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封天走進了慕容海的辦公室,看見了一臉疲憊的慕容海。

此時的慕容海黑眼圈很濃,煙灰缸裡面也有十幾根煙了,此時這裡面烏煙瘴氣的,看來這次的問題嚴重性很大。

「楊兄弟啊!你來了!」慕容海看見走進門來的楊封天說道。


「是啊!慕容大哥你先講講現在的情況吧!不知道情況我也不好妄下定論。」楊封天點點頭說道。

… 「唉!從你剛走的那天就已經有人散播謠言了,不過當時的謠言還不是很厲害所以我也就沒有在意,但是沒想到幾天的時間就釀成了大禍.」慕容海嘆息道。

「那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呢?」楊封天問道。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起訴我們了,我們現在流動資金只有一百萬了,現在要和我們毀約的公司已經有二十多家了,並且前來要求退款的人也有幾萬人了,如果退款的話我們根本還不起,而且工廠已經停工了,現在工人們已經放假了,估計過幾天工人也會來討要工錢。」慕容海說道。

「恩!那謠言主要是什麼呢?知道是誰故意散播的謠言嗎?」楊封天問道。

「我估計是北方動力乾的,或者還有廣力電子,我們這一個月的盈利就趕上他們近乎兩三個月的盈利了,他們可是嫉妒的很。那個謠言我給你看段視頻吧!」慕容海把電腦轉過來說道。

在電腦的上面正播放著一段視頻,裡面有一個燒水通在燒水通的周圍放著幾隻小白鼠,燒水之後過了一會那個小白鼠就死亡了,死後還在不斷地口吐白沫死狀非常慘。


看了足足十幾遍依舊沒能發現什麼端倪,也沒有任何移花接木的痕迹。

這個視頻剛剛上傳了幾個小時就獲得了上百萬的點擊量,微信朋友圈微博都被瘋狂的刷著,來源是一個叫做力風的人發布的,從新lang微博發布,此人短短的時間內已經有了十幾萬粉絲,頓時天牛集團被罵的狗血噴頭。

現在的首要問題就是要抓住這個傢伙,只要把這個傢伙抓到,想要讓他開口就很容易了。

「慕容大哥!你先別著急,現在距離新聞發布會還有四個小時的時間,我現在盡量去幫你找這個力風的發布人。」楊封天說完就離開了慕容海的辦公室走到外面的走廊里即刻撥打了陳震的電話。

現在能夠幫助楊封天的就只有陳震了,以他安全局的身份想要調查一個人應該不算難,就是又得欠下一個人情了。

「喂!誰啊!大晚上的。」這一周之內陳震一下子被接到了兩個深夜電話,已經快崩潰了。

「我是楊封天。」楊封天稍微有點尷尬的說道。

「我的天啊!有啥事不能白天說啊!這大晚上給我鬧得。」陳震聽見楊封天的話差點沒罵出來。

「那個天牛集團出事了,我想要你幫幫我找一個人。」楊封天誠懇的說道。

「哼!就不查!」陳震冷哼道。

「一支領先世界的狙擊槍真是可惜了,有五千多米的射程呢!」楊封天故作感嘆的說道。

「等等!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多少米的射程?」頓時陳震清醒了過來說道。

「五千米!」楊封天一字一句的說道。

「說罷!查什麼人。」陳震暗罵楊封天老奸巨猾於是道。

「一個新lang微博名字是力風的人。」楊封天說道。


「半個小時后我把他的地址給你發過去,你小子別忘了狙擊槍我會找人去拿的!哼哼!」陳震說道。

「好嘞!」楊封天隨即掛了電話。

可悲的自己又要把自己的狙擊槍送出去一支了,這一把狙擊槍的造價可是有五千多塊大洋啊!要是這個陳震管自己買的話,必須五萬一支,不然打死他也不賣。

半個小時之後楊封天的手機上多出來個地址,和牛小區五十八號樓三單元四零二。

看這個地址楊封天登上上海大眾開啟了導航就朝著那裡飛速狂奔而去了。

不一會楊封天撬開窗戶走進了裡面,此時一個賊眉鼠眼的人正在床上昏昏欲睡,楊封天沒有著急就在他的旁邊躺下閉目養神。

半個小時之後這個傢伙翻了個身正好一爪子抹在了楊封天的手臂上面,隨後這傢伙的爪子一抓,頓時感覺不妙。

立刻驚醒了起來叫道:「卧槽!你是誰啊?」

「淡定淡定!我再眯一會。」楊封天擺擺手說道。

「你……你不說你是誰我報警了。」這個男人斷斷續續的說道。

「唉!毛病真多,說吧誰指使你乾的。」楊封天淡淡的說道。

一聽楊封天的話,這個傢伙就明白了,根據陳震的資料這個人叫做李力,是個小混混之前北方動力給了他一萬塊錢讓他製作了那個視頻,這傢伙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立刻欣然答應了,聽見楊封天的話李力明白此人就是天牛集團的人找上門來了。

「哼!憑什麼告訴你啊!啊!啊!」李力慘叫道。

楊封天的匕首一下子插進了李力腦袋的左邊,距離他的腦袋只差一厘米的距離了。

「說不說啊!」楊封天逗弄道。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是北方動力的老總謝雲生指使我乾的。」李力趕緊說道。

「這就對了嘛!那那個視頻是怎麼回事?」楊封天問道。

「嗨啊!那小白鼠早就服了葯了。」李力不屑一顧的說道。

「你能證明嗎?」楊封天問道。

「奧!我有個之前和謝雲生對話的錄音。」李力的話頓時讓楊封天眼前一亮。

「快拿來我看看。」楊封天激動地說道。

隨後李力的手機就拿了出來,裡面播放著一段和謝雲生的錄音,裡面的關鍵地方都錄得完完全全,這簡直是一大殺器啊!

「你是怎麼有這個的。」楊封天突然警覺的問道。

「奧!這個當時我想要之後再勒索謝雲生,好讓我有口飯吃。」李力說道。

聽著李力的話楊封天也是為謝雲生默哀,真是倒了個霉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就算是這次成功了,恐怕下一次也得被這個李力擺一道。

「今天新聞發布會,我要求你給我作證,事成之後我給你十萬塊錢的報酬,記住你要是敢勒索我的話,就會死的很慘。」楊封天拿出手槍抵在了李力的腦袋上。

頓時李力的腦袋上面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此時他已經把謝雲生的八輩祖宗給罵了一個遍。

「行了!和我走吧!不要耍什麼花樣,老老實實的我們大家都好。」楊封天淡淡的說道。

隨後拉著這個李力直接徑直來到了天牛集團,楊封天並沒有把李力的事情告訴慕容海,而是直接詢問慕容海那些與其解約的公司名字,將他們一一記下來。

而且還將北方動力的家底調查了一個遍,躲過這一劫,下一個要收拾的就是這個北方動力,找事找到他楊封天的頭上來,就等死吧!

八點一刻新聞發布會正式開始。

在新聞發布會到場的名人很多,有db三省的前十強企業的老總,還有東山市的一些名流,還有各種記者,甚至央視記者也到此了,今天的新聞發布會可是在電視上播放的,關乎天牛集團的未來。

此時慕容海已經是一臉憔悴的站在了發言台上面,等待著樓下眾多猛虎的撕咬。

此時楊封天也站在了旁邊的門前觀看,只要慕容海一旦體力不支,他就迎難而上、攻城拔寨。

一個道貌岸然的記者率先提問道:「請問貴集團為何要推出如此滅絕人性的產品,這可是在禍害社會啊!請問慕容董事長能否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卷?」

「我只想說我們的產品絕對是百分之百健康的,沒有絲毫的危害,請您的言辭放尊重些。」慕容海聽見對方的話微怒道。

「僅僅靠您的一面之詞我相信是無法受到廣大群眾的相信的,有一個視頻大家也都見到過,請問其內容屬實嗎?」這個記者繼續問道。

這個傢伙的每一個問題都針針見血,無不指向了天牛集團。

「現在的網路四通八達,同樣造假現象也十分廣泛,請問這位記者朋友如何能夠證明此視頻是真的呢?」慕容海也開始反擊道。

「那麼好!我請出我的一個朋友,他從燒水通剛出現之後就買了,之後不停地使用燒水通現在已經是肺癌早期,幸虧及時發現,不然後果不堪設想。」隨後這個記者扶起旁邊的一個面色蒼白的人。

「這個……燒水通禍害人,我才買了一個多月就得了肺癌,實在是滅絕人性,我實在是想不出來為什麼要做出這等傷害同胞之事,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啊!」那個面色蒼白的人用怨恨的目光望著慕容海,似乎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你。」慕容海氣憤的說道。

「怎麼?無話可說了吧!趕緊倒閉了你的公司吧!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你早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的。」那個記者慷慨激昂的說道,頓時有不少人一起響應。

見到這個情況楊封天知道,這個時候他要是再不出手恐怕慕容海就得心臟病發作了,場面也會不受控制,在這個時候他出面是最好的選擇。

楊封天大踏步的走上發言台,沖著慕容海示意了一下,慕容海微微顫抖的走下了發言台來到一個席位上面坐下,他已經接受了現實。

「今天的我想說,我們天牛集團沒有絲毫錯誤,我們造福人類的公司,希望任何人都不要進行誹謗我們,誣衊我們。」楊封天大聲的說道。

… 「你也太過猖狂了吧!你有何錯誤,你自己還不知道嗎?」那個面色蒼白的人聲音顫抖的說道,邊說還邊咳嗽,這樣的場景就越能引起他人的可憐.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紛紛指責楊封天,甚至有人直接罵出聲音來。

此時楊封天的表情依舊是波瀾不驚,似乎對於他們的辱罵充耳未聞,只是輕輕地走向了那個患者,輕輕地環視了一下這個傢伙,然後離他越來越近。

那個患者看到楊封天的逐漸逼近也是有點害怕於是說道:「你想幹什麼,大家都看看這要打人了。」

患者頓時大吼大叫的說道,旁邊的記者也站起身來說道:「這位先生請您注意禮節,這可是廣大群眾都看著呢!小心遭天譴。」

看著這兩個人的一唱一和楊封天頓時仰天大笑,引得不少人有點差異,這是得了失心瘋了嗎?

「真的是病入膏肓啊!」楊封天用手快速的捏了一下子那個患者的臉說道。

「你幹什麼?我報警了!」那個記者似乎大吃一驚喊道。

「大家看看這是什麼,剛剛畫過的濃妝,你們為了敗壞我們天牛集團的聲譽真的是費盡心機啊!」楊封天亮出自己剛才捏過患者的手,在手上有大量的白色粉末。

而那個被楊封天捏過的地方則是透露出一絲紅潤,顯然這個患者沒有一點問題。

「這位患者你敢去洗把臉嗎?那樣你們的事情就敗露了吧!哈哈!」楊封天笑道。

對於這種小伎倆楊封天自然是很容易就識破了,你生病也應該在醫院裡面,來這裡湊什麼熱鬧,再說了臉上蒼白的有點過了,和人類正常的蒼白臉色有些差別,所以楊封天才敢冒險一試。

「就算是如此那那個視頻你又怎麼解釋?」記者的話再次把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楊封天的身上,確實啊就算是這個有問題,但是那個視頻的問題你又有如何辯解。

聽見這位記者的話,楊封天心裡簡直是把他誇上了天,正好自己想要把李力給請出來,這個傢伙就幫自己拋磚引玉了。

「這個問題問的好,李力出來吧!」楊封天沖著門外說道。

此時早就在門外等候多時的李力咬了咬牙走了進來,為了那十萬塊錢他可以拼了。

看見李力的出現頓時謝雲生驟然驚醒,暗叫不好今天之事要敗露。

「這個就是那個視頻的發布者,他也是一個受害者,是某個公司的某個人逼迫所乾的,下面就讓他說說吧!」楊封天稍微歪曲了一下事實,不過其結果都差不多。

「在之前的一天北方動力的謝雲生脅迫我製作了那個視頻,在那個視頻中有很多的問題,就比如說那個死亡的小白鼠,這個是之前下了葯,所以說才會死亡,並不是燒水通的問題,燒水通可是個好東西,我的家裡也在用既方便又省時。」李力苦不堪言的說道,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了,頓時謝雲生的臉變成了豬肝色。

「你……你誹謗我,你有何證據能夠證明是我指使你的,如果不拿出證據,我就會告了你。」謝雲生頓時惱羞成怒的說道。

這個時候楊封天笑了笑說道:「謝老闆不用著急,我們來聽一段錄音。」

楊封天的這段錄音就是之前李力的錄音,只不過楊封天稍微修改了一下,裡面只有謝雲生教李力怎麼做的部分,而沒有交易的部分,這樣也可以保全李力要不然事後這個傢伙還得坐牢,既然幫了忙就要給他點報酬。

十萬塊錢和不讓他坐牢換來了天牛集團這個撼天駭地的大公司是絕對合算的,甚至是賺大了。

馬上那一段錄音就從多媒體上面播放了出來,這個錄音傳送到全國各地,頓時謝雲生的臉徹底慘白了,這一下子他和他的北方動力都要栽了,今天的後果可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謝雲生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大家都聽見了吧!我們天牛集團向來是以正義為本,在此我們天牛集團在此立下誓言,定要造福人類,而不會幹像某些人乾的苟且之事。今天起之前與我們公司毀約的公司必須兩倍毀約金奉還,並且我們公司永不與其簽約,至於燒水通我們的價格提升到出廠價三百塊,全國統一零售價為四百。還有今日我們會起訴北方動力還有那些對我們公司污濁的相關人士我們相信邪不壓正。」楊封天高聲喊道。

「還有在今天我們公司也要進行上市,從此天牛集團為股份制企業,此後請我們的天牛集團董事長慕容海先生上來發言。」楊封天給慕容海遞了一個眼神說道。

此時的慕容海都有點獃滯的感覺,這瞬息萬變的局勢令他有點措手不及,幸福實在是來得太突然了。

隨後慕容海對今日上市,還有未來的發展進行了發言,之後的記者也都問了一些問題,不過都是有利於天牛集團的,畢竟今日最大的緋聞已經破除,天牛集團今日之後必定成為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型企業,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除非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不然絕對不會去招惹這樣的一個潛力股。

新聞發布會結束以後慕容海一路笑聲的和楊封天回到了辦公室。

「哈哈哈!楊兄弟啊!今天真的是大快人心啊!哈哈!」慕容海爽朗的笑道。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這慕容海之前還是一臉憔悴,現就已經是容光煥發了。

「選擇今日上市還有藉此調高價格,可謂是天賜良機啊!慕容大哥一定要把握好機會啊!」楊封天也笑道。

「恩!今日多虧了楊兄弟你啊!話說你是怎麼搞到的這些證據的。」慕容海好奇的問道。

「這個是我的一個朋友幫的忙,也不算什麼了。」楊封天打了個哈哈說道。

見此慕容海知道楊封天是不想說,既然不想說他也不會去搞得雙方不快,這麼多年的打拚慕容海也是個聰明人自然不會多事,思索良久慕容海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突然抬頭。

「那個楊兄弟啊!經過了這些風風雨雨,我也五十三歲了,已經是人過半百了,我也不想老是在為公司操勞了。這公司辦起來主要靠你的技術,今日也多虧了你的幫助,今日上市之後就要股份制了,這樣我們二人二八分成吧!你八我二,就是為了養養老嗎!」慕容海說道。

「這怎麼行!」楊封天頓時急聲說道。

「楊兄弟你先別說話,我老了而且也沒有子嗣,夫人十多年前因為車禍也去世了,自己留著錢夠用就行,我也沒必要要那麼多。你放心只要我這身子骨還硬朗著,這公司就交給我幫你打理。」慕容海哀嘆道。

聽見慕容海的話楊封天也是有點感動,這個世界上最說不準的就是利益,慕容海竟然能如此不慕榮利,這樣的人為何無妻兒真是令人感嘆惋惜。

「慕容大哥!我大恩不言謝,只要慕容大哥有用得著的我的地方,我楊封天一定在所不辭。」楊封天感慨萬千的說道。

「好了好了!這幾天喜事接二連三的到來,我也該去工作了。」慕容海擺擺手說道。

隨後楊封天離開了天牛集團直接來到了保安基地,此時大牛正在給他們進行體能訓練,這幾天楊封天不在他們也只能不斷地練習三光煉天掌第一光,剩下的兩個招式楊封天還沒有交給他們,所以說他們只得練習第一光。

不過話說回來這第一光他們也沒有練到打成,但是如果能練到大成那他們就是神仙了。

這可是修靈者才能修鍊的招式,被楊封天簡化成武技也是難度非凡,能夠煉製小成就已經是修鍊奇才了。

現在看來楊封天找的這些人都是具有不小的修靈天賦,經過十天半個月的訓練他們的三光煉天掌也都有模有樣了,距離小成也不算太遠,只需勤學苦練即可,等到楊封天功力恢復定要給他們個修靈**,這樣他們起碼在地球是無敵手了。

辦些事情有他們的存在也方便的許多,一般大師級別的修靈者就已經不懼大部分槍-支了,就是對於狙擊槍還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到了宗師可以完全不用怕,靈王就算是導彈炮彈也一邊玩去吧!

看到楊封天的到來,所有人停下了動作全部敬禮說道:「隊長好!」

「嗯嗯!繼續吧!繼續吧!」楊封天點點頭說道,然後用手勾了勾梁子和落華二人。

馬上落華和梁子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說道:「請問隊長有何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