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浩拍拍唐佳怡的抽泣的肩膀,將其拉起來。

唐佳怡哪裡想那麼多,直接撲進楊浩懷裡痛哭,不一會兒良久染濕了衣裳。

楊浩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輕拍唐佳怡的背部,可是一雙淡漠的眸子里,卻飽含了癲狂殺機。

獵龍特戰隊!還有四大家族!

你們絕對會因為今天的行動而後悔的!

……

兩個小時后,

手術室打開,躺在病床上的唐德林渾身插滿了管道,被醫生推進了病房。

「手術進行得完美,子彈也取出來了,病人只要休息下就可以清醒了,不過……可能要在病床上多待一段時間。」

主治醫生有些難言開口,並朝著楊浩使了個眼色。

「沈姐,你和佳怡在這陪著唐老,我出去一下。」

楊浩眼眸微眯道。

沈冰凝擔憂的點點頭,醫生的欲言又止她也看出來了,只不過唐佳怡現在都在關注唐德林,所以並沒有發現。

楊浩跟著醫生出去后直接問道:「怎麼了?」

「病人心臟左腔部位,有著一個莫名的腫塊,現代儀器完全看不出那是什麼東西。」

「正因為那腫塊積壓胸腔,在加上這次受傷更是刺激那腫塊將其惡化,如果不能消除它的話,病人只剩下一個月時間可活。

到時候我們會嘗試手術切除,可成功幾率微乎其微。」

主治醫生嘆聲說道。

一個月可活?

楊浩瞳孔緊縮,雙臂青筋鼓起,內心陡然升騰起一股戾氣。

「真的,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楊浩不甘心的問道。

「不好說,那個腫塊好似有靈性,在病人胸腔內應該有很多年了,本來都已經老壞了,可是在槍傷的刺激下又出現了波動。」

醫生憂慮說道。

靈性?很多年……

「雙生情絲蠱!」

楊浩陡然抬起腦袋,眼眸中精光閃爍!

他突然記起來,唐老的愛人,也就是唐佳怡的奶奶,可是苗疆古巫的當代聖女,當時在唐老和自己身上,各自種下了一枚雙生情絲蠱!

那個神秘腫塊,其實就是老化了的蠱蟲!

雙生情絲蠱,乃是苗疆情蠱中最為珍貴的一脈!

老而不僵,僵而不死,只有宿主去世后,蠱蟲才會破體而出化繭為蝶,孕育出新的一對雙生情絲蠱!

「唐老體內的雙生青絲蠱,因為雌性的那一隻宿主已經去世,所以陷入了沉睡當中,而這次槍傷刺激了情蠱,這也是讓唐老危及生命的原因!」

「若是……」

「若是去苗疆,將另一隻雙生青絲雌蠱取來,就能讓雄蠱離開唐老的胸腔,就能脫離威脅了!」

楊浩越想越覺得可靠。

他知道的這些東西,可是以前蒼梧山有位老供奉,就是專門的蠱毒大師,那個時候就聽老蠱師提起過。

「雙生情絲蠱,一男一女,一雄以雌。」

「唐老的愛人已經去世,卻不知葬在何處?」

楊浩眸光閃爍,轉身就進入了病房。

「楊浩,醫生怎麼說?」唐佳怡語氣沉重的問道。

剛剛她只是傷心下沒有多問,可又不是傻子,醫生欲言又止帶著楊浩出去說,肯定是凶多吉少。

「大小姐,唐老胸腔里本來就有舊疾,今天的槍傷又激化了舊疾,所以醫生說不妙。」

楊浩沒有隱瞞,如實道來。

你是我以墨書寫的思念 唐佳怡和沈冰凝美眸黯淡,尤其是唐佳怡,眼眸中更是死灰一片。

「大小姐,我還沒有說完啊!我知道怎麼救唐老!」

楊浩語氣激動的說道。

「楊浩,你不用安慰我了。」唐佳怡以為這只是安慰她的話語,語氣低沉。

呯——!

楊浩大步走過來,一把摁住唐佳怡的柔弱的肩膀。

「大小姐,我是真的知道!」

「唐老體內的腫塊是蠱蟲,當年和你奶奶結婚的時候種下的,現在你奶奶去世,只要把雌性蠱蟲取過來,就能救助唐老!」

楊浩直視唐佳怡的眼睛,一字一句極其認真的說道。 「真的……能救爺爺?」

唐佳怡渾身一顫,美眸中有了一絲色彩。

「絕對能救!」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楊浩語氣堅定的點頭,他明白,若是再不給唐佳怡一點希望,這妮子還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呢。

將唐佳怡的心神穩定后,他們就一起護在病房裡。

一方面是擔憂老爺子的身體,另一方面么,楊浩就算要去苗疆,也要等唐老蘇醒后,向他了解當年的事情。

……

唐老的傷勢很嚴重,直到第二天方才清醒過來。

楊浩等人,自然是守護了一夜。

「爺爺,你終於醒了,可嚇死佳怡了!」

唐佳怡俏臉上掛著淚痕,趕緊上前將靠枕豎起來枕在唐老身後。

「沒事,爺爺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這點小傷壓不垮我。」

唐德林笑呵呵道:「再說了,我還沒有看到寶貝孫女嫁出去,怎麼捨得倒下。」

「爺爺!那佳怡永遠都不嫁出去,永遠陪著爺爺。」

「那怎麼行,爺爺可不能耽擱你一輩子。」

唐德林笑著揶揄道,卻是看到了楊浩那欲言又止的眼神。

史上第一丈母娘 「佳怡,爺爺有些累了,你們也快些去休息吧。」

「哦對了,楊浩你留下,有事情和你說。」

唐德林故作一番疲乏的模樣,唐佳怡面帶擔憂的退了下去。

「唐老。」

楊浩轉過身,語氣卻有些猶豫。

「楊浩,佳怡以後,我就交給你了。」

唐德林眸光閃爍,以他的睿智,哪能想不到自己的身體狀況。

「唐老,你體內的雙生青絲蠱……」

「我明白,當年和金月私定終身的時候,我便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金月?

楊浩微微一愣。

「金月就是佳怡的奶奶,也是我的愛人。」

唐德林解釋,可語氣卻帶有絲絲的落寂:「雙生情絲蠱,本是苗疆最象徵如意愛情的代表,可是在我這裡,卻是和金月分隔了幾十年,最後更是天人永隔。」

「唐老,佳怡的奶奶,當年怎麼沒跟你一起來中海市?」

楊浩忍不住問道。

唐老那個時候應該已經是初露崢嶸,後來更是憑藉超強的商業頭腦,創辦了唐氏集團。

「唉,苗疆部落尤其是古巫這一脈,是不準隨意出山的,再加上她是當代聖女,更是如同枷鎖一般拴住了她。」

「其實都怪我,要是我能忍心放棄中海市的一切……」

唐德林的語氣滿是黯淡。

「唐老,你能告訴我那是哪個苗疆村落嗎?」

楊浩開口問道,苗疆號稱十萬大山,村落部族更是數不勝數,尤其是古巫一脈更是在偏遠地區,沒有具體的地址還真難找。

「好像是苗疆興水洞的金家村,楊浩,你問這個幹什麼?」唐德林詫異道。

「唐老,我有辦法將你體內的雄蠱取出來!」

楊浩信心十足:「雙生青絲蠱只會老化,僵而不死,而且雌雄雙蠱更是同生同滅,相互之間都是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楊浩,你要去苗疆?」

「沒錯,唐老你的身體耽擱不得,我今天就會趕過去,爭取早點取回來!」

楊浩繼續說道:「唐老,這段時間你就安心在這裡養病,外面的事情我會讓徐傲秋多多照看,順便派些人手來保護你。」

有著宗師聯盟的幾位高手坐鎮,他才會放心。

「別別,楊浩,你還是多分些人手保護佳怡吧,經歷這種事情,你又要去遠方……」

唐德林猶豫著,可他的話還沒說完,門突然被推開。

「楊浩,我也要去!」

唐佳怡眸光堅定道:「只要能夠救爺爺,我就一定要去!」

「額,大小姐……」

楊浩滿臉苦笑,唐德林思忖片刻后,卻是點頭。

「也好,佳怡從來去過金家村,這次……也跟著回去看看你奶奶吧。」

說完這話,唐德林似乎被勾起了往事,神色間有些唏噓。

「爺爺,你和……奶奶就是在金家村認識的嘛?」

唐佳怡忍不住問道。

「對呀,當年爺爺就你這麼大的時候,被分到苗疆當知青……」唐德林微微一笑,開始回憶起來。

楊浩沒有打擾這對爺孫女,他去苗疆之前,必須要把中海市這邊安排妥善!

走出病房。

沈冰凝和竹青青正在沙發上閑聊,豺狼和李志國則是站在樓道口。

「楊浩,唐老他……沒事吧?」

沈冰凝擔憂問道。

看到美女總裁那蒼白的臉龐,很是讓人心疼。

「沈姐,我打算和佳怡去苗疆一趟,這段時間內,我會讓人保護好你的安全的。」

楊浩柔聲說道。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知道四大家族那些瘋子會做出什麼癲狂之事!

「豺狼!」

楊浩陡然暴喝出聲。

「聯繫青狼,讓他親率龍獅特戰小隊,給我坐鎮中海!」

思君能有幾多愁 「是!」

「聯繫暗影,啟用天網預備緊急方案,給我嚴密監控中海市,我不希望下一次,還有武裝分子潛入進來!」

「明白!」

「京都那邊,將暗哨全部撒出去,務必要做到萬無一失。」

「明白!」

「還有,龍刺總部一切照舊,外松內緊,隨時準備透露戰鬥……」

一條條嚴厲的軍令下發出去。

黑色豪門:溺寵小逃妻 這個時候的楊浩,渾身都散發出一股攝人的氣魄。

「李參謀,這段時間還是要多辛苦辛苦你了,等我回來,一定登門拜訪你和李老將軍。」

楊浩又朝著李志國敬禮。

李家在中海市還是有些勢力的,尤其是軍方這一塊,他需要李炳榮老將軍的支持。

「放心,我來之前老爺子就囑咐過,一切全憑你的安排!」

李志國笑道,隨後敬禮轉身,下去布置命令。

沈冰凝獃獃的看著楊浩,誘人的紅唇微微張開,足以顯示她內心的震驚。

她原本以為,楊浩只是個厲害的保鏢隊長,豺狼等人只是普通保鏢而已,可是現在……身穿軍裝的參謀長,竟然服從楊浩的命令!

這個楊浩……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楊浩嗎?

「楊浩,你……」

沈冰凝愣神的時候,楊浩已經布置完畢了。

「怎麼沈姐?是不是看我這個時候,特有魅力?」

楊浩壞笑著揶揄。

他一露出這種壞笑,沈冰凝不禁莞爾,果然還是那個熟悉的楊浩。 「沈姐,這段時間我不在,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麼事情你可以找龍魂商會的徐傲秋幫忙,我會和他打招呼的。」

楊浩叮囑道。

「楊浩……你和龍魂商會,有什麼關係嗎?」沈冰凝懷疑的看向楊浩。

「咳咳……我哪有什麼關係,這都是唐老安排的,我只是幫忙轉達。」

楊浩尷尬的解釋,趕緊扯開話題,看向竹青青:「竹青青,這段時間我給你個任務,你幫我保護這個大姐姐好不好?」

「楊浩,在白虎堂,我才是你的上司!」

竹青青皺著可愛的小鼻頭,不滿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