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潔不等得到回答就通過小地圖得到了大概,立刻下令扔下所有的並不多的火油阻斷敵人的攻勢。

火油在李潔重新走上城牆時紛紛被投下,隨即城下就燃起了大火,不少還擠在城下的敵軍頓時成了一片的火人,但此時幾乎一半的城牆都在敵人的控制中,並不能完全的阻斷敵人的支援,必須把敵人打下去!

有些恍惚的李潔在此投入廝殺時,沒注意到此時阿黛拉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中,兩名**oss帶著五名小boss圍住了她,阿黛拉絲毫不懼,更沒有求援,在敵人的包圍圈裡左突右殺,全力奮戰,當兩名敵人的副統帥被相繼擊殺時,敵軍集體失聲,城牆上的敵軍更是恐懼和有些混亂,阿黛拉也已經生命垂危,要不是丹尼爾和馬里亞納用大火阻斷了敵軍后緊急來援,阿黛拉就會兌現對李潔的諾言了。

這邊馬克西姆和索斯也帶兵一路清剿了過來,隨著越來越多敵軍被清剿,大火也逐漸徹底阻隔了敵人的後續攻勢,等李潔奮力在侍從的配合下幹掉一名驚慌的精英時,站都站不穩的左右看了看,附近卻已經沒有了敵人。

等馬克西姆找到李潔時,李潔正背靠城垛癱坐在地上喘息。

「領主大人,我們必須撤退!」

馬克西姆聲音沙啞,一身的鎧甲都殘破不堪,長矛和大盾都不知道那裡去了,手裡只剩下把殘缺的單手劍。

「撤退?馬克西姆,現在……現在不是撤退的時候,有的地方火都熄滅了,敵人已經開始了進攻,此時……此時那不叫撤退,叫潰敗,敵人不會放過我們的,我知道我們除了些亡靈士兵外不剩什麼了,但我們還有勇氣!也要……也要對的起死去的人……。」

馬克西姆不在說什麼,和索斯微微行禮后回去北線組織抵抗敵人新的進攻,此時丹尼爾才牽著阿黛拉的坐騎,上面馱著已經失去了意識的阿黛拉,把阿黛拉交給了嘴唇都哆嗦著說不出來話的李潔,簡單說了下阿黛拉的受傷經過,然後急匆匆的飛去南線守衛。

阿黛拉的骷髏戰馬都一瘸一拐的,本來披著重甲的坐騎現在幾乎露出了全部的骨頭,很多地方都殘破不全,阿黛拉本人就更不用說了,一身重甲已經全破殘破,到處都是深可見骨的傷痕,皮膚和血肉翻卷著,早已沒有血可流了,她的頭盔面罩也被擊碎,殘破的鎧甲碎片扎進了她的額頭裡,額頭正中有一處明顯的塌陷,頸側也被重創,被扎出一個血肉模糊的口子來,背部深深的傷口裡甚至可以看到阿黛拉的內臟!

如果她不是亡靈,如此重的傷勢早就死了,敵人顯然沒意識到阿黛拉是一名亡靈,大多數攻擊都浪費在了她的身體上,直到現再重的傷口都不能使阿黛拉受到重創,這才明白過來主攻她的頭部,不過敵人的失誤讓阿黛拉有了機會幹掉了其中最強的兩個,重創了幾乎所有剩下的敵人,這才使得丹尼爾和馬里亞納救下了她!

李潔顫抖著給阿黛拉施展了一個治療法術,阿黛拉的強悍在此體現,之前由於傷太重失去了自愈能力,李潔拉起了她的一些生命力后,阿黛拉迅的自愈,傷口以肉眼可見的度重新生長和癒合,甚至刺入她額頭的鎧甲殘片都被重新恢復的骨頭和血肉強行擠了出來,也不用再靠李潔加生命力,生命力自行緩慢的恢復,看的李潔本來悲痛的心情也麻木了起來,我暈,維德尼娜大魔導師太那個了吧,在阿黛拉身上夠下本錢的!

阿黛拉生命力恢復了十分之一后就逐漸清醒了過來,立刻從馬背上翻了下來,抽出了她的騎士劍,一臉的緊張,掃視了周圍的情況后才放下了緊握的利劍。

李潔輕出了一口氣,這才有些顫抖的摸出根雪茄點上,勉強抽了口扯出了絲笑容:「別緊張,我們城牆下面火還沒熄滅呢,敵人沒那麼快進攻,倒是你差點就沒命了!……本來以為你很醜才把臉遮起來,原來你挺漂亮的!」

阿黛拉本來神情淡淡的聽著,等李潔說到後面才驚慌起來,伸出手摸了下臉,急匆匆的走到了城牆邊看著城外,取下頭盔擺弄著,差不多勉強能遮住面容了才又帶了起來,李潔搖了搖頭,沒說什麼,享受著自己僅有的一點悠閑的時光,仗打到現在,勝負已經不重要了,李潔自認儘力了,也不愧對誰,溫德索爾想打就奉陪到底,想讓自己逃跑不可能!

抽完了半支雪茄,李潔站了起來,面朝城下,看了看即將熄滅的火焰和等在後面準備進攻的敵軍一眼,然後想找到雷歐的屍體,卻什麼也沒有,可能已經被燒了,敵軍也看著城下被燒的焦黑的屍體,再看看城牆上,顯的很猶豫,即使火熄滅了也畏畏縮縮的沒人上前,李潔有些奇怪,兩邊可是早就打起來了,中間的都是敵軍的精銳部隊,怎麼看起來害怕了,順著敵軍畏懼的目光看去,李潔朝敵軍冷笑了下,隨即吐著煙霧不知道在想什麼。

更新時間:2o12-o9-14

迎面就是一塊巨石和幾十根羽箭射來,奧蘭多手疾眼快的把李潔拉了下來,看著從頭頂飛過的一叢羽箭,掃了眼砸在城牆上彈跳翻滾的石塊砸倒了幾名士兵,李潔穩了下神,看來敵軍不拿下黑河要塞是不會停止進攻的,雖然重型投石機沒動,但靠近的簡易投石機開始不惜冒著砸中自己人的危險動了,敵人看起來是急了,可惜自己已經失去了反擊敵人投石車的力量,所有的弩車和投石車都被摧毀了,敵人靠近城牆的還有差不多兩百部投石車,但那也不能怎麼樣,拼了!

此時阿黛拉已經幹掉了敵人策馬奔了過來,深深的看了眼正舉著石塊往下砸的李潔一眼,還是以不變的嗓音說著:「敵人把我們這裡當做了主突破口,還請領主大人早作安排。【最新章節閱讀.】」

李潔扔下了石頭,這才喘息著細細的打量了下城下敵軍,阿黛拉說的沒錯,敵軍增援的精銳部隊大多都在向中部聚集,裡面的小boss不少,李潔趕緊就把雷歐、莉莉、布朗和阿爾金都招了來,大牧師也抽調來了大部分,應對越來越白熱化的激戰。

吸取了上次亡靈之地作戰喬治騎士和剛毛戰死的教訓,李潔給每位頭領都配的有大牧師照顧,但隨著戰鬥的持續,到底還是出現了傷亡,雷歐獨斗兩名boss,照顧他的牧師卻沒藍退下了,雷歐拚死力戰,在李潔注意到時已經快不行了,李潔焦急的大吼著,拚命衝過去要支援他,用僅存的一點領主魔法給雷歐加了些生命值,但於事無補,身上還在惶急中挨了幾下,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拚死護衛在李潔的兩邊,照顧他們的兩位大牧師也沒魔法值了,李潔三人生命力都在危險的邊緣,雷歐生命就要見底時,李潔已經快衝到他的身邊了,一直不怎麼愛說話的雷歐轉頭看了看李潔,似乎笑了笑,李潔心中一陣忽然湧起一陣悲傷,大吼著:「不!」

雷歐卻回過了頭,用力甩出了手中的武器,對面的敵人蹦開雷歐已經沒多大力道的武器時,雷歐撞了過去,抱著敵人用盡最後的力氣衝出了城牆!

李潔眼前一黑,幾乎暈倒,雷歐和生命力多的敵人同歸於盡,留下個快被他打死的boss,這更讓李潔心傷,到底噴出一口血來,軟倒在地,眼前逐漸黑暗時,奧蘭多焦急的抱著自己在喊著什麼,但什麼也聽不見,不遠處,莎朗斯通舉起已經有些殘破的指套,正在向剩下的敵人狂攻,李潔欣慰的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現實里李潔也暈了過去,被強制下線,所幸這次沒吐血,吐血只是遊戲里的表現,李潔不知道他已經持續激烈的戰鬥一天多了,系統多次提示他下線,但他根本就沒在意。

由於心中的哀傷和擺脫不了的擔憂,這次只十幾分鐘李潔就醒了過來,想上線卻被提示還需要十幾分鐘,李潔掙扎著去洗了臉振奮了下精神,勉強自己吃了點東西,一邊算著時間,想起雷歐的事情李潔就不由雙手捂住了臉,下一刻煙灰缸就被摔在地上被摔的粉碎,李潔只是流淚,並不承認自己是在哭泣!過了一會看了看錶后,急匆匆的趕緊上線。

上線睜開眼就看到艾麗姐妹和奧蘭多及莎朗斯通圍在自己身邊。

「殺死他了嗎?」李潔掙扎著站了起來問著。

「我把他的咽喉刺穿了!」有些狼狽的莎朗斯通見李潔沒事後傲然的回答著。

「好!很好!城牆還沒丟吧?」李潔翻出了自己的武器往外走著,四個女孩子把他拖進了城堡內。

「還在激戰,不過……不過多處都已經被突破了。」艾麗小聲的回答。

李潔不等得到回答就通過小地圖得到了大概,立刻下令扔下所有的並不多的火油阻斷敵人的攻勢。

火油在李潔重新走上城牆時紛紛被投下,隨即城下就燃起了大火,不少還擠在城下的敵軍頓時成了一片的火人,但此時幾乎一半的城牆都在敵人的控制中,並不能完全的阻斷敵人的支援,必須把敵人打下去!

有些恍惚的李潔在此投入廝殺時,沒注意到此時阿黛拉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中,兩名**oss帶著五名小boss圍住了她,阿黛拉絲毫不懼,更沒有求援,在敵人的包圍圈裡左突右殺,全力奮戰,當兩名敵人的副統帥被相繼擊殺時,敵軍集體失聲,城牆上的敵軍更是恐懼和有些混亂,阿黛拉也已經生命垂危,要不是丹尼爾和馬里亞納用大火阻斷了敵軍后緊急來援,阿黛拉就會兌現對李潔的諾言了。

這邊馬克西姆和索斯也帶兵一路清剿了過來,隨著越來越多敵軍被清剿,大火也逐漸徹底阻隔了敵人的後續攻勢,等李潔奮力在侍從的配合下幹掉一名驚慌的精英時,站都站不穩的左右看了看,附近卻已經沒有了敵人。

等馬克西姆找到李潔時,李潔正背靠城垛癱坐在地上喘息。

「領主大人,我們必須撤退!」

馬克西姆聲音沙啞,一身的鎧甲都殘破不堪,長矛和大盾都不知道那裡去了,手裡只剩下把殘缺的單手劍。

「撤退?馬克西姆,現在……現在不是撤退的時候,有的地方火都熄滅了,敵人已經開始了進攻,此時……此時那不叫撤退,叫潰敗,敵人不會放過我們的,我知道我們除了些亡靈士兵外不剩什麼了,但我們還有勇氣!也要……也要對的起死去的人……。」

馬克西姆不在說什麼,和索斯微微行禮后回去北線組織抵抗敵人新的進攻,此時丹尼爾才牽著阿黛拉的坐騎,上面馱著已經失去了意識的阿黛拉,把阿黛拉交給了嘴唇都哆嗦著說不出來話的李潔,簡單說了下阿黛拉的受傷經過,然後急匆匆的飛去南線守衛。

阿黛拉的骷髏戰馬都一瘸一拐的,本來披著重甲的坐騎現在幾乎露出了全部的骨頭,很多地方都殘破不全,阿黛拉本人就更不用說了,一身重甲已經全破殘破,到處都是深可見骨的傷痕,皮膚和血肉翻卷著,早已沒有血可流了,她的頭盔面罩也被擊碎,殘破的鎧甲碎片扎進了她的額頭裡,額頭正中有一處明顯的塌陷,頸側也被重創,被扎出一個血肉模糊的口子來,背部深深的傷口裡甚至可以看到阿黛拉的內臟!

如果她不是亡靈,如此重的傷勢早就死了,敵人顯然沒意識到阿黛拉是一名亡靈,大多數攻擊都浪費在了她的身體上,直到現再重的傷口都不能使阿黛拉受到重創,這才明白過來主攻她的頭部,不過敵人的失誤讓阿黛拉有了機會幹掉了其中最強的兩個,重創了幾乎所有剩下的敵人,這才使得丹尼爾和馬里亞納救下了她!

李潔顫抖著給阿黛拉施展了一個治療法術,阿黛拉的強悍在此體現,之前由於傷太重失去了自愈能力,李潔拉起了她的一些生命力后,阿黛拉迅的自愈,傷口以肉眼可見的度重新生長和癒合,甚至刺入她額頭的鎧甲殘片都被重新恢復的骨頭和血肉強行擠了出來,也不用再靠李潔加生命力,生命力自行緩慢的恢復,看的李潔本來悲痛的心情也麻木了起來,我暈,維德尼娜大魔導師太那個了吧,在阿黛拉身上夠下本錢的!

阿黛拉生命力恢復了十分之一后就逐漸清醒了過來,立刻從馬背上翻了下來,抽出了她的騎士劍,一臉的緊張,掃視了周圍的情況后才放下了緊握的利劍。

李潔輕出了一口氣,這才有些顫抖的摸出根雪茄點上,勉強抽了口扯出了絲笑容:「別緊張,我們城牆下面火還沒熄滅呢,敵人沒那麼快進攻,倒是你差點就沒命了!……本來以為你很醜才把臉遮起來,原來你挺漂亮的!」

阿黛拉本來神情淡淡的聽著,等李潔說到後面才驚慌起來,伸出手摸了下臉,急匆匆的走到了城牆邊看著城外,取下頭盔擺弄著,差不多勉強能遮住面容了才又帶了起來,李潔搖了搖頭,沒說什麼,享受著自己僅有的一點悠閑的時光,仗打到現在,勝負已經不重要了,李潔自認儘力了,也不愧對誰,溫德索爾想打就奉陪到底,想讓自己逃跑不可能!

抽完了半支雪茄,李潔站了起來,面朝城下,看了看即將熄滅的火焰和等在後面準備進攻的敵軍一眼,然後想找到雷歐的屍體,卻什麼也沒有,可能已經被燒了,敵軍也看著城下被燒的焦黑的屍體,再看看城牆上,顯的很猶豫,即使火熄滅了也畏畏縮縮的沒人上前,李潔有些奇怪,兩邊可是早就打起來了,中間的都是敵軍的精銳部隊,怎麼看起來害怕了,順著敵軍畏懼的目光看去,李潔朝敵軍冷笑了下,隨即吐著煙霧不知道在想什麼。 ?更新時間:2o12-o9-14

敵人看的是阿黛拉,阿黛拉殺死了他們兩名副統帥,殺死的小boss不計其數,更別說殺死的精英戰士了!

早先聽說恐怖者阿黛拉已經被殺死了,所有士兵和頭領們都感覺慶幸,但現在,城牆下的余火還沒有消散,那個恐怖的女人就重新站立在了城牆上。【無彈窗.】

繼續進攻的命令已經下達,可是士兵們猶豫了,就連一向勇猛的頭領們也猶豫了,包括此次戰鬥的兩名副統帥在內,已經有十幾名軍團長死在了阿黛拉的手裡,自己能比的過副統帥嗎?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上去了就是死亡,沒別的出路,也不會有任何的僥倖,只能是死亡!

猶豫的頭領們下令猶豫的士兵們進攻,持續了一天多都是備戰或攻城的士兵們躲躲閃閃的,慢慢騰騰的避開阿黛拉站著的城牆地段,緩緩的拖著疲憊的身體一步一停的順著已經不多的攻城梯往上爬。

近乎一大半木質的攻城梯都被燒毀,只剩下一小半金屬制的,這讓敵軍攻勢頓減,主攻方向上帶隊的頭領們都不敢上,那就更別說士兵們的態度了,甚至有的地方城上扔下塊石頭,就能嚇的攻城士兵們突突的往下滑,攻勢之弱讓李潔有時間把城牆後面堆著的石塊運了上來,石塊都已經快用完了!

主攻方向上的攻擊弱勢和士氣的衰弱甚至影響到了兩邊,溫德索爾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很清楚敵人已經快不行了,再三下嚴令堅決進攻卻依舊效果不大,甚至沒一個衝上城牆的,溫德索爾不甘心此次進攻就這樣結束,再次增強了進攻的兵力,並把進攻不利的十幾位頭領全部處決,級掛在督戰隊的旗杆上,有了新軍團的加入,再加上督戰隊,攻勢總算激烈了些,溫德索爾鬆了口氣,他要是知道一句名言的話就不會鬆口氣了,強弩之末不能什麼什麼的!

李潔死的幾乎就剩下亡靈士兵了,亡靈士兵中甚至骷髏士兵也幾乎死絕,還活著的只剩下一些精銳的射手和大批掉級嚴重的吸血鬼了,總數不到八千人,這些人要是溫德索爾還能維持一開始的攻勢,那麼黑河要塞將會立刻被突破,可溫德索爾的士兵也是疲憊欲死,新軍團的加入也不能改變攻擊不利的態勢,加上大批攻城梯被燒毀,溫德索爾卻沒有更多的攻城梯來揮他兵力多的優勢,再加上頭領們此刻輕易不在登城,於是看著打的熱鬧,但依然形不成突破,還是個對耗的局面,對耗下去卻對李潔有利,他的士兵絕大多數都是亡靈,無所謂耗多久,城下的士兵卻都是活生生的,一天多來幾乎滴水未進,以至於打到後來士兵們圍在攻城梯前卻誰都不願意上去!

溫德索爾看著這種情況幾乎吐血,下令督戰隊一批批的就在陣前處決攻擊不利的士兵,看的李潔也是搖頭,溫德索爾依靠殺戮和恐怖恢復了攻勢后,就把自己的衛隊給派了上去,決意一定要在今天分出勝負。

李潔事先注意到這批精銳的士兵,組織了能抽調的力量全力阻擊,經過了一段時間休整的阿黛拉帶著李潔組織起來的人手,把這批近五百人的衛隊全部斬殺在城頭,甚至沒讓他們登上城牆一步,看的原本還有氣無力的歡呼了幾下的攻城士兵們集體的沉默。

溫德索爾看著越來越低迷的軍隊,終於吐出一口血來慢慢軟到,此時他不得不承認想現在就拿下黑河要塞那是不可能的,低沉的撤退號角響起時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由於守方的遠程打擊力量幾乎可以忽略了,所以撤退的士兵也不忙著撤下來,成群結隊的扛著戰旗,拖著兵器,連還能用的簡易投石機都扔下不管了,垂頭喪氣的回大營,留在城牆上下的,是堆的層層疊疊的屍體!

看著潮水般撤退的敵軍,城牆上也是默默無言,傷痕纍纍的守軍連歡呼都省了,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鬥。

溫德索爾自然不甘心,軍隊還在進攻時軍營里的工匠就在大規模的打造攻城梯了,重型投石機再次開始投擲,最多需要兩天,我看你還怎麼守!

李潔在敵軍開始撤退時就下令士兵們下城牆,城牆上只留下哨兵值守,在城下看著士兵們下來,一名吸血鬼聽到呼嘯聲疑惑回望時,一顆石塊直接砸中他的面門,當即吸血鬼就被砸的成了一堆細小的蝙蝠,等這些小蝙蝠合攏重新化作吸血鬼時,原本五十一級的他只剩下四十七級了,吸血鬼臉色有些蒼白,立刻躲到城牆後面,李潔也是看的呆了呆,良久這才老實的也縮在了城牆後面。

射手只剩下不到兩百名美杜莎了,骷髏兵死的就剩下比爾還帶著七十多,聖光騎士全部戰死,步兵除了馬克西姆還帶著他的五十多名族人外,其餘步兵只剩下近五千的吸血鬼了,掉級嚴重,加上馬里亞納和索斯剩下的不多的衛隊,總數不到七千人了。

另外,新式城牆儘管千瘡百孔,但是還無大礙,老的城堡主體就不行了,數處牆體被砸裂,多處上層建築塌陷,溫德索爾挖地基的士兵雖然失敗,但也破壞了一些地基,這導致城堡主體很可能徹底的坍塌,另外的損失就是守城器具全毀,準備的石塊都幾乎用盡了。

綜合得出結論,黑河要塞已經油盡燈枯,已無法再守下去了,敵人打的什麼算盤也清楚,打造好了新的攻城梯時,就是黑河要塞覆滅的時候。

李潔也不再猶豫,當即就下令撤退,除自己、阿黛拉、丹尼爾和吸血鬼外,其餘的人手,包括大工廠里還在忙碌的工匠,全部撤走,能賣的全賣了,甚至敵人還搭在城牆上的一百多具金屬特製的攻城梯也拖了上來帶走,這可是不少的礦物,要說其他收穫的話,那就是李潔六十級滿級了,死在城牆上的大小boss和精英掉出了一百多件裝備,其中兩位副統帥掉了四件卓越級的裝備,藍色傑出級的裝備幾十件,綠色精良級的近百件,都是六十級的。

讓小黑帶著能帶走的物資先走,去通知黑山城大撤退,其他人跟著撤走後,李潔就帶人一邊忍受落石,一邊大肆破壞黑河要塞的主體黑河城堡,新式城牆破壞起來都難,也只有這個老舊的城堡好破壞些,花了近一天的時間費了好大勁把城堡從內側弄的搖搖欲墜徹底成了危房后,看看敵人還在可勁的砸,李潔當即帶所有的士兵撤走!

跑了一個多小時李潔就徹底受不了下線睡覺去了,讓其他士兵先撤不用管他下線就睡,此時他就算被殺也無所謂,立刻就能在後方的黑山城復活,滿級了也不會掉級,倒是省事的多了!

一覺睡了六個多小時,迷糊著醒來后看了看錶,這才一咕嚕的爬起來洗漱下麵條,煤氣灶兩個火頭,一個炒番茄雞蛋,一個煮麵條,倒是也很快,這倒不是有錢了改善生活什麼的,其實這樣吃倒是省錢了,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速食麵實在是吃的煩了,並且一泡幾桶速食麵,也不見得花的時間就少了。

花了幾分鐘一小盆麵條就進了肚子,又灌了小半盆麵湯,李潔這才迅的上線,吃這麼飽還是因為可能要上線時間很長。

長線時就看見東方黑河要塞上滿是火把,敵人吶喊和吼聲距離老遠也還能聽到一些,看樣子才佔領黑河要塞,李潔看了眼遠方,心裡對溫德索爾也滿是嘲諷,這傢伙應該去研究魔法而不是帶兵,自己一部分手下撤退了一天多了,主力也撤走了近八小時了才現黑河要塞已經空了,佔領個空要塞有什麼好牛叉的?

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李潔掏出根雪茄來,還沒點上,就聽見遠方傳來轟隆隆的巨響,李潔呆了呆,再看東邊,就見原本滿是火把的黑河要塞中部老城堡正在全面倒塌,在轟鳴中,敵軍士兵臨死時的悲鳴聲甚至隱有耳聞。

重生之一見傾心 李潔看的狂笑不止,叫你們囂張!

一世絕寵:冰棺裏的召喚師 溫德索爾看著面前不遠處轟然倒塌的城堡,數千剛才站滿了城堡正在歡呼的士兵現在都成了慘叫,甚至為了搜尋戰利品,城堡裡面還有不少的頭領以及幾個史密斯大領主手下的附屬領主,這下可好,全埋進去了,溫德索爾本人自持身份,沒去爬梯子上去,而是等士兵搬開堵門的石塊后才打算進去,石塊是搬開了,城堡也塌了,這一下最少一個多的精銳軍團沒了。

徹底坍塌的城堡只十幾秒鐘就恢復了平靜,剛才還在歡呼勝利的士兵這一刻鴉雀無聲,只剩下一些還沒被砸死的士兵虛弱的呻吟聲和求救聲,大片的煙塵夾雜著血腥氣向四周席捲,把幾百米外站著的溫德索爾也卷了進去。

隱隱的煙塵中有咳聲,溫德索爾也在咳,但他咳出來的都是血!

更新時間:2o12-o9-14

敵人看的是阿黛拉,阿黛拉殺死了他們兩名副統帥,殺死的小boss不計其數,更別說殺死的精英戰士了!

早先聽說恐怖者阿黛拉已經被殺死了,所有士兵和頭領們都感覺慶幸,但現在,城牆下的余火還沒有消散,那個恐怖的女人就重新站立在了城牆上。【無彈窗.】

繼續進攻的命令已經下達,可是士兵們猶豫了,就連一向勇猛的頭領們也猶豫了,包括此次戰鬥的兩名副統帥在內,已經有十幾名軍團長死在了阿黛拉的手裡,自己能比的過副統帥嗎?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上去了就是死亡,沒別的出路,也不會有任何的僥倖,只能是死亡!

猶豫的頭領們下令猶豫的士兵們進攻,持續了一天多都是備戰或攻城的士兵們躲躲閃閃的,慢慢騰騰的避開阿黛拉站著的城牆地段,緩緩的拖著疲憊的身體一步一停的順著已經不多的攻城梯往上爬。

近乎一大半木質的攻城梯都被燒毀,只剩下一小半金屬制的,這讓敵軍攻勢頓減,主攻方向上帶隊的頭領們都不敢上,那就更別說士兵們的態度了,甚至有的地方城上扔下塊石頭,就能嚇的攻城士兵們突突的往下滑,攻勢之弱讓李潔有時間把城牆後面堆著的石塊運了上來,石塊都已經快用完了!

主攻方向上的攻擊弱勢和士氣的衰弱甚至影響到了兩邊,溫德索爾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很清楚敵人已經快不行了,再三下嚴令堅決進攻卻依舊效果不大,甚至沒一個衝上城牆的,溫德索爾不甘心此次進攻就這樣結束,再次增強了進攻的兵力,並把進攻不利的十幾位頭領全部處決,級掛在督戰隊的旗杆上,有了新軍團的加入,再加上督戰隊,攻勢總算激烈了些,溫德索爾鬆了口氣,他要是知道一句名言的話就不會鬆口氣了,強弩之末不能什麼什麼的!

李潔死的幾乎就剩下亡靈士兵了,亡靈士兵中甚至骷髏士兵也幾乎死絕,還活著的只剩下一些精銳的射手和大批掉級嚴重的吸血鬼了,總數不到八千人,這些人要是溫德索爾還能維持一開始的攻勢,那麼黑河要塞將會立刻被突破,可溫德索爾的士兵也是疲憊欲死,新軍團的加入也不能改變攻擊不利的態勢,加上大批攻城梯被燒毀,溫德索爾卻沒有更多的攻城梯來揮他兵力多的優勢,再加上頭領們此刻輕易不在登城,於是看著打的熱鬧,但依然形不成突破,還是個對耗的局面,對耗下去卻對李潔有利,他的士兵絕大多數都是亡靈,無所謂耗多久,城下的士兵卻都是活生生的,一天多來幾乎滴水未進,以至於打到後來士兵們圍在攻城梯前卻誰都不願意上去!

溫德索爾看著這種情況幾乎吐血,下令督戰隊一批批的就在陣前處決攻擊不利的士兵,看的李潔也是搖頭,溫德索爾依靠殺戮和恐怖恢復了攻勢后,就把自己的衛隊給派了上去,決意一定要在今天分出勝負。

李潔事先注意到這批精銳的士兵,組織了能抽調的力量全力阻擊,經過了一段時間休整的阿黛拉帶著李潔組織起來的人手,把這批近五百人的衛隊全部斬殺在城頭,甚至沒讓他們登上城牆一步,看的原本還有氣無力的歡呼了幾下的攻城士兵們集體的沉默。

溫德索爾看著越來越低迷的軍隊,終於吐出一口血來慢慢軟到,此時他不得不承認想現在就拿下黑河要塞那是不可能的,低沉的撤退號角響起時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由於守方的遠程打擊力量幾乎可以忽略了,所以撤退的士兵也不忙著撤下來,成群結隊的扛著戰旗,拖著兵器,連還能用的簡易投石機都扔下不管了,垂頭喪氣的回大營,留在城牆上下的,是堆的層層疊疊的屍體!

看著潮水般撤退的敵軍,城牆上也是默默無言,傷痕纍纍的守軍連歡呼都省了,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鬥。

溫德索爾自然不甘心,軍隊還在進攻時軍營里的工匠就在大規模的打造攻城梯了,重型投石機再次開始投擲,最多需要兩天,我看你還怎麼守!

李潔在敵軍開始撤退時就下令士兵們下城牆,城牆上只留下哨兵值守,在城下看著士兵們下來,一名吸血鬼聽到呼嘯聲疑惑回望時,一顆石塊直接砸中他的面門,當即吸血鬼就被砸的成了一堆細小的蝙蝠,等這些小蝙蝠合攏重新化作吸血鬼時,原本五十一級的他只剩下四十七級了,吸血鬼臉色有些蒼白,立刻躲到城牆後面,李潔也是看的呆了呆,良久這才老實的也縮在了城牆後面。

射手只剩下不到兩百名美杜莎了,骷髏兵死的就剩下比爾還帶著七十多,聖光騎士全部戰死,步兵除了馬克西姆還帶著他的五十多名族人外,其餘步兵只剩下近五千的吸血鬼了,掉級嚴重,加上馬里亞納和索斯剩下的不多的衛隊,總數不到七千人了。

另外,新式城牆儘管千瘡百孔,但是還無大礙,老的城堡主體就不行了,數處牆體被砸裂,多處上層建築塌陷,溫德索爾挖地基的士兵雖然失敗,但也破壞了一些地基,這導致城堡主體很可能徹底的坍塌,另外的損失就是守城器具全毀,準備的石塊都幾乎用盡了。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綜合得出結論,黑河要塞已經油盡燈枯,已無法再守下去了,敵人打的什麼算盤也清楚,打造好了新的攻城梯時,就是黑河要塞覆滅的時候。

李潔也不再猶豫,當即就下令撤退,除自己、阿黛拉、丹尼爾和吸血鬼外,其餘的人手,包括大工廠里還在忙碌的工匠,全部撤走,能賣的全賣了,甚至敵人還搭在城牆上的一百多具金屬特製的攻城梯也拖了上來帶走,這可是不少的礦物,要說其他收穫的話,那就是李潔六十級滿級了,死在城牆上的大小boss和精英掉出了一百多件裝備,其中兩位副統帥掉了四件卓越級的裝備,藍色傑出級的裝備幾十件,綠色精良級的近百件,都是六十級的。

讓小黑帶著能帶走的物資先走,去通知黑山城大撤退,其他人跟著撤走後,李潔就帶人一邊忍受落石,一邊大肆破壞黑河要塞的主體黑河城堡,新式城牆破壞起來都難,也只有這個老舊的城堡好破壞些,花了近一天的時間費了好大勁把城堡從內側弄的搖搖欲墜徹底成了危房后,看看敵人還在可勁的砸,李潔當即帶所有的士兵撤走!

跑了一個多小時李潔就徹底受不了下線睡覺去了,讓其他士兵先撤不用管他下線就睡,此時他就算被殺也無所謂,立刻就能在後方的黑山城復活,滿級了也不會掉級,倒是省事的多了!

一覺睡了六個多小時,迷糊著醒來后看了看錶,這才一咕嚕的爬起來洗漱下麵條,煤氣灶兩個火頭,一個炒番茄雞蛋,一個煮麵條,倒是也很快,這倒不是有錢了改善生活什麼的,其實這樣吃倒是省錢了,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速食麵實在是吃的煩了,並且一泡幾桶速食麵,也不見得花的時間就少了。

花了幾分鐘一小盆麵條就進了肚子,又灌了小半盆麵湯,李潔這才迅的上線,吃這麼飽還是因為可能要上線時間很長。

長線時就看見東方黑河要塞上滿是火把,敵人吶喊和吼聲距離老遠也還能聽到一些,看樣子才佔領黑河要塞,李潔看了眼遠方,心裡對溫德索爾也滿是嘲諷,這傢伙應該去研究魔法而不是帶兵,自己一部分手下撤退了一天多了,主力也撤走了近八小時了才現黑河要塞已經空了,佔領個空要塞有什麼好牛叉的?

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李潔掏出根雪茄來,還沒點上,就聽見遠方傳來轟隆隆的巨響,李潔呆了呆,再看東邊,就見原本滿是火把的黑河要塞中部老城堡正在全面倒塌,在轟鳴中,敵軍士兵臨死時的悲鳴聲甚至隱有耳聞。

李潔看的狂笑不止,叫你們囂張!

溫德索爾看著面前不遠處轟然倒塌的城堡,數千剛才站滿了城堡正在歡呼的士兵現在都成了慘叫,甚至為了搜尋戰利品,城堡裡面還有不少的頭領以及幾個史密斯大領主手下的附屬領主,這下可好,全埋進去了,溫德索爾本人自持身份,沒去爬梯子上去,而是等士兵搬開堵門的石塊后才打算進去,石塊是搬開了,城堡也塌了,這一下最少一個多的精銳軍團沒了。

徹底坍塌的城堡只十幾秒鐘就恢復了平靜,剛才還在歡呼勝利的士兵這一刻鴉雀無聲,只剩下一些還沒被砸死的士兵虛弱的呻吟聲和求救聲,大片的煙塵夾雜著血腥氣向四周席捲,把幾百米外站著的溫德索爾也卷了進去。

隱隱的煙塵中有咳聲,溫德索爾也在咳,但他咳出來的都是血! ?更新時間:2o12-o9-15

李潔不知道黑河要塞一戰他殺死了多少敵軍,但溫德索爾是知道的,本來只是七萬多人,但現在……出征時漫山遍野的十八萬人,如今只是勉強剩下十萬人。【最新章節閱讀.】

溫德索爾吐血時,李潔也掛了,他距離黑河要塞並不遠,本來敵人派出的斥候還沒現他,不過他的狂笑聲引來了一隊鷹身人,被十幾個五十多級的鷹身人攻擊,李潔全力以赴也只是殺了四個殺傷了幾個,然後就被送回了黑山城。

此時的黑山城已經趨於平靜,小小兔和空谷幽蘭一天多前接到小黑傳達的命令后就立刻開始了大撤退計劃,此時的黑山城居民並不多,大多都派出去幹活了,所以現在基本上除了一些來不及趕往黑河要塞的預備隊外,黑山城也快空了。

來到臨河的黑山城堡時,很意外的小小兔和空谷幽蘭居然還都沒走。

小小兔看到李潔進來就是一陣的歡喜,卻又帶著些憂慮,那是因為空谷幽蘭給她說了李潔可能陷入到了虛擬的世界里有點不能自拔的緣故了,什麼原因導致空谷幽蘭得出這樣的判斷她卻是不好跟小小兔提,她倒是無所謂,早經人事了,小小兔一看就是處女,怎麼好意思提出李潔可能跟遊戲里的吸血鬼亂來!

「會長回來的好快,本來我還以為要多等一些時間呢,餅乾好吃嗎?」

空谷幽蘭一聽就是一陣的無語,這小小兔真不會說話,從黑河要塞到黑山城正常行軍是三天,李潔有馬現在一天多趕回來倒是不奇怪,但一個士兵沒帶就回來了,那隻能是死回來的,大撤退計劃既然執行了,也證明前方李潔失敗了,甚至是徹底的失敗,戰敗身死後復活回來的,你還說他回來的快,豈不是嘲諷他。

李潔先和空谷幽蘭打了招呼,然後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眼小小兔,隨即目光就飄了開去,內心深處,李潔清楚的知道小小兔是個善良的好女孩,反對自己和嘲諷自己都是無心的,自己聽著不舒服只是現在自己太敏感的問題,但李潔也無意改變對小小兔已經淡薄下來的感覺,歸根到底,小小兔和自己比起來那也是天差地別的,不說其他,連做小小兔的普通朋友李潔都感覺不配,說到天邊去,小小兔對自己有好感李潔不是不知道,但就算小小兔可以不在乎現實的差距執意要跟自己在一起,那她的父母呢?李潔自認沒本事去卑躬屈膝的哀求什麼,人家的父母鐵定看不上自己這四無青年,小小兔看起來也是個聽父母話的,自己真要是不知進退的惹上小小兔,那才真的是不可救藥了!還沒傷夠嗎!?既然這樣,還和小小兔接近那就是絕對錯誤的!

「怎麼還沒走你們,不是劃了三個谷地給你們使用了嗎?另外,劃出的谷地我已經把駐軍調出來了,以後怎麼做你們自己看著辦,我就不參與了,自然的,也不用交給我什麼。」

李潔這樣說除了沒把小小兔直接踢出天國王朝外,等於是斷絕了其他任何遊戲中的聯繫,現實里該怎麼做李潔也自有分寸,大不了再搬次家!

小小兔聽明白了李潔是不讓她上交一半的谷地收益了,會長正缺錢用,這怎麼行?

「會長,這不好吧,你都夠照顧我的了,我在遊戲里的收益也都沒怎麼用,前陣子李大小姐讓我賣了一些,收入了一萬多的金幣,會長拿去用吧。」

空谷幽蘭差點忍不住打斷小小兔的話,李潔趕她走的意思都沒聽出來!?別說你們現在沒關係,就算關係親密,你要給男孩子錢用,麻煩也避避人好不?我可是還在這裡站著呢,你讓李潔怎麼看怎麼想!?

果然李潔擺了擺手打斷了小小兔往外掏金幣的動作:「你辛苦存下來的,我憑什麼用!你拿著吧,現在不用以後總用的著,我還要處理些事情,你們趕快走吧,這裡已經不在安全了!」

李潔說完就去了自己固定的房間,小小兔還想追上去說什麼,空谷幽蘭拉住了小小兔:「你李大哥前方可能失敗了,心情正不好呢,你就不要去煩他了,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可是……可是我怎麼總覺的不對!」小小兔見李潔走了臉色頓時垮了下來,有些焦急無助的說著。

空谷幽蘭心說:你總算還沒笨到家!……但也笨到家門口了。

但空谷幽蘭沒辦法把話挑明了說,落花有情,流水無意,為什麼這樣空谷幽蘭一頭的霧水,李潔沒女友,小小兔又是如此的優秀,女追男中間隔著的只不過是張紙,捅破這層紙有什麼難度嗎?

不得不說人的不同經歷使得每個人看待問題的態度都是不一樣的。

最終空谷幽蘭借李潔心情不好並真的很忙的緣故,把小小兔強拉著走了,現在這樣的情況小小兔走了以後說不定還有轉機,要是不走事情說白了鬧僵了,那事情再轉圜起來就難了,這其中的差別空谷幽蘭還是明白的,於是說什麼都把小小兔拉走了。

李潔確實非常的忙,先給卡薩寫了封長信,敘述了下此戰的經過,自己的情況,殺敵的大致人數,自己打算怎麼辦等等,並詢問卡薩有什麼建議,目前卡薩已經被任命為帝力斯城城主,王國伯爵,里奧王的宮廷侍從官兼法師顧問,甚至洛倫佐大公都比不上卡薩的權勢,除了維德尼娜,卡薩現在是黑暗王國第二人。

等待卡薩的回信時,李潔又給維迪斯寫了信件,次告訴了她里奧王的事情,以前沒對她說是因為維迪斯是里奧王也不知道表了多少代的侄女,怕維迪斯有什麼想法,不過現在由於自己地下的行動可能會讓偏僻的飛龍城也會知道黑暗王國的事情,那麼現在就必須告訴維迪斯所有的真相了,並向維迪斯闡述了自己接下來有可能的計劃。

寫完了信,下令小黑一個個谷地的去下令,守軍和會員都不必再向黑山城集結預備隊了,任何人沒有命令不得出谷,擅自出谷者處決或者開除出公會,敵人肯定會追擊自己,黑山城沒有守衛的必要,連遠程打擊力量都稀缺,臨河地段還沒城牆,敵人可不缺木頭,自己的兵力也不足以守衛河岸,真在黑山城打一場,那自己就真的覆滅了!

各軍團也調整了下,為了士氣著想,各軍團番號都不撤銷,以後再補充,第一軍團李潔自己帶領,手下阿爾金和十幾條精英飛龍,一百來條毒蠅,還有就是阿黛拉,莉莉和布朗,比爾也帶著殘存的五十多個骷髏兵划入了第一軍團,這讓李潔想起了歷次戰爭中死去的頭領們,不由一陣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