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法和拳法,都被廢掉了,更加危急的是,方羽的身上,竟然連靈符都沒有了。

剛剛在千機商行,方羽把自己這段時間所煉製的靈符,都全部賣了出去,一張不剩。

自己唯一的自保手段,就只剩下天道符心中的雷之道玉和火之道玉了。

但是,沒有了攻擊的手段,縱然有兩枚神秘的道玉,也是空有力量而無處可使啊。

更何況,以現在的火之道玉和雷之道玉,攻擊的威力能不能對比秦天還要強的武者造成傷害,還都是未知數。

方羽微微眯起了眼睛,自己的處境,真的是危急萬分。

稍不留意,自己就會命喪於此。

從離開武元府到現在,方羽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

這人還什麼都沒有做,光是身上的危險氣息,就讓人不寒而慄。

未知是最可怕的,這個人的實力如何,手段如何,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而來,一切都是未知。

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就算是方羽,心裡已經冷靜下來,都依然要打醒十二分的精神,說不準,下一息,這人就暴起殺來。


「哈哈,我還以為方羽你能有多大的能耐,看來外面對你的傳言,還真的是言過其實啊,也不過如是。」

那人大笑著,依然沒有轉過身來。

「你是什麼人?你我無冤無仇,何人派你而來?」

方羽已經冷靜了下來,就算對手比秦天還強,自己的實力還打了折扣,但是要方羽示弱,那可是萬萬做不到。

既然都知道實力不如人,倒不如冷靜下來,尋找一線生機。

只見那人,聽了方羽的話,又再笑了幾聲。

「哈哈,我是什麼人,你還真的是沒有資格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是什麼人就足夠了!」

忽然間,那人身上都氣勢不斷攀升。

淬體五重,淬體六重,淬體七重。

七重巔峰!離著突破到凝元境界,已經是半步之遙。

這個人的實力,竟然是淬體七重巔峰,半步凝元境。

元力已經非常凝實,身上的元力罡甲淡若無物,但是卻能感受到非常龐大的元力波動。

這是武者將肉體淬鍊到了極致,轉而修鍊元力之後,才能有的結果。

在淬體境界之上,修鍊元力,凝元化力,實力比淬體境界的武者不知強了幾倍。

眼前的這人,竟然是淬體七重巔峰的武者,難怪敢將自己的後背隨隨便便的露出來。

淬體七重巔峰的實力,加上濃重的血腥氣息,這人非常危險!


方羽冷冷盯著那人,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心中已經有了判斷,以現在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方羽,從天京城出來,到了南陽鎮,然後一人殺盡了黑虎山的黑風五獸,好大的能耐啊。」

那人譏笑了數聲,冷然說道。

「我都沒有想到,你竟然最後是躲到了四皇子的手下,還給你進了西玄武府啊。」

終於,那人緩緩地站了起來。

「把東西給我交出來!」

那人大喝了一聲,身上爆發出磅礴的氣勢。

元力的波動,激蕩而出,好像是重重的萬斤鐵鎚敲擊在身上。

方羽已經使出元力罡甲,但還是忍不住心頭一陣翻騰,差點氣血亂成一片。


由千雪麟駒拉著的馬車,被元力衝擊得四崩五裂。

兩匹千雪麟駒一陣驚慌,不住嘶鳴,躍起前腳,胡踢亂蹦。

方羽連忙縱身一躍,跳出了馬車,施展出基礎身法的步伐,踏著四散的馬車碎片,不住暴退。

「東西?什麼東西,我不知道。」

方羽急身暴退,幾個跳躍之後,拉開了數十步的距離,聽到了那人的話,冷靜地說道。

這人不是秦天派來的,而是沖著自己在黑虎山中得到的東西。

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那地圖和鑰匙,難道是什麼寶藏。

他就是林虎口中所說的,到臨死前都無比懼怕的那位大人?

有著凝元境界的實力,確實能讓林虎都懼怕。

方羽心中飛速地思考,把東西交出去?那殘缺的地圖和鑰匙,就在自己的身上。

「哼,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啊,我們的東西都敢拿,知道我在黑虎山花了多少的心思嗎?交出來!」

那人遠遠地站著,但是眼睛看著方羽,無時不透露著殺機,身上的殺氣毫無掩飾,快要猶若實質了。

方羽隔得數十步的距離,都依然能感覺到那凜冽的殺氣,寒徹入骨。

把地圖和鑰匙交給他,難道就能得救?

方羽心中問著自己,但是答案早就已經昭然若揭。

「就算我交出了東西,這個殺手都絕對不會放過於我,更何況,我也沒有打算要向求饒,我命由我,不由人!」

方羽在心中毅然決然地對自己說道,眼神變得更加堅毅起來。

「什麼東西?少給我裝瘋賣傻,你在黑虎山的法陣裡面得到了什麼東西!」

那人大喝了一聲,對著方羽罵道。

「法陣?我是進去了,但裡面什麼都沒有,我不知道你要的是什麼東西。」

方羽裝著什麼都不知道,一邊不斷思考著要怎麼樣去渡過眼前的危機。

「呵呵,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辛苦安排了林虎在黑虎山,數年時間,就是為了找到那法陣裡面的東西。」

那人緩緩地抬起了手,手上飛旋著三枚閃著冷冽寒光的冰錐。

「那是我的東西,你敢據為己有!」

忽然,那人手朝著方羽一揮,三枚冰錐飛速地飛了過來。

這是!

元力外放,凝元成形!

方羽雙眼圓睜,鼓起全身元力,凝聚元力罡甲,同時腳下不斷竄動,基礎身法的步伐接連使出。

那三枚冰錐,擦著方羽的胳膊飛過,將元力罡甲都擊出半條裂縫。

好險!

這人的實力,半步凝元境,已經是能將元力凝聚成形了,這三枚冰錐就是他身上的元力所化。

能將元力隨心凝聚成形,便是正式踏入凝元境界的標誌。

雖然這三枚冰錐上,還只是淬體境界武者的元力波動,威力還沒有真正凝元境武者的一擊之力。

但是,能在淬體七重巔峰就凝聚元力,這人好強!

「你不交出來也沒有關係,等我把你全身修為廢掉,留著你一點小命,再來慢慢折磨你。」

那人譏笑著,雙手上各自出現了三枚冰錐。

「交出來,我留你全屍!讓你少受點折磨,要不然,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算交出來,也是留全屍?別說我沒有,就算我有,也絕對不會交給你,從來我命由我,不由人!」

方羽動了,朝著那人沖了過去。

這人的實力太強了,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沒有半點獲勝的可能,別說現在有冷鐵長槍在手,也沒有勝算。

就算逃,也不一定能逃得過,將自己的後背交給對手,那是武者大忌,方羽還那個實力去做這樣的事情。

唯一的生機,要置之死地而後生。

只有在戰鬥中,才能尋找得到一絲的生機。

「哦,不逃?我還想著,只要你逃跑,我的寒冰之錐就能洞穿你的身體,廢物,你要送死,我就成全你!」

那人身上的元力翻騰,身邊飛躍起了好幾顆藍色的火焰,透露著陰冷的氣息。

「會元力化形的,可不是只有你!」

方羽沖了過去,大喝道。 這是方羽第一次對戰鬥感到無比地棘手。

沒有冷鐵長槍,沒有攻擊猛烈的武技,更沒有高強的身法,連靈符都沒有一張。

這是方羽自從武元府出來之後,遇到的第一位根本沒有辦法對付的對手。

就算當初秦天已經是淬體七重,自己不過是淬體四重,都沒有這樣的無力感。

這個人,真的很強!

半步凝元,元力化形,實力已經不是淬體境界的武者能比。

方羽的手段,就只剩下一樣了,天道符心!

「火之道玉!」

方羽在心中大喝一聲,熊熊的鬥志和戰意不斷攀升。

火焰,從方羽的手上瞬間燃起。

在一剎那間,方羽的精神已經聯繫了心口中的火之道玉,控制這火之道玉輸送出火屬性的元力。


同時,方羽運轉靈魂力,將火屬性的元力,排列成烈焰符的元力排序,憑空煉製出一道烈焰符。

虛空煉符!

只有擁有道玉的方羽才能做到,方羽的底牌之一。

這道烈焰符,並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方羽拚命地運轉靈魂力,用最極限的速度將火屬性元力排列起來,連續煉出了三道靈符。

三道烈焰符被壓縮到了一起,從方羽的手中飛出。

那人微微愣了一愣,沒有預料到方羽竟然還會這麼一手火焰攻擊。

「雕蟲小技,幽冰寒火!」

那人手一動,身邊的幾顆陰寒的藍色火焰跟著飛了過去。

轟!

轟!

接連好幾聲爆炸聲響起,方羽的烈焰符和那幽冰寒火撞擊到一起。

那藍色的火焰,好像是能腐蝕萬物一般,竟然是將方羽用三道靈符壓縮而成的烈焰符被腐蝕掉了。

這一道烈焰符根本就抵擋不住幽冰寒火。

但是,這也為方羽爭取到了時間,方羽連忙運轉靈魂力,再一次煉製出靈符。

只見方羽的手上揮動了三次,三團烈火隨之飛出。

轟轟轟!

三聲爆響,那幽冰寒火才是被擋了下來。

「哈哈,你竟然能擋下我黃階上品的武技,看來還不錯啊,只可惜,你還是太弱了,廢物一個。」

那人冷笑了幾聲,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冷了,殺氣更加凝重。

「聽聞你是雷修,沒有想到,你還會使用火啊,能在淬體境界,就能修鍊屬性元力,不簡單。」

「看來,你能殺死林虎,也不是運氣啊,你身上一定有秘密!」

那人臉上閃過了一絲獰色,貪婪地看著方羽。

「把東西和你身上的修鍊秘術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世間武道千千萬萬,各家都有自己的秘密本領,強大的心法武技,非常容易引起別人的覬覦。

這人發現了方羽身上藏著秘密,想要據為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