四爺早就查到了,只是因為秦漢秋對秦四爺沒有絲毫威脅,就算秦管家把他帶到了秦家,秦漢秋也不能服眾。

可秦陵不一樣。

他現在才九歲,就對計算機領悟性這麼高,天生就是秦家人,直接威脅秦四爺的地位,秦四爺那麼狠辣的手段……

秦修塵握著手機的手一緊,他眸光一厲,不想再重複幾十年前嫡系一脈全軍覆沒的場景,他現在唯一怕的就是護不住他,甚至護不住秦苒……

手機那頭的秦管家也沒想到秦陵會有這麼高的天賦。

他當初查秦漢秋消息時,只查到秦陵不認真學習,喜歡逃課打遊戲,也不愛跟同齡人玩兒,十分自閉,所以接兩人回來后,秦管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很難扶起來的秦漢秋身上。

此時聽到秦修塵的話,他手指也忍不住抖著。

秦家……可以恢復二十年前嫡系一脈的盛世嗎?

他不由看向車窗外……

「你之前打電話給我是有什麼事?」秦修塵暫且掩下內心的翻湧的情緒,詢問秦管家。

「我是想跟你說秦苒小姐的事情,」秦管家抿了抿唇,「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回……」

「這件事你不用想,」秦修塵意識到秦管家想說什麼,他直接打斷,否決,「苒苒她現在情況很好,不需要回秦家。」

秦家現在也是一個爛攤子,秦修塵不想因為秦家的事拖住秦苒,他無比的清楚,現在苟延殘喘所剩無幾的秦家是秦苒的拖累。

秦家就算要崛起,也要靠秦家人堂堂正正的崛起,而不是借著秦苒朋友的人脈施捨,這也是在消耗秦苒朋友。

在聽到秦陵的事情之前,秦管家覺得唯一能接管秦家的人可能就是秦苒。

此時一聽秦修塵說起秦陵……秦管家對秦苒也就沒那麼執著,秦修塵反對,他也就暫且歇了這個心思,現在最緊要的就是保護好秦陵,在他有能力之前,不能讓秦四爺發現他。

只是……秦管家想起秦漢秋嘴裡的那個「小程」,他心裡略顯猶疑,觀看秦漢秋的筆記,這個「小程」格局不小。

這邊,秦修塵掛斷了電話。

經紀人剛好從樓下上來,他給秦陵端了一碗時令水果:「你怎麼在外面?」

房間沒有關上,經紀人直接推開了門。

「跟秦管家打電話。」秦修塵收回手機,華美的臉上似乎有一層光。

他笑了笑,然後朝房間的方向走,看起來是有什麼喜事。

經紀人把水果遞給秦陵,瞥見秦修塵這樣兒,詫異:「這麼開心?」

「好事兒。」不便跟經紀人說,秦修塵關了門,低頭按著手機,慢慢思索秦陵的培養路線。

經紀人一進來,秦陵就換了個腦殘但經紀人又看不懂的遊戲。

「言天王今天離開節目組了,」經紀人盯著秦陵吃完水果,才坐到秦修塵對面,「說起言天王跟江總……你都不覺得你侄女有些不同尋常嗎?」

秦修塵看他一眼,不緊不慢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不答話。

「我原先以為你查不到她的地址,是因為她所在地閉塞,」經紀人壓低了聲音,「若是這樣,129沒有收錄,很有可能。但從現在的情況,你覺得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再怎麼,不可能連秦苒的名字都收集不到。

秦修塵拿著杯子的手一頓。

他看向經紀人,又看了眼秦陵的方向,沒回。

經紀人卻看著他,鎮定的吐出兩個字:「忌憚。」

結合這兩天她在節目組的表現,除了忌憚,經紀人想不出來其他的詞。

「你侄女跟言昔很熟,」經紀人往椅背上一靠,看著秦修塵的方向,「我也從汪老大那裡得知,言昔背後是雲光財團。」

「雲光財團?」聽到這一句,秦修塵眼眸才算有些波動。

「神編江山邑是雲光財團的人,我知道你對秦家有心結,你這個侄女是秦家關鍵點。」

秦苒的人脈,有些恐怖了。

秦修塵看著窗外,聞言,抿唇,「她能到今天,又容易到哪兒去。」

**

翌日,星期二。

快到十一月中旬。

秦苒期中考試完,請了幾天假之後,終於回到了京大,步入新一輪學習。

物理系實驗室地下二層,負責人在核對申請名單。

「今天申請書就要截止了,周校長那邊最後一個保密協議跟申請書還沒到嗎?」負責人推了下眼鏡,伸手整理手裡的申請書,「是京大今年的新生王吧?」

四大家族京大A大今年實驗室考核的申請人都簽了保密協議還有申請書。

只剩下最後一個遲遲沒有下來。

助理已經打電話確認過了,他看了負責人一眼,遲疑了一下,「聽說好像是請了兩天假去c市玩兒了……」

「這個關頭去c市玩?」負責人沒想到聽到這個答案,他一愣,然後失笑,「我怎麼聽起來,這個學生比去年的宋律庭還要囂張。」

助理搖頭,「會不會不打算參加12月份的考核了,所以就沒簽?今天保密協議就要截止上交了。」

「也有可能,畢竟宋律庭也是次年才參加考核的。」負責人把保密協議鎖起來。

十二月考核,剩下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大部分參加考核的人都在做各項實驗、做專業性題目,實驗室考核難度很大,不然每年也不會就挑那麼幾個人。

在這個時候還能請假出去玩,這京大上次是忽悠才會說新生王十二月份就要參加考核吧……

兩人正說著,外面一個穿著實驗服的人進來,遞給負責人一個信信封:「周校長剛剛派人送來的。」

負責人接過來,拆開一看,正是保密協議跟申請書,上面囂張的簽了兩個字——

秦苒。 站在高高的山丘之上,空幻俯視着大地。

山下有數不清的動物都正擡頭望向山頂,密密麻麻的也看不清是什麼物種,但空幻只覺得此時無比威風,而沒有一絲的恐懼。

回頭看了看身後,無數看不清身影的動物正圍着自己,有的高大無比的,有的身形健碩的,甚至有的漂浮在空中,藏匿於水塘,埋藏於地下,但它們都模糊不清,彷彿一團薄霧。

空幻都能看見它們,而它們也都圍繞着空幻。

眼前的空氣突然波動起來,似乎出現了一快沒有厚度的屏幕,屏幕中,一個擁有雙手雙腳的小動物正在四處爬行,他的周圍則是數個直立的高大身影,他們似乎在笑,溫和的笑,慈愛的笑……

而小動物也在笑,憨憨的笑……

空幻也笑了起來,它知道這是什麼動物,記憶中有一個詞語。

人類。

人類?

空幻突然有些困惑,人類是什麼生物?爲什麼我會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屏幕中的世界正不斷髮展。

小人開始直立,而且慢慢長大,但圍在他身旁的高大身影,卻在一個個減少。

咦?

空幻突然感到不對,明明剛剛纔見過,爲什麼現在卻想不起來那些消失的身影了呢?

無意間回憶之前的場景,那些消失的高大身影卻已經無法回想,此時甚至連之前的場景都開始變得模糊不清。

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剛剛纔看過啊!

意識變得有些混亂,空幻周圍的空間不斷波動,屏幕劇烈晃動之後瞬間崩塌,裏面的場景也開始支離破碎的化爲一快快發光的碎片。

碎片不斷消失,眼前重新變成了高山遠望的景色。

而這時,空幻發現眼前再次波動,一粒細小的物質出現在空幻身前,然後慢慢膨脹、晃動,最終變成一隻淡淡的動物身影。

嗯?像是在哪兒見過。

迅速回頭查看,果然在身旁出現於面前身影一樣的動物。

明明之前還看不清啊,好像……

回來吧。

不由自主的對着身影說出這句話,空幻卻覺得無比自然。

這個身影似乎點了點頭,然後很快融入了空幻找到的那個影子。

之後,這個影子變得清晰了一絲,而其他影子卻還是那麼模糊的一團,甚至連大小也偶爾發生着變化。

當身影完全融合到這個影子之上之時,空幻感到一陣莫名的輕鬆。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

【意識融合完成,光鱗獸交流任務開啓,分支迴歸任務開啓。】

嘎!

被聲音一驚,嘎嘎立刻從睡夢中驚醒,但在它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時,嘎嘎就發現意識中突然彈出了兩個任務框。

“額,怎麼回事?”

【光鱗獸交流任務

目標:獲得十隻光鱗獸的友好(0/10)

獎勵:200(進化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