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這女子的舞姿,似是有著某種魔力一般,彷彿在眾人眼中,只有這隨風起舞的舞姿。

此時不說是別人,就是李嘯天在看見這隨風起舞的舞姿之時,眼中也是有著道道異色閃現,身子微微起身,來到了包廂的邊緣,眼中好奇的看著下面的女子,不知這到底是何人,可以跳出如此舞姿。

看著這下面閃爍的舞姿,李嘯天此時似乎是感覺自己正身處在廣袤的黃沙上,在這黃沙上,竟然有著一股淡淡的悲意,自李嘯天心中傳出。

此時的李嘯天在這廣袤的沙漠上,似乎是看見了那些和自己一起浴血奮戰的將士,同樣的也看見了,當初在斷魂之林,用血肉為李嘯天等人拖延時間的場景。

看著這些熟悉的場景,此時似乎是電影畫面一般,在自己面前閃現,李嘯天心中有著無盡得感傷。

呼!陡然之間,隨著腦中絲竹之聲的變化,在李嘯天眼中的景象,此時也是急速的變化起來,在李嘯天面前的黃沙上,有著無數的百花綠草,此時正瘋狂的瀰漫開來。

瞬間,李嘯天就身處在了一生機盎然的草地上,在這百花上,有著無數采蜜的蜜蜂,亦有著五色蝴蝶,此時正在翩翩起舞,似是春天的樂章一般,在對李嘯天訴說著什麼。

此時在這草地上,李嘯天似乎是看見了,自己和楚書宣,白沐雪兩女,正悠閑的遊走其中。時不時的有著陣陣的輕笑聲傳出。

呼!在李嘯天沉浸在其中的時候,在這裡的景象,再次開始了變化,瞬間,在李嘯天的面前,就成為了白茫茫的一片,整個大地都是銀裝素裹著的,此時在這無盡的雪地上,只有著一白色長裙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隨著女子的舞動。四周落下的雪花,此時似乎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將這女子團團圍住。


呼!還不等李嘯天看清這女子是誰,在面前的景象,就再一次的發生了變話,此時在李嘯天眼中,有著無數的場景閃現。

高山!低估!陰暗……

每一次景象的晃動,李嘯天的眼中,就會出現一些熟悉的畫面。讓人忍不住的深陷進去!

嗡……

然而就在此時,在李嘯天耳中,卻是傳來了一陣嗡鳴聲,隨著嗡鳴聲響起,李嘯天的神識,此時也是離開了那奇怪的感覺中。

不過,剛剛回身的李嘯天,卻是驚訝的發現,在剛剛那麼一會,自己的心境,竟然再無形中,有著些許的增長,這倒但真是意外之喜了。

放下心中思緒,李嘯天再次朝著下面看去,此時那女子隨著一聲嗡響,此時也是停下了自己的舞蹈,連不輕移,朝著後面走出!

看著那走下的女子,在李嘯天心中不知為何,竟然有著些許失落,這絲失落,具體是什麼,李嘯天也說不清楚,好似是為了那武技而感到可惜,又似乎是別人的。

此時在一邊的周小得一抹自己嘴邊的哈喇子,對著李嘯天道:「大哥,你快出手,這樣的絕色帶回家去,以後只為你一個人跳舞。」

「是啊,大哥,我看著女子就不錯,要不等下我找金老問問?」此時韓銘也是對著李嘯天微微問道。

看著面前奸笑的兩人,李嘯天嘴角微微一抽,心中暗道交友不慎,也不知道這兩人是怎麼想的,微微一笑,拿起酒杯,道:

「別說這些沒用的,我們三人已經是好久都沒有在一起喝酒了,今天一定要好好醉一下。」

「等下可是你付賬啊,要知道我出來的時候,可是沒帶錢的。「周小得嘿嘿一笑,也是端起了,早就送上來的火龍酒,對著李嘯天說道。

「切,你小子就知道錢。等下要不要我在找兩個姑娘,將你破了得了。」對周小得的話,韓銘很是不屑,打趣道。

「真的?這可是你說的,大哥快來喝,等下韓銘還要請客呢?」對於韓銘德建議,周小得是一萬個願意,催促著李嘯天,說著就將自己手中的火龍酒一下喝下。

這火龍酒雖不是韓銘賣的,但其味道,卻是極為正宗,不曾有任何的摻假,這一杯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就是周小得此時破靈八階的修為,都是大呼受不了。

看著周小得的話,韓銘一陣無語,真不知道這貨到底是由什麼饑渴。

看著自己面前嬉笑的兩人,李嘯天面色上微微一閃,將杯中酒一飲而下道。「也不知道肥龍,和大柱兩人怎麼樣了。」

此時對李嘯天來說,心中對這兩人還是有著些許不放心的,兩人和自己的關係,在大陸上,可謂是人盡皆知的,這麼久時間過去,也沒有兩人的消息,也不知道兩人此時到底怎麼樣了。

聽著李嘯天的話,周小得,韓銘兩人面色上,也是有著絲絲的緬懷,同時想到了當初在天寶國的時光。

咚咚咚……

然而就在此時,在包廂外,卻是傳來了一陣的敲門聲。

「進來吧!」聽著這敲門聲,李嘯天微微開口說道。

隨著話語落下,金老的身子,瞬間出現在了眾人眼中,但,此時李嘯天三人此時卻是將眼神,玩去落在了金老身後的那人身上。

這人全身白衣,如墨秀髮,梳起一個高挽的仙雲暨,漆黑的瞳孔中,有著絲絲悲傷,此時這雙悲傷的眸子,正帶著笑意,看著李嘯天等人。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在台下跳舞之人,看著此人,三人都是微微不解,這人此時來這裡做什麼?

尤其是周小得,此時心中甚至是在想,這是不是金老為李嘯天送上的禮物!

「難道不請我們進來坐坐嗎?」此時那女子朱唇輕啟,一陣好聽至極的聲音傳來。

此時這道聲音,似乎是在廣袤冰地中的一點燭火,為李嘯天等人取得了一絲的溫暖!

「姑娘請!」聽著這女子的話語,李嘯天微微一笑,大方的將兩人引了進來。

這女子此時也不客氣,直接來到這包廂中,自己找好位置坐下,微微對著韓銘和周小得兩人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但,此時金老在進來后,卻是站在了這女子的身後,面色上的表情,。極為恭敬。

看著金老此時模樣,在三人心中都是微微一凝。能讓金老如此態度的人,怕是只有一人罷了。

「三位,讓老朽來為大家介紹一吧。」此時金老似乎也感受到了房間中的尬尷,出來對著李嘯天三人道。

「金老,還是我自己來吧!」然而就在此時,這女子卻是打斷金老的話語,、語氣雖然平淡,卻是有著一絲不容置疑的意思!

果然,金老在聽到這女子話語的時候,直接閉上了自己的大嘴巴,身子微微一弓,再次退到了這女子的身後。

此時這女子眼神直直的看著自己對面的李嘯天,眼中微微一笑道:「重劍無鋒李嘯天,李掌門,小女子蕭玉兒,正是這明月樓的樓主,希望在以後的日子中,還請李掌門多多關照一下!」

看著面前的蕭玉兒,李嘯天眼中再次以閃,剛剛短短的對話,這蕭玉兒,語氣中表現了足夠的客氣,但,自己的架子也沒落下。

這明明就是將自己和李嘯天放在了相同的位置,沒有多抬高李嘯天,也不曾過多的貶低自己i

就可以看出,這女子的來頭,絕非一般。

而且,最讓李嘯天驚訝的是,這女子竟然是這明月樓的樓主,一直以為這神秘的樓主,會是什麼強大牛逼的人物,但,李嘯天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個女子,而且還是個會跳舞的絕色美女。

“呵呵,看李掌門模樣,是不相信啊!「蕭玉兒看著李嘯天等人此時的眼神,也不奇怪微微笑道。


「蕭樓主,這是說笑了,李某隻是沉浸姑娘剛才傾國舞姿中,不曾回神而已,何來不信之說?」李嘯天掩飾道。

「呵呵,是嗎?」蕭玉兒此時也不打算,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纏下去,繼續對著李嘯天道:「剛剛我聽金老說,李掌門想和我明月樓做點生意?」

「不是我,而是我兄弟天寶酒仙韓銘。」李嘯天說著,就將剛剛和金老之間的談話,再次轉述了一下。

聽著李嘯天的話,在蕭玉兒面色上,始終是有著淡淡的笑容,也不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看著李嘯天。

「不知蕭樓主,對我的建議怎麼看呢?」李嘯天問道。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那簡單,一切都按照李掌門所說。」蕭玉兒直接就拍板了。

額……

看著此時的蕭玉兒,在李嘯天等人面色上,都是微微一愣,此時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好說話,幾乎是沒有任何阻撓。

此時不說是李嘯天,就是在一邊的金老,此時也是不解的看著蕭玉兒。

但,對於這些,蕭玉兒,不曾有任何的在意,面色上始終是有著淡淡的笑意。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明月樓出來后,已經是夜半時分了,飛雪鎮中,早已是燈火通,此時周小得滿臉的豬哥像,想著今天是李嘯天買單,他心中,就十分愜意。

怎麼說也算是報了當初,在天寶國中的一飯之仇,雖然此時的幾人都不差這麼點錢,但,在周小得看來,可以宰到李嘯天一次,那是極為不容易的。


而且,今天來,還看見了一舞傾城的蕭玉兒,簡直就是不虛此行啊。想到這裡,他微微回頭,對著李嘯天說道:「大哥,今天那妞看起來,對你是不是有意思啊。要不怎麼會那麼爽快呢?」

「滾!」聽著周小得的話,李嘯天眼中狠狠一頓,一腳對著周小得的屁股踢去,要不是他躲得快,保准來個狗吃屎。

「就是啊,看你那是什麼眼神嘛。」此時韓銘也是對著周小得鄙視道,李嘯天見韓銘這麼說,面色上,有著一絲欣慰,總算是有個人了解自己啊,但,韓銘接下來的話,卻是差點讓李嘯天直接暴走!

只見韓銘此時微微轉身對著李嘯天道:「你沒看,大哥今天看別人的眼珠子,都快蹬出來了,這明明是大哥看上別人了,不過這次怕要要失望了,因為……」

看著李嘯天那即將殺人的眼神,韓銘很是識相的閉嘴不言。


「什麼啊,你倒是說啊?」但,他的話,卻是深深勾起了周小得的好奇,對著韓銘賤笑的問道。

「這……」看著周小得面色上的好奇,在看李嘯天哪即將殺人的眼神,韓銘猶豫了,此時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但此時的韓銘面色突然一正,頗有一副大義凜然的氣勢,對著周小得說道:「因為大哥他不敢。」

說完後身子,急忙的跳開了,朝著飛雪門的所在奔跑而去!

「卧槽!」聽著這話,李嘯天心中狠狠一頓,嘴中一聲大罵,對著前面的韓銘追去。

「喂,你們倒是等等我啊。」周小得此時也是回神,但,兩人已是走遠,急忙的更了上去!

夜色中,有著兄弟三人那肆無忌憚的笑聲,這樣的情景,似乎是老天故意留給李嘯天一點開心的時光。

在三人剛剛離開后,在這夜色中,卻是再次的走出兩人,看著李嘯天離去的方向,眼中有著思索。

「小姐,你真的同意李嘯天的無力請求嗎?」夜色下的金老,對著身邊的蕭玉兒問道,他不是傻子,對李嘯天今天的提議,他開始也是微微一愣,但,在一愣之後,卻是想明白了李嘯天的用意。

李嘯天有這樣的想法,還有做法,這並不稀奇,可以說,這是在他想象中的,要是李嘯天做不到未雨綢繆,那他也不會有今天的地位還有實力了。

一個人在有多好的機緣,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守護,那也是白搭,但,在這實力之前,卻是,還有著一個重要的條件,那就是謀略。

沒有謀略,也是枉然,但,對李嘯天來說,毫無疑問的,這兩樣都占其了,可是,讓他最為好奇的是,對這樣的霸王條款,自家小姐,竟然是同意了。

「呵呵……」聽著金老的話,蕭玉兒嘴中輕笑一下,對著金老道:「金老,難道你忘記了,我這次離開家族的主要原因嗎?或許這也是天意,讓我們在無意間,來到了這裡,還遇上了如此有趣的人。」

說完后,看著漆黑的夜色,眼中閃過一絲好奇,身子迴轉,離開了這裡,只留下了滿臉驚愕的金老。

……

在李嘯天三人回到飛雪門后,已經是下半夜了,三人也沒有去打擾誰,都是各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中。

但,在李嘯天剛剛回到房間不久,大長老百落雪的身子,也是來到了李嘯天的房間中。

「大長老?不知你深夜到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李嘯天不解問道。

「少主,我有一事不知當不當問?」猶豫一下的白洛雪還是對著李嘯天問道。

「白前輩請說!」李嘯天微微道。

「少主,前段時間,你突破道魂寂境,但,當時我並不曾看見你有凝聚武格的跡象,不過,後來看你和唐燁兩人之間的戰鬥,你的實力,應該遠在唐燁之上才是,並不像是沒有凝聚武格的跡象啊,不知這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百落雪問道。

額……

聽著敗落雪的話,在李嘯天面色上微微一愣,本來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可,沒想到的卻是這事情,對自己的武格,李嘯天也不知道怎麼說起。

被人的武格都是,紅橙黃綠青藍紫,可,自己的武格,卻是潔白色的,這在大陸上,是從未聽說的事情,這裡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李嘯天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潔白武格,一定不是凡物。

當天,和唐燁之間的對撞就不說了,單說,在這段時間中,自己體內的種種變化,都讓李嘯天驚喜不已,其他不多說,這段時間中,李嘯天體內勁氣,在這潔白武格的吸收煉化后,竟然都有著些許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到底是什麼李嘯天也說不清楚,似乎是變強了一般。

而且,在自己體內,可不只是這一顆武格,還有一團煞氣,還有一道紫色雷電,種種的跡象,都讓李嘯天摸不著頭腦。

在李嘯天想到這裡的時候,體內的武格,此時已經是完全的逼出了自己體外。隨著李嘯天白色武格被逼出體外的時候,在這房間中,頓時被一陣陣的白色光華煲滾著,在這白光下,李嘯天感到極為的舒適!

「這是……」但,在李嘯天武格剛剛逼出體外的時候,在百落雪嘴中卻是響起了一聲驚呼,面色上,有著深深的震驚,甚至此時他的身子,都在微微的顫抖著,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

“白前輩,你這是怎麼了?」看著敗落雪此時的模樣,李嘯天微微不解,對著百洛雪問道。



「先天武格……」但,此時的白洛雪,對李嘯天的問話,卻是沒有一絲的在意,雙眼緊鎖在前面的武格上,嘴中喃喃自語,聲音中,有著深深的震驚。


先天武格?

聽著白洛雪的話,李嘯天眼中微微不解,不知這所謂的先天武格到底是什麼東西。

「少主,你可知道是何物?」就在李嘯天愣神的時候,敗落雪的聲音,卻是瞬間響起,對著李嘯天問道。

「不知!」李嘯天如實回答。

「少主,希望你可以答應老朽,在以後的日子中,不到萬不得已,生死關頭,你千萬不能放出這武格,否則將會有著彌天大禍。」白落雪,面色凝重對著李嘯天說道。

聽著敗落雪的話,李嘯天面色上的不解越發濃厚,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莫非真有那麼大的威力不成?

看著李嘯天面色上的不解,敗落雪面色上微微一嘆,對著李嘯天道:「根據門中資料記載,在七大武格之外,還有一種武格,那就是少主你現在的潔白武格,這樣的武格,我們稱呼其為先天武格,這樣的武格,可謂是天地間,最為高等的武格,他可以幫助你自行煉化體內勁氣,讓你隨時隨地的都在變強,甚至在對敵的時候,可以直接吞噬其他武格,來壯大自己的實力。這樣的武格,在大陸上,只是一個遙遠的傳說,並不曾有人見過,沒想到老朽今日會在少主這裡見到這樣的武格,當真是萬幸!」

說完后,在白落雪面色上,依舊有著深深的震驚,先天武格,再大陸上,不說擁有,怕就是見過的,又有幾人?

沒有!

自己今天無疑是第一個,而且李嘯天有著先天武格,那飛雪門以後的前途也是可以看見的,甚至是李嘯天在以後的日子中,也多了一層保障。

但,就是這樣,在他心中卻是有著但喲,對李嘯天來說,這是好事,但,同樣的也是大禍。

現在的李嘯天本就不被大陸上強者所待見,紛紛的想要將其擊殺在搖籃中,跟別說李嘯天先天武格的事情了?

敗落雪絲毫不懷疑,要是李嘯天擁有先天武格的消息傳出后,在大陸上,勢必會在掀起一股巨大風浪。

要知道,武格是可以搶奪融合的,先天武核,對誰來說,都是一種罕見的機緣。

「原來如此!」聽著敗落雪的話,李嘯天心中微微明悟,沒想到,這潔白武格的來歷,竟然這麼大,這是李嘯天萬萬不曾想到的。

「少主,我還有一事想問。」在李嘯天收回武格后,敗落雪再次問道。

「請說?」

「不知少主,打算什麼時候去霄谷禁地呢?」白洛雪問道,在說這話的時候,心中有著激動,四大密境中的機緣是可想而知的。

李嘯天此時有著先天武格,這無形中,又多了一分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