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心中疑惑,這壞人真的為她治療了。

莫非是想騙去她的信任,再騙走文明之火碎片?

PS:求推薦、收藏、月票,你的支持就是我創作的動力! 第1506章

她的故意冷漠,他肯定感覺到。

可這個男人一點都不跟她生氣,還要哄著她。

想哭。

慕安安深呼吸一口氣,把手機收起來,進入洗手間去洗了一把臉,讓自己冷靜一下。

最多不會超過三天,她就能到達京城去見七爺。

就算現在捨不得,打電話給七爺,也就是通過視頻電話說兩句而已。

還不如最後給驚喜。

慕安安調整好情緒便離開洗手間。

正打算往酒吧包廂走去,結果剛一個轉彎的地方,就聽到一個女生隱忍的聲音,「放開我!」

慕安安停了腳步,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女生被兩三個穿著流里流氣的男人堵在牆壁的位子。

幾個男人明顯喝了酒,大老遠就聽到幾個人在那邊笑,語調輕薄。

「小妞長的不錯,過來陪我喝兩杯啊。」

「哥哥給你看好東西。」

「喝兩杯怎麼了,給你一點臉,只要哥們幾個高興了,保證有你好處。」

對方說著,甚至還開始動起手來。

被圍起來的女生不斷的推人,但畢竟力量懸殊,怎麼推都推不開。

甚至有一那人直接捏住女生的臉,逼迫其仰頭就要吻下去。

慕安安已經加快腳步走了過去,扣住那人的肩膀,在其回頭時,一拳就朝對方砸過去。

這一拳砸的對方始料未及,人高馬大的,直接往地上摔重重帥了去,發出沉悶的聲響。

慕安安表情冷靜,「不想挨揍,就給滾。」

慕安安本身心情就不好。

她也不是什麼太冷血的人。

像這種救一個被非禮的小姑娘,就是舉手之勞,無論什麼場合下,她都會救。

慕安安回頭看了一眼那姑娘。

剛才一直被幾個男的擋住,慕安安沒看到,這一眼突然愣了下。

因為突然發現,對方跟自己有點像。

但又說不出哪裡像,就是眼睛有點像。

然而,慕安安沒有時間多糾結這些,那個被慕安安打倒的男人已經重新站起來。

特別凶的沖慕安安質問,「哪裡來的小娘們。」

幾個男人虎視眈眈盯著慕安安。

甚至有人開始說流氓話,「這本來一個還想著不夠分,沒想到多來了一個,這個可比剛才那個好看多了,跟仙女一樣,搞起來一定爽。」

對於對方不入流的話,慕安安表情冷靜。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立馬離開,否則等一下缺胳膊斷腿,就不要喊。」慕安安默默將身上衣服拉鏈拉上。

同時將放下來的長發捆了起來。

側頭沖著旁邊的姑娘說道,「躲到旁邊去,別傷了你。」

「喲,你還挺狂的。」對方人訓斥。

慕安安冷笑,懶得廢話,揮其拳頭就直接主動攻擊。

幾個人,看著人高馬大的,嘴裡不乾不淨的,可是動起手來,完全就是菜雞。

慕安安還沒打爽,幾個男人就已經一個一個倒到地上去。

慕安安轉了轉手腕。

這還都沒打爽,這幾人就這樣廢了。

「你們還真是菜。」慕安安冷冷丟了一句,轉身便準備走人。

然,就在她轉身時,躺在地上哀嚎的男人里,其中有一人表情猙獰,手已經撫到腰間,拿出一把拆信刀。

他盯著慕安安,正一點點把刀片推出來,一下子就起來舉著刀子沖慕安安而去…… 後院內。

月光皎皎,花團錦簇。

伴隨著陣陣酒香在院內瀰漫,男人倚靠在亭子內,身側放置著幾個酒罈子,神色清冷的宛若月下謫仙,一杯接一杯的酒水不斷從喉嚨間劃過,眉眼間也更多了幾分不似往常般的冷漠,桃花眼中多了幾分醉意,讓人一眼便深陷其中。

「傅公子,夜深霜重的,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身側。

沈若靜一臉殷勤的湊在一旁,看著那醉酒依舊容顏絕世的男子,心裡更是抑制不住的衝動,如今她已經全不在乎什麼清白不清白了。

若與這般人物共度良宵,那她也心滿意足了!

「傅公子,你喝的太多了,來來來,將傅公子帶到東苑,我先給他喝些醒酒湯……」

說著。

手下便是湊到傅無咎身前想要扶著他起來,卻被男人忽然一甩,頓時踉蹌著栽倒在地,神色頓時一僵。

眼前。

男人眼神兒中縱多了幾分醉意,卻依舊不容輕犯,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拉扯我?」

「……」

「都定了月底成親,如今卻這般不自重…」

「這沈家的臉都快被她丟光了!」

「……」

一側。

下人們止不住的小聲議論。

沈若靜更是臉色鐵青,

「當面議論主子是想被直接發賣出去不成!來人,把剛剛開口的幾個全都給我捆了丟出去……」

「我看誰敢?」

沈明珠姍姍來遲。

眼神兒微冷,落在跟著沈若靜身側的幾個人身上,頓時讓他們腳步一頓,躊躇著不敢再上前半步!

沈若靜臉色難看,

「這些人言語犯上,難道不該好好整治整治嗎!姐姐未免也太過縱容這些人了!這偌大的宅院,這樣下去遲早會毀在你手裡!」

「呵…」

她冷笑一聲,

「我的宅院我想咋毀就咋毀,與你何關?」

「你……」

沈若靜頓時一梗。

而剛剛還一直神色冷漠的男人,此時卻是眸子微閃,直勾勾的看著幾日未見的沈明珠,頓時眉眼間多了幾分溫柔,向來清冷的臉上此時也多了幾分紅暈,看的沈明珠更是臉色黑沉,無端湧起一股怒火。

這男人!

不是向來自視清高嗎!

如今卻連這種手段都使得出來,當真是吃定了她對他有情了,連沈若靜都忍了下來,甚至故意做出這番姿態!

「混蛋!」

她忍不住罵出聲。

傅無咎頓時眸子一閃,狀似沒有聽到一般,渾身酒氣的湊到了沈明珠面前,端的是一番醉眼朦朧的模樣兒,語氣更不似平日那般高高在上,反倒多了幾分軟綿綿的意味,嗓音微啞的湊到她耳邊輕語,

「你終於肯見我了?」

「……」

她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神色間更是一片冷意,彷彿沒聽到他的話一般,沉著臉對沈若靜開口,

「如今既你呆在我的宅子里,便給我老實一點,不要做出什麼不三不四辱沒沈家清譽的事!縱然你背得起『水性楊花』的名聲,我也覺得玷污了我這院子!」

傅無咎微頓。

便只為了沈家清譽著想,與他之間並無半分關係了?

他臉色一沉。

而沈若靜更是被她這番話懟的臉色漲紅,看著她那張自視甚高的臉,更是氣急敗壞,指著一側的傅無咎怒罵道,

「他是你沈明珠留下的人!並不是我留下的,如今倒張口我『水性楊花』?那你呢?讓這陌生男人住在宅院里,安的什麼心思當真以為旁人都不清楚嗎!」

「與你何關?」

沈明珠聲音冷漠,

「春華,把人給我丟出去,別弄髒了我的院子!把這位傅公子也給我請出去,莫要『敗壞』了他人的『興緻』!」

「……」

「……」

傅無咎臉頓時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