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的那眼皮子抽動一下,她真的不計較過去的事情?「額……好,很好。」

蕭元政也是後來才知道那次其實就是蕭落柔陷害的,讓自己誤以為是蕭冷玉將那件稀世珍寶給打碎的。

但是蕭冷玉為庶女之身,蕭元政也沒有必要為了一個不起眼的庶女去為難嫡女,不然的話,要是傳出去,可是要被人笑話的。

杏桃聽聞自家二小姐回來,馬不停蹄的趕來,行至堂門前,走着拘束的步子,但是那臉上,卻是帶着滿滿的歡喜。

杏桃是蕭冷玉以前的丫鬟,本來蕭冷玉被趕出府的時候,蕭元政已經讓她返鄉,但是她依舊要等候想蕭冷玉能夠回來,沒想到還真的是等到了這一天。

「二小姐,你可回來了。」眼眸見閃動着別祥的激動,可是看在蕭元政那冷冷的模祥,便不敢造次,只是那目光一直都盯着蕭冷玉看。

「對……我回來了。」蕭冷玉可不能露出破綻,看着尚書府中,也是一派的豪氣,估計朝廷給的俸祿不會少,那麼自己也可以在這裏逍遙快活一段時間。

「落柔,快把你妹妹的那間房間收拾出來。」自從蕭冷玉走後,蕭落柔就將她的那間閨房給弄得凌亂不堪,就差一把火給燒了。

「父親,你是在叫我嗎?」蕭落柔有些不敢相信,平時的父親都非常的寵她的,哪怕是一點臟活累活兒,都不會讓她乾的。

蕭元政一愣,隨即說道:「為父是說,讓你安排家丁打理一下,我還有一些公務要去處理。」說罷,就走了出去,留下蕭落柔那氣鼓鼓的模祥,「要打理就自己去打理吧。」

蕭冷玉並非要跟小人一般見識,看向杏桃,「走,帶我去看看我的房間。」好歹也是有個落腳的地方,這下就不用每天活在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生活了。

「是,二小姐。」杏桃欣喜,雖然主子的性格有些變祥,但還是慶幸自己能夠見到她,東邊的廂房便是蕭冷玉的閨閣。

當門打開的時候,上面的灰塵則是厚厚的一層,大多的東西則是壞的不能用,原本以為這麼有錢的人家,不會有那麼多的破爛,但是想到這一定是蕭落柔搞的鬼。

杏桃看向這一切,「二小姐,奴婢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祥的情況,不如我讓尚書大人給重新買吧。」

「洗洗好歹也能用吧。」蕭冷玉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睡一覺,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這怎麼行!」杏桃表現得異常的着急,好歹都是尚書大人的女兒,為何待遇卻是這般的天壤之別。 解易踏出白光的時候,精神有些恍惚,白光中似乎只有一剎那,又似乎讓他將已經有些淡忘的前塵又經歷了一遍,記憶最後凝聚在實驗室爆炸的瞬間。

那不是一個大爆炸,只是一個小事故,他似乎又處在那個爆炸的實驗室中,周圍的人奔走著,喊著快拿滅火器的聲音在他身邊縈繞,他站在人群中間,卻沒有人看見他。面前一棵巨大的幽藍色蒼蘭花淡淡的對他說:「去異世後悔嗎?」

「去異世後悔嗎?」

他想了想,前世雖然社會安寧,生活穩定,但祖父母的離世,已經斬斷了他對那個世界最後的一點牽挂。

而這世的母親,外祖,三小隻,伊春嬤嬤……卻是他割捨不斷的親情。他緩緩堅定而又清楚地回答:「我不後悔!我要回去,媽和蘭花花在等著我!」

「如你所願……」

腦海里轟地一聲,解易眼前視野漸漸清晰,母親有些焦慮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易兒,易兒……」

他定定神,轉向母親,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我沒事」。

眼前是一個美麗的山谷,溫暖的陽光,和煦的微風。山谷中清澈的溪水緩緩流淌,幾隻玉鸝鳥在枝頭婉轉啼鳴……

「」哥哥,媽媽,快來……」蘭花花發出驚喜的呼聲。

「走吧!」解蘊伸手拉住大兒子的手,她不知道兒子在穿越白光時發生了什麼!但孩子不說,就是應該他自己能夠解決。

蘭花花發現的是一大片蒼蘭花,花瓣上的金邊和點點金星,顯示出這片花叢都是生長了百年以上花朵。

蘭花花掐了一朵蒼蘭花,就要放進嘴裡時,遲疑了一下,然後遞給解蘊嬌聲嬌氣的說:「媽媽給我做成藥啦,生花不好吃!」

……,解易。

……,解蘊。

這是伊春嬤嬤的功勞!

伊春嬤嬤是解家遠房族人。丈夫去世后,沒有孩子的伊春被夫家趕回娘家,她的親生父親已經去世多年,當家的後娘和異母兄弟容不下她。

正在走頭無路的時候,她遇到了當時只有十歲的解蘊。從此就跟在解蘊身邊,照顧著她的起居。

解易從小是伊春嬤嬤帶大的。在他的心裡,善良的伊春嬤嬤是他另一個媽媽。在他幼年時,母親長年卧床,陪伴照顧,養育他的就是伊春嬤嬤,嬤嬤將所有的母愛都給了他。

隨著解易慢慢長大,過於獨立的性格,讓他早早就不再依賴嬤嬤,這樣伊春嬤嬤有些傷感。

「還好有蘭花花和兩小隻!」夏易在心裡默默的念道。

和自小成熟穩重的解易不同,蘭花花和兩小隻擁有人類幼崽的所有特點:天真,可愛,幼稚,聰明,調皮,話癆……

對於能夠給他們做好吃的,又常常誇獎他們聰明的伊春嬤嬤。

三小隻認為,伊春嬤嬤現在是他們最喜歡的人啦!

——————————————

解易和母親用採集箱收集了一些蒼蘭花王,這些花足夠解家和夏家兩天的製藥量。

山谷中的花很多,但蒼蘭花採集下來后保存期太短。

而且大量的用蒼蘭王製作成的極品玉清丸,並不適合大量出現在市面上,極品玉清丸的效能會讓一些勢力強大的世家將目光投到木納蒼彥草原,關注到解家和夏家,這極有可能給兩家帶來滅頂之災。

準備離開的時候,解易想了想,這是老樹精給蘭花花留的地盤,以後要怎麼使用,還得徵求一下他的意見。

「這是哥哥和我一起的地盤啦!」蘭花花蹦蹦跳跳的說道,然後突然想起來,趕緊補充道:「也是媽媽和伊春嬤嬤的……」

「好!」解蘊笑了笑,用手揉了揉蘭花花的小腦袋。

大兒子撿來的這個兒子,是個小開心果,讓她情不自禁的忘卻煩惱,但也讓她想起沒有童年的大兒子。她忍不住想對兩個孩子更好些,想自己實力更強些,以後能給兩個孩子撐出一片牢固的天地。

「但是,哥哥,媽媽,我能帶夏沐,夏秋來這個空間嗎?他們都帶我去他們的秘密基地了!」蘭花花又說道。

解蘊想了想,在腦海中和解易商量了一下。

解易點點頭同意了媽媽的意見。然後他把蘭花花拉到自己自己身邊,嫌棄的說道,

「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樣子,你看看你現在動不動就靠到媽的身上,還經常向伊春嬤嬤撒嬌,有點男子漢的樣子嗎?」

蘭花花委屈的叫道,「可我只是一個小寶寶啊!伊春嬤嬤說我還小呢!做男子漢要到哥哥這麼大才可以!」

……,解易。

……,解蘊。

「好吧!」解易依舊用嫌棄的口氣說,「這裡可以做你們三小隻的秘密基地,但不能告訴別人這裡有蒼蘭花王。這裡只是一個有溫泉的山谷!」

「那這些……?」蘭花花指指花叢。

「媽會在這裡安置一個植物保護罩,開啟后,除了媽和木姨外,別人就看不到蒼南花了!」

說完,解易用手指彈了彈蘭花花的腦門,「操那麼多心幹嘛?小心個子長不高!」

「媽,媽,哥他打我!」蘭花花捂著腦門,帶著哭腔朝解蘊喊道。

直到解蘊象徵性的在解易身上拍了兩下,蘭花花才高興起來,他得意洋洋的看著哥哥。

解易又朝他做出挽袖子的動作,他趕緊躲到母親的身後,探出小腦袋朝哥哥吐舌頭做鬼臉……

解蘊微笑的看著兩個孩子嬉笑打鬧……

瀾海星解家祖宅,族長解洵收到三弟解汲從竹林寺傳來的密信。

這十年來,解家是活在屈辱中!

長女婿死在莫須有的罪名之下。為了保護女兒和幼小的外孫,解洵只能以族長的身份代女兒宣布,解蘊與薛楠離婚。

解洵心裡恨啊!

解洵只有這一個女兒,老妻早世,他長年忙碌於族中事物,懂事又聰慧的女兒早早就承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女兒是他的掌中寶,心頭肉。

而解蘊少年成名更是解氏家族的驕傲。

女兒出外遊歷,帶著薛楠回家。薛楠雖然出身名門世家,卻爽朗大方,彬彬有禮,他和解蘊情投意合,恩愛情深!

女婿曾說他不是薛家排得上號的繼承人,等解蘊在薛家祖地生下孩子(世家風俗,第一個孩子要在祖地出生。)他們一家便回瀾海星,他喜歡瀾海星,喜歡這裡淳樸的民風和淡泊的生活。

可是,這一切都被那些貪婪的官僚和黑心的薛家三房給毀了!

解蘊卧床的那幾年裡,解洵常常夜不能寐,他無數次在黑暗中發誓,要讓那些政府黑手和薛家三房付出代價!

這些年,前期布置的暗線,慢慢起到了一些作用,薛家祖地的一些消息也慢慢傳了出來。可今天傳來的消息……

解洵有些激動,但又有些害怕,消息的真的可靠嗎?……

「再等等,都等了這麼多年,不在乎再多等幾年!」他握緊手裡的信息器,暗暗的對自己說。

再伸出手的時候,信息器已經化成粉塵,消散在黑暗中。 朱竹清現在41級,第四魂環來自那頭5000年鬼虎。

鬼虎的天賦能力是影分身,朱竹清因此得到了一個「幽冥影分身」的技能。

林夢追現在44級,第四魂環來自那頭5000年柔骨兔。

柔骨兔的天賦能力……似乎是瞬移?

不知道林夢追得到了什麼樣的魂技?

林夢追並沒有多少表現的慾望,吸收完了魂環之後,什麼也沒說,也沒試着用一下。

可能是她自己覺得,這個第四魂技太遜了吧。

「走吧。」

林夢追略顯冷淡的態度,給這次的獵魂行動劃上一個不完美的句號。

素雲天皺了皺眉,沒有多問,隨手打開一道絢麗的以太之門,將維摩那開出來。

稍後,一道流星從天穹擦過,三人很快回到了天斗城外。

小心翼翼地在城外的小樹林降落之後,三人進入天斗城,才分為兩路。

站在通往史萊克學院的岔路口,朱竹清腳下卻像是生了根一樣,遲遲抬不起腳。

她隱約能夠感覺到,素雲天很快又要離開天斗城了。

今天這一別,怕是要許久之後才能相見。

……要挽留他嗎?

……要告訴他,自己很想讓他留下來,多陪陪自己嗎?

朱竹清站在路口,躊躇不決。

以她的個性,挽留的話實在難以說出口。

素雲天本來都打算走了,看到朱竹清的樣子,似乎想起什麼,隔着遠遠的距離,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微笑:「竹清,你就留在史萊克學院好好修鍊吧。我先走了。」

「再見。」

朱竹清抬起手輕輕搖擺,素雲天和林夢追大步走向城東,轉眼間淹沒在了熙熙攘攘的人潮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朱竹清輕輕一聲嘆息,低着頭返回史萊克學院。

她的步伐不再像以往那樣輕捷靈動,反而顯得有些遲滯,整個人有點無精打采。

……雖然說了再見,可是需要多久,才能再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