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笑嘻嘻地說:「小媳婦,肚子餓了吧?」

聞到羊肉串的香氣,趙敏的肚子不由得「咕咕」叫喚幾聲。

她卻倔強地說:「不餓!」

林宇說:「最鮮最嫩的羊肉,我特意為你烤的!香辣口味,你肯定喜歡!」

趙敏說:「即使龍肉,我也不吃!」

林宇問:「這麼挑剔啊,你想吃什麼肉,我給烤!」

趙敏昂頭說:「想吃你的肉!」

林宇說:「親愛的小媳婦,怎麼變成了女妖精,居然要吃人肉!」

趙敏說:「我不但要吃你肉,還恨不得剝你的皮,抽你的筋,拆你的骨!」

林宇說:「在你的眼中,我是個臭壞蛋!整個人都臭,你能吃下去嗎?」

趙敏提高嗓門:「少跟我鬥嘴!要殺要剮,隨你的便!先放了我父王和家兄!」

林宇說:「你爹和你哥,落入朱元璋的手裡,他肯定不會放!你應該知道,紅巾軍最恨的人,就是你爹汝陽王!」

趙敏說:「劫持人質,要挾朝廷,是你的計劃?」

林宇說:「準確地講,是朱元璋的計劃!」

趙敏說:「你身為明教教主,武功天下無敵,又降服了六大門派,看來,你想造反當皇帝!」

林宇搖搖頭:「我只對賣燒烤感興趣,對當皇帝不感興趣!」

忽然,趙敏的眼眸變得溫柔,輕聲說:「你賣燒烤,無非為了賺取金銀,我可以給你無數的金銀珠寶。」

林宇說:「你錯了,我賣燒烤,為了得到顧客的肯定和讚美,賺取的金銀,僅僅是買賣交易的憑證。」

趙敏說:「我不相信,給你一座金山,你不動心?」

林宇說:「錢財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何必貪婪無度?」

趙敏說:「如果,給你許多美人呢?」

林宇的濃眉微揚:「再多的美人,也比不過你的美麗!」

趙敏聽了十分受用,笑得燦爛:「你願意娶我嗎?」

林宇隨口回答:「當然願意!在我心目中,你早已成為我的小媳婦!」

趙敏說:「還沒有正式拜堂成親呢!我要你明媒正娶!」

林宇笑呵呵地說:「明媒正娶,拜堂成親,我立馬多了一個岳父大人和一個大舅子!朱元璋怎麼再敢關押他們當人質?」

「親愛的媳婦,你太鬼精了,繞著圈子收買我!老子雖然喜歡黃金、喜歡美女,但我有自己的原則,不會為了滿足慾望而違背自我!」

聽完林宇的話,趙敏勃然大怒!

「林宇!你軟硬不吃!油鹽不進!到底想怎樣?」

林宇說:「首先,你別幻想救你爹和你哥了,他倆註定成為朱元璋與朝廷談判的砝碼!其次,我把你關在營帳里,目地是保護你!」

趙敏一怔:「保護我?」

林宇說:「你利用並活捉六大門派,給他們服用十香軟筋散,還實施酷刑威脅他們,你如果不在我的身邊,六大門派會放過你嗎?」

趙敏的秀眉緊皺,心頭微顫。

林宇說:「我當著眾人的面,叫你一聲『媳婦』,等於向眾人宣布,趙敏屬於我林宇的女人,誰敢找你報仇,碰你一根頭髮?」

趙敏覺得,林宇的話不無道理。

林宇說:「這麼講吧,你以後行走江湖,『林宇媳婦』的稱號,便是你的護身符,比千軍萬馬還厲害!」

趙敏眨了眨美目,若有所思……

忽然,趙穎兒和狄莉娜進入營帳。

趙穎兒說:「林宇!少林派的空聞方丈,領著其它門派,要殺死察罕特穆爾、趙敏和王保保!」

林宇說:「這幫鳥人,吃飽了烤駱駝和烤氂牛,開始來勁了!」

狄莉娜說:「趙敏血洗少林寺,空聞方丈肯定報復啊!」

話音剛落,外面響起紛亂的叫罵聲!

「宰了察罕特穆爾這隻老狗!」

「殺了趙敏!為我少林弟子報仇雪恨!」

「砍掉他們的腦袋!以血還血!」

……

林宇對趙敏說:「你聽到了吧,一旦我放走你和你爹、你哥,六大門派立即將你們碎屍萬段!」

趙穎兒冷哼一聲:「多行不義必自斃!活該!」

「教主!」朱元璋慌忙跑入營帳,「少林派的空智大師,逮住了察罕特穆爾和王保保,準備殺他倆!」

林宇不爽:「卧槽!不經我的允許,少林派如此放肆!」

他立即伸手,使出《六脈神劍》,咔嚓咔嚓,削斷趙敏手腳上的鐐銬。

朱元璋忙問:「教主,你為何放了趙敏?」

林宇說:「眼下情況,你讓趙敏逃走,她也不敢逃!」

朱元璋明白了,笑著恭維:「教主英明!」

林宇拉著趙敏的手,走出營帳。

少林派的空聞方丈和空智大師,率領六大門派,圍住了察罕特穆爾、王保保。

噗通!王保保跪地,哭得鼻涕和眼淚橫流,混成一團。

「別殺我啊!我沒派人剿滅明教,也沒血洗少林寺啊,我冤枉啊!冤枉啊……」

見到趙敏,空聞方丈怒斥:「是這個妖女,冒充明教教主,偷襲了少林寺,殺我少林弟子!」

空智大師說:「空興師弟,也被這妖女害死!」

崑崙派掌門人何太沖,指著趙敏叫罵:「歹毒的妖女,逼迫我夫婦二人歸順朝廷,削斷了我夫婦的手指!」

丁敏君尖聲說:「妖女也逼迫我師父投降,害得師父絕食!快殺了妖女、察罕特穆爾和王保保!」

眾人叫囂,聲勢浩大。

朱元璋忙說:「眾位掌門,各位英雄!察罕特穆爾,是韃子皇帝的得力助手,掌握兵權!暫時不可殺他,須拿他當人質,要挾韃子皇帝!」

王保保忙說:「你們所講的事,全都是我父王和妹子密謀作為,給我無關啊!」

趙敏大驚:「你……你怎能這樣……」

面對六大門派,王保保早就嚇蒙了,一心求生。

察罕特穆爾說:「對付中原武林,全是我女兒擅自主張,她與成昆策劃,企圖降服六大門派,歸降朝廷!我乃一介武夫,哪有這等智慧?」

趙敏更加震驚,沒想到關鍵時刻,父親和兄長都靠不住。

林宇也沒料到,察罕特穆爾貌似勇猛,其實貪生怕死,居然出賣了親生女兒。

「殺死妖女!」

「殺死妖女……」

六大門派齊聲吶喊,怒視趙敏。

林宇對朱元璋使了個眼色,讓他趁亂帶走察罕特穆爾和王保保,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緊接著,林宇朗聲說:「趙敏身為元人,自然考慮元朝的利益!各為其主,無可厚非!我認為,真正的罪魁禍首,應該是成昆!他負責向趙敏出謀劃策,對付明教和六大門派!」

空聞方丈說:「把成昆拉出來!」

這時,韋一笑匆匆而來,手持一封書信。

「稟告教主,張無忌帶走了成昆,留下一封信!」

林宇迅速打開書信,念道:「教主,成昆知我義父下落,我必須先救義父……」

顯然,金毛獅王謝遜被成昆耍詭計騙出了冰火島!

空聞方丈說:「成昆罪不可赦,以後再懲治他!今日先滅掉妖女!」

林宇忙說:「各位聽清楚了,趙敏是我的妻子,她已改邪歸正,不會繼續跟你們為敵!」

眾人嘩然,交頭接耳。

此刻,趙敏遭受父親和兄長的背棄,她傷心不已,毅然決定不再幫元朝做事。

空聞方丈說:「一句改邪歸正,能彌補少林弟子慘死的悲劇嗎?」

林宇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是出家人,又是少林派的方丈,還不明白這個道理?」

空聞被懟住,無言反駁。

滅絕師太冷笑:「堂堂明教教主,竟然見色忘義,被韃子的妖女迷惑了心智!」

林宇:「老尼姑,不服來戰,別特么逼逼叨叨!」

滅絕師太撇撇嘴,不吭聲了。

林宇說:「六大門派,願意協助紅巾軍抗元,請留下!不願抗元,請回家!」

一時間,議論紛紛。

空聞方丈說:「阿彌陀佛,少林派慘遭殺戮,貧僧先回少林寺,重振旗鼓,再聽候林教主調遣!」

林宇點點頭:「方丈請便。」

空聞方丈領著少林弟子,告辭離去。

宋遠橋抱拳說:「林教主,我們也先回武當,向師父報平安。」

宋青書扭頭,盯著周芷若,他的目光中夾雜著不舍和迷戀。

周芷若上前一步:「林教主,我願留下,陪教主左右,助你一臂之力。」

她的目地,想利用美色征服林宇,從而獲得藏在倚天劍和屠龍刀中的武功秘籍!

林宇心知肚明,笑眯眯地說:「你真的願留下,陪我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