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廣場上,簡單的放著四把椅子,椅子上坐著四個人,全都是一身蓑衣,面色平靜陰冷的凝視著五大院的隊伍。

在他們身前相對的二十丈外,還特意為五大院準備了六張椅子。

「多年不見,真是懷念當初,你們倒是一個個活的滋潤,不像我們,苟且偷生,連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石魔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顯然沒有直接開打的意思。


古玄等人對視一番,緩緩走到椅子前,並沒有就坐,而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火魔,風魔,你們兩個竟然還沒死,難怪炎魔殿這般猖狂。」

石魔和毒魔,這兩人都在五大院的意料當中,但是在他們旁邊的兩個人,卻是有些出乎了古玄等人的預料。

幾十年前的那一場大戰,雖然這兩人沒死,但都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創傷。本以為他們都死了,但今日出現,卻是令人有些意外。

意外歸意外,古玄也是明白人,他們的實力擺在這裡,炎魔殿若是沒有些依仗,也不敢公然宣戰。

「這麼多年,一直隱忍療傷,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將五大院踏滅。今日,機會終於來了,我二人也是能夠了卻心愿了。」開口的是風魔,他的左眼被人生生挖掉,現在只剩下一隻右眼。在他旁邊,火魔的臉頰也是燒傷大半,連頭髮都是長不出來,顯然兩人曾經受傷不輕。

古玄聞言,微微一笑,冷哼道:「就憑你們四人?還有躲在後面的三百子弟?」

「四人足矣。」毒魔站起身來,緩步踏前。

就在火焰城廣場上談話的時候,陳風緩緩從最高的樹冠上躍了下來,在眾多道視線驚疑的注視下,緩緩朝城門方向走去。

「這傢伙要幹什麼?」

「他要去火焰城嗎,簡直就是找死。」


「不要亂說,這傢伙實力很強,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方的啊?」

在眾人猜測當中,陳風走出樹林,筆直的走進了城門,身形一閃,便是消失了蹤跡。

「咦……」

古玄精神力一直擴散開來,自然是第一時間感應到了陳風,但陳風頭戴斗笠,他卻也看不清陳風的麽樣。只是能感覺到陳風強大的實力。

「二星宗師境,這傢伙……難道是……」

古玄正在疑惑的猜測之時,身後忽然一道白衫閃過,舉掌迎敵,雷龍呼嘯而出,竟然主動的朝毒魔攻了過去。

沒有五大院長的命令,竟然擅自動手,五大院這邊眾人,也是紛紛側目。一看之下,竟然是風雷學院的李凌雲,這傢伙竟然率先打響了戰鬥。

「徒兒小心!」雷震天也是被驚了一下,想要阻攔,卻是晚了一步。

「哼,那裡來的無知小鬼,也不看看你有幾分幾兩。」毒魔身形一晃,鬼魅般的躲過了雷龍的攻擊,反手一掌,直接將李凌雲給打飛了出去。

噗……

一口鮮血噴出,李凌雲倒飛在了雷震天的腳邊。

「徒兒!」

雷震天俯下身,急忙查探前者傷勢,毒魔一身毒攻,萬一被侵入血脈,不及時將毒逼出,後果不堪設想。

唰~

就在雷震天俯身之時,一道銀光劃過,徑直刺進了他的胸口。毫無防備的他,瞬間中招,整個人驚愕的跪在了地上。

… 突然而來的變故,不僅雷震天愣在了當場,五大院一方的所有人全都愕然了。

那匕首的來源,正是五大院引以為傲的天才,雷震天的徒弟,李凌雲。


「為……為什麼……」

雷震天手捂胸口,這一匕首刺的非常刁鑽,直奔他的心臟,顯然是要將其一擊斃命。鋒利的刀刃,已經劃破了雷震天的心臟,他已經開始內出血了。

生命的流逝,也抵不住心中的憤怒,雷震天死死拉著李凌雲的衣袍,到得這一刻,他都不明白後者為何要這般做。

砰~

一擊得手,沒有任何遲疑,李凌雲一掌拍開雷震天的手,飛身直接朝石魔那邊逃去。

「小子找死!」

離得近的林聖,第一個追擊而去,手中摺扇憑空一點,一道青色指法激蕩而出。

轟隆~

黑光繚繞,在半空截下那一指,兩股能量相撞,直接帶出了空間漣漪,道道黑色的裂縫涌動而出。宗師境強者之間的較量,已然可以影響到天地空間。

毒魔身形緩緩擋在中間,陰冷的笑道:「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們炎魔殿的依仗。現在加上寂滅,你們也不過就剩下五個人了,還想和我們斗嗎?」

「為什麼……」

雷震天望著那道無情的背影,忍不住揚天一聲咆哮,他這一吼,更加的促進了血液的流動,胸口一陣窒息感傳來,口鼻之內不由自主的流出鮮血。

寂滅飛身上前,接連點了他幾處大穴,幫他暫時止住了血脈。

「不要動怒,用武元力護住心臟。」寂滅大聲提醒道。他明白,武者能力再強,只要沒達到天地鏡,靈魂不能破體出竅,心臟受到創傷,那就是必死無疑的。現在這般做,也只能延緩一下時間而已,雷震天被直接的愛徒反噬所殺,這般死法,倒也真是死不瞑目。

古玄也是暴怒,但憤怒之餘,他卻還是很快冷靜了下來。如果就這般衝殺上去,之前安排的隊形策略就全都失效了。大戰之時,更要保持冷靜,作為領頭人的他們,尤其不能意氣用事。

飛身躍到石魔三人的身後,李凌雲才算稍稍的喘了口氣,剛剛那般做,也著實危險。他一個二星宗師境,面對五大院六名強者,只要那六人稍有警惕,他肯定就回不來了。

好就好在他李凌雲在五大院還是很得信任的。

「師傅,很感謝你的教導,不過,我很早之前就選擇站在了炎魔殿這一邊。立場不同,自然沒什麼可說的。你可以罵我無情無義,但要成大事,總要有一些下流手段。放心吧,今日過後,沒有人會記得這一段,眾人所記得的,就是炎魔殿戰勝了五大院,未來的東域,是炎魔殿和落雲宗的,僅此而已。」李凌雲傲然冷笑,眼神中竟是沒有絲毫愧疚。

「小王八蛋,老子今天就算拼了命,也要將你就地正法!」霍啟天憤然說道。

「不要太囂張,你的對手是我們。」石魔對於李凌雲的這一手非常滿意,與火魔風魔站起身來,他們的第一目的打成了,下一步,便是要真正的開戰了。

「就算我們少一個人,現在的局面也是五比四,你該不會覺得,一個李凌雲,就能改變這場戰鬥吧?」金蘭將懷中的小麒麟放下,美目正色的說道。

啪啪啪~

石魔憑空拍了怕手,霎時間,自旁邊的一個破敗的閣樓內,飛身竄出來三人。

這三人,都穿著落雲宗的衣服,為首一人,赫然便是落雲宗當今的宗主,李凌雲的父親,四星宗師境的李卓。

在李卓左右手,李威和張衡,也都達到了一星宗師境水平。

除此之外,一道道炎魔殿的子弟,從後方的隱蔽處顯露了出來。整體實力加在一起,絲毫不比此刻的五大院差。

「李卓!看來你落雲宗,還真就選擇了炎魔殿。之前給你發信,你百般推辭,沒想到,現在竟然站在了和五大院對立的一面。」古玄強壓著心頭怒火,憤慨說道。

「抱歉,炎魔殿給我們的條件,讓我難以拒絕。而你們五大院,太過自負,還在玩著玄通老人的那老一套。被滅,自然是遲早的事情。」李卓很是輕鬆的回應道。

「唉……」古玄長嘆口氣,這一刻,他確實體會到了不少東西,也意識到了自己頑固的思想,方才成就了今天的種種。

不過,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後悔以是無用,只能拼盡一切,取得最終的勝利。

「五大院眾人聽令,殺光眼前惡徒!」

一聲令下,古玄率先飛身上前,直接與離得最近的毒魔戰在了一處。

與此同時,霍啟天和火魔也對持而上,林聖與風魔追逐而動,金蘭也被李卓擋下。

五大院兩四五十精英,轟然衝擊,瞬間與炎魔殿三百幫眾廝殺在一起。李威張衡紛紛參戰,一時間整個火焰城,好似過節一般,各種顏色的武元力迸發開來。在淅瀝瀝的小雨中,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華。

「寂滅,你曾是玄通老人的左膀右臂,當初的你,可是強的很。不過,這些年我也絲毫沒閑著,今日,便要和你分個勝負。」石魔望著身邊呼嘯的武元力能量,朝寂滅微微笑道。

寂滅將雷震天託付給兩名導師,邁步上前,面色凝重的說道:「你的所作所為,令東域生靈塗炭。今天,老夫斷然不會留手,早些殺了你,早些結束這場戰鬥。」

「嘿嘿,那得看你的本事了。」

石魔說罷,身形一竄,踏著閣樓的屋檐,朝城內的一角飛去。

廣場雖然大,但也架不住這麼多人的群起廝殺。在石魔看來,現在佔據上風的是他們,所以自然不會選擇和寂滅在廣場中戰鬥,那樣兩人的武元力會波及到其他人。

寂滅也是有這種想法,所以身形一竄,在後面追趕了上去。

「金蘭院長,沒想到我的對手是你,怎麼樣?要不咱們也找個地方玩玩?」李卓顯得很有風度的說道。

金蘭充耳不聞,當即心靈相通,那小麒麟體型迅速膨脹,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隻威風凜凜的巨大麒麟妖獸。

身形一躍,躍上麒麟,麒麟一聲咆哮,直接是朝北邊的街道竄去。

… 砰砰砰~

勁氣繚繞,毒氣飛舞,兩道身影在一個個閣樓屋頂飛速穿行。掌風所及,一切化為齏粉,那恐怖的能量碰撞,給本就破敗不堪的火焰城,更加增添了毀滅般的打擊。

一口氣躍到城牆上,古玄目光冷冷的凝望著身後不遠,一個閣樓頂子上站立的毒魔,兩人的氣息基本相當,都是五星宗師境。

「你這般肆無忌憚的施展武元力,看來泉樂老人的靈魂,已經被你泯滅了。」古玄聲音中帶著些許哀傷,對於這一點,絕對是他們五大院的失職。曾經一度認定幫助石魔入侵的人是陳風,今日看來,姦細,無疑就是李凌雲了。

「呵呵,在我脫離五大院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得到。那個老混蛋,苦苦與我爭奪身體這麼多年,死了也是活該。」毒魔周身上下瀰漫著灰色的毒系能量,說起話來,張狂無比。

「萬沒想到,我五大院引以為傲的天才,最終卻成了害群之馬。」古玄看向廣場方向,頗為氣憤的說道。

「所以說,不能輕易相信別人,現在你的悔悟,已經晚了,五大院,將在今日,徹底的從東域消失。」

「就算你們陰謀得逞,也未必要這般囂張,在我這裡,你就勝不了!」古玄斬釘截鐵的說道。

毒魔緩緩伸出食指,在前者面前晃了晃,笑道:「我覺得未必。」

古玄聞言,周身上下氣勢暴增,武元力瀰漫開來,與此同時,精神力也是暗自擴散。在同級別之下,精神力者擁有更加強大的戰鬥力,這一點毋庸置疑。

嗖~

下一瞬,指尖符印一點,古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短距離瞬發空間傳送陣,你還是這點手段。」

毒魔微微一笑,雙掌憑空猛然拍出,八條毒龍從體內竄射,朝著八個不同的方向呼嘯而去。

轟隆~


其中一個方向光芒一閃,古玄的身影憑空出現,反手一掌,將其中一隻毒龍擊散。腳點地面,一雙大手直奔毒魔身體抓去。

「蠍力化骨掌。」

「黑炎毒指。」

被毒龍擋了一下,古玄留給了毒魔反擊的時間,蠍力化骨掌對上黑炎毒指,後者顯然更加的厲害一些。黑色的火焰,點燃了古玄的右手,那劇烈的毒素強烈的穿透進古玄的能量,欲要刺進他的體內。

「給我散。」

古玄急忙加註武元力,生生的將黑炎毒指衝散開去,緊接著符印再現,身形憑空再度消失。

嗡~

古玄這一次出現在了毒魔的身後,額頭精芒四射,手中符印飛速凝聚,在天空中畫出一道道美麗的符號。

「大周天輪陣。」

隨著古玄一聲厲喝,幾十丈內的天地忽然黑暗了起來,一道無形巨大的屏障,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這裡,一片漆黑,而古玄,卻能夠清楚的看到周圍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