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高雅謙和朱麗葉,已經到了米西斯辦公室的門前,不過高雅謙突然掙朱麗葉得開手,說道:“葉兒,我要起上廁所,你稍等一下。”

“不要嘛!主人,你不是當我三歲小孩了吧!吸血鬼難道要上廁所的嗎?”朱麗葉不依不饒的就是不肯放了高雅謙的手。

“不需要嗎?”

“需要嗎?”

“需要吧!”

“不理你了,我一個人進去就我一個人進去,有什麼大不了的。”高雅謙在剛纔的對話中,巧妙的掙脫了朱麗葉,細滑白嫩的小手,氣的朱麗葉一個人離開了。

高雅謙可不是向上廁所,而是在這整個公司內,感覺到了一些奇怪的能量,一絲絲連續不斷的飄向了同一個方向,高雅謙完全沒有吸收骷髏會的那些教訓,依然懷着濃重的好奇心,跟着這些奇怪的能量尋找能量的源頭去了。

“米西斯小姐,我能進來嗎?”朱麗葉在門外很有禮貌的敲門問道,朱麗葉的聲音完全打斷了,屋內米西斯好心的勸解。

米西斯原本還想好好的開導開導,這新來的後輩,可是在聽聞來人的聲音之後,立刻雙眼‘噌亮’,但行爲舉止卻變的更加的矜持道:“進來吧!”不過也許不想有人打擾自己,與多日來魂牽夢繞的那人會面,轉過頭生硬的對袁嵐道:“好了,沒事情了你要去外景部的事情,我會轉達的,你現在可以出去了,下午你就可以開始正式上班了,還有把這份合同簽了,你就成爲了我們!”袁嵐一時間,無法適應米西斯前後如此大的反差,先前還好心好意的勸解自己,沒想到一來人就把自己幹出了辦公室。

見袁嵐還無反應,急不可耐想要見到高雅謙的米西斯,有點粗魯的推了一下還在發呆的袁嵐道:“出去!快出去!不要待在這裏,還有中午以前別到我這裏來了。”

袁嵐莫名的被趕了出去推開門後,門內外的兩人,都被對方不可多得的絕世容貌,所吸引,不過兩人的想法完全不同。

朱麗葉想着高雅謙,牀上運動強悍的戰鬥力,正在幫高雅謙物色新的血僕人選:這小姑娘真不錯,主人一定喜歡,一定要想辦法,要這個小姑娘的電話號碼。

可是在國內喜歡惡搞整古的袁嵐,卻惡毒的想道:這個姐姐真漂亮,不過面帶桃色,嘴角含春的樣子,就好像去見情人一樣,對了剛纔米西斯小姐也是這樣,難道這就是俗稱的,女同愛好者?

兩人的想法只是一閃而過,沒有絲毫的交流。

“米西斯小姐,我來報道了!”朱麗葉關上門後,有點歉意還有些許的懼意看着米西斯,心裏祈求道:上帝啊!千萬別讓米西斯把我開除了!不對啊!我現在是吸血鬼的僕人,是不是該像地獄中的撒旦祈禱?

不過米西斯並沒有責問,朱麗葉這幾天的礦工行爲,反而關心的問道:“朱麗葉,你這幾天沒事吧!好久沒看到你了,如果病了我可以給你多開幾天的病假,你放心我會讓你頂替你的工作!身體的健康纔是最重要的啊!”

“……”朱麗葉徹底無語中,無論如何朱麗葉都不明白,爲什麼以前和自己泛泛之交的米西斯,突然之間對自己如此的親切,還讓自己多多注意身體:“米西斯小姐,謝謝你的關心,我……”受寵若驚的朱麗葉無法,回到正常的對話狀態中,不過好在米西斯接口道:“不用叫得那麼生疏啊!琪爾,朱麗葉你以後就直接叫我琪爾就行。”

從高雅謙上次的表現中,得知了朱麗葉是高雅謙的姐姐,不管是不是親戚之類的,都不能得罪朱麗葉,否則對於米西斯來說,都不會有任何好處的。

“對了,上次和你一起來的那個人呢?”米西斯唐突的問道。


“上次和我一起來的?那次啊?”朱麗葉在米西斯,提問之後立刻明白了,這個原來和自己泛泛之交的任務部主管,爲什麼今天突然對自己如此的殷情,狹促的看着米西斯。

米西斯突然感覺到,朱麗葉好像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羞赧道:“就是上次和你一起來的那個男人,說是你弟弟的那個!”

朱麗葉故意轉身背對米西斯,不憂不慢的說道:“有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這次輪到了米西斯無語了,雖然非常想說明白,可是快三十的女人,如何能像一個懷春的小姑娘那樣直白大方。 高雅謙順着能量帶,不停的在迷宮似的大廈中來回上下尋找着,能量帶的源頭,高雅謙在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後(千辛萬苦不是誇張,列入高雅謙在尋找能量帶時,不經意間進入了女廁,便立刻被爆打一頓,或者被女人的那尖銳的指甲,劃破了自己臉面,高雅謙大概是着世界上有史以來,第一個別女人劃破臉皮的吸血鬼了吧!),終於在一所寬敞的大門前停下了腳步。

高雅謙能感覺到,自己所跟蹤的那一條,只是龐大河流中的一條小溪,並且這條匯聚而成的龐大河流的那條能量帶,在通過那扇木質大門後,高雅謙驚奇的發現,那些原本純淨的能量,完全被這扇木質大門所完全吸收了。

“奇怪了!這扇門怎麼吸收能量的?”高雅謙點觸般的,接觸這古怪的大門:“大門啊!大門!難道,你不知道吃多了會撐嗎?”

見四下無人,高雅謙偷偷摸摸的對着大門說道:“大門啊!我看你吃飽了,就讓小弟我也沾沾光,吸收一點能量吧!”按照前些時候,自己身體中那十二魔童,某些知識中瞭解到,自己要是想成爲公爵,就只有不斷的擴大自己身體中,經絡的容量,換而言之就是能量的多少。

現在這大好的機會放在面前,高雅謙怎會浪費呢!悄悄的好象做賊般,雙手按到了門上,通過自己血族特有的體質,偷偷的吸收着門上的巨大能量,悄無聲息的從雙手上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強行的突破了門上防止能量外漏的結界,蠻橫無禮的吸收着門內的能量,高雅謙突然覺得自己的能量好像坐着火箭一半,直衝雲霄銳不可當,原本侯爵前期的高雅謙,瞬間變成了侯爵中期的修爲了。

“住手!你是誰,爲什麼站在這裏?”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高雅謙背後響起,高雅謙本來閉目暗自吸收着能量,但是在背後剛一有動靜時,高雅謙早就撤走了自己的強盜能量,好像在觀察木門一般道:“這門的木頭真不錯啊!我家的那扇破門也怪換了,要不就把這扇帶回去?”

身後那蒼老的聲音有些暴躁道:“你到底是誰?還有我命令你,立刻!馬上!把你的髒手從我辦公室的門上拿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哎?老人家,你怎麼在我背後的?”高雅謙突然轉身,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好奇的問道:“老人家,你看這扇門真不錯,你說我能不能帶回去?”

“休想!”老人家冷冷的看着高雅謙,好像小丑那樣的舉動,冷笑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

“有人派我來的?我怎麼不知道,老人家你知道是誰派我來的?”高雅謙揣着明白裝糊塗,不想多磨時間的高雅謙悄悄的在老人家的注視下,移像了樓道口,不過老頭好像並不打算阻攔高雅謙的舉動。

“小子,別裝糊塗,我知道你現在一定不會說的,但是我敢肯定,你試過了我的最新藥劑,你一定會把一切都告訴我的!”老人家自信的說道。

高雅謙可不像留下來,試驗那老人家所說的藥劑,只是訕笑道:“老人家,你看大家都是忙人,我看時間差不錯了,我該去上班了!”說完高雅謙便打算,腳底磨油溜之大吉。

可是,高雅謙剛一到樓道口時,兩具身體‘刷’的一聲擋住了去路,高雅謙被突如其來的情景嚇了一條,一個後滾翻,定眼一看原來那兩具身體,完完全全的腐爛了,就好像當初在孤島上那些喪屍一般,可由稍稍的不像,那兩具屍體雖然腐爛了,可是完全沒有臭味和蛆蟲的滋生。

“老人家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高雅謙突然聲音變清,爲了聽清高雅謙所說的話,老人家屏氣凝神的聽着高雅謙的高談闊論。

“唉!你看你身後有人!”不過老頭不爲所動,依舊死死的頂着高雅謙的面部看去,然後突然問道:“小子,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老人家,我們沒見過吧!”高雅謙在那兩具屍體阻攔自己之後,高雅謙就開始悄悄的評估起了自己與對方實力的差距。

“不對,我一定在那裏見過你,你現在跟我來!”老人家不容置疑的說道:“如果你不來,我想你一定不會介意,我把你手腳打斷了,再讓我的紅一紅二把你扛着跟在我身後一起來吧!”

“老人家我咋覺得,你笑的好陰險啊!”高雅謙邊混水摸魚,邊飛快的盤算着自己如何脫身:“老人家你看,我不是背背山上的土著居民,你就放了我吧!”

高雅謙可憐兮兮的戰術,卻讓老人家好像下定了決心道:“紅一紅二,把這臭小子的雙手雙腳打斷了,帶進來。”老人家控制着兩具屍體,完全不用嘴巴去發佈命令,只要心中一念,那兩具屍體便會動起來。

高雅謙也深知其理,明白對方是在給自己足夠的面子,否則,只憑自己侯爵爵位的級別吸血鬼,而且還在大白天,自己的實力發揮不了三層,對方明顯是在給自己臺階下而已,如果高雅謙此時還不懂得審視情況,那高雅謙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好吧!老人家,我這個人特別怕痛,到時候千萬別用強硬的手段逼供哦!”

“廢話少說,跟着進來!”說完老人家還在心中命令,紅一和紅二在木質的大門前站崗放哨,不過要求是在屋頂上隱身監視。

關上房門,高雅謙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進入了醫學院的科研室,見到如此的辦公室,高雅謙心中暗道:就算中科院的人間了這裏,也會黯然傷神的。

不爲別的,光這間屋子中的試管,就不下一萬支:“怎麼樣?小子現在你可以說說,自己的身份了吧?”

“我叫高雅謙!”高雅謙豁出去了,大打算賭一把,這個老頭子看樣子還算是好人,高雅謙心中暗暗的如此想到。

可高雅謙不知道的是,這個老頭是巫師會的現任會長。 票票收藏我都要!血迷們!大家踊躍投票和收藏啊!

==========分割線======================

“小子,剛纔鬼鬼祟祟的在我的辦公室門前,做什麼?”老人家一幅老謀深算的神情看着高雅謙,不過高雅謙也不是省油的燈,模糊不清的說道:“老人家,你說我在幹什麼?不就是你的大門好看,我走近一點想要悄悄清楚嗎?”

“小子,別和我兜圈子,你就老實交待吧!”狡猾如斯的老人,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看着高雅謙。

不過俗話說得好,坦白從寬牢地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老人家,我真的不知道你再說些什麼!難道你有間歇性的老年癡呆嗎?”


“高雅謙,我想我沒有說錯你的名字吧!”一聽老人家,絲毫不錯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高雅謙則不得不認真的對待,面前這位看起來還算是一個好人的老頭了。

“我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高雅謙疑心重重的逼視着,離自己不遠處的那老頭道:“你難道不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嗎?”

“你說的不錯,那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威克多*凱爾現任的巫師會會長!”高雅謙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有點教化無比的遭老頭,居然是傳說中的巫師,不就是哈利伯特的同行嗎?

不過高雅謙還是死鴨子嘴硬道:“你說是巫師會長,你就是巫師會長了?我還血族長老呢!”

“你確實有很不錯的實力,不過光憑你現在身上的能量來評定,你也只是一個侯爵爵位的血族,和長老的要求還差一大節呢!”威克多富有深意的對着有些,毛骨悚然的高雅謙(在一個看穿你所有本質人的面前,我相信誰都會有這種感覺吧!)繼續他揭老底的大業:“我還知道,有一個叫做袁嵐的小姑娘,在到處打聽你的下落!”

一聽有關於小魔女袁嵐的消息,高雅謙不在嬉皮笑臉,而是挺直了身軀,臉上漾起了冰冷的殺意道:“你什麼意思?”

威克多很無辜的搖頭道:“我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免得你忘記了那個可愛的小姑娘。”

“我想你一定知道她的下落,我奉勸你最好祈禱嵐嵐,別傷到了一根毫毛,不然我一定會把你們的巫師協會,給完完全全的從這個世界上給剷除了,我相信這一點我還是辦得到的。”高雅謙雙眼冒火死死的看着威克多,袁嵐雖然在國內不斷的惡意整治自己,可是高雅謙從來都沒有懷恨在心,一直把袁嵐當成自己一個小妹妹,雖然常常想要吃吃,自己這位一廂情願所認妹妹的豆腐,可是心裏卻比誰都緊張袁嵐的安全,特別是在孤島以後,兩人莫名其妙的一人得到了一個黑色的首飾之後,(高雅謙的是靈魂之戒,袁嵐的是靈魂項鍊,戒指代表着力量,而項鍊則代表着靈魂之神的神格。)

對於高雅謙的威脅,威克多完全不放在心上,反問道:“我可以認爲,你是在威脅我嗎?”

“我不否認,我剛纔的話帶有威脅性質!”高雅謙聲音變的更加冷酷無情了,不過威克多好像完全沒有感受到,高雅謙流露出的強大到,足以令普通人窒息的壓力道:“那照你這樣說,我是不是有危險了?你確定你是在威脅我?”高雅謙不可知否的點點頭。

威克多好像非常着急的思考着問題後,做出了艱難的決定般道:“如果你確定是在威脅我,那很不幸的是,那個袁嵐非常有可能出現意外。”威克多好像非常同情的表示自己的無奈。

“你……”高雅謙還是服軟了,只能冷靜的坐到了座位上,平靜的問道:“那你想怎麼樣?不久是吸收了一點,你門上的能量嗎?值得你如此威脅我嗎?”

“不、不、不我不是在威脅你,你不要搞錯了我的本意,我只是在提醒你,有一個叫做袁嵐的姑娘在照你而已。”威克多聞言立刻擺出了一幅,置身事外的模樣道。

高雅謙依舊凝視着,對面裝瘋賣傻的威克多身上,兩人的角色位置,在三言兩語中完全的顛倒過來了。

“你說吧!你想怎麼樣,只要我承擔的起的事情,我可以幫你出一次力!”高雅謙從牙縫中擠出幾句冰冷的話,這已經是他最後的底線了,高雅謙雖然變成了血族後,可是一項自由慣了的高雅謙,根本就不像受到任何的束縛,只想開開心心的做一個流浪在這世界上的吸血鬼。


“我沒什麼要求,只要你答應我幫我作三件事情(靠,有十三件事情,難道是倚天屠龍記看多了?),我就答應你,不去傷害袁嵐那個小姑娘!”

“不定,你不要太貪心了,我也是有原則的!”高雅謙非常堅決的拒絕了,威克多地提議。

“我說雅謙啊!做生意呢!是可以討價還價的,我說三件你也是可以還價的,可是你說一件事情那也太說了吧!”威克多可不是什麼好角色,對於才幾十歲的高雅謙來說,已經存活了上百年的威克多無疑是一個做生意的好手。

“不行,絕對不行我是不會答應你的!”高雅謙有些不愉道:“難道,一個人的生命也是可以做生意的嗎?”

“不錯啊!雅謙進步很快嘛!這就知道人類的生命是不值錢的啊!”狡猾的老狐狸,永遠都比高雅謙這剛剛出爐的菜鳥,厲害多了。

“我不是單指人類,我是在說一個有生命的生物!”高雅謙不知不覺地踏入了,威克多的陷阱之中:“你是說一個有生命的生物嗎?”好像聽到了這世界上最大的笑話,威克多用自己已經爬滿青筋的雙手,捂着肚子大笑不已:“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一個理論了!哈哈……笑死我了!”

饒是高雅謙這等太陽神皮的人物,也不得不被這個滿臉都是高速公路的老頭,給弄的尷尬不已,只能臉色不善的問道:“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話很好笑嗎?” “你剛纔所說的話,我是否能理解成,只要有生命的都不可以做生意?那如果是豬呢?也不可以嗎?”說完威克多又是一陣大笑,完全不像小說或者電影中,巫師那樣陰沉沉的不苟言笑,高雅謙有些惱怒道:“你應該明白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明白!”威克多見好就收,稍稍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對你我來說,那個袁嵐的小姑娘,是一個人類,完完全全的不同層次的人啊!”

“那又怎麼樣?我答應過她媽媽的,我會保護她的安全,作爲一個男人,我絕對不會失言的!”

“那就是說,你到現在還認爲自己是一個人嗎?”威克多聞言有些不屑的看着高雅謙道:“你要記住,你是黑暗聯盟的一員,更是血族的一員,你不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的人類來看待,那些骯髒的生物,除了提供我們食物之用外,剩下來的就是發泄我們慾望和被作爲實驗體的價值了。”

“不,這是不可能的!我曾經是人類,現在也是,將來直到永遠,我都是人類,我是不會改變的!”威克多直搖頭道:“你怎麼執迷不悟呢?人類對我們來說,只是一些會說話的豬,難道你會對一頭豬有感情嗎?”

“不,那不是豬,那是人活生生的人!”高雅謙心中堅定不移的,肯定這自己的觀念。

威克多恨鐵不成鋼道:“你這個血族,到底怎麼回事?我說了怎麼多,難道都白費了嗎?我們這樣的生物,是不能對你所說的那些人類有感情的,你難道不知道,你自己和她們的不同之處嗎?”

高雅謙聽到此話,心中原來堅如磐石的信念,不經意間出現了一絲裂縫道:“不,這些不同,只是戰時的,我以後一定會再次便會人類的樣子。”

“變回去?你在說笑嗎?我想你已經嘗試過,你成爲血族的好處了吧!”高雅謙,聽了在心中默默的想起了,自己用血族的能力控制了麥德林的格雷克特,還有把朱麗葉變成了自己的血僕,還可以在不經意間,吸引那些美女少婦,最重要的是自己變成了血族之後,可以毫不費力的獲得了,人人無限嚮往的永生,雖然這只是傳說,血族最多也只能活上千歲,但高雅謙也已經非常滿足了……想到這裏後面還有,種種好處數之不盡,高雅謙猶豫了,難道自己還會放棄這些能力……高雅謙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我能放棄!”高雅謙違心的說道,可是威克多一眼就看出了,高雅謙完全出於違心的態度道:“你這混小子,難道你就不能坦然的說出自己的心裏話?”

“我……我不知道!”高雅謙思想混亂,既想回到自己以前人類的身份,但又不想放棄自己現在所有的一切。

威克多走道碩大的,大廈的牆壁玻璃旁,看着樓下川流不息的汽車道:“你不能迷茫,你是一個血族,地下那些愚蠢的人類,人人都想得到你的身份和能力,你應該爲自己驕傲,你有着所有人夢想的東西,你有什麼可由於的!”

高雅謙苦笑道:“我看你應該去做演講家,或者心理醫生!”威克多並不以爲意道:“我曾經做過演講家,也做過心理醫生。”

“你手我該怎麼辦?”高雅謙有些迷茫了,自己作爲一個血族,種種的好處都是自己以前不敢想象的,可是自己如果想要得到這些好處和能力,那麼自己必須變成一個怪物,這又不是高雅謙所要的最終結果。

“其實,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應該去爲你的‘父親’。”

“我‘父親’,被教廷的人給抓走了,現在生死未卜,不過我估計他差不多該死透了吧!”

威克多好像厭煩了,這個話題,話峯一轉又道:“我們好像扯遠了,繼續我們剛剛的話題,我確實在和你做生意,如果不像我傷害,叫袁嵐的小姑娘,那就答應我三個條件。”威克多看見了高雅謙滿臉懷疑的神情道:“放心我不會叫你去自殺之類的事情!”

考慮再三高雅謙答應道:“可以,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我也有要求,我想要知道現在嵐嵐在什麼地方?她過得怎麼樣?”

這次換到了威克多猶豫了:“這個……我可以告訴你她過得非常的好!甚至現在已經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是說,我要去見她,你快點告訴我,她在那裏!”高雅謙步步緊逼,一點不肯退讓道。

“好吧!我可以告訴你,不過在你沒有完成,我交給你的事情之前,你不可以直接出現在她的面前,不然你們一起跑了,我可找不到你們!”威克多不情願道。


“可以,不過我們可說好了,你現在必須馬上給我三給任務!”聽到這裏,老狐狸又一次流入出了,自己老謀深算的笑容道:“沒問題,你下午來,我下午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訴你!”

“爲什麼是下午,而不是現在?”高雅謙可有點急不可耐了,對於袁嵐,高雅謙有種難以言喻的情感。

“別多問,快點離開,不然我們一拍兩散!”高雅謙無奈,只能被神情焦急的威克多,敢出了門外離去了。

剛剛關上門,辦公室中一排書架,突然移開從裏面走出了兩個,氣質迥然各異的美女,若是高雅謙看見了,一定會大罵威克多老奸巨滑的,因爲來人不僅僅是袁嵐,還有一個是歐陽茜獨。

袁嵐又恢復成了在國內,那種活潑可愛的性格,或者說更趨向於大大咧咧的性格,隨意的做到了沙發上,說道“白鬍子老頭,你說過的會幫我注意有沒有我雅謙哥哥消息的,怎麼樣了?這麼多天了,爲什麼還沒有,雅謙哥哥的消息?”

“嵐嵐不得無理,威克多前輩,是巫師協會的會長,你不可以如此無理的!”歐陽茜獨歉意的對着威克多,點點頭。

此時的威克多,哪還有老狐狸的樣子,完全是一幅和藹可親的模樣道:“沒關係!沒關係!”轉頭對着袁嵐道:“我剛剛接到我手下的消息,說是有一個和你所說的那人一樣的胖子,出現在了紐黑文那裏!” “是嗎?茜獨姐姐我們馬上就去吧!”也不與威克多打招呼,拉着歐陽茜獨的手,不由分說的離開了。

等到歐陽茜獨和袁嵐離開後,威克多抹了頭上的死死汗水道:“還好,我時間算得準,不然讓他們見了面,我老頭那還有好處啊!”

仰望着窗外的天空,威克多也有些矛盾道:“我該怎麼辦?把他交給Nosferatu家族,還是放他一條生路呢!哎!”

高雅謙憂心忡忡的回到了米西斯的辦公室門前,見朱麗葉不在,便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做了下來想着剛纔所發生的事情。

我到底要不要在變回人類呢?高雅謙自己心中一直,盤算着這個問題,可是有史以來,又有哪個血族的成員,變回人類過呢?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就到了下午一點,高雅謙餓的前胸貼後背了,可是就是不見朱麗葉的身影:“還是,去上次那個米西斯的辦公室裏,找找看吧!不然說不定我就變成了第一個,活活被餓死的血族了!”

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裏面傳來了米西斯的聲音:“近來!”高雅謙振作精神,把剛纔那些矛盾的想法擱置在了一旁,對高雅謙來說,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你好,我是來找朱麗葉的,她在不在?”高雅謙雖然是一個血族,可是高雅謙並不覺得,自己比這些普通人類高出一等。

米西斯擡頭一看,站在自己對面的,居然就是自己多日來,朝思暮想的男人,‘噌’的一聲從椅子上躥了起來,帶着羞怯的表情,支支吾吾的說道:“你……你好,你找葉兒吧!她……她說……說……”米西斯緊張的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腦袋了完全是一團漿糊,更本就不按照,剛纔和朱麗葉所商量好的計劃行事。

高雅謙奇怪的看着米西斯,疑惑不解道:“朱麗葉她說什麼了?”高雅謙不問還好,一問之下米西斯更加緊張,站在那裏臉紅脖子粗,可憐兮兮的看着高雅謙,眼睛早就被水氣所覆蓋了。

高雅謙發覺,米西斯雙目含淚,便走上前去道:“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眼睛發炎了?”說着從口袋中,拿出一包紙巾道:“來擦一下就好了,等一下下了班,你去醫院看看,別把這病傳染了!”

說完高雅謙轉身走出了米西斯的辦公室,臨走前高雅謙說道:“我先走了,你如果看見朱麗葉,就說我在車子那裏等她吃飯,讓她快一點來找我!”

眼睜睜的看着高雅謙的離去,這時候米西斯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多麼的軟弱無力,趴在了辦公桌上不停的流淚,此時躲在辦公室櫥櫃後的朱麗葉,走了出來臉上無奈又同情的撫順着米西斯的背,只能無言的安慰着米西斯,心中暗道:主人也真是的,米西斯這麼明顯的樣子都看不出來,也不知道主人是不是木頭!

在朱麗葉抱冤高雅謙的時候,高雅謙很無奈的站在了汽車旁,剛纔米西斯的表情,怎麼可能逃出高雅謙的眼睛呢,只是如果要想把米西斯收入帳中,那高雅謙必然要把米西斯,變成和朱麗葉一樣的血僕了,高雅謙在和威克多對話之後,心中對自己的新身份產生了質疑,所以即使明白米西斯所要表達的情感後,高雅謙也只能無限期的退卻而去。

肚子餓得咕咕叫的高雅謙,只能打手機給朱麗葉道:“葉兒,你在那裏?我肚子餓了,你再不來,我一個人去吃飯了!”

電話那頭的朱麗葉,靈感凸現道:“不要啦!我馬上就到,等我們來!”說完掛了電話,拉着還在細細墜泣的米西斯道:“琪爾,快一點跟我走,我弟弟在車子那裏等我們,說是讓我們一起去吃飯!”

“真的?”哭的梨花帶雨的米西斯,傻乎乎的問道,朱麗葉也不廢話拉起米西斯的手就走出了辦公室,就連米西斯在身後叫道:“等一下,讓我化一下妝!”都沒聽見。

高雅謙聽者電話中,‘嘟嘟’的忙音聲後,只能苦笑的話斷了電話,等着朱麗葉的到來。

“我來了,讓你久等了!”朱麗葉和米西斯,在不足五分鐘後,氣喘吁吁的站在了高雅謙的面前:“我……我說,我們去那裏吃飯?”

高雅謙無奈的看着朱麗葉道:“我不知道,這裏附近有什麼好地方,你們說了算吧!”朱麗葉打開車門,坐上了車道:“那我決定吧!都快上車不然下午遲到了可不好!”

米西斯怯懦懦的說道:“沒……沒關係的,我和你們一起去,遲到了每人會知道的!”說完羞紅着臉,進了候車爲不再說話了,這時高雅謙真正的體會到了,朝中有人好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