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煙認真的說道,「你也別猶豫了,等蘭蘭一恢復了記憶,那大家不也就恢復了!」

但葉風還是有點遲疑,沒答應下來。

看上去沒什麼問題,但葉風知道,這對柳如煙等人還是不公平。

「行了,這有什麼好猶豫的,我們幾個都答應,你還不樂意!」

柳如煙見葉風一直沒說話,忍不住催促道,「就這麼定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們就會搬出去,到時候,你就要抓緊和蘭蘭搞好關係,讓她早點恢復記憶!」

說完,她便走了出去。

柳姐這樣堅持,葉風自然也是沒有辦法,也只好順其自然了。

第二天一早,葉風起床走下去,就看見蘭姐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臉的無措。

「人怎麼都不在了?」

德蘭奇怪的問道,明明昨天晚上還有那麼多的人,怎麼今天早上看不到任何人影了,只有桌子上擺著早飯。

「走了啊!」

葉風隨口說道。

走了?

「什麼意思?」

德蘭還是不理解,個別人要走,也不用走的這麼乾淨吧?

還一個都不留!

「不是你說,要人都走了,才願意留下來嗎?昨天晚上她們就收拾好了,今天早上就都走了!」

葉風解釋道,「現在你留下來沒有問題了吧?」

因為我?

德蘭一陣懵逼!

的確,她是說過這樣的話,但那也是為了逼葉風放自己離開啊,可這些人怎麼……

居然如此配合!

沒有任何的怨言,也沒有多說一句話,就離開了?

走之前還要把早餐做好,什麼話也沒有留下。

這到底是怎麼一群人啊?

「吃早飯吧!」

葉風隨手拿起桌子上的饅頭,吃了起來。

「你就這麼不著急,她們都走了,你也不挽留一下?」

看著葉風如此淡定,德蘭無語了,這男人也太薄情寡義了吧?

「我挽留了,那你不就要走了,這可是你自己提出來的要求!」

葉風翻了翻白眼,反問道,「你如果不提這個要求,她們又怎麼會走?」

「我……」

德蘭一陣語塞,想要反駁,卻很無力,壓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誠然,她對柳如煙等人沒有任何印象,但從進來開始,她們的態度就一直都很好,這幾頓飯起碼都是別人做的,結果,現在卻因為她的一句話,全都離開了。

德蘭能做教會的聖女,自然是因為心性和品質方面都很好,現在這麼一件事,也讓她的心裡頗為內疚。

吃完飯,葉風便沒有停留,走出了別墅,最近村子里到處都在修建樓房,又或者改造石頭山,他這個村長也該走出去看看了。

田野上,陳叔帶著一幫村民正在開墾荒地,看到葉風過來,連忙問了一下陳蘭的情況。

「放心吧,陳叔,我答應過你,肯定能把蘭姐的記憶找回來!」

葉風重重的說道。

「好,那就好!」

陳叔得到這個答案,才放心了下來,雖然還看不到自己女兒,但畢竟還在村子里,只要在這裡,那肯定就跑不掉。

無論怎麼樣,起碼現在陳蘭已經在村子了,比以往連一面都見不到,已經好多了。

「這裡的地皮怎麼樣?」

葉風指著正在開墾的地方,問道。

「放心吧,有我在呢,這裡的地皮雖然土質差了點,但用來種植一些小麥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陳松濤說道。

「那就好!」

葉風點點頭,現在蔬菜的需求越來越大,自然需要擴大種植面積,才能種植更多的蔬菜。

在種植蔬菜的同時,也會種植小麥、山芋等其他的農作物作為補充,畢竟,光種植一個蔬菜,壓根就不能滿足所有的需求。

又走了一陣子,到了香水研究院的地方,看到柳如煙和何玉華在交流著什麼,便走了過去。

「你還有空來啊?」

柳如煙看了一眼葉風,隨口問道,她雖然搬出了別墅,但沒有去外地,只在研究院里和何玉華睡在了一起,畢竟還有香水的事情要做。

「隨便看看,香水的事情怎麼樣了!」

葉風關心的問道。

「放心吧,已經在優化了,之前預售已經賣出了五百瓶第一代產品,目前口碑還不錯,我們打算製成幾個不同的風格,再過一兩個月應該能有四個品種問世!」

何玉華解釋道,「針對不同的人群做了四種簡化,等推出市場之後,再進行風格的細化!」

「有何大教授在,你就不用擔心了!」

柳如煙拍拍何玉華,得意的說道。

「那就好,我正好也不懂,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就提出來!」

葉風點點頭,便不再去說這個。

「現在沒什麼需要的了,反正錢了,地方也有了,現在就悶頭製造了!」

柳如煙擺擺手,「你就等著我們大把的賺錢吧!」

「行,那我以後就靠你養了!」

葉風點點頭,似乎絲毫不覺得吃軟飯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別管什麼人,只要有錢就行。

「那可不行,我一個人養不起你,不過有那麼多的姐妹也肯定夠了!」

柳如煙擺擺手,對於這件事,她倒是很謙虛的。

倒是旁邊的何玉華聽著他們的對話,一陣汗顏,她實在搞不懂葉風身邊那麼多的女人又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她也不想摻和進去,光想想,就覺得太亂了,她有時候,只是稍微動動念頭,都覺得太羞恥了。

……

別墅里,德蘭坐在大廳里,忽然有些怪異,如果按照葉風等人說的,那她現在豈不是這座別墅的女主人了?

想想便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她也還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她作為教會聖女的使命!

等葉風走了十分鐘之後,她便站起身,首先便直接去了葉風的房間里,四處搜尋著,想要找到什麼東西。

很可惜,她找了一圈,卻沒有任何有用的東西,就連任何關於蔬菜的信息都沒有,不由得一陣失望!

她這次來的目的,不光是為了幫教會贏得和葉風合作銷售蔬菜的機會,更重要的,自然是蔬菜的配方!

要是能直接將蔬菜配方給搞到手,那又何必去合作,直接種植多方便啊!

葉風的房間沒有找到,只好又在其他的房間里找了起來,整整一個上午,都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整座別墅,別說蔬菜的配方了,就是任何和研究有關的東西,都是沒有的。

「難不成葉風就沒有在家裡做過任何的實驗嗎?」

按照教皇的猜測,葉風起碼是進行了上萬次的實驗才有可能研究的出來這種蔬菜配方,那不可能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對,肯定是放在了別的地方!

說不定著兩天葉風經常出門,就是為了去實驗室!

一向到這裡,德蘭便打定了主意,要和葉風走在一起了,免得他去了實驗室,自己卻沒有跟上。

隨即,她也趕緊出了門,走出別墅之後,看著偌大的村子,德蘭忽然有點犯難了,這麼大的地方,她去哪裡找葉風?

不過很快,她便有了法子。

走出了別墅,經常看到村民,索性一個一個的問了起來。

「葉村長啊,我也沒看見,好像在開墾荒地那裡吧!」

一個村民簡單的指了一個方向。

等德蘭走過去,問了一下,卻發現葉風不在。

「葉村長應該是去香水研究所那邊了,在那裡!」

又有一個村民指著一個方向,德蘭只好又跑了過去。

這一路上,德蘭找了半天,才找到葉風。

「葉村長,你媳婦來了!」

「蘭蘭的變化很大啊,這也太漂亮了!」

「就是,就是,以前的蘭蘭還只是一個瘋丫頭,現在都是賢妻良母嘍!」

……

德蘭聽著旁邊傳進耳朵里的話,不由得一陣羞赧,低著頭,慢慢的朝著葉風走了過去。

「怎麼,一個人在家裡不挺好的嗎,還出來做什麼?」

葉風微微一笑,問道。

「沒……就……就是想看看你!」

德蘭一陣尷尬,但還是說了一句。

看看我?

聽著這話,葉風一陣好笑,難不成蘭姐還主動的想起了什麼嗎?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很有招 即便不是,也算難得的了,畢竟,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聽過蘭姐這麼溫柔的跟自己說話了。

「那也看到了,趕緊回去吧,外面太陽這麼大!」

葉風笑了笑,說道。

「不,我要跟在你旁邊!」

德蘭搖搖頭,認真的說道。 嗯?

還要跟在我旁邊?

葉風倒是沒有想到,今天的蘭姐和以往有這麼大的不同。

「村長,那我們先去忙了!」

「對,我地里的莊稼還沒有鋤草呢,先走了!」

「哈哈,我們也不想做電燈泡了!」

……

幾個村民也都很識趣,和葉風打了一聲招呼,便笑哈哈的走了,讓葉風和陳蘭能有獨處的空間。

等人都走了之後,葉風這才仔細的看著蘭姐,笑道:「今天的你,似乎有些不一樣啊!」

「我就是我,還能有什麼不一樣的!」

德蘭隨口說道。

「那行吧,我們隨便走走吧!」

葉風也沒多問,他能看的出來,蘭姐壓根沒有恢復記憶,今天這個人,即便行為有些怪異,但總體還是和昨天沒什麼區別。

索性,兩個人便往石頭山的方向走了過去。

走到了半路,德蘭忽然指著山腳下的那一片菜田,說道,「我們去菜田裡走走吧!」

「也行啊!」

葉風自然沒有意見,兩個人走下去,順著中間的縫隙走著。

「這蔬菜我聽人說,是你發明出來的?」

德蘭好奇的問道。

嗯?

葉風看著蘭姐的樣子,似乎有所察覺,但又說不上來,他一直堅信,每個人做出不一樣舉動的時候,肯定是有什麼原因。

蘭姐今天的表現的確有些怪異,和之前有了很大出入。

「其實,不是我發明的,是別人!」

葉風看著蘭姐,忽然說道。

「啊?不是你嗎?」

聽到葉風的話,德蘭一陣驚訝,她到現在為止,不管是從教皇那裡,還是村民那裡,得來的消息,都是葉風發明蔬菜的,還從來沒有聽到任何一個人說不是葉風發明的。

但現在這話,又偏偏是從葉風嘴裡說出來,論可信度,自然是葉風更加可信了。

「那是誰發明的?」

德蘭沒有多少猶豫,便好奇的問道。

「這個你也不記得了?真可惜!」

葉風嘆了口氣,十分可惜的說道。

「怎麼了?」

德蘭一陣奇怪,她總覺得葉風接下來要說的話,也許很不一般。

「當初,你也是一個喜歡搞科研的人,如果不是你那次誤打誤撞,根本就發明不出來這種蔬菜!」

葉風無比惋惜的說道,「說到底,這蔬菜,其實是你無意之中培育出來的,只不過當初你非要讓給我,說要我利用這個蔬菜,帶領村民們發家致富!」

「現在我基本做到了,你卻不記得這一切了!」

啥?

我發明的?

德蘭聽到這話,有點傻眼!

她哪裡能想到,葉風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她也萬萬沒有想到,她一直在幫教會尋找的東西,居然就存在了她的大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