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文星很清楚這一點,先前他自己的懷疑不成已經惹怒了白風,縱然是無仇也變成了有仇,更何況白風之前本身就和神武門不合,殺了好幾位神武門內的搬山境武者,這一次更是趁亂害死了長老公孫良。

對他而言白風是永遠不可能成為朋友的,這是立場的問題。

武者之間一言不和大打出手的多的是,眼下白風和他已經徹底的撕破了連。

武文星不計後果,想來個死無對證,先殺了白風,然後將先天宗寶庫一事全部推到他頭上,既能了卻一個心腹大患,又能減少這件事情的影響,兩全其美。

白風也不是良善之輩,面對武文星的敵意直接放眼日後要滅你滿門,殺意之重,讓人毫不猶豫的想要處之而後快。

從先天宗寶庫出來之後,徐胖子,宇文護都等人的離去,使得眼下就只剩下了三人。

人越少,動手的可能性就越大,因為缺少其他人的桎梏,方便下定決心。

忽的。


就在白風和武文星對視的時候,一道勁氣炸響的聲音響起,隨後有股足足二十山的力量凝聚一處,好似一條堅韌無比的鐵鎖一般直接將他給殘繞住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白風似乎沒有防範直接就中招了,周身被這二十山之力壓制的不得動彈。

「白風,對不住了,我常樂怎麼說也是神武門的峰主,不可能因為與你有點交情就叛出神武門。」常樂此刻實力全部展露出來,以直接最大的能力牽制住白風。

「哈哈,也對,這時候常樂你也應該站隊了。」白風大笑道:「不然神武門肯定不會放過你的,既然你選擇了和我作對那麼後果也應該想到了吧。」

說話之間他完全不把這二十山之力的禁錮放在眼中。

常樂說道:「當然,動手的這一刻起我就和神武門綁在了一塊。」

「很好,我很欣賞你這個決定,因為這的確是一個聰明的決定,跟著神武門一條道走下去總好過和我牽扯不清,你我也算是認識一段時間了,放心,我會給你留個全屍的。」白風說道。

常樂沒有了之前的客氣,冷聲道:「你我交情不過是利益上的往來罷了,當初我助你是想鞏固自己在神武門內的地位,不用說的那麼冠冕堂皇,今日我和武文星留定你了。」

武文星此刻滿帶殺意的笑道:「常樂,你這個決定做的很好,日後我若是成為了神武門的門主我不會虧待你的,白風,你可別生氣,識時務者為俊傑,常樂這麼做是因為看到了你我的差距,你以為我神武門靠什麼建立門派,稱霸三川郡的,今日便讓你看看,什麼是地煞武技的威力。」

說話之間,他臉上露出了無比自信的神色,雙臂張開,勁氣宛如雷霆一般纏繞其上,整整風雷震動的聲音響起,那碰撞之間宛如一股可怕的風暴正在醞釀,讓人感到畏懼。

「地煞武技?」白風此刻眼中露出了吃驚之色:「你居然會地煞武技。」

「這有什麼奇怪的,我神武門的門主武天烈就是修鍊地煞武技而在顯化境之中稱強的,我是武家的族人,自然也有資格修鍊地煞武技,告訴你吧,我修鍊的地煞武技名為地煞驚雷拳,正是因為這地煞武技的存在才讓我武家屹立不倒,才讓常樂選擇站在了我這邊,白風,我承認你很自信,但是自信過頭往往就是愚蠢了。」

武文星雙臂之上雷霆閃爍,已經發出了璀璨的雷光。

白風臉色凝重了起來,他不怕尋常的搬山境後期武者,可修鍊了地煞武技的搬山境後期武者就不一樣了。

能於天罡武技並成為一百零八種絕世武技的存在,絕不尋常。

「轟隆隆…….」瞬間,他勁氣震蕩,六十山之力洶湧而出,宛如一頭洪水猛獸般直接就將常樂那二十山之力的禁錮給擊潰了。

常樂疾呼道:「我的實力不足以壓制他,武文星快動手。」

「我看明白了,你這武技需要醞釀一些時間,所以剛才你和我說話拖延時間,不過我不會給你機會了。」白風目中精光閃動,手中的斬龍刀已經落下。

「斬~!」

刀芒如虹,衝天而起,宛如大廈將傾碾壓而至。

這一刀以玄金刀芒斬出,蘊含了足足一百五十山之力,這一百五十山之力還是之前白風斬殺了四位搬山境中期的武者積累了一些力量,在加上自身的六十山之力所產生的威力。

可以說,這一刀是白風斬出過的最強一刀。

「現在才知道,可惜已經完了,我雷霆之力已經凝聚,你必死無疑,迅雷瞬~!」武文星一聲低喝,全身上下竟然噴湧出了道道雷光,整個人好像化作了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原地。

真正的快若雷霆。

「轟……..」

刀芒斬下,縱然是極其迅速,可是卻快不過雷霆。


巨大的刀罡在劈開了大地,撕開了遠處的幾座低矮山峰,可是卻並沒有攻擊到武文星。

「太慢了,白風,你在看哪?」武文星的聲音陡然在白風的身後響起。

白風頓時如芒在背,渾身的寒毛瞬間立了起來,這速度已經超過了他的感知了,要知道他可是有第六感的武者,一些危機甚至可以做到提前預知,但是第六感卻感覺不到武文星的殺意傳來的方位,直到出現的時候才發現有點晚了。

「奔雷擊~!」武文星渾身雷光閃閃,宛如天神下凡,威武不凡,他手成錐形,勁氣匯聚可怕的力量如雷霆醞釀,一招爆發。

勁氣如雷,凝練一出,如尖銳的錐子瞬間宣洩而出。


「護身玉佩。」白風想也不想,激活了腰間的那枚護身玉佩。

「嗡! 官路權途 !」


一圈宛如實質的光幕瞬間從腰間的玉佩湧出,化作一個圈將白風整個人籠罩在內。

此刻,奔雷已至。

堅硬之盾似乎遇到了最強之矛,兩者之間碰撞在了一起,力量對抗,電光閃爍,附近方圓數里之地的地面陡然一震,塵土宣揚,土石拋飛,樹木被餘波一盪直接摧枯拉朽的攔腰折斷,附近的飛鳥哀鳴一聲墜地身亡。

「咔嚓……碰~!」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堅硬的盾稍遜一籌無法抵擋這強大的力量,直接碎裂,餘威落到了白風的身上。

僅僅一個照面,白風整個人便被擊飛了出去,渾身雷光閃爍,這種被雷霆鑽入全身的疼痛比起斷掉手臂還要劇烈,宛如來至於靈魂深處一般,讓人無法忍受,縱然是意志堅定的他也不由的發出了一聲慘叫。

「轟隆~!」

重重的砸下地上,白風以最快的速度再次翻身站起,可腰間已經多了一個血窟窿,頓時而且內臟受損,頓時忍不住一口鮮血湧出。

毫無反手之力。

地煞武技之威,竟強如斯。

白風不得不承認,自己絕非這個武文星的對手。

「這就是攻擊一類的地煞武技么,果然可怕和我修鍊的天罡不滅斗戰法完全是兩個極端。」他看著遠處雷光閃動的武文星,心中既羨慕又嫉妒。

若是尋常的搬山境後期武者他完全可以硬碰而不敗。

可此人不行。

「地煞驚雷拳么?名為拳,實際上是卻不是拳法那麼簡單,速度,力量,乃至於破話力都是一等一,剛才我若是沒有那枚玉佩這時候已經躺在地上起不來了。」

天罡不滅斗戰法和地煞驚雷拳之間的對抗,強者落了下風。

白風的金剛身沒有辦法抗住這樣的攻擊,這種將力量凝聚到極致,又以驚雷之勢襲來的攻擊可以擊破任何的防禦。

或許天罡不滅斗戰法真正的強悍之處不在於這裡,而在於推動武者的境界不斷進步上。

「還沒死,低估你的生命力了,不過你的護身寶物已經破碎了,這下我想你沒有機會了。」武文星身上雷光閃動,大步走來,眼中看向白風的時候就如同在看一個死人。

白風冷靜的說道:「勁氣化雷,讓你具備了雷電的力量和速度,但這樣的不可能沒有副作用,天罡武技尚有缺陷,更何況是地煞武技。」

「你的確很聰明,不過我也不怕告訴你,畢竟你也快死了,地煞驚雷拳維持的時間不能很長,但這點時間殺你足夠了。」武文星面無表情的說道。

白風咧嘴一笑:「我看不止是時間限制,只怕你的肉身也無法承受住地煞驚雷拳的副作用吧,時間一過依我看你和一條死狗沒什麼區別。」

武文星目中殺意更盛了:「憑著對地煞武技一星半點的了解就能推斷出這麼多,你的武道天賦果然不凡,但也僅僅如此罷了,狂雷落~!」

陡然一喝,他身上的雷光澎湃而出,化作無數道雷霆奔掠而出,所過之處大地為之焦黑,空氣為之顫抖。

這密集的雷光夾帶著可怕的貫穿力和爆炸力,並且以雷光的速度武者是避無可避的。

速度和力量兼備,這才是地煞驚雷全的可怕之處,至於缺點至少在現在不會體現出來,如此也就足夠了。

「武文星,常樂,你們兩個人的腦袋我白風記下了,他日必登門去取。」白風忽的哈哈一笑:「地煞驚雷拳果然厲害,」

大笑聲中白風整個人被一股晶瑩的光芒籠罩。

無數的雷光掠至,將其和附近的大地無差別的覆蓋住了。

「轟!轟!轟!」落雷不斷的轟擊著這片地方,遠遠看去就好像上天正在懲罰這片地方一樣,雷霆的力量讓所有人心生畏懼,不然涉足查探。

武文星這擊過後渾身雷電消失的乾乾淨淨,整個人痛叫一聲癱軟的倒在了地上,縷縷鮮血不斷的從他身體之中溢出。

!! 「武文星,你怎麼樣了,不礙事吧。」常樂急忙走了過去。

「算不了什麼,地煞驚雷拳的副作用而已,這種武技太過剛猛霸道,先傷己,再傷敵,白風那廝說的一點都沒錯,我的肉身無法承受這樣剛猛霸道的力量,不過這武技絕對不能被白風那種人得到,那種煉體武者得到這門武技便如虎添翼,蛟蛇化龍,一飛衝天,真正的無可匹敵。」武文星渾身微微顫抖,全身各處宛如針刺一般的劇痛。

常樂看著前方那雷光劈落的大地:「白風他死了么?」

歡愛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沒有,我的雷霆沒有感覺到擊中人的樣子,他逃了,常樂,此地不宜久留,帶我離開這裡返回神武門,要是白風現在殺個回馬槍我們全部都要死在這裡了,另外作為這次的獎勵,我會說服武家將地煞驚雷拳傳授給你。」

「當真?」常樂頓時驚喜道。

「我不能保證一定能說服武家,但我會儘力,現在神武門缺少頂尖武力,多你一個對武家對神武門都好,他們應該會同意的。」武文星說道。

常樂壓住心中的喜悅,急忙帶著武文星迅速的離開這裡,返回神武門,只留下了這一片滿地狼藉。


此刻,先天宗的寶庫的最深處,生死殿,不,應該說是三月殿內。

空空蕩蕩的大殿之內一團晶瑩之氣凝聚,等到這熒光上去,很是狼狽的白風驀地憑空出現於此。

「咳!咳!」白風略顯虛弱的咳嗽了起來,整個人頓時大鬆口氣。

「若非有著三月殿的鑰匙可以隨時讓我移形換影的傳送到這裡,我之前挑釁武文星可是一個非常愚蠢的行為,沒想到武文星也是一位地煞武技的修鍊著,這一點我失傳了,這地煞武技比我想象中的要強大,一擊,僅僅一擊,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護身罡氣連通身上的護身玉佩直接破碎,金剛身亦是被破,留下了一個傷口。」

白風看著已經止住了血,並且血肉蠕動迅速康復的傷口嘴角不由一抽。

果然肉身強大遠不如攻擊強大,雖然知道那地煞驚雷拳又副作用,但是武文星一點都沒有說錯,他完全可以在副作用到來之前擊殺自己。

「地煞武技啊。」白風忍不住一嘆;「李家的那門地煞虛空斬我沒有得到,神武門的這地煞驚雷拳我也沒有機會得到,如今看來卻只有依仗先天宗這留下來的,地煞六識斷魂法了,我必須儘快把這門地煞武技修鍊成功,若不然的話實在是無力和那些群雄一爭高低。」

一念至此,他沒有顧及身上的傷勢而已大步向著放置武技的偏殿走去。

戰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生怯意,不敢再戰。

白風此刻依然是戰意勃勃,他很期待接下來和武文星的一戰,看看是他的地煞驚雷拳厲害,還是自己的天罡不滅斗戰法加地煞六識斷魂法更強。

熟悉的偏殿。

白風輕車熟路的將木架之上最高層的那兩門地煞武技取下,一門是地煞六識斷魂法,一門是地煞神目術。

精力有限,他自然是選擇修鍊地煞六識斷魂法了。

丹藥這裡不缺,時間他也也偶。

沒有任何的猶豫,白風勁氣輸入其中,承載著六識斷魂法的這門武道精魄立刻光芒大盛。

「本人得學一門地煞武技,今傳於世,名為地煞六識斷魂法,六識乃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此武技共有六層境界,可融入各種武技之中,每學會一境,便可滅人一識,大成之後可滅人六識,使之如行屍走肉,任你宰割……」

「六識第一識,眼識,斬去眼識便去人雙目,讓人目不可識,此乃最易修鍊之識……」

白風知恥而後勇,開始沉入了地煞六識斷魂法的修鍊之中。

比起天罡不滅斗戰法,這門地煞武技顯然是要容易得多,當然比起其他武技這還是非常困難的。

不過白風因為擁有了天罡不滅斗戰法做底蘊,學什麼武技都快,領悟力更是驚人,這門先天宗遺留下來的地煞武技被他以一個難以想象的恐怖速度迅速的學習著。

「原來如此,是這樣,勁氣是載體,視線也是一種載體,如通神境的絕世強者,意志影響物質,我勁氣也能影響視線,只要做得到就能將視線斬斷,使人如睜眼瞎,而且這力量根本就無從防範,只要與你對敵都能斬斷敵人視線……」

白風沉浸在這門武技之中,地煞六識斷魂法的第一層境界他開始逐漸領悟了,並且很快揣摩明白了。

忽的,他所處的大殿之內突然一明一暗的閃爍起來,如同黑夜之中的燭火隨風擺動,時而明亮,時而又彷彿要熄滅一樣。

但詭異的是這大殿之內只有螢石,沒有燭火,螢石之光可不會被吹滅的。

隨著時間的過去,明暗之間閃爍的頻率越來越高了,之前近半個時辰才能閃爍一次,而現在每隔三個呼吸時間大殿內的光芒就熄滅了一次。

倘若這裡有其他人的話就會發現,這大殿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

有變化的是白風自己。

白風自己要親自嘗試這門武技,從而以最快的速度推斷出武技正確的使用之法。

一天時間過去。

三天時間過去。

突然,白風發現整座大殿一下子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一切的光芒都消失了,他看的見,可是卻看不見自己的手掌,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只能看見黑暗。

「六識斷魂法的第一層境,斬眼識,我成功了。」

黑暗之中他嘴角露出了一絲危險,勁氣詭異的波動了一下,眼前的黑暗頓時散去,光明再次重現了。

「開始修鍊第二識,耳識。」

耳識乃聽覺,斬耳識就是斬去武者能聽到的聲音,讓他成為聾子。

白風同樣拿自己親身嘗試。

又是三天過去了,白風成功的斬去了耳識,這門武技的第二層境界他完成了。

十天時間過去,他再次突破,斬去鼻識,斷去嗅覺,一切的味道都從他世界里消失了。

二十天,舌識斬。

至此,白風再揣摩了十天如何斬去身識,不過他不敢拿自己做嘗試,因為一旦成功他整個人將癱瘓在地,無法動彈,比起挑斷全身筋脈的人還要悲慘,到時候想要恢復都做不到,這樣兇險的武技只有去讓敵人去以身試法了。

「眼耳鼻舌,四識合一,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