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松才智過人,見馬超投奔劉備,馬上想到要拿龐德做文章。

龐德被馬超拋棄,正不知何去何從,楊松就找上門來了。

他本來是要離間龐德和馬超的關係,誰知道龐德已經與馬超恩斷義絕,準備另謀出路,兩人越談越投機,一拍即合,兩人當即確定了合作關係。

山溝皇帝 楊松作為合作的主導者,答應龐統,在適當的時候把他推薦給張魯。

現在要救楊任,楊松今天本來就想要推薦龐德,剛好一舉兩得,順勢把龐德推薦給張魯。

張魯素知龐德之能,一聽他願意為自己效力,大喜過望,即召龐德至,厚加賞勞;點一萬軍馬,令龐德率軍出戰。

龐德雖然出身貧寒,但因為從小和馬超一起長大,等於是馬超的陪練。

他從小跟著馬超讀書習武,精通兵法,終於成為一個文武雙全的大將。

他並沒有急於出戰,先出城查看地形,在離城十餘里的一個險要處紮下營寨,剛好擋住了曹操進軍的路線。

曹操在離龐統十餘里處紮下營寨,龐德新官上任,要提升自己的威望和軍卒的士氣,就主動領軍,到曹操營前搦戰。

重生八零小廚娘 曹操在渭橋之時,被馬超殺得脫袍割須,就深知龐德之勇,不在馬超之下。

現在馬超已經投奔劉備,而且已經與曹操勢成水火,曹操已經沒有辦法得到。

龐德雖然是馬超的部將,但無論武功還是用兵之能,都可以媲美馬超,曹操的愛才之心,再也抑制不住,在出戰之前,囑服諸將道:

「龐德乃西涼勇將,原是馬超的得力助手;今雖暫時依附張魯,肯定未稱其心。我想要得此人,你們與他相鬥,要用車輪戰術,壓榨出他的能力,讓他在力竭之時,然後用計擒之。」 於是,曹操為了安全起見,令武功最沉穩的張郃首先出戰龐德,兩人交戰數十回合,未見勝負,張郃退走。

龐德好久沒有碰到旗鼓相當的對手,被張郃吊起胃口,打得興起,自然不想放過,隨後追趕過來。

張郃並非真的敗退,倒也沒有慌亂,讓龐德無機可乘,但也無法甩開龐德的糾纏。

第二個出場的,是以一手快刀聞名的夏侯淵,他縱馬過來,放過張郃,斜刺里砍出一刀,半路里截住龐德廝殺。

兩人拉開架勢,交戰數十合,夏侯淵拿出了渾身解數,一趟快刀舞得風雨不透,體力消耗可不小,但也沒有能夠稍佔上風,只得退走。

龐德被夏侯淵一陣急攻,打的非常憋屈,眼看自己緩過勁來,對手卻要走人,他那裡肯放,緊追不捨。

第三個出場的是徐晃,他使一把重六十四斤的開山大斧,以爆發力見長。

他打馬上前,迎住龐德,高舉斧頭,就是一招力劈華山。

龐德眼看徐晃來勢洶洶,只得捨棄夏侯淵,一刀架住斧頭,專心與徐晃廝殺起來。

但凡力量型打法,都不能持久,徐晃也不列外,剛剛把七十二路斧法施展完畢,就已經是氣喘吁吁、氣力不加。

徐晃虛晃一斧,順勢也退回本陣。

這次龐德也有點氣喘,眼看再追就要進入敵陣弓箭射程之內,就勒馬停住,稍作休息,準備罵戰。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還沒等到龐德開口,敵陣里一將飛馬而出,是曹操麾下武功最強的許諸出馬了!

許諸號稱虎痴,天生神力,一手刀法勢大力沉,迅疾異常,是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

龐德雖然武功了得,走的也是力量和速度相結合的路子,兩人特長相近,但龐德身體條件不如許諸,無論是力量還是招式的速度,都稍遜於許諸,但盡可抵擋得住。

龐德最擅長的本是防守,雖然許諸攻打甚急,但還是沒有佔得絲毫上風,堪堪戰到一百回合,許諸記住了曹操的吩咐,撥馬退回本陣。

龐德力戰四將,雖然本人並無懼怯,但馬力不濟,只得也退回本陣,手下將士見主將武功如此了得,歡聲雷動,士氣高漲。

四將回到曹操跟前,都誇讚龐德一身好武藝。

曹操心癢難耐,就聚眾將商議道:

「如何能得龐德投降?」

賈詡也是西涼人士,他雖然不諳武藝,但對西涼幾個傑出的武將非常留意,知道龐德恩怨分明的性子,就對曹操說道:

「龐德被故主馬超棄用,受到張魯的知遇之恩,輕易不肯背棄,就算丞相能夠活捉他,也難保他會轉投丞相,只有先派人到城中散步流言,讓張魯對龐德生出疑心,龐統與張魯離心,方可圖矣。」

曹操又問眾將道:

「如何才能在城中散步流言?」

夏侯淵站起來說道:

「我知道丞相早晚來取漢中,早就派出密探潛伏在南鄭城中,密探頭目叫羅本,手下有數十名探子,足以散步流言,但交戰時間城門緊閉,無法入城聯繫!」

賈詡負責一些區域的情報工作,手下也有不少探子,但他明哲保身,做事非常謹慎,並沒有染指漢中,聽夏侯淵有了安排,就獻計道:

「來日與龐德交鋒,丞相可詐敗佯輸,棄寨而走,使龐德佔據我寨。然後卻於夤夜引兵劫寨,龐德必退入城中。夏侯將軍可選數名能言軍士,扮作彼軍,雜在陣中,便得入城,和羅本取得聯繫,施行暗間之計。」

曹操知道賈詡之計,一向成功率極高,聽其計,讓夏侯淵安排數名人選,重加賞賜,外穿漢中軍士號衣,先於半路上等候。

第二天一大早,曹操先撥夏侯淵;張郃兩枝軍,遠去營寨兩側埋伏。

等龐德前來邀戰,卻教徐晃迎戰,大戰數十合以後,徐晃敗走。

龐德昨天吃了暗虧,今天改變戰術,不再是獨自追趕,而是麾軍掩殺,曹兵潰散。

龐德乘勢奪了曹操的寨柵,見寨中糧草軍械極多,大喜過望,即時派人向張魯報捷,並在寨中設宴犒勞手下將士,以示慶賀。

當夜二更之後,埋伏在左右兩側的夏侯淵、張郃伏兵齊出劫營,正面的徐晃、許諸也帶兵殺回來,三路火光衝天,不知有多少人馬。

龐德雖然在正面安排了暗哨,但防不住夏侯淵和張郃的伏兵,被打破兩則營寨,龐德不及提備,只得上馬殺開一條血路,望南鄭城而走。

背後曹操三路兵一起吶喊追趕,但只是虛張聲勢,並沒有緊緊尾隨龐德的軍隊。

龐德急喚城門,守城將士一見敵軍不在近前,就打開城門,放敗兵入城。

此時,已雜到敗軍中的探子已經跟隨大隊入城,按照夏侯淵交代的聯繫方法,找到了他安插在漢中的探子頭目羅本。

羅本,字漢中,長安人。

其父親本為長安城中的一個小販,每日里勞碌奔波,挑著貨擔沿街叫賣一些薄利的日雜用品,僅僅能夠讓家人糊口。

在羅本出生前,羅父因為兒子即將出生,而家無餘財,就鋌而走險,找親朋好友借了一大筆錢,前往漢中販運絲綢。

也是他的運氣來了,羅父販賣絲綢居然趕上一波難得的好行情!

絲綢出手以後,他不但還清了全部的借款和利息,而且還賺到了足夠的本錢,成為一個頗有身份的絲綢商人。

羅父認為這是兒子給自己帶來的本錢,兒子出生以後,就取名羅本,又因為他的本錢是在漢中賺來的,就提前給兒子取字「漢中」。

羅父的生意順風順水,羅家的小日子過得不錯,羅本也得以讀書習武,過起了少爺的好日子。

羅本自幼聰穎,學問談不上精深,但與市井鄰居相比,也算學業有成,在附近小有名氣。

但好景不長,在羅本十四歲時,母親病故,家裡沒有內當家看顧,家境越來越差,於是,羅本輟學隨父親去做絲綢生意。

羅本聰明伶俐,生意很快就上手了! 但羅本的好運氣似乎到頭了,他一開始學著做生意,市場還可以,雖然利潤不高,但維持日常用度沒有問題。

等他父親他生意交給他接管以後,剛好趕上董卓之亂,天下大亂,群雄並起。

兵荒馬亂,生意自然不好做,羅本還耍讀書人的架子,看不上那些小生意,羅家的絲綢生意,一落千丈。

雖然有父親留下的那些老主顧,羅本不至於窮困潦倒,但生活水準直線下降,再也回不到過去那種優裕的生活。

羅本也是一個讀書人,自詡才學過人,也幻想著有一天能夠得到高官厚祿!

看到群雄並起,他不由得躍躍欲試,也想要參與群雄爭霸中去,博取一官半職。

但他畢竟眼界不夠,只有一些商場上爾虞我詐的小聰明,而智謀並不出眾,武藝也是稀鬆平常,一直得不到別人的賞識。

他也沒有辦法,需要養家糊口,只能打理苦苦支撐的商鋪生意,一直在等待一飛衝天的機會。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機會來了!

夏侯淵坐鎮長安,平定馬超以後,把眼光瞄準了漢中,要招收一大批探子。

羅本看到官府招收衙役的公告,也顧不得體面,馬上報名參加,可算是抓住了機會。

因為夏侯淵招收衙役只是幌子,其實是要往漢中安插一批坐探。

羅本斷文識字,口才出眾,又有經商的特長,被夏侯淵看中,並委以重任,成為漢中暗探的頭目之一。

到了漢中以後,都不用刻意偽裝身份,羅本還是從自老本行,以經營絲綢生意做掩護,實際上是刺探情報的暗探頭目。

而羅本因為「漢中」是他的字,認為應該是他的福地,就在南鄭紮下根來,廣交朋友,捋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

來到漢中以後,用夏侯淵提供的本錢買下一個鋪面,羅本商鋪的規模可不小。

他在商業上的才能不差,憑著一張巧嘴,很快就打響了名聲,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

因為表現出色,羅本被夏侯淵任命為漢中探子的總頭目。

剛好那段時間是楊松與馬超暗中相爭,馬超用馬謖之計,讓楊松吃了幾次暗虧,傳到了羅本的耳中。

在羅本看來,這些都是張魯不重視楊松所致,他定然心懷不滿,說不定對張魯產生了異心。

羅本知道,楊松號稱張魯手下第一謀士,楊家在軍中的勢力非同小可,如果能夠說服他暗中歸降曹操,那漢中就在掌握之中。

為了立下這不世之功,羅本覺得有必要冒險一次,他壯著膽子,投楊松府下謁見,對楊松說道:

「先生才華出眾,在張魯手下有些屈才,夏侯將軍久聞盛德,特意讓我帶來口信,願意推薦先生到朝廷為官,不知意下如何?」

誰知道,羅本卻是料錯了,楊松作為楊家在張魯手下的代言人,自然是以家族利益為上。

楊家數百口族人都生活在漢中,除非張魯敗逃,他卻沒有背叛的膽量,那樣就等於害了無數族人的前途和性命。

楊松也知道,張魯盤踞漢中彈丸之地,必定不能長久,他也曾經權衡利弊,準備找一個靠山,他並沒有拿定主意。

但因為他的老對頭閻圃,也是張魯用來制衡楊家的謀士,他是偏向于歸順曹操的。

因此,楊松為了保持和閻圃的對立,很自然就選擇了偏向歸順劉備。

與你共舞:溺寵第一妃 現在羅本來充當說客,卻讓他投靠曹操,自然是撞到了南牆上。

楊松為了表達自己的忠心,毫不猶豫地把羅本交給了張魯。

張魯一聽羅本來挖自己的牆角,心中大怒,就要斬殺羅本,以儆效尤。

聽說羅本是曹操的人,閻圃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就算是給楊松添堵,他也會出來唱反調,於是出面求情道:

「主公,羅本乃一介商人,為了謀取富貴,扯夏侯將軍的大旗,殺了他自無不可,但不管事情的真假,這都是對夏侯將軍,甚至對曹丞相的挑釁,其後果難以預料,反正也沒有造成不良影響,不如隨他去吧,到時主公也多一條退路!」

張魯接受了曹操「鎮夷中郎將」的任命,本來也想歸順曹操,一直沒有主動納降,有點待價而沽的意思。

一聽殺了羅本有可能徹底得罪曹操,自然不敢造次,甚至不敢處罰羅本,就放回去了。

羅本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因為閻圃於他有救命之恩,就親自上門拜謝。

閻圃本來不在意他那點錢財,但架不住羅本一張好嘴,整天阿諛奉承。

查清羅本的真實身份以後,閻圃也接受了他這個朋友,時間一長,兩人還真成為了至交好友。

羅本接到夏侯淵的密信以後,一方面派出手下,找到一些市井地痞,到處散布留言,說龐德有意投靠曹操,漢中馬上就會被攻破!

張魯聽到流言以後,想起龐德這次出戰,顯得非常詭異,一夜之間大起大落,說他賣陣,心中也有些相信了,就召集眾人商議。

漢中失守只是遲早問題,張魯手下眾人心知肚明,只是沒有人開口說破。

現在軍議,都不想憑白得罪別人,保持沉默不語,只有閻圃因為受到羅本的拜託,開口說了一句:

「勝敗乃兵家常事,但空隙不來風,主公宜小心從事,不可枉殺了手下大將!」

張衛武藝平平,才華並不出眾,全靠哥哥的信任,才能身居高位,掌管漢中的兵權,平常都是一呼百應,非常受用。

一旦張魯歸順曹操,按照曹操唯才是用的標準,那就意味著他的好日子到頭了!

因此,一直以來,張衛都是堅定的主戰派,聽說龐德有意投降,先賣了一陣給曹操,心中大怒。

漢中畢竟是哥哥做主,張衛耐住性子等待,一見張魯無意處罰龐德,他作為大軍統帥,就有理由跳出來發飆了。

他大聲叱罵龐德,並提出要軍法從事,推出斬首。

因為本來是軍中之事,張衛提出要斬首龐德,張魯要維護弟弟在軍中的威信,並沒有出言阻止。 閻圃推波助瀾,就是要讓張魯對龐德生出疑心,讓龐德他對張魯失望。

他知道張魯不想得罪曹操,會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就提前去找張衛,用言語撩撥了一番。

本來他還想把楊松也拉進這個旋渦,看到張魯並沒有責怪楊松這個保薦人,而楊松也沒有出面給龐德說情的意思。

閻圃心中明白,楊松肯定是看出了其中蹊蹺,不願意參乎進來,他可不想龐德真的死在張衛手中,就反過來為龐德求情,建議讓他戴罪立功。

張魯也想清楚了,這龐德還真是殺不得!

如果殺錯了,枉殺一員大將,軍心盡失,自己的名聲也玩完了。

就算是殺對了,但殺了曹操要招降的大將,哪裡有他張魯的好果子吃?等於堵住了自己的退路,一聽閻圃出來打圓場,馬上從善如流,出言道:

「龐德賣陣之事,並無實據,還是讓龐德戴罪立功吧!」

張衛一見哥哥開口了,不敢不從,就惡狠狠地對龐德威脅道:

「你來日出戰,不勝必斬!」

龐德莫名其妙躺槍了,無奈抱恨而退,回到軍營開始謀划明日的交戰。

次日,曹操引軍來到城下不遠處,擺開陣勢準備攻城。

張衛令龐德出戰,倒也沒有指手畫腳。

龐德再也敗不起了,不敢大意,雖然敵軍離城牆尚遠,但他還是在城牆上安排好了大量弓弩兵,然後才打開城門,引兵出陣。

看到龐德也擺開了陣勢,曹操這次直接令武功最強的許褚出馬交戰。

許諸還是守著曹操的命令,一上去就動用全力,在戰到一百回合的時候,也不管形勢如何,就撥轉馬頭,詐敗而走。

龐德心裡有些懷疑,因為他昨天被張魯兄弟冤枉,心情煩躁,夜不成寐,身體的狀態並不好,與許諸交手並沒有優勢,還稍微落到下風。

龐德心知肚明,許諸這是詐敗之計!

本想引軍回城,但想起張衛那句「不勝必斬」的狠話,可不是說著玩的!

自己就這樣回去,被張衛抓住把柄,肯定是凶多吉少。

稍微猶豫了一下,龐德還是縱馬追趕,但許諸已經去的遠了。

一路猶豫著追下來,這次曹操並沒有再派人用車輪戰法攔阻,而是親自騎馬從山坡後轉出,對龐德大聲勸道:

「龐令明何不早降?」

龐德追不上許諸,看到曹操現身,身邊只有兩名衛士,心中尋思:

「只要拿住曹操,比斬殺一千員上將還有用!」 愛情逃兵 就撥轉馬頭,縱馬上坡,要捉拿曹操。

眼見離曹操只有一箭之地,龐德怕曹操逃走,就彎弓搭箭,要先射殺了曹操的坐騎。

箭未射出,只聽得一聲喊起,天崩地塌,龐德連人帶馬,跌入陷坑內。

陷坑四周站起數名軍士,四壁鉤索一齊上前,活捉了龐德,牢牢綁住,押上坡來見曹操。

曹操翻身下馬,叱退軍士,親自解開龐德的捆綁,問龐德是否肯降。

龐德本待不降,尋思張魯勢弱,實無勝算,自己也是在做無謂的抵抗!

就算能夠贏得這一陣,躲過眼前這一劫,但早晚還得被曹操打敗,性命難保!就答應了曹操的招降。

曹操如願得到了龐德,心中大喜,親扶上馬,並馬而行,共回大寨。

故意麵向城牆,教城上人看得清楚,知道龐德已經歸降,以動搖張魯的軍心。

曹操夜間在山坡上挖好的陷進,剛好從城頭可以看到龐德被擒的現場,張衛在城頭上看的分明,馬上派人報知張魯。

張魯聽說龐德真的歸降了曹操,證實了市井流言,他反而鬆了一口氣,就召集手下文武商議,他有心想要開門投降,就授意楊松,讓他提出這個建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