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遠志愣愣地看着兩道緊閉的房門,突然有種被排斥在外的感覺,這個家他才是外人,老婆和繼女,翹翹和小鵬,只有他形單影隻,怪不是滋味的。

屋子裏楚翹低聲問道:「徐碧蓮和顧建設成了沒?」

楚鵬本來沒多想,可剛才顧野那樣的表現,現在又看到楚翹迫不及待的樣子,心裏便有種古怪的感覺,好像是一對狗男女迫切地希望另一對狗男女趕緊離婚,給他們騰地方。

「你那麼希望徐碧蓮和顧野離婚?」楚鵬忍不住問。

「對啊,他們離了沒?」

楚翹脫口而出,她可太希望了,不離婚狗男女怎麼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呢?

楚鵬的眼神變得更加古怪,果然是他想的那樣,總共有四隻狗男女,都不是啥好玩意兒。

但顧野這隻公狗更勝一籌,搶佔了先機,把顧建設那隻蠢狗弄下去了,這一點上來說,顧野還是比較優秀的。

「你快說啊,不說把六塊錢退給我。」楚翹用力推了把,拿了她的錢就不幹活了,奸商。

「顧野和徐碧蓮明天上午去民政局離婚,外公和顧爺爺答應徐碧蓮和顧建設在一起了。」楚鵬冷聲道,眼神一言難盡。

這個蠢姐姐的眼光確實稍微好了那麼一點,可為什麼非得盯着顧家那口鍋的男人不放?

外面的男人難道就不行嗎?

楚翹頓時喜笑顏開,狗男女終於能在一起了,沒浪費她那麼多口舌,上一世徐碧蓮是有實無名的顧建設太太,在她這個正妻面前耀武揚威的,這一世她以德報怨,成全這賤人成為名符其實的顧太太,連那可憐孩子都保住了,就看這對狗男女這一世還能不能情深似海,如膠似漆了。

「為什麼是顧野?」楚鵬突兀地問了句。

「啊?顧野怎麼了?」

楚翹愣了下,隨即笑了,她想到了前幾次和這位顧大老闆遇到時,這男人好像都挺狼狽的,跟二愣子一樣,太搞笑了。

可她這明媚的笑容,看在楚鵬眼裏卻是另一層意思,聽到顧建設就苦大仇深,聽到顧野就眉開眼笑,區別這麼明顯,他要是還看不出來,就白瞎他這智商了。

不過蠢姐姐還不算蠢到家,至少比徐碧蓮聰明,知道要離婚了才可以搞對象,不會落人口舌,可是……為什麼非得顧野?

這二手男人還拖家帶口的,也就比唐衛國稍微強那麼一點兒,有什麼好的?

「沒什麼,出去吧,我要看書了。」

楚鵬面無表情地下了逐客令,眼神嫌棄,楚翹撇了撇嘴,又變成這副狗弟弟的樣子了,剛才的溫情只是煙花綻放,不對,從頭到尾都沒有溫情,只有金錢交易。

眼裏只有錢的狗弟弟。

等楚翹出去后,楚鵬也沒看書,坐着沉思了一分鐘,便恢復了平靜,拿了本《資治通鑒》看起來,他向來不阻止成年人干蠢事,蠢姐姐也一樣,既然選擇了顧野,那就這樣吧,至少比他那蠢媽媽挑的男人強一些。

楚翹並不知道狗弟弟在替她的終身大事擔心,這一夜她睡得特別香,徐碧蓮也一樣,全家就數她倆最開心,何繼紅憂心忡忡,徹夜難眠,楚鵬睡在沙發上落枕了,他現在和楚翹的目的是一致的,希望徐碧蓮趕緊嫁給顧建設,越快越好。

楚遠志去買來了早飯,小籠包豆漿油條燒麥等,楚翹喜歡吃燒麥,楚鵬也喜歡吃,但他沒胃口,落枕好難受,不舒服的楚鵬冷著臉,全身都散發着生人勿近的氣息。

「昨晚我和你說的別忘記了,讓顧野給你幾件首飾,他外公以前可是珍寶樓的大師傅,金銀珠寶多的是,顧建設他媽都得了好幾件,你可是正妻,還照顧了那倆孩子半年,要幾件首飾不過分,別傻不拉嘰地充大方,這個不要那個不要,鈔票才是最實在的!」

何繼紅眼裏都是血絲,面色青白,太陽穴那兒鑽心一樣疼,一晚上都在生氣,氣女兒不聽話,更氣顧建設勾引她這蠢女兒,現在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她只能讓蠢女兒多要點好處。 「這天下第一美女,究竟美到什麼程度?能夠讓十萬男兒齊卸甲的姿色,又會是怎樣的絕倫?

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又是何等的絕世風采?」土行孫這矬子頓時就聽的心動不已。

雖然這貨人長的丑,但是卻盡想美事。覺得憑藉自己一身無與倫比的遁地術,又有從老師那裏拿來的捆仙繩,大羅金仙也能夠鬥上一斗。

這樣強大的實力,怎麼就不能迎娶那天下第一美人妲己了?土行孫對自己的容貌也不是一點筆數都沒有,但是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是自負。

「聞太師放心,那冀州的軍隊,我幫你打退,不過那個天下第一美人妲己,在戰後可得歸我。」土行孫一臉警惕的開口說道。

他剛剛可是聽到了,商紂王之前也想要納妲己為妃子的,可不能最後自己拼死拼活的,最後天下第一美人,被紂王搶走了,那可不行,這一點必須要提前說好了才行。

土行孫這個土鱉只是見識少,卻不是傻子。

聞太師看了申公豹一眼,對於申公豹忽悠這種二貨來給大商賣命,還是十分的滿意的。只是心中卻也對申公豹產生了防備之心。

畢竟土行孫是申公豹的師侄,都被他忽悠來為他博取前程。可見這個人心中就沒有什麼道義。

想要享受人間富貴,卻偏偏不願意自己冒險上戰場,乾脆忽悠別人來賣命,然後自己得一份引薦之功。

哪怕被他忽悠的人戰死了,申公豹在他聞太師的心中,也已經有了一份地位。

對於這種人,聞太師自然是看不上眼的,不過此刻還需要用到申公豹,倒也不能失了禮數。

「土行孫道友你放心,若是能夠打敗冀州軍,那天下第一美女妲己,無論是誰俘虜的,也都給你所有。」聞太師承諾道。

「好,謝聞太師賞賜,現在冀州軍在哪裏?我這就可以趕去。」土行孫着急的說道。

他早就被兩個老銀幣描述的天下第一美女妲己,產生了嚮往之情,為了能早看到一眼,一點時間都不願意耽擱。

「好,我在給你派遣一位統兵將領,助你統領大軍。」聞太師高興的說道,土行孫急切,他比土行孫更加的急切。

現在冀州大軍每天都在擴張地盤,大商的威望在四方諸侯的眼中,也是日漸消散。

能夠早一天戰勝冀州,他就能夠早一天騰出手來收拾其他造反的諸侯。

聞太師讓人帶着土行孫去了前線。又調派了老將軍魯雄為將,統領佳夢關出來的大軍,因為魔家四將的陣亡,暫時這支大軍還沒有一位能夠服眾的將領來統領。

馮燁這邊又從蘇全忠的部下當中調遣了一部分狼騎兵補充給黃飛虎,馮燁原本是想要兩路並進的,黃飛虎和蘇全忠兩人的統兵能力,都是上將的人選。

只是如今的大商朝廷,他不講武德,天地大劫開啟,各地練氣士歷劫入世,這個天下已經不是武將縱橫天下的時候了。

馮燁現在也不放心,讓蘇全忠單獨領兵進攻大商了。說不定就被哪個無恥的道人摘了腦袋去大商領功。

還是讓他在後方,統兵處理各地負隅頑抗的勢力比較好。

冀州軍在前線勢如破竹,打得大商各地守軍叫苦不迭,只是這個年代,普通人消息閉塞,在他們的印象當中,大商依然是天下共主。

冀州依然是北境二百鎮諸侯之一的弱雞,覺得投降冀州沒有前途,早晚還要被大商所剿滅。

越是這樣小地方的無知之輩,越是抵抗的堅決,他們只不過是看不清楚形勢,倒不是說他們對大商有多忠心可言。

對於這些小股的,負隅頑抗的勢力,馮燁都是交給大哥蘇全忠分兵去處理。

他自己只是跟在黃飛虎的身邊,一路摧城拔寨,確保大軍不會被那些練氣士騷擾。

以黃飛虎的能力,如果沒有收到道法的騷擾,在大商的眾多統兵將領當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再加上統領的又是冀州狼騎兵這種精銳的兵種。

大商的軍隊,又哪裏能夠抵擋的住?自然是一路節節敗退。

魯雄作為老將,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整訓軍隊,為了避免剛剛統兵,就和黃飛虎的狼騎兵正面衝突,不斷的在撤退,在撤退的途中,逐漸掌控軍隊。

土行孫頂盔摜甲,提着一條鑌鐵短棍。走進老將魯雄的軍帳當中,對一般人來說是短棍,但是對土行孫來說,已經是齊眉棍了。

「老將軍,咱們還要退到什麼時候?這仗打的也太窩囊了,到現在為止,我連那天下第一美人的妲己面都沒見到。

要我說,乾脆我半夜去取了那黃飛虎的腦袋回來,趁著群龍無首的時候,你再統兵打過去,就可以了。」土行孫抱怨說道。

魯雄來之前就已經得到了聞太師的傳訊,知道這土行孫就是一個啥也不懂的土鱉,但是這個人道法還是不錯的,對他只要哄著就好。

對魯雄這種老將來說,對付這種初出茅廬的傻小子,並不困難,可以說是得心應手。老將軍一輩子打仗,什麼人沒見過?

「我知道將軍的神通廣大,不過老朽這裏,也需要能夠完全掌控住軍隊才行,不然一盤散沙,就算將軍你能夠擒拿黃飛虎,只怕我也無法戰勝對方的狼騎兵。

還請將軍稍待幾日,已經差不多了。」魯雄誠懇的對土行孫說道。

土行孫雖然對妲己念念不忘,但是對魯雄的態度還是很滿意的。雖然個子不大,但是依舊將腦袋高高的揚起,學着師傅的樣子,努力的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將軍這小矮子,能行嗎?就他還能打得過武成王黃飛虎?」土行孫走後,魯雄手下的親兵詢問道。

「休得胡言,所謂真人不露相,你豈能以貌取人?土行孫將軍的本事,豈是你一個凡人能夠了解的?」魯雄板着臉說道。

遠處土行孫聽到魯雄誇獎他,心中暗自得意。不過他也知道,自己現在寸功未立,再加上這幅相貌,被人看不起也正常。

「今天晚上就去一趟冀州軍營,將那黃飛虎拿下,看看這大商當中,還有何人敢小看我土行孫。」土行孫心中暗自下定決心。

想到這裏,土行孫如同挑水一般,大頭朝下一頭就扎進了大地之中。

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百里之外的冀州軍營當中。

土行孫對軍營的佈置並不清楚,只是覺得最大的營帳,一定就是軍營當中最有地位的人,應該就是黃飛虎的帥帳。

結果這貨一頭就扎進了馮燁的營帳,此刻馮燁兄妹二人正在一起吃晚飯。

土行孫在地下,一眼就看到了妲己。

至於妲己身旁的男人,他根本就不在乎。

土行孫痴痴的看着妲己,只等著二人睡覺以後,好動手幹掉馮燁,擄走妲己這位天下第一美人。

至於殺黃飛虎立功什麼的想法,此刻早就已經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哥哥,大商的軍隊,如今一退再退,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如果不敢和我們對戰,乾脆投降就好了,這麼跑下去是個什麼意思?難道他們想要一路跑去朝歌嗎?」

妲己皺着眉頭說道。

馮燁伸手將妲己皺着的眉頭撫平:「管他們有什麼打算,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只是個笑話。

而且現在是我軍節節勝利的時候,你急什麼?要着急,那也是大商那邊着急才對。現在是他們丟土失地。」

土行孫在地下眼睛都看直了,從他看到妲己的第一眼開始,就已經將妲己看做是他的禁臠。原本被他無視的馮燁,頓時進入了他的必殺名單。

只是出乎土行孫預料的事情是,馮燁兄妹二人根本就沒有睡覺的想法,在聊了一會之後,二人就修鍊了起來。

土行孫在等不及了,拿出法寶捆仙繩就向馮燁拋了出去。

正在修鍊當中的馮燁在感覺到法力波動的時候,捆仙繩已經纏繞在他的身上。這東西及其霸道,一旦被捆上,便再難逃脫。

「什麼人?」馮燁厲聲喝道。

「哥哥」修鍊當中的妲己,睜眼的時候,就見到馮燁已經被一件金色的繩索所捆綁住。

土行孫這個時候,才一臉淫笑的從地上爬出來說道:「美人,放心,只要你願意嫁給我為妻,我就保證你哥哥沒事兒。」

「哪裏來的矬子?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一副尊榮,就算你不知道自己丑,至少也能夠看得出身高的差距吧?」馮燁嘲笑的說道。

土行孫被馮燁嘲笑的惱羞成怒的說道:「哼,男人長相有什麼重要,重要的是本事,我有本事將你擒拿了,自然就能夠配得上你的妹妹。」

妲己看着這個覬覦自己的矬子,臉色氣的發白,原本想要使用自己的魅惑神通的,突然就不想用了,連想想的機會,都不想給這個矬子,太噁心了。

馮燁嘴上在嘲諷這個矬子,但是心裏可沒有小看他,一直在暗暗用力掙扎,以他一身拳破虛空的強大力量,在面對這金色繩子一般的法寶的時候,居然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甚至一身強大的法力,都已經被這法寶禁錮,這法寶確實厲害。

不過馮燁卻也不是沒有辦法,他還有一氣化三清大神通,幾個化身之間的溝通,根本就不需要法力。

他這個身體的法力被禁錮了沒關係,其他兩個化身還有法力就可以了。一柄神劍自他的空間當中閃耀而出。

一劍斬向捆仙繩。

土行孫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從來沒有人,能夠在被捆仙繩擒拿住的情況下,還能夠放出法寶的。

捆仙繩確實是一件強大的法寶,但是也只是困人的法寶,馮燁的神劍,卻是附帶了一擊兩段的法則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