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動陽更是被氣的臉色鐵青,葉楓這句話諷刺十足,他剛才說一句壓你又如何,葉楓反過來一句殺了你兒子又如何。

「小畜生受死!」林動陽怒氣和殺機齊齊爆發,當即身形一動,真氣凝聚於掌中,向著葉楓拍去。

岳龍軒三人整個心都沉到了谷底,葉楓這般當面承認,完全是自尋死路,而且他們三人也肯定難以逃過大長老和林動陽的怒火。

ps:當日三更完成,明天第一更會在9點發布。 看到林動陽陡然向葉楓動手,宗主大殿內的眾人皆是不禁動容。

不管怎麼說,葉楓的身份現在今非昔比,神宗聖地的弟子若是在玄天武宗內被人給殺了,到時候神宗聖域追究下來,定是一場大禍。

雲奉天剛要阻止,卻見大長老林幽天的目光冷漠的掃過所有人,武帝境強者的氣勢威壓如山,讓諸位長老噤若寒蟬。

噗!

就在這時,卻見葉楓身後背著的殺戮重劍豁然出鞘,一劍直接削斷了林動陽的手掌不說,血色的殺芒劍光更是去勢不減,將這位武皇境的長老高手直接洞穿。

利器入肉的聲響清晰刺耳,血水滴落在大殿的地面上,讓看到這一幕的幾位長老甚至於有種眩暈的感覺。

「小畜生你敢?」林幽天站起身來,氣勢洶湧瀰漫。

啊!……


凄厲的慘叫聲回蕩在大殿內,殺戮重劍被葉楓用力一抖,徑直將林動陽的半截身子劈斷,鮮血噴洒而出。

「你以為我不敢,我便敢一個給你看看如何?」葉楓手中的殺戮重劍翻轉,以劍尖駐地,冷笑望向大長老林幽天。

「小畜生!老夫今天要你生不如死!」

林幽天殺機四溢,體內飛出一道雷光,赫然是一件雷屬性的飛劍道兵。

雷系天賦的武者素來以戰鬥力強大而著稱,但葉楓卻凜然不懼,殺戮重劍劈斬而出,可怕的能量餘波瀰漫開來,讓這座巍峨的宗主大殿都一陣猛烈的搖顫。

雷光飛劍被葉楓劈飛了出去,隨後便見葉楓身上殺氣凝聚成實質的血芒,身形一瞬消失在原地,而後驀然出現在林幽天的面前。

嘭!

葉楓直接左手迅若奔雷的一拳打在了林幽天的臉上,骨骼碎裂的聲響傳出。

「武帝境又如何?我殺過的那些武帝境,哪一個實力都要比你強大的多!」

林幽天被葉楓一拳打飛,身體還處於半空,便被葉楓伸手抓住了腳裸,狠狠的摔打在地上。


「你也陪你的孫子和兒子一起去死吧。」葉楓手中的殺戮重劍橫掃而過,噗嗤斬下了林幽天的頭顱。

宗主大殿內落針可聞,剛突破到武帝境沒多久的大長老竟然被葉楓給殺了?

宗主掌教雲奉天也是難以置信的望著葉楓,怎麼也無法想象,短短一年的時間,他是如何成長到這般地步的。

殿內的諸位長老此刻望向葉楓的目光中,也是帶著一絲的懼意。

對於玄天武宗來說,武帝境的存在高高在上,被尊稱為老祖,而葉楓卻有足可斬殺武帝老祖的能力,這種可怕的實力,完全可以憑藉一己之力覆滅一流宗門了。

兩具殘破的屍體橫陳在殿內,血腥一片,卻無人敢言。

一道年邁的身影飄然而至,玄天武宗的陸老祖在感應到這邊元氣波動后便趕了過來,奈何葉楓出手的速度太快,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葉楓,這是你做的?」陸老祖看到殿內的屍體和血跡,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葉楓點了點頭,將事情大概的經過說了一遍。

「林河山仗著有林動陽和林幽天的庇護,欺壓宗內弟子,岳龍軒他們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殺了他也是活該。」

聽到葉楓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在場的雲奉天和諸位長老皆是沉默無言以對。

「我不相信你們這些做長老,做宗主的對這些事情都不知道,但你們卻沒有去管。」葉楓的目光冷冽掃過在場的所有人。

「人都已經被你殺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陸老祖皺起眉頭,有些不悅道:「雖然你現在已經是神宗的弟子,但你曾經畢竟也是玄天武宗的一份子,如此這般在宗主大殿鬧事,未免有些過分了。」

「我過分?林河山欺壓我朋友就不過分?林動陽和林幽天要殺我也不過分?」葉楓冷聲質問。

「這是我們玄天武宗的事情。」陸老祖沉聲說道。

「我才不管這是不是你們宗門內部的事情,我只知道今天我若是沒有實力,早已經死在了林幽天的手上。」葉楓並沒有絲毫就此罷休的意思。

陸老祖的臉色沉了下來,凝視著葉楓,道:「短短一年你便擁有這般實力的確很讓人吃驚,但這裡是玄天武宗!」

說話間,陸老祖身上隱隱透發出一股浩瀚的氣息,遠遠要比初入武帝境的林幽天強大的多。

武帝巔峰境!

在天羅山這一帶,玄天武宗號稱第一宗門,便是因為這位陸老祖乃是武帝巔峰境的強者,實力要比天河宗,萬劍門的武帝老祖強大許多。

只是玄天武宗這些年來人才凋零,功法神通的傳承又算不上頂尖,否則若是能夠出現一位武聖境強者,便可一躍而成天羅山的霸主級勢力。

「這天下終究還是要拳頭夠硬才可以。」

感應到陸老祖身上的透發出來的氣勢,葉楓的身上也同樣洶湧而出一股凌厲澎湃的殺氣。

「你竟有了這般實力?」陸老祖心中一驚,沒想到葉楓不僅僅是擁有可以抗衡普通武帝的實力,而是可以與他這般已是武帝巔峰境的人分庭抗禮的地步。

難道這就是聖地的底蘊嗎?

陸老祖的心中不禁如此想到,否則的話他怎麼也無法想象一個年紀不過十八歲的小子會成長的這麼快。


同時這位武帝老祖的心頭也不禁有些惋惜,若是當年將這等良才美玉留在宗門好好培養,說不定未來可以依仗他讓玄天武宗更加的壯大。

「老夫陸沐泉,你殺林動陽和林幽天的事情,我玄天武宗不再追究。」陸老祖驀然開口說道。

他自報名號,顯然是將葉楓當做了可以與自己同等的存在。

葉楓不願意因為這件事情繼續鬧下去,他將殺戮重劍收起,相信以後岳龍軒等人在宗內不會再受到打壓了。

殿內前,岳龍軒,童飛,莫弦月三人也是愣神般的望著與武帝老祖同等對話的葉楓,忽然間感覺他們與葉楓之間,已然完全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殿內的血跡和屍體自有人來清理,葉楓與陸老祖一起走出宗主大殿。

葉楓說明了此次的來意,但陸老祖卻是告訴他,慕容雲雪在玄陽劍冢閉關,如今還未到出關的時候。


「還需要多久?」葉楓皺眉問道。

「這個我也說不準,她在劍道上天賦異稟,似乎從祖師留下來的劍碑中得到了某種啟發,如今修為已是武皇巔峰境,只怕不出幾年便可步入帝境了。」

對於慕容雲雪這個徒弟,陸老祖還是滿心歡喜的,玄天武宗存在的這數千年來,沒有任何人比得上慕容雲雪的修鍊天賦。

他不禁看了一眼葉楓,暗想若是當初這個少年也留在宗內,宗門崛起定然指日可待。


聽到慕容雲雪已經修鍊到了武皇巔峰境,葉楓也是有些吃驚,玄天武宗的修鍊資源有限,根本無法與聖地相比,但這種修鍊的速度,卻是要比那些聖域內的天才們還要快上一些。

畢竟那些聖地天才都是從小就開始受到極好的培養,慕容雲雪起步晚了很多。

葉楓知道玄陽劍冢的所在,當初他曾經在那裡修鍊過一個月的時間。

短暫不過一年的時間,竟是讓他有種時過境遷的感覺,遙想當年他在玄陽劍冢修鍊的時候,不過只是初入武宗的境界。

自從修為達到武王境,尤其是造化篇的出現與功法之靈的覺醒,他的戰力便開始突飛猛進,時至如今已然今非昔比,武帝境在他的面前不再是那麼的高不可攀。

玄陽劍冢有一塊青石劍碑,當葉楓和陸老祖來到這裡的時候,便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盤坐在距離劍碑三丈左右的範圍內,正藉助劍碑不斷激發出來的劍氣與劍意來磨礪自身的劍道。

這青年葉楓曾經在亂古塔中見過,名為陸鵬。

當初在亂古秘境的浮空階梯上,陸鵬一襲藍衫在當初歷練的眾多高手中闖蕩出不小的名頭。

「鵬兒的天賦固然不如你和雲雪,但也是天生劍骨,乃是最適合修鍊劍道的體質,如今已經凝氣成罡,三十歲前可入帝境。」陸老祖笑著說道。

葉楓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這陸鵬的實力放在神宗聖域,也能夠算的上是外門的精英弟子了。

據葉楓所知,神宗聖域的內門核心弟子,一些天賦頂尖之人,已經達到了武帝後期,武帝巔峰境的高度,他們那樣的人,才是年輕一輩最頂尖的人物。

葉楓如今的戰力可與武帝巔峰境相抗衡,但也要看對方是個什麼樣的層次,畢竟同樣的修為,實力的高低也是有著極大差別的。

聖地培養的那些頂尖天才,在同境界中都幾乎是罕逢敵手的存在,越級戰鬥更是家常便飯,這樣的一個武帝巔峰境,十個同境界的武者一起上也是送菜。

葉楓估摸著自己如果全力出手,最多也就可以跟武帝中期的頂尖天才相媲美,距離那些武帝後期,武帝巔峰境,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武道修鍊從帝境之後,每一個小境界的修為差距,實力都是天壤之別,要比武王境和武皇境的差距還要大。

就在這時,沉浸在修鍊狀態中的陸鵬睜開雙目,兩道凌厲的劍芒從瞳孔中飛射而出,鋒銳至極。

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陸老祖,他連忙起身走了過來,恭敬道:「徒兒拜見師父。」

陸老祖笑著點頭,看了身邊的葉楓一眼,道:「你們之間應該不陌生吧,當初鵬兒回來的時候可是經常提起你的。」

葉楓笑著點頭,陸鵬也向他望來,身上有凌厲的劍意隱而不發。

當初在亂古秘境中爭奪仙鍾,這陸鵬曾經向他出手,後來在他手上吃了大虧。

「聽說葉師弟你如今已經是神宗的弟子了,陸某很想與你一戰。」陸鵬突然開口說道。

陸老祖神色一怔,陸鵬雖已凝氣成罡,但終究比不過武帝,怎麼可能是葉楓的對手?

然而讓這位陸老祖意想不到的是,葉楓居然笑著搖了搖頭,道:「葉某不是陸師兄的對手。」

「這小子……」陸老祖啞然失笑,向陸鵬說道:「你比葉楓大了十歲,也好意思向人家挑戰?你慕容師妹什麼時候出關?」

「劍冢入口被劍意封鎖,我進不去。」陸鵬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陸老祖聞聽此言,眼睛不由得一亮,陸鵬已是凝氣成罡的境界,連他都無法突破的劍意封鎖,這說明慕容雲雪在劍道的修鍊上又有所突破,實力已經超越了陸鵬。 玄陽劍冢的入口被劍意封鎖,慕容雲雪閉關參悟劍道顯然是達到了某個關鍵時期。

儘管葉楓的心中很是想念這個性格堅定,英姿颯爽的女子,但是若突破劍意進入劍冢,勢必會打擾到她的閉關。

「不如你便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雲雪出關估計還要些時日。」陸老祖如此說道。

然而葉楓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不能在此久留,等她出關后,就麻煩陸前輩告訴她一聲,以後有時間我再來看她。」

自從發現九陽人主布下的封禁大陣,然後又是獸潮爆發后,葉楓的心中始終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緊迫感。

之所以會有這種緊迫感,歸根結底還是他自身的修為實力太低了一些,無法將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裡。

武帝巔峰級的戰力,在年輕一代中或許算的上是頂尖,但是相對於整個天下來說,這點實力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只能暫時的放下兒女私情,將主要的心思放在提升修為實力上面,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是血隱門的刺殺目標,倘若留在玄天武宗,會給這個普通的一流宗門帶來不可預想的災難。

陸老祖親自將葉楓送出山門,這一路從主峰穿過內門來到外門,諸多宗門弟子皆是用敬畏和羨慕的目光望著他這個年紀相差不多的少年。

儘管宗主雲奉天下令封鎖了消息,但是人多口雜,宗主大殿內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如小道消息般在宗內傳開了。

「人和人的差距真的這麼大么?」望著葉楓與陸老祖並肩而行的身影,莫弦月嘆息了一聲,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自古少女愛英雄,她曾經與葉楓之間也算共患難過,在林河山肆意欺凌自己的時候,葉楓又突然出現,在他那顆少女萌動的心中種下了一抹影子。

「我們和他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岳龍軒苦笑著說道。

「是啊。」莫弦月苦澀的說道,心中想到,或許只有慕容雲雪那般天之驕女才能配得上這樣的男子。

他們的天賦並不算突出,在玄天武宗這一方寸土中局限性很大,未來的成就最大可能便是止步於武帝境,想要成就武聖境都幾乎是痴心妄想,而對於葉楓來說,他們一生最大的成就,或許僅僅只是他的起步罷了。

無法追趕上他的腳步,便註定了這一生無法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