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丹田已經被滿溢的靈氣弄得如大風吹海面激起一個個巨浪一樣,隨時要因為那格外高漲凸起的一點爆炸掉般,難受的感覺,彷彿要奪走她的性命!

小白咬牙強撐著,此時,再也沒有心神去分給其他事情了,努力想要穩住自己,可是那浮浮沉沉的卻越發的嚴重,彷彿要一瞬間將她一下子吞沒掉般!< 193

底下的殭屍潮不減,只是更嚴重!

小白的身子有漸漸從這中往下掉的架勢,看得替小白護法又要擋住別的殭屍攻擊的十名元嬰期修士,大氣也不敢喘一下,越發認真的嚴陣以待,隨時準備飛身上去,將浮浮沉沉隨時要掉下來的小白接住。

沈逸一雙眼睛只看見小白,其實他本身的存在,若是讓這些變異的人感應到,都會害怕的閃開,可是他不想破壞小白解除孽業的機會,若是真的可能會要小白的命,他再出手也不遲。

浮浮沉沉,一刻鐘過後,小白額頭上早已經布滿冷汗,臉上身上,一片蒼白,不見一絲血色,這是別人進階時都不曾有的現象,讓人很奇怪,一瞬間,小白的氣息彷彿從一百一下子降到了零般,讓人感覺不到她的存在氣息!

原本,還針對小白而湧上的殭屍們也因此放棄圍攻小白,而繼續向城中進攻。

這樣的情況,讓十名元嬰期修士都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城那邊,因為他們的關係,已經築起了石門,不怕被攻破,他們只要好好守護好小白即可,可是沈逸的眉心卻緊緊的鎖起,出現清晰的川字。

若是小白進階成功……沈逸抬頭看向天空的方向。

這是一個被神放棄的修真界,而天意似乎並不打算就此放棄這個世界,否則也不會讓他與小白穿越到這裡來。

小白浮浮沉沉的身體漸漸的在空中歸於平穩,身上那消失掉的氣息沒有恢復,可頭頂的烏雲卻開始翻湧,帶著劈天地的氣勢,要毀滅一切般,嚴然,就如渡劫期要渡劫成仙的雷劫般,那威懾,讓聞者不由得一驚,看著,更是心臟漏掉一拍。

底下那群進攻城池的殭屍們似有所感,也開始騷動起來,並沒有再向著城門的方向而去,折是轉身,逃跑的速度回到屍森去!

「轟——」

雷未下,雲與雲的碰撞卻已經發出巨大的聲音,不停的發出,不停的醞釀著,雷若下來,不用想像就知道是多麼可怕的事情!這是天神要劈死這個渡劫「飛升」的人!

沈逸看清了這一點,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這根本就是滅仙專用的九重劫!!是直到將底下「飛升」的人劈石的九重劫。

沈逸皺眉,難道天神也發現小白的特殊了?不應該啊,也許只是天神不願意這個世界的人「飛升」,而這個可能比發現小白的可能更大。

九重雷劫,顧名九重,其實是九乘九的八十一個雷,而每一道都帶著毀地滅地勢不罷休的氣勢,第一道雷,向著小白轟了過來。

第一個是試圖的雷,並不是威力最強的,雷會根據第一次劈死與否的程度加強,第二個會是第一個一倍,第三個會是第二個的五倍,以來類推,直到神都不了這種天劫為止。

「轟——」


第一道天雷,帶著開山劈地的威懾劈了下來,瞬間讓地面出現一條大裂坑,而小白側剛才已經急忙乘風逃去了千米開外,向著屍森的方向沖回去,速度之快,比之天上的流星過之而無不及,而下面的十個元嬰期修士面面相視,這是他們辦不到的事情。

他們急急的趕過去時,早已經失去了小白的蹤影,就看見又一道天雷將地面劈裂開,城門口的是深達千米的深坑,以他們修士的眼睛還是能看清,可是這個,卻是他們憑著元嬰期修士的修為也看不清的!

十人都震驚了,心膽懼顫,可是他們的心魔誓讓他們身不由自主的上前。

風中,閃來一道風刃。

「別跟過來,回城。」

聲音在十人之間散開,便瞬間消散開,只有落葉還在飄落。

十人看不到小白,可以根據天上的雷雲知道小白的去向,既然是她不讓他們過去的,那他們不過去也不算違背心魔誓言,只是想到小白直到現在,還想著他們的生死,他們就覺得自己有些說不過去,應該追過去護著小白的。

夏子志一馬當先就要衝出去,卻被其他九名元嬰修士攔住,整齊的對他搖頭,示意他不要過去。


「我立過心魔誓,不管如何也要保護她的!」說話時,夏子志眼睛里幾乎有淚水在涌動,那雙炯炯發亮的眸子明顯的寫著不甘。

「你確定你過去是幫忙而不是讓她分心?」

「你過去能幫她什麼忙?那樣的天劫,又有誰能擋得下來?」


「若是我們十人之力能接下一道,我們死也無憾,可是那樣的天劫只怕我們還沒有沾邊,就已經……」

不能怪這九人說喪氣話,他們說的,只不過是事實擺了。


夏子志不甘,卻也沒有再往小白那裡沖的意思。

「咦,你們沒發現那位姐姐也不見了嗎?」有人問。

眾人面面相視,他們都沒有料到,沈逸竟然是出竅期,可是能跟步上小白此時的速度,說明他的修為還在壓制,並不是全部。

「有他在,小白應該會沒事吧?」

有人不確定的發言,最後都決定先回到城裡去。

因為第一道天雷劈得剛好,只是在城外與屍森之處弄出一個大裂坑,並沒有傷到人,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有這條大裂坑在,就算普通的殭屍想進攻天雲城,也不可能了。

小白這邊天劫的樣子,早已經驚動了所有人,包括正在屍森里尋人的風清揚也被驚動了。

風清揚並不是自己一個人,他面前,還站著一個人,哦不,確定的說是一隻殭屍,一個長相與他十分相似的殭屍,若不是他慘白髮青的麵皮,大家也只會以為他只是普通人罷了,哪裡會料到這也是殭屍呢?

那殭屍也停下動作看向天劫的方向,沒由來的心膽懼顫便要跑,風清揚剛才是被動的被打,現在他乾脆攔在那殭屍前不讓他逃走。

那殭屍心急如焚,試著想說話:「我……只……不過……想……繼續……修……仙……」他的發聲組織早被屍毒破壞得七七八八,也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話風清揚究竟能不能聽懂。

「你這樣子成仙,又有何溢?」風清揚道。

那殭屍不甘,他還沒成仙,還沒有看過仙界的風景,不知道這個世界之外的世界,他不甘心!

雷劫卻越來越靠近這邊,小白的身影因為看見風清揚與那殭屍停住,一個能立於樹頂的殭屍,一個有修為的殭屍,這說明什麼?小白看向那殭屍,猶豫了下,問:「我放出去的神識,是你吃掉的?」

這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問句,雖然這個殭屍身上也有屍毒靈氣,可是卻沒有比她的神識更強大,她引著這強勢的天劫跑進這屍森深處,也有著要探探森子里的情況,只是……媽啊,這雷劫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小白才停留一會兒,那烏雲就已經追到她頭頂上隨時準備轟她了。

小白知道此地不宜停留,打算一會兒天雷下來時,就躲開,向更深處飛去,這裡,在空中,她才知道,這裡並不是屍森的最深處,還有更深更深的地方,那裡,屍毒滾滾,而她之前探出去的神識並沒有到那裡。

殭屍又要逃,風清揚卻突然飛撲過去,沒有任何招式,不帶任何靈氣,所以殭屍就被攻其不備的抱住了。

那全局也奇怪,並沒有運用靈力攻擊風清揚,只是用手就這樣什麼靈氣力氣都不帶的拍打著風清揚的肩膀。

風清揚嘴角溢出一口鮮血,道:「重來……並不可怕。」聲音很是溫和,如暮鼓晨鐘直接響在人心裡,他說:「讓我來陪你一起重新來過。」

那殭屍打人的動作也停住了,任由風清揚抱著她,向著雷劈下來之處飛去。

「!!!」

小白不懂,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又是像花小妹與花少那樣的?可是他感覺又不像,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感覺,她很想轉頭疑問的看向沈逸,不過……雷並不允許她有半分愣怔,她來不級疏離心裡的情緒,就急急逃命,乘風向著屍森更深處飛略而去。

天空中那聲天雷劈過,地上出現一個望不到底的大坑,卻再也沒有看見風清揚,及與風清揚長得十分相似的殭屍。

小白幾乎可以肯定,剛才那個殭屍應該就是她在天雲派的藏書閣里風清揚說的那一隻,若是照風清揚那樣說,他不是應該是所有殭屍裡面最強的嗎?可吞噬她神識的那隻,顯然比這隻更強悍不知道多少倍。

小白忍不住想,難道風清揚以為解決掉那隻殭屍,天地就能恢復一片寧靜平安了嗎??所以才選擇同歸於盡這條路。

在小白分神的瞬間,就又有一道天雷劈下來,迫使小白不得不停止思考,一個戲的往裡跑。

現在是第幾個了?沈逸說過,只要她避開八十一道天雷,她就算是成功的渡劫了,就算以後修為再漲,也不會有雷劫的麻煩了,只是……這八十一個雷劫,她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的渡過啊!

第五個了吧?

小白有些不確定,雖然說輕身術加御風術不須要太過消耗靈力,可是她還是明顯的感覺到吃力,上氣不接下氣,接下來這七十六個,她都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了。< 194

又是一道天雷,到了二十個時,她飛跑的身子在空中已經有些跟蹌,搖搖晃晃了,看得人心驚肉跳。

沈逸好幾次都忍不住想出手了,畢竟,這才第二十個而已小白就一副快要支持不下去的樣子,若是再來個六十一個……他不敢深入的想象,他不可以讓小白就這樣漸去!第二十一道天雷劈下來時,他的眼睛又開始發紅了,飛撲向小白,摟著她,道:「走。」

小白卻一把用力的推開沈逸,喘息著道:「我已經那麼累了,你還添什麼亂啊?!」

若是這個天劫她都沒辦法通過,那她以後還要怎麼走下去?她的路還很長,難不成要一依靠著沈逸嗎?依靠一個可能隨時要放棄她的人?!

——不!

沈逸沒想到小白會突然推自己,一下子被推飛了出去,倒飛的同時錯愕的看向小白。

小白用力的咬住下唇,逼出一滴精血,也就是修士們口裡說的心頭血,將自己的實力強行提升上來,便再次向著屍森的更深處飛去。

小白才飛身而去,一道天雷便已經劈了下來,剛才小白所停留的地方,再次變成大裂縫焦土一片!看不清一點花草樹木的樣子,花草樹木消失的同時,那一塊地的屍障,也隨著被天雷清理得乾乾淨淨。

一個修士,隨著等級增設,精血卻依舊有限,像小白這樣的,最多也就是十二滴心頭精血,她現在用掉一滴,就只餘下十一滴,用一滴少一滴,若是心頭精血徹底消失,而小白就會像一個生了重病的人一樣,陷入昏迷,所以,這十二滴精血能用的,也就是八點,餘下的四點,還要支持著她勉強的清醒著。

又是一個驚雷,帶著開山劈勢的架勢而來,小白在逃掉二十九個天雷時,就餘下四點心頭精血了,她想節約不用,可天雷不許啊!於是她飛奔,最終無力的只能再使用一滴……

沈逸一路上都有默默計算著小白使用心頭精血的次數,馬上就發現小白使用超過了八到了九,他飛身到小白面前,道:「別這樣了,依靠我,好嗎?」

小白此時連推開沈逸的力氣都提不起來了,瞪著沈逸,氣喘吁吁的道:「沈逸,若你敢再阻止我的腳步,就不要跟著我!」

沈逸想起風清揚也那名殭屍的行為,若是可以,他多麼想也學著他們抱著小白,一起化為飛灰,這樣,他也就不用看著小白一個人痛苦了!可是……他很清楚,那天雷會將他的封印給擊碎,卻不會滅掉他,而小白卻不一樣了。

沈逸放開小白,看著小白的身影,向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地方逃去。

小白被迫無奈,剛才被沈逸一攔,時間又少了,而現在雷已經劈下來了,是一滴精血的力量沒辦法躲開的,她一咬牙,決定殊死一拼,將餘下的三滴精血全部用上,總比為了保存精血,就這麼死掉的強吧?!

精血一下被掏空,小白就如裝滿氣的氣球一下子被放開了氣!整個人一下子就蔫了,如被太陽蔫得發乾立不直的花兒一樣,背也是彎的。

小白不甘心,難道是天要亡她嗎?!

一下子,小白的眼中蹦射出兩道彩虹,彷彿瞬間要清掃天地般!

「啊——」

小白仰頭,發出一聲慘叫,黑光在八色彩虹內遊走,最後一下子吞噬掉彩虹般,要將另外八種顏色全部吞噬掉。

想起了過往種種,想到自己穿越前的事情,想到一直忽視自己的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們,又想到穿越后遇到種種想要奪走她性命的人,半仙……她還未親手處理掉,那黑衣斗篷人,她也未處理掉!還有為了成全她同為記憶體的雲鶴,將自己化成一道又一道精粹的能力融入她身體里,就這樣消失掉,而她……卻要在這裡香消玉殞,她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好不甘心。

「啊——」

剛才被吞噬得只餘下灰白的彩虹一下子又光華大作,此時,天下又劈下來一道雷劫,將那兩道強勢而生爆必般的彩虹劈碎。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只有這個信念在小白的心裡腦海里不停的徘徊循環著,至死不休。

再次有一道彩虹至她一雙琉璃眸中蹦射而出,帶著與天雷一樣毀天滅地的威勢,只是不同的是,碰到她這種特殊氣息的植物,並不是如遇到天雷般,馬上變成一片飛灰,而是先綠到如剛出生的芽后,可是也因為這過於強大的生機,讓它們瞬間的枯萎消失。

天又如何?她的性命,是她自己決定的,誰也不可以左右她的性命!

「啊——」

「啊啊啊……」

不停的嘶吼著,聲音變得沙啞走調,最後只是尖銳的嘶吼到無聲的嘶吼,一直昂著天對頭,不曾放棄半分!她不知道,自己這樣究竟擋下了多少道天雷,只知道擋了許多,可是……她要再繼續下去時……卻已經沒有力氣了。

她無力的從高空中重重的如殞石砸落地面般砸了下去,砸出一個大坑。

此時的她,已經氣若遊絲,連張開的眼睛的力氣也沒有,掙扎卻只是徒勞的讓羽扇般的睫毛在劇烈的顫抖,什麼作用也沒有。

想到沈逸,他還有事情瞞著她,遲遲不肯說,可是……此時……她再也沒有力氣了,就如完全被掏空的氣球般,感覺到有人摟住她的腰,動作很溫柔,她試圖睜開眼看看那個人……可是……

男子長長的衣衫一甩,天雷便輕鬆的被擋了下來,動作不停,小白耳旁一直有聽到轟嗚聲,這個人……究竟是誰?是沈逸嗎?

試圖伸手摸摸對方的臉,可是她只能我勉強的抬起一點手,便無力的重下,五感在她用儘力氣時,也跟著一併消失了,沒有嗅覺,沒有視覺,沒有聽覺,沒有味覺,只有勉強的分不清人的觸覺。

男人身穿黑色的緊身衣,是夜行俠的那種,腰上系著寬腰帶,僵著一著精緻如冰雕般深刻的臉,不停的揮著衣袖,替小白擋下一道又一道的天雷,力氣也是一點又一點的消失,原本白得如紙般的皮膚上出現了青色,越來越重,身上散發出來的死氣也越來越重。

男子全身冰冷,沒有一點溫度,可是此時被摟著的小白,卻感覺到了溫暖。

是誰……究竟是誰??!

再也堅持不下去,小白昏了過去。

醒來時,她看見沈逸,正在替她療傷,而這裡,是她身體構成的空間,是沈逸救了她?

沈逸冰雕著一張臉,閉著雙眼,認真的替小白療傷,其實只要小白有一點動靜,沈逸都是能感覺到的,可是他卻一副無知無覺的樣子繼續坐著替小白療傷。

小白感覺到胸口處暖暖的,她忍不住低下頭,就看見……就看見……她拿眼瞪著沈逸,剛才,她還是覺得很幸福的,可是……若是沈逸的手,能從胸口這個位置移開就更好了,他不知道他貼的是……貼的是……

小白看著沈逸一副無知無覺認真替她療傷的樣子,便有些尷尬了,也許只是她想太多了,沈逸並沒有非禮調戲她的意思。

小白也跟著閉上雙眼,在她閉上雙眼時,沈逸的眼睛睜開了。

冰山臉上是一片的複雜與說不青道不明的糾結,隨即,他就又閉上雙眼,恢復那種無所無覺的樣子。

小白睜開眼偷偷的瞄了一肯沈逸,還不肯張開眼睛看看?

無奈,小白只好假咳一聲:「咳。」引起沈逸的注意。

沈逸張開眼,問:「怎麼樣了?」

小白搖搖頭道:「我沒事。」

沈逸其實非常清楚小白究竟是有事還是沒事,那一問,有些浪費口舌的意味在裡面,可是小白卻也很認真的回答了。

沈逸見小白恢復得差不多了,鬆開手。

小白忍不住好奇的問:「後來天雷怎麼了?」她昏過去了不知道,只有人摟著她,替她當下了一切的天雷,而她覺得這個人是沈逸的可能性非常巨大,可是沈逸似乎並不想多說的樣子,算了,他想裝默默付出,就讓他裝默默付出好了,反正她知道是他。

空間里的時間流漸得比較愣,在裡面過了五年,外面也就是十八天左右的時間,而這五年的時間,足夠小白身體恢復了,再出現時,她已經生龍活虎,彷彿點傷也沒受過,只是空間五年,外面雖然只有十八天左右,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跟天界一天人間一年的感覺沒差。

沈逸還是男扮女裝,主要是小白沒有讓他恢復,他自己只要能跟在小白身邊也無所謂。

小白看著沈逸,想到帶著長相俊逸的他走在大街上會此來多少的側目,決定他還是這個樣子比較好,不要改了,她要回天雲城看看去,嘻嘻……不知道那十名元嬰期的在看見她也是元嬰期修為時,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呢?

——好期待。<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