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琨的臉龐當即一點點的難看起來。

緊接著,傳出的碎裂之聲越來越多,只不過是幾秒的時間,那帝王權杖竟是黯淡無光起來,最後,終於是無法抵擋,只見得那帝王權杖,竟然直接是被武弘的九靈滅天光穿透開來!

嘩!

看到這一幕,這片天地間頓時有著漫天的驚嘩之聲響徹而起。

九靈滅天光在穿透那帝王權杖之後,依舊是威勢不減,在武弘的催動之下,毫不留情的對著那楊琨暴射而去,顯然,武弘這是打算徹底打敗楊琨。

面對著那暴射而來的九靈滅天光,那楊琨雖說是有些惱怒,但卻是不怒反笑,只見得他瘋狂的一笑,十指齊動,只見得那被穿透開來的帝王權杖,竟是再度匯聚在了一起,然後以一種無比驚人的速度,狠狠的沖向了那九靈滅天光。

兩人都是打算在這一刻打敗對方,絲毫沒有顧及自身的安危!

所有強者見狀,都是毛骨悚然,這兩個傢伙,這是在以性命相搏啊。

轟!

九靈滅天光勢如破竹,穿透在了那帝王權杖之上,不過,當被穿透的時候,那帝王權杖竟是瘋狂的反撲,於是火光四射,只見得那九靈滅天光都是因此黯淡了許多。

而在下一刻,那重新匯聚而成的帝王權杖,也是瘋狂的暴轟在了那九靈滅天光之上,頓時間兩種力量僵持著,有著轟鳴聲響徹而起。

然後,無論是武弘,還是那楊琨,都是被對方的力量轟飛出去,皆是顯得有些狼狽。

漫天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得那武弘的身體之上,有著幾個巴掌大小的血洞,楊琨的力量雖然恐怖,但還是被他的力量化解過半,以至於沒有致命。

而那楊琨,則是一條手臂被折斷,鮮血噴濺出來,已是顯得有些虛弱,而且自身的元氣也是若有若無,看上去是受傷極重。

武弘穩住身形,再度凝聚力量,他的嘴角不斷有著鮮血溢出,旋即他伸手擦拭,眼神有些冷漠的盯著那受傷極重的楊琨。

現在的兩人,顯然都已是拼盡了全力。

唰!

武弘眼中掠過了一抹冷厲之色,手掌一按,只見得那九靈滅天光再度激射而出,瞬間出現在了那楊琨的面前,然後便是毫不客氣的穿透而去。

那楊琨大手一揚,那帝王權杖也是迎難而上,但如今的帝王權杖,已是威力不減,再加上他已是身受重傷,如何能夠抵擋武弘的攻勢,那九靈滅天光穿透而來,直接是將那帝王權杖撕裂開來。

砰!

帝王權杖終於是在此刻不堪重負,砰的一聲,徹徹底底的爆裂開來,化為漫天的碎片,而後,一道狼狽的身影倒射出去,大口的鮮血狂噴,最後無力的撞擊在了一堆碎石之中,周身的力量,將那堆碎石都是壓爆開來。

轟隆。

儘管有著碎石穿空而起,但整個雲元鎮卻是異常的寂靜,只見得那無論是天玄閣,還是武家的強者都是目瞪口呆著,顯得極為的震驚。

誰能想到,那個武弘,不但摧毀了楊琨的帝王權杖,而且還將楊琨給打敗了!

當那帝王權杖徹底爆裂時,這最後一戰,便是分出了勝負!

只是這種勝負,恐怕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或許誰都沒有料到會是這種結果……

半空中,那九靈滅天光也是逐漸的消散開來,而那武弘的身形,則是有些顫抖的降落下來,他面如死色,周身已是被鮮血染紅。

很明顯,與楊琨的這次交手,武弘也是受傷不輕,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過棘手了,若非他成功修鍊了九靈滅天光,恐怕這一次還真的會栽在前者的手中,不過,不管怎麼說,這最後一戰,都是他贏了。

他抬起頭來,望著那目瞪口呆的武家以及天玄閣眾人,也是微微一笑,一道如釋重負的聲音,在這一刻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我贏了。」 千瘡百孔的武家地域,一道少年身影負手而立,雖說先前的那場大戰,他也是受傷不輕,顯得有些狼狽,不過,少年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卻是令得雙方陣營的強者都是心有餘悸,尤其是他們親眼所見了那場戰鬥,恐怕現在誰也無法也不敢將他當作弱者。


這片天地間鴉雀無聲,那漫天的目光有些恍惚的望著那道少年身影,看那般模樣,似乎無數人都是沒有從那場精彩的戰鬥中反應過來……

這種鴉雀無聲,足足持續了三四分鐘,無數人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剎那間,在那武家的陣營之中,當即有著震耳欲聾的雀躍之聲響徹而起。

誰能想到,原本無關緊要的最後一戰,卻是成為了三局兩勝的關鍵之戰,而且也讓得武家與天玄閣分出了勝負!

這個時候,武家上下都是異常的激動與興奮,武鋒那布滿皺紋的臉龐,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他抬頭望著眼前那道修長的身影,倍感滿意,這個曾經需要在大人羽翼下成長的少年,如今終於是能夠獨擋一面了啊。

大長老,二長老等人也是對視一眼,最終都是無奈的一笑,看來他們還真是老了啊,如果說之前武弘覆滅三大家族,只是讓得他們對其刮目相看的話,那麼這一次,已是徹底被少年折服了。

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恐怕都將敗在那楊琨的手中,更別說在那種一勝一負的情況下,贏得這三局兩勝了。


而那武飛,對於這種結果,雖說是感到高興,但卻是苦笑的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力,他知道,自此以後,他與武弘之間,恐怕將會是兩個世界的人。

武家這邊中,最為高興的,非樂兒莫屬了,此時的她,俏臉都是紅了起來,水靈靈的眸子望著少年,自從武辰死後,武家可還是第一次戰勝外敵呢。

「呵呵,還是家主慧眼識人啊。」大長老感嘆的說道,他原本認為武弘出戰的話,會相當的危險,現在看來,倒是他多慮了。

「的確如此。」一旁的二長老與三長老也是點頭一笑,這般說道,他們心中明白,這最後一戰,武家上下除了武弘之外,恐怕是沒人能夠獲勝了。

聽到這些話,武鋒也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嗯,我也沒有料到弘兒的實力竟是達到了能夠抗衡三品元師的地步,這種結果,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很顯然,他對於武弘能夠獲勝,也是格外的高興。

不過,在武家陣營歡呼雀躍的時候,那天玄閣中,卻是顯得異常的寂靜,所有強者都是垂頭喪氣,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原本是天玄閣必勝的三局兩勝,最終卻是敗給了武家……

張震天,何鵬等人的臉龐都是十分的鐵青,此次的三局兩勝,他們已是料到,勝算至少有九成,所以才會應了下來,而他們也是做好了敗一局的心理準備,但卻是沒有想到,他們穩勝的最後一戰,反而是敗了……

畢竟,那楊琨的實力,是他們之中最強的存在,以前者的實力,武家上下除了武鋒之外,無人是他的對手才對,甚至就連那樂兒,大長老也不是他的對手,但誰能料到,前者卻是敗在了他們最不在意的武弘手中。

這場三局兩勝的勝負,可是決定著天玄閣此番報復而來,是否會鎩羽而歸,若是無功而返的話,恐怕將會淪為雲元鎮甚至天羅城的笑柄啊。

張震天,何鵬等無數強者面色難看的鎖定著武弘,那般模樣,猶如是要將後者給生吞活剝了一般。

「既然三局兩勝已經結束,而我武家兩勝一負,那麼秦閣主,按照之前的約定,你們應該退走才是。」而後,武鋒看了秦陵一眼,淡笑的說道。

張震天,何鵬以及楊琨的面色極為陰沉,他們的目光皆是望向了秦陵,只見得後者的眼中,卻是有著怒火涌動,顯然是對這三局兩勝的結果,非常不高興。

察覺到秦陵的怒火,武弘也是忐忑不安,整個人再度高度戒備起來,心中也沒有放鬆警惕。

「呵呵……」

片刻之後,那秦陵終於是冷冷的一笑,森然的道:「既然敗了,我天玄閣自然是會退走。」

張震天三人聞言,面色也是陰晴不定起來,他們心中知道,看來今天是無法將武家連根拔起,得到兵書了。


「那就再好不過了。」武鋒沉聲的道。

秦陵猙獰的一笑,他看也不看武鋒,只是將目光鎖定了武弘,森冷的說道:「不過,在此之前,本閣主還有些疑問,需要武弘解答。」

聽到他這的話,武弘身體微微一顫,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這傢伙該不會是不想退走,執意對武家動手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在他的身旁,樂兒柳眉也是微皺,心神不寧著。

「嘿嘿,閣主說的是,有些事情還是說清楚的好,以免到時候有人不認賬,那可就不好了,畢竟,這可關係到我天玄閣的聲譽!」那秦陵身旁的何鵬,突然出聲道。

「既然秦閣主有疑問,那就直接問吧,我會知無不言,但若是天玄閣不守信的話,我保證,從此以後,天玄閣將雞犬不寧!」那何鵬的聲音剛一傳出,武弘那針鋒相對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小子,你真以為打敗了楊琨,就能在我的面前囂張不成?」在武弘話聲落下時,那秦陵也是勃然大怒,眼中有著殺意涌動,死死的盯著前者,厲喝的道。

「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秦閣主,想必你也看到了,真要血拚的話,我武家未必會怕了你天玄閣,或者我武家會被滅,但天玄閣也將會慘勝,而且,那三名副閣主,也將會死在這裡,相信你也很清楚,我這並不是虛言。」武弘盯著秦陵,斬釘截鐵的道。

「你!」

聞言,那何鵬也是有些氣急敗壞,剛想對武弘下死手,秦陵卻是阻止了他,讓其不要輕舉妄動,旋即獰笑的道:「小子,按你這麼說,那我天玄閣只能將王康之死,往肚子里咽了?」

「我知道天玄閣不會善罷干休,而我也沒有半點不尊重天玄閣的意思,想必秦閣主心中也應該知道,這三局兩勝,你天玄閣都敗了,如果血拚的話,將付出何等慘重的代價,恐怕血拚之後,天玄閣上下,或許只有會秦閣主一人也說不定…」武弘直視著秦陵,一字一頓的道。

武弘大步邁出,走到秦陵的面前,然後頗為認真的道:「秦閣主,想來那一幕,也是你所不願意見到的吧,更何況,即便是那樣,你依舊是殺不了我,也得不到我手中的兵書,而你今後也將會坐立不安。」

「你威脅我?」

秦陵極為的憤怒,自從他創建天玄閣以來,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威脅,而且,最讓得他感到棘手的話,他現在還真無法在滅掉武家的同時,殺了這個少年,奪得兵書,這也是他之所以選擇三局兩勝的原因所在,但本想在那三局兩勝中,借三名副閣主之手,除掉武弘這個隱患,但他哪曾料到,何鵬三人竟然會是一勝兩負,敗給了武家。

而武弘也是很清楚,秦陵斷然不會輕易善罷干休,所以,他必須讓其相信,天玄閣就算是能夠滅掉武家,也殺不了他,這也正是他提出三局兩勝的根本目地,不過,現在看來,他的目地是達到了,不然的話,秦陵早就動手了,除非他會不顧一切。

「秦閣主,想必你也還記得,若我武家贏了,你得給我半個月的事情吧?」武弘突然說道。

「我當然記得。」秦陵面色抽搐,陰冷的道。

「我們以半月之期如何?半個月之後,你我在天羅城決一死戰,若是你贏,你不僅可以殺了我,也可以得到兵書,更能吞併我武家……」武弘緩緩的道。

武弘這話一落,武家上下都是面面相覷起來,就連武鋒等人,也都是相視一眼,但最終也沒有說話,如果今天天玄閣不退走的話,武家便是會徹底的滅亡,而有半月之期的話,或許還能有轉機…

半個月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事情了,不過,武弘究竟能否在半個月後殺了秦陵,他們也說不好,或許連武弘自己也沒有多少把握吧…

「半月之期?決一死戰?」對於武弘的話,秦陵也是有些意外,他自然是知道前者是在拖延時間,雖說前者打敗了楊琨,但這可並不意味著,前者真正能夠成為他的對手。

他可是三品元師巔峰的強者,足以與三轉兵師抗衡!而武弘,只是二轉兵師,和九星元者,就算是有半個月的時間,他也不會相信,後者能夠與他抗衡!

「不知秦閣主意下如何?」武弘笑道。

「小子,我看你是想要帶著武家逃吧?」秦陵陰沉的道。

武弘搖了搖頭,盯著秦陵,笑了笑的道:「我不會逃,當然,如果你認為我會逃,對我武家不放心的話,大可以派人監視我武家,稍有異動,你必定可以第一時間知曉。」

正如武弘所言,秦陵的確是可以派人監視武家,也可以察覺武家的一舉一動,只要有逃跑的跡象,他可以血洗整個武家,而這武家,便是武弘的軟肋,只要武家沒有逃走,那武弘也必定不會逃…

說實話,他還真是沒有將武家放在心上,即便是武鋒,也同樣如此,唯獨這個武弘,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掌控,若是不死的話,他還真的是會夜不能寐!

所以,他現在不能輕易對武家動手!

而他目前又沒有既能滅掉武家,殺掉武弘的實力!

秦陵的面色陰晴不定著,顯然是在做最後的決斷。

看到他的面色,雙方陣營都是沉默起來,無數的目光都是看向秦陵,很明顯,他的決戰,將會決定著武家的存亡,又或者是鎩羽而歸…

「秦閣主,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啊。」片刻后,武弘微笑的道。

秦陵臉龐抽搐了一下,眼神有些不甘的看了武弘一眼,旋即對著天玄閣上下揮了揮手,冰冷之聲,也是從他的嘴中傳出。

「既然你想要與我決一死戰,那我便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之後,你我在天羅城生死台決一死戰,但在此期間,我若是發現武家有逃跑的跡象,我天玄閣必定會捲土重來!」

「我們走!」

那秦陵話聲一落,也是身形一閃,率先暴掠而出,向著天羅城疾馳而去,那些天玄閣的強者見狀,也是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是尾隨在他的身後。

站在武家門口,武弘望著那消失在雲元鎮的天玄閣眾人背影,心中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也明白,在這半個月之中,他必須突破到一品元師,不然的話,武家上下將依舊是會被天玄閣血洗! 正說著,突然遠處傳來一聲驚叫。

「大家別再翻垃圾山了,煉製陣盤的材料找齊了!」

「什麼?找齊了?」


「哈,我倒要去看看,用這些廢品能煉製出什麼東西。」

「快,我們也去看看!那女魔頭如此囂張,一會兒要是離不開碎石崗,那臉色一定很有趣!」

……

張府的屋頂上,慕顏一邊查看著剛剛收集到的材料,一邊小心翼翼地處理。

對於屋頂下方圍的密密麻麻的人群,她完全視而不見。

離未染就坐在她身旁不遠處,正無聊地拿著跟狗尾巴草逗小黃雞。

小黃雞之前在天魔琴空間里被七煌欺負的哭唧唧。

出來后想要向媽媽告狀。

卻發現慕顏忙於處理煉製陣盤所用的材料,完全不理它。

只得含著兩泡淚水, 電影世界當警探

離未染一邊用狗尾巴草將小黃雞逗得咯咯直笑。

一邊貌似漫不經心道:「慕顏身邊的東西,連一隻雞都那麼特別那麼有意思嗎?」

「咕咕嘰~~」

傻雞發出清脆的叫聲,眯著眼睛,歪著腦袋,一副承蒙誇獎的樣子。


頭上的呆毛還一翹一翹的。

然而下一句,就聽離未染道:「不知道把你燉了吃,味道是不是也特別好呢?吶,慕顏你想嘗嘗看嗎?」

「咕——!!」小黃雞渾身一個哆嗦,滿臉驚恐。

然後尖叫一聲,竄到了慕顏懷中。

慕顏冷冷瞥了懷中瑟瑟發抖的小黃雞一眼,完全沒有安慰的意思。

呵,愚蠢的雞兒子,這下該知道那小變態有多可怕了吧?

讓你每天蒙眼哥哥蒙眼哥哥的湊上去,哪天被賣了都不知道。

慕顏專心一志,手中的陣盤很快就做好了。

她從張府屋頂一躍而下,如風馳電掣般朝著結界方向而去。

人群見她動了,立刻也跟了過去。

「前面就是結界前的【暴旋風刃帶】了,那女人居然就這麼衝過去了,她是傻嗎?」

「哈哈,肯定是沒人告訴那女魔頭【暴旋風刃】有多危險吧!死了也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