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深淵在雪神踏出的那一刻,狂風四起,雪花飛揚,寒意比起之前更加的濃烈,被封印在封印之地的惡道主宰藏默卻在此時此刻銷聲匿跡了。

站在雪地上,閉眼感受著四周的氣息,腦海里閃過一幅又一幅的畫面,最終定格在了封印之地。

「藏默。」雪神紅唇輕啟,吐出兩個字,瞬間四周裂縫四起,強大的氣流順著裂縫而去,直接逼向封印之地。

「醉櫻雪神,你為什麼還沒死?」藏默被強大的氣息襲擊,好不容易才凝結出來的魂力瞬間化為烏有,憤怒的大吼道。

「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你的那些小嘍嘍太垃圾了。」雪神丟下話之後,直接帶著兩人離開了極地深淵。

極地深淵的封印再一次加強,藏默跌落進了谷底,一臉的憤怒,可是自己卻拿那個封印沒辦法,原本自己以為這個女人已經死了,沒想到她不僅沒死,就在這個極地深淵內,難怪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出不去,都是這個女人在搞鬼。

空間跳躍的使用讓三人很快便抵達了神域,而神域十幾萬年不曾響過的鐘聲在此時此刻緩緩響起,足足響了十三下。

那些各做各事情的神使在鐘聲響起的那一刻,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恭敬的用左手放在胸前,微微彎著腰低著頭。

「鐘聲十三下,雪神歸來!」冷滿臉的不敢置信,自己沒有數錯,是十三下,傳說的那個元始神尊醉櫻雪神。

紅楓葉林裡面,正一個人下棋的人手一頓,嘴角微微上揚,眉目間染上了笑意,隨後爽快的輕笑道:「十三鐘響,雪神回歸,是不是意味著神權時代正是打響了隕落的鐘聲,那個換命的人,也將歸來!」 天州的天帝說少也少,說不少也算不少,能突破天帝境,就算是天州霸主之一,輕鬆能拿下一個府域,雄霸一方。

天州有紀元以來,已經整整有千萬年歷史了,千萬年來一些天帝感悟了極強的武學,修鍊也到了極致。自身實力達到了天帝巔峰,天帝境無敵!這類至強者天州武者稱之為至尊天帝。

至尊天帝也是人,雖然武者修鍊境界越高,壽元越長,比如天帝武者壽元就能達到五百歲,至尊天帝更是能活個千兒八百年。但至尊天帝也會死,他死後除非家族中誕生了天帝,否則都放會將自身武道心經,還有他的至尊神兵帶入自己墳墓中,否則將會給家族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

龍帝就是其中一位!

龍帝是萬年前的一位至尊天帝,可惜家族人丁單薄,死之前沒有出現過天帝境,他的墳墓一直是個迷。現在這個謎底解開了,居然出現在破天府的東郊,東子湖下。

之所以這麼肯定是龍帝之墓,是因為破天府長老進入了龍帝之墓,觸動了禁制。整個墓地此刻沉入了地下百萬里之下,而東子湖上半空中出現一道虛影,正是龍帝的幻象。

豪門魂寵:靈動鬼妻 。很多家族還出動了各家族的頂級公子小姐,當然這些公子小姐來這裡的目的,差不多都是見見世面,歷練一番,並不會真的下墓地去搶奪至寶。

能在這麼快的時間趕來如此多家族,如此多強者,不用說是破天府刻意傳出了消息。

龍帝之墓破天府明顯吞不下了,與其讓附近府域的幾名天帝強者私吞,不如傳遍天下,大家瓜分好了。局面混亂了,強者來的多了,破天府身為東道主,怎麼也得的分一杯羹吧?

破天府第一公子破甲正在閉關中,天州東部有名的破鞋公子負責招待,遠道而來的公子小姐們。

十大美女來了四個,十大公子來了五個。破鞋公子一直不怎麼喜歡少女,只喜歡少婦,但此刻卻不得已陪著那些公子小姐轉圈了。

這些公子小姐都是天之驕子,都帶著大量的隨從,而且隨從實力都無比強大,讓破鞋公子伺候的很是蛋疼。

此刻他正陪著場中公子小姐中身份最尊貴的一位,神鎧家族的沐小妖。

雖然傳聞,神鎧家族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煩,但神鎧家族怎麼說都是天州十大頂級豪門之一。沐小妖更是十大美女排名第二,而且神鎧家族來了四五十名強者,是所有公子小姐隨從最多的,怎麼看也不像家族出了問題的樣子。

「小妖小姐,目前已經有三位天帝強者分別下去探查過了,不過都被下面的屍獸擊退了。據三位天帝強者說,那個大殿內最少擁有屍獸數百萬。那些屍獸防禦強大,根本殺不死,而且空氣中有劇毒,就算天帝強者都撐不了太久!」

破鞋公子賠笑著在沐小妖身邊講解起龍帝之墓內的事情,目光卻是好奇的望著沐小妖身邊的少年。這人是什麼身份?為何感覺那些人皇強者隨從,似乎更在意他一些?

沐小妖眉頭微微一簇,沒有說話,反而沐小刀開口問道:「數百萬屍獸?什麼玩意?」

破鞋公子一愣,旁邊的一名人皇強者立即賠笑解釋道:「刀少爺,屍獸一般都是靈魂強者,控制死去的強者屍體或者強大凶獸屍體變幻而來的。屍獸沒有靈智,只知道攻擊入侵的武者。這龍帝當年就是憑藉強大的靈魂成為至尊天帝的,墳墓內出現屍獸也不足為奇!」

「這樣啊!」

沐小刀冷漠的點了點頭,目光朝前方望去。前方的東子湖已經沒有了,甚至附近方圓萬里地面都塌陷了,出現一個巨大深坑,看不到底,下面一片漆黑,讓人心悸。

沐小妖卻是抬頭正看著天空淡淡的虛影,天空之上一道身穿白袍的男子虛影傲然而立。此刻能清楚的看到他刀削般的臉龐,還有那深邃如海的目光。沐小妖輕嘆一聲道:「這才是至尊強者的風姿啊,死去數萬年還能凝聚虛影,一個墳墓卻讓數名天帝強者望而卻步。」

沐小刀卻突然開口說道:「走,我們下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這屍獸是何等的兇殘!」

小刀一句話,把身後的一群人皇強者嚇了一跳,就連破鞋公子都滿眸驚訝,這神鎧家族的公子就是牛,這才諸王一重就敢下去尋寶了…

「刀少爺…」

一名人皇強者立即出聲勸說,卻被小刀冷冷一掃,不敢繼續說話了,只是眸子內都是憂色。沐小妖臉上沒有半點驚異,淡然一笑道:「哥哥既然想看看,就下去看看吧,你們那多人還保護不了我們?」

「咻!」

小刀半句話不說,身子宛如炮彈般朝前方射去,人在半空沉喝一聲:「神鎧附體。」

一件異常華麗的帶著神秘氣息的紫色戰甲出現在小刀身上,將他全身包裹進去,只是留下一雙冷酷的眸子,他身子快速朝地下深淵內衝去,後面的人皇強者都惶恐的緊隨其後。

「嗡!」

一把古香古色的銀白色古琴出現在沐小妖手裡,她黃衣飄飄,面容清絕冷漠,身子飄逸非凡,宛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凌空漫步,緊跟著小刀的身子朝無盡深淵飛下。

「嘩!」

沐小妖和沐小刀的舉動讓一群人議論紛紛,也讓其餘公子小姐無比意外。她們只是來看熱鬧見世面的,她們這點實力下去純屬找死,沒有想到沐家姐弟居然如此有種?

無數公子望著沐小妖那絕美的氣質,和她那把古琴目光無比炙熱,沐小妖之所以能排名十大美女之二,就是因為他氣質特殊,手中的古琴也…更加特殊。

「紫色戰鎧?神鎧家族居然再次出現一個神鎧戰士?難怪會有如此多護衛跟隨!」

隱藏在空中的幾名天帝和附近的大家族強者們,卻全部盯著小刀身上的戰甲,眼中都露出一抹複雜之色。

甚至有人眸子內都露出了殺機,不過隱藏的很好,神鎧家族雖然此刻可能遭遇大難,但是他們家那個老東西一日不死,無人敢動神鎧家族子弟,因為他們家的老東西,可是…至尊天帝! 紅楓葉林裡面,正一個人下棋的人手一頓,嘴角微微上揚,眉目間染上了笑意,隨後爽快的輕笑道:「十三鐘響,雪神回歸,是不是意味著神權時代正式打響了隕落的鐘聲,那個換命的人,也將歸來!」

洪荒淵神放下手中的個白棋,站起身來,抬頭望著天空那透徹的色彩,嘴角微微上揚,十三萬年,我終於等到了你再一次歸來。

手執白棋,靜待黑棋而歸!這麼久,值得了。

而紅楓葉林中的楓葉幾乎在那一瞬間脫離枝頭,漫天飛舞著,紅紅火火、洋洋洒洒的飄著,一如十三萬年前那刺眼的一幕。

而就是這一幕,刷新了洪荒淵神的世界,下一刻便看到一頭火紅的鳳凰衝天而起,帶著那火紅色的光暈消失在天際。

神域

七十二座大大小小的神殿在同一刻浮現了耀眼的光芒,勾勒成一幅絕美的畫卷,雪神走除了第一步,身後便盛放出了白色、藍色、紫色的薔薇花虛影,轉瞬即逝,卻已經將神域的現狀全都摸清楚了。

「一萬年的暗黑時代沒有蒙蔽你們,你們比你們的前三任好多了。」雪神低聲說道,很顯然,第三人說的是神袛顏那一任,那一任被稱之為惡之源。

「啊!美人出山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糰子鳳菱凰脆生生的聲音響了起來,下一刻便看到一團人影撲了過來,而原本在這裡的重閻卻消失不見了。

「雪神。」重紫緊隨其後,看到那個女子,滿目的震驚,隨後釋然了,恭敬地道,下意識的去尋找自己哥哥的身影。

雪神看著撲過來牢牢抱著自己腿的小糰子,微微搖了搖頭,伸出手輕輕點了點她的額頭,看著重紫道:「你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很高興,也不負重家對你們兄妹的期望,只是你的哥哥,還欠缺了火候。」

重紫一聽這話,頓時樂了,但是想到哥哥所犯下的錯,頓時有些焉了,也知道,雪神能來,哥哥一定付出了很慘的代價。

「去看看她吧!小糰子我先帶走了,找我就來醉櫻台。」雪神抱起小糰子,說完那話之後,便帶著小糰子消失在充值的眼前。

重紫很是糾結的看著消失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直到千秋一行人走了過來,重紫才回過神來。

「重紫,雪神是不是····」

「嗯!我先去看看我哥哥。」重紫點點頭,深呼吸一口氣,想到自己的哥哥,轉過身心事沉重的離開。

「雪神歸來是一件好事,但是,看樣子掌司神罰似乎很不好。」冷看著重紫心事重重的樣子,眉梢微微一挑,難道是雪神做了什麼?

「等同代價替換,女帝的身體不完整,時刻會陷入休克狀態,而唯一能醫治的人只有神袛雪,可是神袛雪早就消失了,但是卻意外的知道了雪神還活著。」千秋深呼吸一口氣,難不成神袛雪其實就是雪神?可是,這不可能啊!

「難道說,雪神能來這裡,是因為和雪神做了交易?」冷頓時詫異了,神罰不是一直對孩子有偏見么,怎麼····

「以前的重閻不懂何為愛,現在的他已經明白了,雖說晚了,卻又不晚,我去看看吧!準備一下,召集人,我想雪神應該有事情要交代。」千秋眼底閃過一抹無奈,情字這個東西很難說,一切隨緣吧!


醉櫻台

雪神抱著小糰子落在了地上,腳下是飄落的櫻花花瓣,芳香淡淡的飄散著,這是一株盛開了十多萬年的櫻花樹,四季開花不凋,它記載了整個神域的一切歷史。

小糰子踩在櫻花上,隨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將鞋子丟掉后,在上面踩來踩去,很是開心的笑著,而雪神則是在高高的樹枝上側躺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美人,你為嘛不開心吖!噢!你是不是又想起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小糰子玩著玩著便看向在樹上的雪神,笑眯眯的問道。

「想多了,你呀!我當初是怎麼跟你說的,都忘記了?」雪神抬眼看了一眼小糰子,語氣裡面滿滿的寵愛。

「美人交代的事情我怎麼會忘記呢額!只是重逢娘親很開心,一時間忘記了嘛!再說了,不是有美人你嘛!」小糰子乾脆走到樹下,小手摸著櫻花樹的表皮,毫不在意的說道。

當初我快死了的時候,可是美人你救了我,不然哪裡有我什麼事情,只是美人你不開心。

「我也不能一直陪著你,你有你的路,需要你自己去開拓。」雪神搖了搖頭,你個小丫頭,該說你什麼好呢!

「美人,你知道我娘親在什麼地方么?」小糰子聽到這話,心情突然變得很不好了,小聲的問道,娘親是不是又不要我了?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娘親的任何氣息。

「你的娘會回來的,所以,你不必擔心,該學的都要學了,不要讓他們為你換取來的東西白費了。」雪神眼神一暗淡,說出來的話卻是雲風輕淡的,讓人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可是這裡不適合我修鍊。」小糰子小臉一拉,很不開心的說道,臨天爹爹說我如果可以自己修鍊,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了,可是這裡似乎並不適合我。

「三天後,你就可以在這裡修習了。」學身看著那軟萌的小臉拉了下來,眼神極其複雜的看著小糰子,隨後移開目光淡漠的道。

其實你完全可以修習,只是會對你的身體造成極大的損傷,雖說龍域那邊玄力和靈力充沛又濃厚,卻不適合你的體質,亦或者說哪裡都不適合你修習,只會對你造成傷害。

「真的嘛!美人,我可以修習?可是我的身體·····」小糰子興奮不已,可是想到自己的身體之後,眼神黯淡了下來。

雪神看著小糰子那黯淡下去的眼神,眼底閃過一抹憐惜,一個起身的動作,落在小糰子的身後,將小糰子抱入懷中低聲笑道:「怎麼,你不相信你的美人了?」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我的身體連神人魔鬼妖都算不上。」 「紫色神鎧,難怪這少年如此受神鎧家族強者重視,居然是萬年難見的神鎧戰士。恐怕明年的十大公子榜,這沐小刀要入榜了吧?嗯…神鎧家族只要度過這次大難,等著這神鎧戰士成長起來,足夠讓他們家族繼續榮耀數千年了!」

破鞋公子眼睛一亮,眸子閃爍起來,琢磨著怎麼交好這個叫沐小刀的公子。他雖然無意府主之位,但能交好這種有前途有靠山的超級公子可是有百益無一害啊。

他目光閃爍片刻,身子一閃,再次朝另外一邊的公子小姐飛去,招待起來。

「黑旗兄,別來無恙?這位是?」

破鞋公子帶著一群護衛,老遠就看到黑鱗家族第一公子,正殷勤的和一名小姐賠笑說著話。破鞋公子自然認得這身穿紅衣,身材惹火,神情冷得和冰塊般的女子,不過卻是故意給黑旗公子一個機會。

黑旗公子身材修長,面容英俊,年紀比破鞋公子大上幾歲,二十七八的樣子,實力居然達到人皇境了。破鞋公子製造的機會自然不會錯過,他頓時滿臉傲然的介紹起來:「破鞋兄,這位是東方紅豆,我家大長老的孫女,她可是萬年難見的玄陰玉體哦!」

破鞋公子很佩服的發出一聲驚嘆聲:「哦…原來是十大美女榜第八的紅豆小姐,失敬失敬,在下破鞋,見過小姐!」

東方紅豆冰冷的目光淡淡掃了一眼,微微頷首,繼續看著前面的無盡深淵沒有說話,黑旗公子有些尷尬的和破鞋公子笑了笑,湊了過來,神色立即改變,惡狠狠的說道:「破鞋,給我一千玄石,上次你勾搭我堂嫂的事情就算了,否則下次你敢去我黑鱗府,定讓你站著去,爬著回來!」

「滾蛋,你去搶撒,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勾搭了你堂嫂?」

破鞋白眼一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掃了一眼東方紅豆,嘿嘿一笑低聲道:「再啰嗦,要不我和紅豆小姐聊聊?扯扯你上次在飄仙閣因為一個花魁,被人打的滿地找牙的事迹?」

「靠,算你狠!」

黑旗公子立即萎了,惡狠狠盯著破鞋公子一眼,最後哀求道:「破鞋兄,你擁有一條礦脈,財大氣粗,最近兄弟花費大,手頭緊啊。這樣吧…給我五百玄石,這事我幫你擺明,如何?」

「一百,多了一個也不給!」破鞋公子冷笑一聲,一副愛乍地乍地的樣子。

「成交!」

哪裡知道黑旗公子立即咧嘴一笑道,偷偷從破鞋公子手中接過一枚須彌戒,黑旗公子立即轉頭,滿臉討好笑意朝東方紅豆望去,低聲說道:「紅豆,剛剛在破鞋公子送了一百枚玄石,為兄目前實力卡在瓶頸上也用不了,就送給你吧!」

「不要!」

東方紅豆目不斜視,無比冷漠的說了兩個字,繼續無視黑旗公子。破鞋內心暗罵一聲「jian人」不在理會,轉頭朝遠處的幾名公子小姐飛去。

「咻!」

就在此刻, 夸夸群神操作降臨 。而深淵下方不停傳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大吼聲。

「嗷!」

一道驚天大吼響起,下方黑黝黝的深淵內突然飛出來一隻巨大的飛禽類屍獸,眸子內居然沒有眼珠子,黑幽幽的看得人心寒。屍體也腐爛了,全身都是綠色的屍毒,氣息無比暴虐,還有惡臭味,讓人作嘔。

「公子小姐,快逃!」

神鎧家族的人皇強者頓時緊張起來,二十多人轉身朝那隻巨大屍獸衝去,其餘二十多人護衛著沐小妖和沐小刀朝上面飛來。

「這屍獸好恐怖!」

黑旗公子發出一聲驚恐聲,立即拉著東方紅豆朝後面退去,東方紅豆卻擺脫他的手,獨自朝後面飛去。四周的公子小姐們,立即在各家族強者護衛之下,朝後方飛去。


「哼!」

天空中傳來一道冷哼聲,一道身影突然從虛空中出現,身上亮起金色光芒,宛如一輪曜日,讓人看不清他的身子。他身子宛如流星般朝下方飛去,凡是他途徑之處,神鎧家族那些人皇強者直接被震飛。

「轟!」

金色曜日和擁有強大氣息的屍獸對撞起來,那擁有萬米身軀的飛禽屍獸身子直接被轟入地下,把方圓萬米區域都震得搖動起來。

「咻!」

天空另外一邊,一輛雪白戰車也突然出現,戰車之下都是七彩祥雲,戰車上的一名絕美貴婦身子也爆射而來,人在半空就長笑起來:「狂人,夜無痕,威鷹,我們四人聯手下去一探如何?就算拿不到至尊神兵,拿些寶物也是不錯的!」

「好,走!」

南邊天空之中一道影子突然出現,身體完全看不清,只能看到一道黑影,他速度非常快,一閃而逝已經進了地下深淵內。

「我威鷹只要至尊神兵,其餘的全給你們,走!」

又是一道身影出現,眾人還沒看到他的面容,已經消失在深淵之下了。

幾名隱藏的天帝強者全部出動了,聯手準備奪寶,明顯看到源源不斷的強者出現,讓她們有了危機感。

「沐禮,你們十人看著公子小姐,其餘人跟我走!」

「公子,你們在此等候,我等下去看看!」

「走!」


幾名隱藏的天帝強者動了,各大家族的人皇強者也全部動了。既然來了總是想分一杯羹,反正有人打頭,他們跟著後面渾水摸魚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