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江維與二蛋閑聊之際,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在他們背後響起;只見一隻毛髮捲曲的白毛大狗,正在一群狗小弟的簇擁下,朝江維和二蛋走來。

更準確地說,是朝二蛋走來。

二蛋眉頭一皺,有些不悅:「是公狗,而且還是一群公狗!」

如果是一隻母狗喊它「帥狗」,二蛋當然會很高興;可現在是一隻公狗這麼喊它,二蛋就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了。

江維當然不能一眼就看出這群狗是公狗還是母狗,不過剛剛說話的狗聲音比較渾厚,江維猜測,應該是一隻公狗。

「帥狗,以前似乎沒見過你啊,應該不是小蠻鎮的吧?」白毛大狗走近二蛋,嗅了嗅道,「現在起就跟著哥了,哥會好好疼你的……」

二蛋嚇得連退幾步,汪道:「滾!」

「嗯?」白毛大狗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盤,竟有狗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不過馬上,白毛大狗的興緻就上來了——帶刺的玫瑰,才好玩不是?

「小帥狗啊,你大概還不知道吧!」白毛大狗仗著體型比二蛋大,居高臨下道,「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小蠻鎮這一畝三分地,誰敢不給我『白毛』面子的!你跟了哥,以後你在小蠻鎮,想橫著走就橫著走,想豎著走就豎著走——別猶豫了,快把pp撅起來揀肥皂吧!」

「靠!」二蛋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會變成紅顏禍水。

「哈哈哈哈……」一旁的江維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二蛋,沒想到啊,就你的姿色,竟然有狗會看上你,哈哈哈哈……」

二蛋羞怒,沖江維喝道:「哪有你這樣當大哥的?幫我壓陣,我要好好揍一下這條賤狗!」

想二蛋,也是狗中純爺們了,又曾幾何時被其他公狗**過?現在,這條白毛大狗竟敢垂涎自己的菊花,二蛋又怎麼能忍下這口氣?

「汪汪汪!」二蛋狂吠著,就沖了上去。

雖然在體型上,二蛋不如這白毛大狗,不過同是會神期圓滿的修為,二蛋可一點都不怕它。

「哦?」白毛大狗的眼睛眯了起來,「有意思,在小蠻鎮,竟然有狗敢對我動嘴!」白毛大狗沖身後的狗小弟們——也就是他的嬪妃們招呼了一聲,「都別出手,看我怎麼降伏了這隻小帥狗!」

「汪汪!」

「汪汪!」

身後的一群狗小弟都歡快地助陣著。

「要狗咬狗了!」既然那群狗小弟不出手,負責壓陣的江維也樂得看熱鬧。

「汪!」

二蛋可是在求道山中闖蕩過多年的,一身的實戰經驗不言而喻;碰上江維后,二蛋不但修為提到了會神期圓滿,還學了不少的秘技。雖然和江維比起來,二蛋還略顯菜了點;但二蛋的戰鬥力,也絕對算得上是會神期小鬼中的頂尖。

這一邊,白毛大狗既然能夠橫行小蠻鎮,而且還混得這麼瀟洒,自然也不可能是庸庸碌碌之狗。兩條狗一打起來,動靜便很是不凡。


「汪汪!」

「汪汪!」

狗類的戰鬥手段,沒有人類那麼複雜多變;不過兩條狗你來我往,飛快地撕咬著,動作倒也敏捷得很,觀賞性亦是不弱。

小蠻鎮又是人來狗往的集鎮,很快,周圍便圍了一群圍觀的鬼魂。

「喲,竟然有狗敢挑戰白毛?」這是一道詫異的聲音,飽含著不可思議。

「看樣子,不是我們小蠻鎮的狗!」


「這不是廢話嗎?小蠻鎮的狗,哪個敢惹白毛?」

小蠻鎮里,居住著各族鬼魂;不過其中最昌盛的,當屬狗類。原因很簡單,小蠻鎮中,狗類的領袖,是一位凝魂期的大鬼!

凝魂期大鬼,在原罪城裡都難得一見;在這種荒僻的小鎮,就更加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了!有凝魂期大鬼坐鎮,小蠻鎮里的狗族,想不昌盛都難。

「果然有味道,我最喜歡你這樣的公狗了!」白毛大狗與二蛋來來回回打了數十個回合,都沒分出勝負來;不過白毛大狗非但不惱,反而興緻越發地高了。

「靠,我們狗裡面,怎麼就出了你這麼個**!」二蛋大罵。

二蛋原以為,這種基情四射的故事,只有人類才會有;它萬萬沒想到,原來狗裡面,也有好這口的,而且還讓它給碰上了。

「哈哈哈,你就盡情地罵吧!你罵得越響,我會越興奮的!到時候,等我拿下了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哈哈哈哈……」白毛大狗肆意大笑起來。

「我呸!」二蛋終於忍無可忍,「大哥,快出手幫我解決了這個**,我實在不想和它打了——我感覺碰到他的身子,都骯髒無比啊!」

「哈哈哈哈哈……」此時的江維,卻早已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來了,「二蛋,你可笑死我了……回去以後,我一定要說給小浩他們聽!」

「我去,大哥,節操啊!」二蛋大怒,「還不趕快出手!」

「好吧好吧……」江維當然不可能眼看著自家兄弟陷入魔爪,看了會熱鬧,江維終於動了。

「咻——」

江維的身形迅速無比,卻又玄妙無比。白毛大狗還沒看清楚怎麼一回事,就已經被江維一拳轟飛了。

「嘭!」

等白毛大狗回過神來的時候,它已經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這……」白毛大狗立刻明白過來江維的不好惹。

不過小蠻鎮是白毛大狗的地盤,它倒不至於怕了江維。

「圍起來!」白毛大狗下令道。

立馬,它身邊的一干小弟,就將江維團團圍住。

「人類鬼修!」這時候,白毛大狗才出聲道,「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不過你也要知道,在這小蠻鎮,是由我們狗類說了算的!這樣,把你身邊這條大黃狗留下,你可以走了——我也不計較你剛剛打了我一拳!」

在白毛大狗看來,自己的條件已經非常優越了。

「呵!」江維啞然失笑,「那我要是不呢?」

「要是不?」白毛大狗的眼神尖銳了起來,「那你就永遠不用離開小蠻鎮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在白毛大狗看來,江維的實力雖然駭人,但畢竟還只是會神期而已;只要是會神期,白毛大狗就吃定他了!

畢竟,會神期和凝魂期的差距,幾乎是無法逾越的。也正因如此,有凝魂期大鬼坐鎮的狗族,才能在這小蠻鎮如此囂張。

「哼!」江維重重地盯了白毛大狗一眼,僵持了片刻,也沒有出手,而是直接喊上二蛋,「我們走!」

「走!?」白毛大狗頓時凶戾了起來,一揮爪,朝著小弟們示意,「上!」

這些狗小弟,顯然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都完全被這白毛大狗「折服」了;白毛大狗一聲令下,一群狗小弟便毫不猶豫地朝著江維撲殺而來。

「不知死活!」

江維伸手往背後一探,將長劍從後背抽出。

「咻——」

一道如水的劍光劃過,頓時,十幾隻狗小弟統統被斬成了兩段。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隨著這些狗小弟跌落在地,現場頓時一片寂靜無聲。事實上,江維還沒有下殺手;他要是真下殺手的話,一劍之下,這十幾隻會神期圓滿的狗小弟,便都已經魂飛魄散了!

「噌!」

江維又重新將利劍歸鞘。

這把利劍,只是一把普通鬼鐵鑄就的利劍。原本,這把利劍是躺在江維的儲物戒指里的;不過為了方便出手,江維特地將其拿出來,背負在背後。

這樣一來,江維背負著長劍,倒也有幾分行走江湖的味道。這種行走江湖的感覺,是江維生前非常期望實現的;想不到真正實現,卻是在死後。

「這……」不管是白毛大狗,還是周圍圍觀的鬼修,顯然都被江維的這一劍給嚇到了。

這一劍,幾乎已經超出會神期的範疇了;恐怕只有凝魂期的大鬼,才能發揮出這樣的攻擊——可是,江維分明才會神期的修為啊!

「你……你……」白毛大狗指著江維「你」了半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江維的實力,已經超出它的認知了。

「我給過你活路,可惜你沒有珍惜!」江維搖頭,「輪迴轉世去吧!」

「輪迴轉世……」白毛大狗連忙搖頭,它在小蠻鎮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又怎麼甘心去開始未知的來生,「不——我不要輪……」

「咻!」

不等它把話說完,江維的劍光便已經將它淹沒。這一劍,江維含怒出手,直接就把白毛大鬼的靈魂完全剿滅。

「既然不要輪迴轉世,那就魂飛魄散好了!」秒殺了白毛大狗,江維彷彿做了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確實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連人類鬼魂,江維都殺過;殺一個狗類鬼魂,又哪有半點心理壓力呢?

「你……竟然殺了白毛?」一旁的狗小弟都不敢置信地看著江維。

就連圍觀鬼修,都震驚不已;震驚過後,就是為江維默哀了,連帶著看向江維的眼神也變了——這白毛大狗來歷不凡,江維殺了它,接下去,肯定要麻煩不斷了。

「似乎惹了點麻煩……」不過江維並不太在意。

在這小蠻鎮,最強的也就是一條凝魂期的狗而已;而且江維感覺,那條狗,頂多也就凝魂初期的修為。以江維如今的實力,倒還真的不懼與凝魂期大鬼一戰——即便打不過,但逃命肯定不成問題。

「兄弟,你惹麻煩了!」一名赤著精壯胳膊的人類鬼修道。

「我知道啊!」江維滿不在乎道。

「我看你還是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精壯鬼修道。

「哦?」說實話,江維真的不怕那條凝魂期的狗;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江維不確定,那燃魄期的六翼天虎有沒有在追殺自己。所以,能少一事的話,江維當然願意少一事。


「有勞了!」江維拱手道。

「哪裡話,都是人類鬼修,能幫則幫吧!」精壯鬼修憨厚笑道,連帶著江維一路飛奔起來。

「呵!」江維不置可否笑笑。他可不信,這精壯鬼修的心這麼好;不過對自己實力有著絕對自信的江維,也不在乎這精壯鬼修耍什麼花樣。

「我姓曹名霸,兄弟如何稱呼?」精壯鬼修道。

「你叫我阿維就行!」江維道。

很快,江維就在曹霸的帶路下,來到了一處簡易的石屋。說是石屋,倒不如說是狗窩。

「在小蠻鎮,好的房子都被狗族霸佔去了;我們人類,反倒只能住這些狗窩了——就委屈兄弟到我這石屋裡躲一躲了!」曹霸道。

江維卻搖頭笑道:「我直接跑路,離開小蠻鎮,豈不是更加安全?」

「額……」曹霸一怔。

確實,在小蠻鎮里怎麼躲,肯定都沒有離開小蠻鎮來得安全。況且,狗類的鼻子可是靈得很,這一點,即便到了鬼界也不例外;江維若是躲在這裡,遲早會被那些狗小弟們順著氣味找到。


「曹霸兄,若有事情,只管直說;看在你好心幫我一把的份上,如果只是舉手之勞的話,我肯定能幫就幫的!」江維直接道,「若沒有事情,我可就要走了;我只是路過這裡而已,本來就沒打算在這兒多呆!」

雖說曹霸的幫助對自己來說可有可無,甚至曹霸是懷著心機前來幫自己的,不過江維還是承了他這份情;如果只是舉手之勞的話,江維真的不介意幫曹霸一把。當然,如果事情比較麻煩的話,江維肯定二話不說拔腿就走;畢竟,江維沒必要為了一隻萍水相逢的鬼去蹚渾水。

「阿維兄弟果然是爽快鬼!」曹霸贊道,「說實話,事情挺棘手!」曹霸直截了當道。

「挺棘手?」江維一聽,就連擺手,「那就不用說下去了,我們後會有期!」江維才懶得幫一個萍水相逢的鬼去做什麼棘手的事呢!

江維正要走,曹霸又連說道:「與『魄』有關!」

「嗯?」江維一怔,止住了離開的腳步,「魄!?」要知道,普通鬼修根本是不清楚什麼是「魄」的;像進入比武大會決賽圈的那些散修們,就根本不知道,原來進入凝魂期,原來需要「魄」。

這曹霸竟然知道「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