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凡的目光貪婪地一陣下移,下一刻卻差點被嚇成陽痿。

只見女子白皙的柳腰之下,竟赫然沒有下半身,而是攔腰而斷裝在一個浮空的染血木盆中。

絕美的上半身和裝著她的染血木盆組合在一起,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湧上幾人的心頭。

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你看——這就是悲劇。

女子的精神明顯已不正常,變的偏執而又乖戾,美到極致的眸子正用惡鬼般的目光死死盯著幾人。

歐陽凡一個探查術丟去——

人偶之王葛蘭(稀有boss~真)

等級:28

血量:10000

魔攻:300~320

防禦:150

技能:火球術、連珠火彈、冰環術、閃爍、暴風雪

特效技能:傀儡術

介紹:光之城主的侍女,因與冒險家有染被光之城主砍去雙足製成人偶,永遠守護在天空之城的入口……

歐陽凡看著屬性介紹一陣想入非非,都是會玩的人啊。

不過話說那個特效技能「傀儡術」是什麼鬼?

boss葛蘭很快解答了歐陽凡的疑惑。

「冒險家,你在覬覦我的美色嗎?

成為我的傀儡……你就可以永遠……享用我……」

歐陽凡聞言虎軀一顫,娘咧,下半身都沒有了老子還怎麼覬覦你的美色?

然而隨著boss話音落下,兩個紅色六芒星陣已分別在襲人暖和萌妹腳下升起。

與此同時,一道系統提示音響起。

「叮,您的隊友尋人暖床、找個嫂子已成為葛蘭的傀儡。」

WTF?傀儡?

歐陽凡定睛一看,兄妹兩的ID已變為紅色,和自己已是處於敵對狀態。

另一方小強也是疑惑不解,當下抬弩一箭射向boss葛蘭,葛蘭的身影卻在此時漸漸虛化直至消失,消失前還往襲人暖拋了一個媚眼——

「把那兩人的頭顱帶來,我就讓你好好享受我的滋味,哈哈哈哈。」

歐陽凡望著失去神智的襲人暖臉上已是精彩無比。

中招的襲人暖和萌妹此時已失去了對自己角色的控制權,聊天也被限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變成傀儡的自己和妹妹與歐陽凡兩人分出個勝負。

而變成傀儡之後系統亦是會通過往期數據模擬中招者的操作習慣。

也就是說傀儡的操作在智能模擬下會無限接近本尊,本尊越強傀儡便也越強。

娘咧,歐陽凡此刻多希望中招的是自己,這樣襲人暖就能輕易把自己砍死再去推boss。

可TM偏偏襲人暖中了傀儡術,這他娘怎麼打?

變成傀儡的襲人暖根本沒有給歐陽凡二人思考時間,開出血之狂暴就提著巨劍朝歐陽凡衝來。

遠處同樣變成傀儡的萌妹神聖護盾套上襲人暖,同時給後者刷著血量抵消血之狂暴的扣血。

有奶媽加血的吸血狂戰,堪稱無解!

四人一言不合就開打,小強反應也是越來越快,抬弩便是一發預判的減速箭射向襲人暖。

前沖的襲人暖卻在此刻頓了下腳步,預判的減速箭貼著他眼前射過,隨即襲人暖再度抬腳朝著歐陽凡奔來。

歐陽凡見狀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傀儡已有襲人暖的那麼幾分神韻,此戰只怕是要涼了。

當下歐陽凡試探著一發劍氣劈出,襲人暖並沒有去躲,然而劍氣卻只打出–1的強制傷害。

歐陽凡這才記起自己的攻擊力只有240出頭,襲人暖的防禦卻剛好達到了250+,不用高百分比傷害技能的話他根本破不了防。

更何況後面還有一個不斷給傀儡襲人暖刷血的傀儡萌妹。

當下歐陽凡已是眨眼給了旁邊的小強一個小眼神,小強也是心有靈犀的點頭表示收到。

歐陽凡的「眉目傳情」自然是希望小強遠程射殺萌妹。

然而傀儡萌妹的走位也和真正的萌妹一樣鬼精鬼精的,鐘擺走位下小強的箭矢幾乎無法命中。偶爾打中的傷害也被萌妹給自己餵奶補了回來。

而此刻襲人暖已是提著血色巨劍衝到了歐陽凡的身前,小強的攻擊根本破不了他的防,所以他的第一仇恨便在歐陽凡身上。

歐陽凡當下卻也不是太怕,打是打不過襲人暖的,但論逃跑的本事八個襲人暖也趕不上他。

只見他五段斬一陣蛇形走位便與襲人暖錯身而過,並用其中一段斬擊在襲人暖喉間一抹,帶起「–67」的要害傷害。

縱然以傀儡襲人暖的反應也是沒能將使用五段斬的歐陽凡留下,歐陽凡當下甚至在想,如果是襲人暖本尊能不能對付他的五段斬。

卻在這時,被歐陽凡秀了一臉的襲人暖傀儡非但沒有回身去追擊歐陽凡,反而快步沖向了另一側正和萌妹較勁的小強。

小強當下察覺到不妙,一發打算放風箏的減速箭又被襲人暖扭過,只好邁著小步子開始跑路。

然而襲人暖傀儡開啟血之狂暴后,移動速度已比小強高出了不少,只怕過不了幾秒襲人暖傀儡便能追到小強的身後…… ?四番隊治療室。

卯之花烈出去做任務,全四番隊醫術最高的便是副隊長虎徹勇音。在對自己的哥哥——虎徹清音,再三擔保會治好伊澤的情況下,進入了清靜的治療室,對伊澤開始檢查。

原本以為只是輕微的外傷,卻隨著檢查時間延長,越發驚心。到最後甚至動用了靈力和儀器。

「虎徹隊長,不必麻煩了。」醒過來的伊澤伸手抓住虎徹勇音的胳膊,喑啞著嗓子說道。

「胡說什麼呢!臭小子,快給我躺好!」虎徹勇音回過神來,一把抽出胳膊,兇巴巴地沖伊澤低吼。心裡又覺得不該對病人這個態度,生硬地擠出一個笑容,又說道「暫時不要使用靈力,你現在的靈力極度不穩定。詳細點說就是,你的靈力不會通過使用消失,每天都有上升的趨勢,照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你會死。」

「很好啊,死神的靈力越多,不就越強大嗎?」伊澤不以為意地笑笑。

「飯不吃會餓死,吃多了會被撐死,只有適當才是最好的。而你的情況也是這樣,所以,如果不想死的話,你最好配合治療,我會先用冰封術封住你的靈穴,直到找到辦法解決。」虎徹勇音放下捲起的袖子,將儀器一樣一樣的收拾起來。

「是嗎….」伊澤沒有說反對,也沒有表示同意。他直過頭來,躺在床上望向天花板。「可是我不需要,虎徹隊長。給我一些止痛的就可以了,我現在還不能靜下心來作為一個廢人養病。」

虎徹勇音猛力地摔下手中的東西,轉身揪住伊澤的衣領,差點把他從床上扯下來。「混蛋,你當自己的生命是什麼,說不在乎就不在乎。你有想過白哉嗎?想過日番谷嗎?就連我哥哥他們的十三番隊都很擔心你,你現在一句不需要就可以了嗎?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你擔心啊!」

伊澤怔了怔,隨即便輕笑了起來,不愧是四番隊最具爆發力的死神吶。「謝謝你,我明白的。」

「真明白就不要說那些任性的話。」

「還有一件事,請幫我保密,我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伊澤不想天天過著被同情目光糾纏的日子,像白哉一樣。提到白哉,不知道自己幾天沒回去,家裡怎麼樣了。「我哥,他知道了吧。」

「嗯,他在你醒過來之前剛剛來過,還送來了一床被褥,喏,就是你現在用的這套。說什麼你用不慣別地方的,特意叫管家送的。你哥哥真是把你當小孩看,自己的病不比你強多少,還事事惦記著你。」虎徹勇音不是不理解伊澤的心情,但是在即將面對死亡的關頭,仍舊只選擇一個人去面對,這應該說是堅強好呢?還是應該說是殘忍好呢?

不透露任何有關自己的信息,即使是關心自己的人。這樣的心思,只怕不單純是害怕別人擔心吧。

「咳咳…..嗯…..咳….」伊澤翻身下地,卻引起一陣巨咳,血絲一縷一縷順著嘴角流下。

虎徹勇音趕緊上前扶住伊澤,看著他蒼白的有些透明的臉,忍不住大喊「不是說了讓你小心的嗎!」

伊澤隨意地擦擦嘴角的血跡,不徐不慢地轉身離開。

「喂,你小心點!」虎徹勇音連忙走過幾步,對著伊澤的背影喊道「保重自己的身體!」

「不要搞得我快死了一樣。」伊澤轉過頭習慣性地吐了吐舌頭,笑嘻嘻地做著鬼臉。不過仔細想來,才發現……他好像……似乎是真的快要死了。

扶著牆慢慢地走著,伊澤勉強壓制腦中的眩暈。

山田花太郎迎面走過來,停在了伊澤面前「你讓我說的,我都照做了。現在日番谷他們都相信是草冠傷了你,日番谷已經提交了有關草冠的處決書。你也應該實現你的承諾,把靈力輸給白哉了吧。」

或許是山田花太郎從未做過這種事,臉色並不好看。

伊澤挑了挑眉,輕聲笑道:「有勞了,讓你跟我干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會遵守諾言,再怎麼說他也是我哥哥。」

「哼!」山田花太郎鐵青著臉,不滿地瞪了一眼伊澤,看著他搖搖欲墜地身體,嗤笑道「別裝了,這裡又沒有人,不用擔心你的那些伎倆會被拆穿。」

說是這樣,可是山田花太郎的嗓門卻開到了最大,整個走廊都在迴響他所說過的話。平時本就不是高調的人,特意提高聲調卻有些破音。

伊澤不以為意地保持著笑容,手指卻一下子抓緊衣襟「咳咳…..嘔….」

蒼白的唇不斷地溢出鮮紅濃稠的血,異常刺目。

抬起頭看向山田花太郎震驚的表情,伊澤像是看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呵呵,你感覺不到嗎?」

「什…什麼。」山田花太郎一步步向後退去。

「你對哥哥的感情已經達到了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地步,即使是崇拜,也不會令人違背最初的原則。」說到這裡,伊澤仰起頭,閉上雙眼,蒼白的臉上揚起靜默的淺笑。

「你…..」

「哈,被我嚇到了吧,有沒有被一眼看穿的感覺。咳咳….」伊澤眯起眼睛,笑的像是偷了腥的貓。完全沒有了方才的那種詭異感。他抬手捂住嘴,低聲咳了起來,血順著指間流下,觸目驚心。

「卯之花隊長回來的話,告訴她,我同意治療哥哥。」

山田花太郎已經完全被伊澤嚇住,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愣愣的杵在那裡。今天發生的事,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接受範圍。

伊澤緩慢的扯下最外面的灰色外套,擦擦手上、嘴邊的血,隨意的丟給山田花太郎。「我不會說的,作為交換,你也必須要保密你所知道的。」

不等山田花太郎有所反映,伊澤便抬步離開。

直到拐出另一個走廊,伊澤才靠在牆上,不再繼續前進。他閉著雙眼,狹長的睫毛投下一片弧形的陰影。

「啪啪啪。」不遠處傳來拍掌的聲音,隨後腳步聲越來越近。

「沒想到伊澤很有演戲的天賦,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藍染慢慢走到伊澤身前停下,一臉柔和文雅。「真是羨慕白哉,有個稱職的好弟弟。」

「羨慕我哥?羨慕他有個不肯救他,只會添亂胡鬧的弟弟?」

藍染伸手摸上伊澤的臉頰,頭微微側過,在他耳邊輕聲說道:「難道不是嗎?因為草冠無意間引出了大型變異虛,傷害了白哉,不惜利用日番谷對你的重視還有你自己的生命,報復草冠。不顧一切的感情,怎麼不讓人羨慕。」

「呵呵。」伊澤神色如常。

「外面可是因為你鬧翻了天。日番谷的決議已經被通過,可是白哉覺得這個時候應該盡一個哥哥的義務,所以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報告中央四十六室說恢復了靈力,要求重任六番隊隊長一職。這樣的話,他就會有審訊犯人和處理意見決議的資格。」藍染注視著伊澤的表情,希望從中發現破綻。

伊澤自然地接話:「哥哥想怎麼做,並不是我能左右的。」

「不要這麼不負責任的說,難道你不想知道白哉是用什麼方法恢復靈力的嗎?就連卯之花烈都沒辦法的事,如果白哉知道這種方法為什麼一直要拖到現在才用呢?你不覺得奇怪嗎?一點都不擔心嗎?」藍染好脾氣的解釋,好像非常擔心白哉的樣子。

伊澤睜開眼睛,掃了一眼藍染,十分不解地笑笑:「你喜歡我?」

雖然設想過伊澤會有怎樣的反應,藍染卻沒料到伊澤會這麼說,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做。

伊澤看了看藍染一副糾結的表情,頓了頓,繼而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是喜歡我哥!」

「咳咳!」藍染尷尬地整理一下衣襟,心裡實在是抑鬱到不行。這小子的心果然長的不正常。深深看了一眼伊澤,他牽起嘴角「是你給了他機會,不管是什麼,都是因為你。因為你是他,白哉唯一的弟弟,最愛的弟弟。」

藍染笑的一派溫和,他直起身體,轉身離開。

伊澤低下頭,黃昏的餘暉透過走廊的玻璃窗照在他身上,顯得蒼涼單薄。

「時間快到了呢。如果你不想讓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吧,哥哥。」

作者有話要說:補全嘍 狂戰士的血之狂暴技能被玩家們「親切」地稱呼為暴走,足可見血之狂暴對移動速度的加成之大。

當下襲人暖已追到了小強身後三米之距,血色巨劍一抹一挑便是一發血氣十字斬劈出。

如今襲人暖的力量比起15級時更勝一籌,十字斬的籠罩範圍已將近5米之寬。

小強靠走位絕無可能躲過範圍如此之大的十字斬,當下只好用出唯一的逃命技能后空跳。

然而幾乎在小強后空跳躍向空中的那一刻,襲人暖便已預判出了她的后空跳落點,隨即一發崩山擊緊跟了過去。

啪嚓!

小強后空跳落地的同時,襲人暖的巨劍也劈中了她的胸膛。

–361

被崩山擊血氣沖至浮空的小強又被襲人暖快速補上一刀,頓時已是化作白光。

–289

遠處的歐陽凡看的一陣咬牙切齒,非是他見死不救,只是有萌妹在後方加血的情況下,他衝過去無非是多送一個人頭而已。

當下歐陽凡已是將眼神惡狠狠地瞄向了遠處的萌妹。

可惡!你欺負我家小強,老子就欺負你的傻妹妹。

襲人暖殺掉小強后又紅著眼朝歐陽凡奔來,歐陽凡卻是嘿嘿一笑以更快的移速沖向了萌妹。

連突刺!

兩道冷冽劍光接連綻放,歐陽凡的血色太刀直戳萌妹的小胸脯。

萌妹傀儡卻在此時高舉法杖——

「小胸脯快快變大吧!」

萌妹鼓起的小胸脯足夠將歐陽凡向後彈飛老遠,而後方追上來的襲人暖亦是舉起巨劍做好了接球的準備。

只待萌妹變大后將歐陽凡彈回來,襲人暖便能一發上挑送歐陽凡上天。

好在歐陽凡早已看穿了一切,在萌妹胸脯鼓起的瞬間,銀光落刃+躍翔跳至空中,恰好將萌妹的快快變大吧躲過。

隨後空中疾影手換成鈍器,朝著萌妹的小腦袋瓜戳下。

少兒不宜的畫面過後,萌妹傀儡被歐陽凡的銀光落刃直接秒掉,後方追來的襲人暖卻在此刻微微后跳,恰好躲過銀光落刃的衝擊波。

狗日的!就跟他嗎個真人似的。歐陽凡嘴裡碎碎念罵著,好在萌妹已被他秒掉,戰勝襲人暖傀儡的機會至少不再是0。

無數個戰鬥思路在歐陽凡腦中劃過,歐陽凡選擇了最有可能成功的一種,一發劍氣斬向襲人暖面門。

正朝他衝來的襲人暖果然微微一側身躲過劍氣,歐陽凡嘴角卻升起了冷笑。

「去吧,皮卡丘!」

一發修羅邪光斬被歐陽凡緊接著之前那發劍氣劈出,目標正是走位躲過劍氣后的襲人暖。

哼哼,老子看你還能躲么。

下一刻——卧槽!

剛躲過劍氣的襲人暖又是一發反應快到極致的崩山擊,躲過範圍更大的修羅邪光斬。

歐陽凡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本來還想用修羅邪光斬將襲人暖劈退後,再開啟疾風步追上去施展不解釋連招。

結果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當下歐陽凡只得繼續改變策略,仗著比暴走後的襲人暖快上一線的移速用劍氣放起襲人暖風箏來。

襲人暖移速不及他,每次用來突進的崩山擊也被他用五段斬躲避。

而他的劍氣傷害只有100%,每次僅能打出1點的強制傷害。

然而歐陽凡卻仍是樂此不疲。

上帝視角的襲人暖、萌妹、小強三人都是黑著一張臉,這貨是打算一滴血一滴血地將總血量將近1000點的傀儡磨死么……

然而歐陽凡的第六發劍氣讓他們心下稍安起來。

只見襲人暖傀儡的頭頂被第六發劍氣斬出了一個巨大的傷害數字——

–201

是裂創心靈之刃的武器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