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莫得前思後想後擦乾了臉上的汗水,“好吧,我同意思朱絲雀跟隨小陳去太虛空間,不過必須派十架‘長勝天J900型’主戰飛碟護航。”

院長點了頭,“有一點要糾正一下,你不是同意,而是:下令。”說完詭祕地笑了一下。

楊燦聽到這個消息按捺不住心情,馬上來見院長,“清理太空垃圾是一件十分繁雜的工作,憑陳東國能力無法勝任,讓我去做總指揮吧?在這方面我畢竟比他有經驗。”


院長餘繼光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心思,心裏壞笑:好啊,就讓你兩個人爭鬥去吧,朱絲雀這個怪女人,如果要是離開了地球不一定是一伯好事情,倒要藉此機會驗證一下。他表現得很大度,“年輕人真不錯,科學界就需要你們這樣大無畏的犧牲精神!你去好好準備一下,這個部指揮就由你出任。”

楊燦得意洋洋的離開了院長辦公室。

‘夸父A50’超大負載飛碟和二十架‘長勝天J900’主戰飛碟準備就緒了。科學院裏的主要官員出來相送,他們都和楊燦握手告別,而陳東國像是一個打雜的職員被忽略在一旁,只有卡比爾組長過來提醒幾句話,但還要看院長的臉色。

楊燦、陳東國、朱絲雀和愛麗達斯在一個主指揮艙裏,這種安排別有韻味,他們不僅要同心協力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還要時刻進行情感鬥爭。

飛碟離開地面的時候速度相對緩慢,可是衝破大氣層的時候接近了光速,隨後藉助宇宙暗物質的強大的磁場反推力,超過了數倍的光速。朱絲雀感到奇怪,“陳哥,我們的飛船超過了光速,我們很快會變成嬰兒了,那可怎麼辦啊?”

陳東國笑着安慰,“我們身上穿着‘保齡服’,鐘慢尺縮和時光倒流的事情不會在我們身上發生。再說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也是有限制的,它不適用於每一種物體,我們的飛碟也安全,不會變回原來的物質形態。”

朱絲雀點了頭,“我就知道我父親的定律不是終極自然法則。”

楊燦還第一次聽朱絲雀說這些,“你媽媽是印度人,這我知道,可你父親怎麼會是愛因斯坦呢?這個在年齡上也說不通啊?”

愛麗達斯多少知道一些,“朱絲雀嘛……這個還真的不好開口,她母親在美洲一家精子庫管理中心呆過,根據她的長相,我能推算出來,她的孕育相當複雜,應該是她媽媽有孕的時候注入了某種人的精子基因,在的奶奶也應該有過這種行爲……”

朱絲雀不高興了,“姐姐,你這是在污辱我嗎?”她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楊燦擔心飛船因此會爆炸,可奇怪的是艙內安然無恙,難道她的神威只能在地球上起到作用?不過還是小心的好,“姐姐不是這個意思,你的家人勇於去做科技實驗,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啊,你應該感到驕傲纔對。”

朱絲雀去看陳東國,她只在意他的感受。陳東國會意地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楊指揮說的對,你的前輩對科學做出的貢獻,其價值是難以估量的,爲你自豪。”

這個舉動,讓楊燦心煩意亂,朱絲雀怎麼不把這個傢伙的手支開呢?愛麗達斯則醋性大發,她不能阻止她們親熱,卻想出了一個巧妙的辦法,“哎呀,你們看,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神祕物體!”

大家都把眼睛睜大了。

愛麗達斯只是一句打幌的話,可是監控器上果真出現了一個異物,開始都感到迷惑和不安。陳東國一眼判斷出那個模糊的東西是什麼,便出語安撫大家,“這是某個星球上的宇航員屍體,也可能是百分之九十的機械人,身上的能量耗盡,或許大腦還沒有死……”

朱絲雀好奇過後,善心涌動起來,“我們靠近它,把他救上來吧,怎麼說也是一條生命啊?”

楊燦卻反對,“我們的飛碟正以超光速行進,如果停下來會耽誤最佳時機,何況這個物體很可疑,萬一是外星人佈下的圈套,我們會吃大虧。”

陳東國沒有發言,心理覺得這麼處理也是正確的。朱絲雀也沒再說什麼,只是用異樣的眼神望了楊燦一眼,可以從這一細節上看出楊燦的爲人處事之道來,如果過去她還願意給他一個競爭機會的話,現在可以說幾乎打了五折,在原本一點點的空間裏。

‘夸父A50’超負載飛碟,在‘長勝天J900’主戰飛碟的護航下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脫離了太陽第,直奔太虛空間。這裏是浩淼的看不見恆星光照的一個巨大的盲點,沒有星光閃耀的空間,彷彿來到了生命的終點站,沒有比永遠的黑暗更加可怕的地方。

然而陳東國說:“太虛空間是一個十分神祕的存在,它也許是一個時光隧道,可以通往數十個星座,也可能通往宇宙的起點和終點,我這種觀點尚未得到證實,只是一個猜測而已。”

楊燦輕蔑地笑了一嗓,“依我看,太虛空間只是一個星系拋棄的角落,否則不會如此安靜,院長和布魯斯也不會把戰場選擇在這一地點。其實我們大可不必清理這裏的垃圾,那一點點飛碟碎片也不會對太陽系構成多大的危害。” 無匹帝威浩蕩星空,遠遠的傳播出去,令四方所有星辰皆震動,在這一瞬間,姜小凡所在的大半個星域都變得寂靜了下來。

「這是……我人族的大帝!」


有人族修士驚喜。

這一刻,但凡感知到這股帝威的人,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望向星空外。

「沒錯!是我族大帝的氣息!」

「大帝們一直在看著我們!」

人族修士振奮。

帝皇威壓擴散四方,許多正在征戰的人族修士彷彿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抹璀璨的光亮,重新找到了前行的路,莫不高興激動。

同一時間,四大古族也都奮然。

這幾大族能夠感覺到正在擴散著的帝威屬於人族皇者,但是,人族和它們四大族共屬同一陣營,人族帝皇出行就也代表著它們四大古族,它們自然也興奮。

而反之,神族,天族,和混沌族這三大族的修士則都心悸了起來。

「人族大帝想做什麼?!」

「難道他們想違背帝者間的約定嗎!」

「不可能!他們不敢!」

三大族的修士在心中吶喊,可卻依舊恐懼。

畢竟他們只是普通修士,在帝皇級強者面前連螞蟻都算不上,雖然他們覺得人族大帝不可能違背帝者間的潛在約定,但是在這等威壓下,他們依舊震懾。

「轟!」

帝威驚星河,直衝霄漢。

這一天,人族大帝的威壓繚繞星空萬里,萬道沸騰。

姜小凡眸子冷漠,周身散發淡淡七彩霞光,帝皇級威壓絲絲縷縷的擴散。這等威壓震懾三大族,但凡感覺到這股帝威的三大族修士莫不惶恐驚懼,而相反,感覺到這股帝威的人族修士和四大古族身上卻是渾身無比溫暖。

「小子,這手段不錯!」

冰龍咋舌。

姜小凡不曾動手,但是卻等若出手了一般,他以帝皇級修為傳遞了人族守護者的意念,仿若是人祖在鼓勵後代子孫,極大的提升了人族和四大古族的鬥志。

在這個階段,這等鬥志很重要。

而且,這等帝威也是對三大族的一個震懾,或多或少會影響三大族修士的戰力,因為這股帝威足以令他們恐懼,就算許多人明知道人族帝皇不會對他們動手,但是這股恐懼卻怎麼也消除不了,無法拔掉。

「不錯?直接抹殺才算不錯。」

姜小凡面無表情。

他很想直接動手,以意念抹除掉能夠感知到的所有三大族修士,只有那樣才會讓他感覺好受一些。但是,他更知道他不能這麼做,就如同冰龍說的那樣,一旦他這麼做了,三大族的帝皇必然也會如此,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那反而是他給這片星空的普通生靈帶來了大災難。

「走吧。」

他平靜道。

冰龍瞭然,龍軀盡展,沖向東南方向。

姜小凡立身於它的脊背上,帝威散發開來,籠罩向冰龍衝過的無盡星宇,引起人族和四大古族的振奮,帶給三大族以陰霾,極大的改變了戰局的走向。

人族大帝出行,萬里寂靜,大道臣服。

冰龍雖然已經放緩了速度,但是它畢竟是帝皇級強者,很快就跨過了無盡地域,出現在了一片人跡罕至的地方。放眼望去,前方黑霧翻騰,像是魔域般,有一個巨大的漩渦橫呈在翻滾著的黑霧最中央,很是詭異。

「就是這裡?」

冰龍問道。

姜小凡眼中閃爍神芒,點了點頭。

冰龍皺眉,道:「有很強大的帝紋守護,想要破開,得費些手段。」

萌萌純愛:校草大人萬萬歲 鏗!」

它的話語剛剛落下,一道神兵顫音響起。

混沌神戟從姜小凡體內衝出,化作一道混沌光射向前方,崩開翻滾的黑霧,射入了最中央的那個漩渦中消失不見。

「走。」

姜小凡平靜道。

他以混沌神戟貫穿了這裡的帝皇紋絡。

「小子,夠強勢,本龍喜歡!」

冰龍雙眼發亮。

前方依舊有無盡黑霧翻滾,但是卻和之前多少有了些變化,少了阻礙之力。冰龍帝軀一震, 遭遇色大叔之前夫來找茬

幾乎只是一瞬間,一人一龍出現在了一片大世界內。

這裡山川浩瀚,草木靈秀,很不凡。

「鐺!」

遠處的天穹上,一宗寶印正在和混沌神戟爭鋒,碰撞出滿天的火花。

「這就打起來了?」

冰龍詫異。

姜小凡騰空而起:「難道還要和他們聊聊天?」

這裡是九重天設置在這片星空中的真正大本營,混沌神戟沖入這片世界,立即引起了坐鎮在這其中的天主們的注意,有人放出了聖兵,要鎮壓混沌神戟。而神戟上有姜小凡的生命印記和靈魂印記,自然也主動攻伐了起來。

姜小凡眸子淡漠,朝著前方跨去。

「鏗!」

他意念一動,混沌神戟光華暴漲,在一瞬間壓下了寶印。

「什麼人!」

一道冷喝響起。

極遠處的大山中,一道身影衝上蒼穹。

這是一個高大的中年人,眸子深邃,臉色冷酷,很是強大。他是這一代的碧霄天主人,修為在聖天第三重天,寶印正是他的聖兵。

仙墟 殺你的人。」

姜小凡平靜道。

他眸子淡漠,一步跨出,剎那間來到碧霄天主面前。

「轟!」

沒有多餘的動作,他直接揮拳,無情壓下。

正如之前和冰龍所言,他是來殺人的,不是來聊天的。

「咚!」

無匹的拳威壓迫諸天,虛空直接炸開了。

碧霄天主變色,其一是因為他認出了姜小凡,正是他九重天一直在抓捕的目標,其二則是姜小凡表現出來戰力令他心驚,這一拳,他居然完全避不開。

「噗!」

帝血撒長空,毫無疑問,碧霄天主被轟的四分五裂。

遠處,冰龍倒吸一口冷氣:「好黃好暴力!」

一拳轟碎一尊帝皇,這等場面想不讓人心驚都不行。

突然,四股強大的波動從這片世界深處衝起,四道身影出現,各個散發著強大至極的波動,顯然都是帝皇級存在。

「是你!」

四人臉色皆驚。

作為九重天的帝皇級人物,他們自然都知道姜小凡,尤其是,四人中還有著一個銀髮女人,是上一代玉霄天的主人,此刻瞪著一雙美目,震驚的盯著姜小凡。

「你竟然成帝了!」

她很驚訝。

短短十數載的光陰,從羅天八重天成就帝皇境界,這等速度簡直過於變態。

「咕隆咕隆!」

血肉蠕動的聲音響起,碧霄天主重組了肉身。

他畢竟是帝皇,生命力很頑強,不可能真的被一拳碾殺,除非達到了冰心那等程度,再加上四大帝皇出現,護住了他,所以他沒有死。此刻,他重新凝聚出帝軀,又驚又怒的盯著姜小凡,臉色很難看。

姜小凡立身虛空上,沒有再動手,只是淡漠的望著五人。

「五個帝皇啊小子,而且,其中一個在帝皇九重天。」冰龍有些警惕,而後忽然又鬆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這裡只有帝皇強者,沒有帝皇之下的人。」


相比五個帝皇強者,它其實更擔心有普通修士在這裡,因為它敢肯定,姜小凡絕對會血洗了這裡,若是這其中有太多的帝皇級以下的修士,姜小凡將他們全部殺光,那最後的麻煩可就大了,說不定會導致終極一戰提前爆發。

「我知道。」


姜小凡平靜點頭。

他自然早就發現了這片世界只有這五人,五人之中,其中一人在帝皇九重天,為紫霄天主,另外四人則分別是帝皇六重天的玉霄天主,帝皇五重天的丹霄天主,帝皇四重天的新一代青霄天主和帝皇三重天的碧霄天主。

「居然成帝了,果然足夠妖孽,怪不得老祖宗們直言要趁早鎮壓你!」紫霄天主臉色冷漠,道:「不過,縱然你成帝又如何,直接來這裡,膽子未免太大了。」

姜小凡臉色冷漠,眸子中閃過一抹寒光。

「老祖宗們?上一代的太霄天主和這一代的太霄天主都死了,你們居然還有老祖宗,果真是有老不死的東西存在著。」

他冷笑道。

玉霄天主臉色一寒:「放肆,休得對老祖宗們無禮!」

對此,姜小凡不屑於顧:「這樣就算無禮?如果有一天,我將你們的老祖宗們一個個踩在腳底,那又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