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主持人都有些興奮了。

這種互相爭鬥的局面,他最喜歡看了。

這些人叫價越高,他掙的業績錢就越多,有錢人就是特么錢多了燒得慌啊。

連現場觀眾都不禁為林壞捏了把汗。

三億多,就算能拍下來,哪怕開個全綠出來,也虧大發了啊,能掙幾個錢?

而且如果不是全綠,那就真的是要賠得傾家蕩產了。

駱飛燕也有些猶豫了,但還是喊道:「四個億!」

「有能耐你再給老娘喊下去!」

唐萱兒連忙捂住林壞的嘴,生怕他再蹦出一個字來:「林壞,你別發瘋了,我們哪來那麼多錢!」

林壞輕輕推開唐萱兒的手,點點頭:「你說得對,我們沒那麼多錢,喊什麼喊。」

「我不喊了,主持人,快宣布吧。」

主持人:「……」

駱飛燕:「……」

草!林壞居然在耍她!

沒錢還喊了幾個億,這不是惡意抬價么!

駱飛燕氣炸了。

駱飛燕:「草,你有種,待會兒你別跑!」

林壞:「好的,我不跑,我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其實,他真不是要故意跟駱飛燕抬杠。

而是,他如果不喊的話,唐希月就會喊下去,到時候她肯定會賠得傾家蕩產。

這款原石沒有那麼值錢,頂多值個一千多萬。

主持人見駱飛燕發怒,連忙圓場道:「駱女士,雖然你花了四個億,但我相信你能從這塊石頭上大賺一筆。」

「我們家的原石都是經過專家組交叉鑒定過的,絕對不會讓你虧錢。」

駱飛燕冷漠道:「虧不虧錢我無所謂,老娘不差錢。」

「我拍下來是拿來送人的。」

說著,她望向唐萱兒,笑道:「美人兒,有沒有興趣做我女朋友?」

「你要是答應,這四個億的原石我送給你了。」

嘩擦!

所有人目瞪口呆!

這個小美女,居然喜歡女人啊!

而且還在大庭廣眾之下求愛,真夠勇氣的。

唐萱兒的臉唰地一下就紅了,一個女人向她表白,這算怎麼回事?

而且連女人都知道表白,林壞居然不知道,這個廢物!

她惡狠狠地白了林壞一眼。

林壞沒有注意到她的目光,已經徹底凌亂了。

我靠,啥情況?

居然有人敢橫刀奪愛,當著他的面向他馬子表白?

而且還是個女人!

他吸了口氣,不爽道:「呵呵,拿一塊廢石來送人,也不嫌磕磣。」

駱飛燕狠狠瞪了他一眼:「是不是廢石一會兒我會親自去開,你等著被打臉吧。」

林壞:「好啊。」

眾人有些激動起來。

待會兒他們起碼能看到兩件絕頂原石被開出來了。

主持人在台上喊道:「大家先安靜一下,拍賣會差不多快結束了。」

「接下來是福利環節,起拍價只有幾萬。」

說完,工作人員又抬上來一堆石頭。

這些石頭有大有小,大的也有一噸重,小的幾乎是零零散散。

而且這些原石都已經被切過了,切面上只有很少的綠,說白了,這就是一堆廢料,掙也掙不了幾個錢,連那些散戶都看不上。

接下來的競拍,持續了幾分鐘就結束,甚至還剩了許多廢石,根本沒人要。

尤其是最大的那一塊,誰也不想在那上面虧錢。

林壞看了一眼,卻是有些兩眼放光。

那塊石頭被切割為兩半,切面上只有極少的綠,一般人肯定認為這是塊廢石。

但林壞卻覺得,這塊原石恐怕不簡單。

他曾在國外參加過幾起大型賭石拍賣,跟頂級大佬學習過觀石之術。

根據他初步觀察,那切面上的綠石紋路,很可能是一塊『雙黃蛋』!

所謂雙黃蛋,就是玉石藏在石頭的兩端,中間只有極少的綠或是沒有綠。

而這塊石頭,就符合這種情況。

如果真的是雙黃蛋的話,那就賺大了!

此時那塊石頭,有人十萬就要拿下了。

主持人正要宣布,林壞突然喊道:「二十萬!」

嗯?

眾人齊唰唰朝他看去,頓時忍俊不禁。

十萬都沒人再搶的東西,林壞居然又加價十萬。

「哈哈,這傢伙真是神經病啊,他根本就不懂賭石,一堆廢石居然花二十萬買下來。」

「這堆石頭能賣個十一二萬就頂天了。」

唐希月氣得咬牙切齒:「林壞,你是不是出門又沒吃藥。」

「花二十萬買堆廢品回來,你吃飽了撐的?」

林壞:「我樂意。」

唐希月無語了。

柳虹和唐萱兒倒是沒在意,她們估計林壞也就是想玩,那就隨他玩吧。

二十萬,虧了也就虧個幾萬,家裡現在不差錢,還玩得起。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有意義?」錦貴妃笑了,「你是想說你自己也是個毫無意義的存在嗎?」

他們的對話劍拔弩張。

讓人很難相信他們是一對親母子。

李泓遠哼了聲。

錦貴妃道:「這東西本宮是賞給姜寧的,算是給她的回禮。」

「那就自己差人送去,我不是你們的跑腿。」

李泓遠轉身便走。

宮婢們對他們母子間的這種情況,早已經習慣了,微微垂著頭,絲毫也不覺意外。

「娘娘,這些東西……」

「你送去東宮給太子妃。」

錦貴妃低頭吃東西,頭也不抬。

顯然對今天的味道很滿意。

李泓遠剛回到東宮,錦繡宮的宮婢也跟了過來。

姜寧探頭看見他身後跟着的宮婢,立即眉開眼笑迎出來,繞過他,伸手去接宮婢手裏的東西。

「我就知道,貴妃娘娘不能讓我白忙活。」

李泓遠道:「我還不如這幾塊料子?」

他千里迢迢的回來,也沒見她用這種笑容迎接。

姜寧沒聽見。

她已經拿着首飾盒子和布料進屋,和幾個丫頭討論怎麼裁剪衣服。

李泓遠搖搖頭,正打算回去換身衣服,然後去見父皇,就看見錦繡宮的另一個宮婢慌慌張張跑過來,噗通跪下,叫道:「啟稟太子殿下,娘娘出事了,出事了!」

「什麼?」李泓遠回頭,皺眉。

他才從錦繡宮回來,就錦珠珠那個樣子,能出什麼事。

宮婢慌張道:「剛才殿下剛走,娘娘就倒在了地上!」

「去請太醫!」

「已經差人去了,娘娘還說讓太子殿下也過去!」

姜寧聞聲出來:「出什麼事了?」

「母妃那邊不知出了什麼事,我過去看看。」

「我也去。」

不知為何,姜寧直覺這件事與她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