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皺眉,沒有說話。

「沒想到你這小子長得書生氣,下手卻那麼狠。」這人冷冷的說道,「我死了一個兄弟,你就必須死!」

林羽沒說話,只是看著周圍,看自己有沒有機會跑掉。

前後都被封死,只有向上跑了。

牆高兩米,林羽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還能不能爬上去。

「別想了。」這人冷笑道,「放心吧,如果今天讓你跑了,我還怎麼混下去。現在跪在地上給我磕幾個頭,我說不定能讓你死的輕鬆點。」

「你也配?」林羽冷笑道,「你給我磕頭我都嫌臟!」

這人一愣,頓時怒火衝天,說道,「給我拿下!」

頓時,五個小弟就朝著林羽瘋狂的沖了上來。

「打我的徒弟,沒有問過我這個師父同意沒有?」

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讓所有人的身體都是為之一振。

林羽心中一喜。

他轉身,果然看見了凌夏,正從深巷外面一點點走進來。

她的腳步那麼輕,踩在地上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臉色冷淡,絲毫沒有了剛才的情緒。

彷彿,就像是一個殺手。

她走過紈絝子弟面前,走過小混混身邊,來到了林羽的身旁。

只見那小混混看著凌夏的美貌,差點流口水。

「你沒事吧?」林羽著急問道,「我剛才沒找到你。」

凌夏搖搖頭,彷彿已經忘記了剛才的事情,只是說道,「今天我本來交給你的任務你雖然完成了,卻沒有達到我想要的效果。」

「啊?」林羽一愣,思路沒有跟上凌夏的步伐。

「今天你雖然殺了對手,卻沒有接受過那種考驗。」凌夏冷冷的說道,「現在,我再教你一次。」

林羽還是有些發懵,沒有明白凌夏的意思。

而這時,那紈絝子弟開了口,淫笑道,「剛剛我還發愁,怎麼你沒來,這回倒好,一起送上門了,放心吧,我會好好的調教你的!」

林羽心中一怒,剛想衝過去揍這個人,但是凌夏的身影卻消失了。

沒錯,就是消失了。

只一瞬間,林羽就發現剛剛還在自己面前的凌夏變成了殘影。

緊接著,他就聽見一些讓人骨子裡發寒的聲音。

那是骨頭破裂的聲音。

跟著,他只見這些人的雙腿從膝蓋處全部斷裂,如同被利刃割裂一樣!

雙腿斬斷,所有人同時哀嚎的撲倒在地。

而哀嚎只持續了一秒,便再也發不出聲音。

因為,凌夏將他們的啞穴全部封鎖,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咕咚。


林羽渾身發寒的站在原地,看著自己面前的情況。

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六個人,此時此刻變成了撲倒在地的殘廢。甚至他們的小腿都還在身旁,血流如注。

林羽只感覺一陣陣寒意從自己的骨子裡滲出。

「今天我讓你殺人,是為了讓你適應殺人。」凌夏輕輕的說道,「但是沒想到那人被你打出去那麼遠,並沒有達到我要的效果。」

「現在,我們重新開始。」

說著,凌夏走到一個小混混面前,提著他的領子直接拽到了林羽面前。

這人在凌夏的手中不停的掙扎著,樣子異常慘烈。

林羽站在原地,只覺得自己渾身發寒,甚至不能動了。

凌夏轉頭,看著林羽,說道,「現在,你殺了他。」

這人聽到后眼睛睜大,瘋狂的搖頭,眼淚和鼻涕瘋狂的流下!

林羽定在原地,根本沒辦法動手。

凌夏看著林羽的樣子,皺眉,再次說道,「動手!」

林羽身體猛的一顫,看向了凌夏,瘋狂的搖頭。

他看著這人哀求而絕望的眼神,他做不到。

若是剛剛那種殺人還好,畢竟在戰鬥中,雙方廝殺,是看不見這種眼神的。

而現在這種心理折磨,鬼才知道!

凌夏皺眉,搖搖頭,說道,「那我就先來給你做個示範。」

言畢,右手凌空一劃。

噗!

血光衝天,腦袋與身體再也無緣。

… 咕咚咚。

腦袋在地上滾了兩圈,停了下來。

林羽懵了。

腦袋落地之後,甚至那絕望和恐慌的臉還對著林羽,讓林羽狠狠的打了一個寒戰。

他想吐。

臉色蒼白如紙,身體顫抖如雷劈。

躺在地上的其餘五人也瘋了,他們再也顧不上身上的疼痛,瘋狂的朝著外面爬著。

他們不想死。

他們真的不想死!

此時此刻,在這紈絝子弟眼裡,剛剛還美若天仙的女孩,已經成了惡魔!

可惜,他們都沒機會。

凌夏身影一閃,直接將所有人的肩膀卸掉,然後齊齊的踢到了林羽的面前。

五個活生生的人此刻滿身鮮血的面目猙獰在林羽面前,如同人間煉獄。

「現在可以了嗎?」凌夏看著林羽,毫無表情的問道,「要知道,有些時候殺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只要阻擋你的步伐,就該殺。」

「而這幾個人,不僅阻擋你的步伐,甚至還要殺你,所以死了也算有理由,你殺他們也不為過。」凌夏平靜的說道,似乎殺人如同殺雞一樣。

跟著,她再次拉起了一個小混混,對著林羽說道,「你來。」

林羽哆哆嗦嗦的看著這個人,一樣絕望的眼神,一樣的慘不忍睹。


「不,不!我下不了手!」林羽突然大聲喊道!

跟著,他瘋狂的轉身,想要逃跑。

可惜,在凌夏面前,一切都顯得徒勞無功。

凌夏直接抓住了林羽的領子,然後一把把他抓了回來,點住穴位,一動不能動。

「或許你會恨我,但是以後你會感謝我。」凌夏說道,「我以前也經歷過這一關,我知道這一關的苦,你必須克服。」

跟著,凌夏轉頭,看著眼前的幾個人說道,「既然你不能做到,我就多給你演示幾個。」

下一秒,又一個頭顱落地。

瘋了。

林羽瘋了,剩下的四個人也瘋了。

可是,所有人都不能離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發生。

慘!

慘不忍睹!

凌夏並沒有停手,而是馬上又拽起來一個小混混。

跟著,又是一條生命消失。

她將這人的屍體扔掉,然後又抓起來一個小混混,然後又一條人命消失。

瘋狂!

林羽看著自己面前一條條人命,僅僅一分鐘,已經死了四個人!

而這一分鐘,讓林羽感覺已經過去了十幾個時辰!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難熬,林羽想逃離這個地方!

而這時,凌夏停了下來。

「還有兩個,是我為你準備。」凌夏說道,跟著她一把抓起了那個紈絝子弟。

然後,凌夏解開了林羽的穴道。

穴道解開,林羽便發瘋的想跑。

「你如果逃了,這輩子也別見我!」凌夏突然說道。

林羽的身體一震,步伐停了下來。

他轉身,看著凌夏冰冷的臉,知道凌夏沒有開玩笑。

「這一關,你今天必須過去!」凌夏冷冷的說道。

跟著,凌夏拽著這個人來到了林羽的面前。

林羽看著這個人絕望的眼神,再看了看凌夏冰冷的臉,手顫顫巍巍的抬了起來。

這個人剛剛還要調戲凌夏!

終於,林羽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理由,然後咬牙,瘋狂的朝著這人轟出了一拳!

一拳,這人的腦袋便開了花。

鮮血沾濕了林羽的衣服。

林羽懵了。

他看著自己的右手,一種負罪感湧上心頭。

可是,他剛要想吐的時候,凌夏卻把另外一個人拽了上來。

凌夏甚至解開了這個人的啞穴。

頓時,這個人便哭喊著說道,「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跟著他就是圖一點錢,我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別殺我,別殺我啊啊啊啊!!!」

凌夏並沒有理會這人的哭喊,轉頭,對著林羽說道,「殺了他。」

「可是—–他不是說他沒有—–害過人嗎?」林羽顫抖的問道。

「那又如何?」凌夏甚至不管真假的說道,「現在,我們只是要殺他,並沒有要給殺他一個理由。」

「——」

林羽不可置信的看著凌夏,彷彿感覺到現在的凌夏不是一個人一樣。

「不用這麼看我。」凌夏冷冷的說道,「要麼殺了他,要麼你就永遠的走開。」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這混混瘋狂的喊著。


林羽看著凌夏堅定的眼神,慢慢轉頭,看著自己身下的這個人。

然後,他緩緩的抬起了手。

「不要!不要!!!」

噗!

一條生命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