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喬喚來了自己的靈獸----衝天龍。將兩位姑娘放在衝天龍的背上,匆匆忙忙走回家了。因為剛才這種對戰李喬已經看到的太多太多,所以他對生死已經看的比較淡了,當然在他的內心深處對所有死去的人們,包括純動物、魔獸、靈獸,都有某種程度上的尊敬,但是在李喬生活的環境下,首先還是要自己能夠生存下去,那就免不了要面對戰鬥,免不了面對死亡。這就是叢林法則:強者為王,適者生存。在回家的路上李喬忍不住打量這兩個昏迷不醒的姑娘,看著她們嬌好的面容,白晃晃的皮膚不由心中感到陣陣歡喜,但又看見兩位姑娘眼睛邊上仍掛著的淚珠,就不禁意識到兩個姑娘痛失了三位隊友所承受的打擊肯定是巨大的,願她們節哀吧。當然自己能救下兩位姑娘,心中還是隱隱有些許高興的。

李喬知道,在他生活的多波羅蘭禁地里,生存著三類動物,一類是沒有思想只有生存本能的純動物,它們的智力在人類的十歲孩童智力以下,它們只要生存,只屈服於強權,只求食物,從不與任何其它種族結派;一種是有思想的魔獸,它們生下來就有一定的智慧,而且智力可以進化,甚至能達到高級武者的智力程度,但它們始終與人類為敵,是人類天生的敵人;還有一種叫靈獸,它們跟人類基本一樣,隨著年歲的增加,也會擁有思想,而且思想獨立,一部分站在魔獸方面,一部分站在人類方面,而一部份則完全中立,靈獸的智力可以發展的非常高級,甚至有的靈獸高於人類的智慧。它們也會布一些簡單的陣法,還會製造一些簡單的武器。有些靈獸能夠說人類的語言,一部分能說魔獸的語言。但是由於幾千年與人類戰鬥的原因,一些高級魔獸和高級靈獸現在都已經能夠聽懂人類的語言了。此時背負著兩位姑娘的衝天龍就是一隻靈獸。它力大無窮,動作敏捷,反應迅速,身體還在不斷的成長過程中。而兩位姑娘她們剛才遇到的金爪飛龍可不是一般武者能夠對付的魔獸,像李喬這樣身手三個都打不過一條金爪飛龍,剛才李喬只不過是撿了一個便宜,在金爪飛龍精疲力竭時出其不意使用飛旋子母箭才將其眼睛擊瞎。可見這兩個姑娘及其隊友是付出了多少慘痛的代價才爭取到現在的結果。

一路上李喬不時地看看那兩位姑娘,心裡多少有點興奮,雖然她們倆人都昏迷不醒,但是只要看著她們心中都有幸福感。走了近兩個時辰,才回到了李喬在多波羅蘭禁地里的家---幾間靠山而建的木製小屋。這幾間小屋依山而建,小屋邊上有口水井,還有一個不大的菜園,裡面稀稀拉拉地長著幾種可以食用的蔬菜。小屋外面是個相當大的院壩,院壩里正對著木屋的正前方長著一棵巨大的樹,起碼有九千年以上的樹齡,就是在多波羅蘭禁地的所有森林中,這棵樹也算是巨大了,樹身大約有十五米的直徑,高達三百多米,枝葉就像一千平方米大的巨傘一樣非常茂盛,把整個小院壩都遮蓋其中,所以在遠處基本都看不見小院的存在。小院的四周用了一些木樁作為護欄。當然,這幾間小屋的四周布置了強大的防禦陣式,如果不知道破解之法,就是小祖聖級強者也無法進入。這才是李喬能夠生活在多波羅蘭禁地的根本依靠!當然帶這兩個姑娘進入這個陣式,李喬是用昏迷中兩位姑娘的血液作了身份識別的。今後她們進出就不再受陣式的限制了。雖然做了身份識別,但只要一旦你被陣式的主人認為不再歡迎你進入的話,你再次進入陣式攻擊範圍就會在第一時間被陣式所攻擊。這兩種攻擊是利用大地之靈氣作為攻擊源進行的,故而沒有用盡的時候。這種陣式目前人間只有兩人能解。 甜妻萌萌噠 ,這裡是絕對安全的地方。

李喬把兩位姑娘分別抱放在自己睡覺的床上,當觸摸到姑娘的身體後有種特別舒服的感覺,而這種感覺真的讓李喬十分留念,再摸一下自己,怎麼就沒有剛才的那種令自己內心非常激動的感覺呢?李喬想了一下沒有想通,管它呢!李得看著那個大一點的姑娘,好像有二十歲左右,她已經滿身是傷,衣不遮體,血流滿身。李喬迅速用手指點上她全身的十七個穴位,幫她止住了出血。又打來水,為她清洗身體上的血痕以便確認細小的傷口,有時候細小的傷口反而是致命的,尤其是在關鍵部位。再幫她在傷口敷設了藥粉,然後又喂她吃下了幾粒藥丸。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李喬不斷地接觸她的身體,自己的身體也不斷激動起來,他驚奇的發現,女人胸部比男人要多兩團肉,而司馬茜羽身上肯定沒有,這是怎麼回事?而觸摸女人胸部的感覺是那樣奇特。此時,李喬肯定了這位姑娘皮膚的確是非常細嫩,而且細滑如絲,李喬忍不住又多摸了幾下。當確定這位姑娘已經基本可以保全生命了,李喬再轉到歐陽夏慧的身上,幫她脫下衣服,一看她胸部也是多兩塊小肉,她也同樣皮膚細膩。但她身上的傷勢比剛才那位姑娘的傷勢要輕很多,雖然也是滿身血痕但更多的是皮外傷,傷得沒有剛才那位姑娘重。李喬只是幫她敷上了藥粉,餵了兩粒葯,就準備起身離開了。就在這時歐陽夏慧醒了,她本來就是在戰鬥中突然昏厥,剛一醒來時,那種戰鬥中的警覺依然保持著,同時她本能地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解開,身體裸露,而且她看到一個男人正對著自己的身體觀看,歐陽夏慧一時羞憤,對著李喬用力一推,隨即使勁一腳踢去。這下李喬可苦了。他可是毫無防備啊。只見李喬隨著她的一腳身體隨之飛起,立即向房門外飛去。摔的他七竅生煙,屁股很疼,他不由直接高叫:「沒有天理啊。」他很想再次衝進去跟那個少女講道理,但又一想,這是女人也,不可魯莽,今後還要想法讓她們留下來的,怎麼好與她們打架呢?還是看看再說吧,要是她們不想留下來的話再打她們不遲。心中不由想起了摸到她們**時的種種美好的感覺。嘿嘿。

歐陽夏慧此時已經完全清醒了。她發現身處在一間木屋中,四周非常安靜,這裡可能就是剛才那男孩的家吧。確定以後她急急起身去看視歐陽夏珠的傷情,當她發現姐姐的傷情已經控制住了,傷口顯明清洗過而且縛了葯,心中不由明白了,剛才那個男孩是為了給我們治療傷口,看來是錯怪他了。心中不由有點歉意。她馬上從儲物戒指里拿出新的衣服給姐姐換上。自己也換了衣服。等一切安定下來后,她的思緒馬上想到了在戰鬥中已經隕落的幾個人,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哥哥,包括自己最熱愛的爺爺也在戰鬥中隕落了,止不住的淚水就流了出來。她一下失去了希望,今後怎麼辦呢?還能回到羅斯帝國嗎?回去了又怎麼樣呢?自己最親的親人不都留在這兒了嗎?自己爺爺、爸爸和哥哥都已經離去了,就只剩下姐姐和自己了。今後可怎麼辦啊。少女此時處於無比的悲哀之中,眼看著昏迷的姐姐,眼淚一直的流著。使她那美玉般的臉龐更有一種凄婉的美感。 李喬此時對兩位姑娘是非常上心的,見兩位姑娘遲遲沒有出來,便討好似的煮了一些食物給她們端了進去。歐陽夏慧再次見到他,臉上不由有些許謙意。李喬看到了,他已經完全沒有生氣了。當他看到少女美麗的臉上那兩行清晰的淚痕時,心中不由隱隱一痛。

「怎麼?這位姑娘還沒有醒嗎?」李喬手指那位仍然昏迷的姑娘問到。

「我叫歐陽夏慧,她是我的姐姐歐陽夏珠。你有什麼辦法讓她儘快醒來嗎?我不能再失去姐姐了。」歐陽夏慧再次痛哭起來。

李喬一時心軟了,他見那個姑娘遲遲不醒也是暗暗著急,當下便不客氣地做出手勢說:「容我試試吧。」歐陽夏慧見狀便讓出了位置,李喬在原地站著看了一會,便伸出手利用手指發出的閃閃青光對她的腰間和頭髮前部連連點去,隨即又翻轉她的身體再次向她的腰部和頭髮根部連連點射,只見一道道青色的閃光分別向歐陽夏珠身體各部位射去,只是這種青光長短不一,有些還沒有到達她的身體,有些又穿透了她的身體。只見李喬不斷翻轉著歐陽夏珠的身體,正面,背面,左側面,右側面,李喬的臉上已經出現了細細的汗水。漸漸地歐陽夏珠的胸部也有了微微的起伏,她開始有了明顯的呼吸,臉色開始有了血色。李喬示意歐陽夏慧把歐陽夏珠的頭部托起,又再次伸出手直接正對著她的頭頂發出一道猛烈的青光,隨即歐陽夏珠的眼睛睜開了。歐陽夏慧的淚水再次流了出來,她低頭輕輕地叫道:「姐姐,姐姐,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歐陽夏珠看看李喬,再看看歐陽夏慧,大大的眼睛一閃,看清了四周的情形,眼淚也止不住流了出來:「妹妹,我已經清醒了。你放心,我現在感覺很好。」她又轉過頭來對李喬說:「謝謝你,小夥子,你的大恩我一定會報答的。」

李喬終於鬆了一口氣,也是輕輕的一聲:「我叫李喬,不客氣。」說完心裡有鬼般的轉身走了出去。

身後傳來兩姐妹痛哭的聲音傳出去很遠很遠。

李喬見她們兩人基本上都不存在生命之危,便開始了自己的修鍊。只見他身形一閃,便進入到院中大樹的中間。當初李世良正是因為這棵大樹而決定把房屋建在這裡的。因為大樹足夠大,所以才能在其中建立密室,用於練習李喬的獨特武功-------無上吸靈**。說起這個無上吸靈**,是當今人間最強者大道聖李世良所獨創的一門功法。其基本原理就是把大地萬物的靈氣吸收化為自己體內的真氣來增加自己的武力,從而使自己的武級提高,進而能夠更多更快地吸收萬物靈氣,如此往複。因為這棵幾千年樹齡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大樹底部根系有近幾千平方米的覆蓋範圍,所以通過大樹來修練吸靈**是非常好的方法。儘管大樹的底部根系分佈很廣,但李喬近來的練習中,已經不能隨心所欲的進行了,因為他已經發現,一旦他練習時間過長則大樹所提供的靈力就會漸漸降低,如果持續這樣下去,大樹就會枯萎。所以現在李喬的在大樹中練習的時間越來越短了,說明李喬吸收靈氣的能力是越來越強了,這同時也說明李喬的真氣是越來越強了。這次進入大樹距離上次進入的時間已經相距五天了,由於大樹具備的自修復功能,所以李喬此次又可以在其中練習三個時辰了。

原來剛開始練習這個無上吸靈**的時候,李喬是完全身體緊貼樹體,用手環抱大樹儘可能多的吸收樹上的靈氣。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他用雙手緊貼樹體來吸收大樹的靈氣,再後來他只用一隻手掌緊貼樹體便可以吸收大樹的靈氣,到現在,他不用靠著大樹,隔開一段距離也可以用手掌吸收大樹的靈氣。吸收萬物的靈氣,一方面可以加快自身的武技與功法的練習,也可以使自身真氣不斷增加,從而提高自己的修為,達到提升武級的目的,真氣越足,則提升越快。利用這個方法,在戰鬥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如果修為達到一定級別,能夠一邊戰鬥一邊吸靈,則可以保證始終都有旺盛的真氣用於對付敵人,而不會受到真氣不足的困擾。可以說,無上吸靈**是持續戰力的保證,這是多麼偉大的功法啊。當然,李世良創立的功法能差嗎?他可是人間目前唯一的大道聖!這種功法是從四肢開始訓練的,先用體接觸式吸收,再用點接觸式吸收,再從下往上改進呼吸,然後是非接觸式點吸收、非接觸面吸收及體吸收,最後是能量與距離的練習,每前進一步身體內部便會明顯的感覺。

吸收靈氣過了三個時辰后李喬又開始體悟剛開始練習的涌動天地三招的第一招---守護天理。這個招式即要有戰師的內力又要具備意師的靈魂控制能力。它是一種用發自人體自身的真氣內力夾帶萬物的靈氣用以保護自身或隊友同時可以點、線、面攻擊敵方的強大招式。它是涌動天地三招中唯一帶有保護功能的招式,其過程分成二十六個動作。按習慣的叫法為一招二十六式。從起式開始,經過收氣、運氣、成力、運力、發力、控力、保護自我、保護隊友、保護再擴大、點力量攻擊、點意識攻擊、線力量攻擊、線意識攻擊、面力量攻擊,面意識攻擊、力量擴散、意識攻擊擴散、力量收回、力量回歸本體、攻擊意識再發出、力量整理、運力、散氣、穩身,收式。祖爺爺要求這二十六式要在三秒內中完成,李喬深深地感到要做到這點十分困難。現在問題是一方面李喬的武級遠沒有達到無敵級的狀態,這可是達到無敵級才修練的小祖聖級別的武技喲。而且李喬自身的真氣不足,運行整個過程難以流暢,所以不能在三秒之中完成這一系列的行為。經過祖爺爺的講解后,李喬已經練習了十五天,可是在力量回歸本體與攻擊意識再發出間受阻了。今天他就要專門針對這點進行攻關。

很快,又是三個時辰過去了。

衝天龍又向李喬告別回家了,它這段時間它經常回家,李喬問它原因,它也不說,李喬只好隨它了。

幾天來,李喬除了打獵練功,就是陪歐陽姐妹吹水聊天,因為女人對他的吸引力真是太大了而且這種吸引是天生的,自然形成的,所以李喬感到很爽。嘿嘿,有美女相陪,其樂也融融。李喬通過這兩天的接觸,覺得歐陽夏珠的性格比較適合自己,粗線條,直爽,而且樂於與自己交流,而那個妹妹歐陽夏慧就不怎麼與自己說話,雖然也幫自己做些家務事情,卻很少主動與自己交流。當然由於李喬與兩位姑娘平時身邊所接觸的男人相比,顯得直爽、純真、沒有計謀,而且主動勇敢,武功又好,所以接觸下來,兩個姑娘都對他充滿了好感。他們之間已經漸漸熟悉起來。只是姐姐更顯得主動熱情一些,而妹妹仍顯得矜持得多。歐陽夏珠告訴李喬:「我父親是羅斯帝國的軍人,武級為無敵級成階,我大哥歐陽夏利的武級是帥級進階。我和妹妹的武級都是乾級中階。而我的爺爺已經達到了小祖聖進階,是人類僅有的六位小祖聖之一,而且我們家族裡的其它人也有不俗的武功。所以我們家族在羅斯國也有一定的地位。可是在朝廷武比中我們家庭始終比格詹森家族差,只是因為他們的裝備要比我們家族強了很多,那些裝備需要很多的金幣才能配置,所以爺爺就計劃來多波羅蘭禁地尋找天地靈寶。同時我們還有兩個明確的目標,一個是要找到我們的先人歐陽天涯小祖聖的墓穴,聽說這位先人給我們後人留下了大量的寶物,如能找到,當然對我們的幫助會很大;另一個目的是來尋一個前輩高人,他是目前人類唯一達到大道聖五階的最強者,據說他也生活在多波羅蘭禁地,如果能找到他,對我們的武級提升也會有不小的幫助。但是我們運氣真的不好,雖然我們經歷了無數次戰鬥,來到了多波羅蘭禁地的中央地帶,但還是遇到了一群金爪飛龍,他們向我們發起了猛烈的進攻,讓我們失去了三個最親的家人,要不是我們這次前來多波羅蘭禁地帶了許多防身的寶物,我們就一定會全體陣亡了。我們的目的一個都沒有來得及實現,他們就含恨先去了。現在我們真的沒有臉再回到羅斯帝國了。現在我們怎麼辦呢?」

歐陽夏慧在一旁也在黙黙地流淚。看著兩位姑娘無助的樣子,李喬也無言以對,但也不由暗暗奇怪:她們會是來找祖爺爺的嗎?一陣沉默后,李喬地她們說:「歐陽姑娘,現在已經這樣了,你們先在我們這裡住下吧。先恢復體力順帶練習功力,等以後有別機會再說其它事情吧。」歐陽夏珠面露猶豫的表情:「那不是很對不起你們,讓你們添麻煩了嗎?」

「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的,你們還幫我做事呢。」李喬仍帶稚氣地說。當然他的心裡是非常希望兩姐妹能留下來的。因為天天有美女在身邊那感覺真的不一樣。況且這幾天她們幫李喬打掃衛生、洗衣煮飯等,而這也是李喬很不想做的事情。

看著歐陽兩姐妹臉上放心的笑容,李喬的心裡也充滿了甜蜜。

不錯,那就是對異性嚮往得到一定滿足后的甜蜜。 李喬此時對兩位姑娘是非常上心的,見兩位姑娘遲遲沒有出來,便討好似的煮了一些食物給她們端了進去。歐陽夏慧再次見到他,臉上不由有些許謙意。李喬看到了,他已經完全沒有生氣了。當他看到少女美麗的臉上那兩行清晰的淚痕時,心中不由隱隱一痛。

「怎麼?這位姑娘還沒有醒嗎?」李喬手指那位仍然昏迷的姑娘問到。

「我叫歐陽夏慧,她是我的姐姐歐陽夏珠。你有什麼辦法讓她儘快醒來嗎?我不能再失去姐姐了。」歐陽夏慧再次痛哭起來。

李喬一時心軟了,他見那個姑娘遲遲不醒也是暗暗著急,當下便不客氣地做出手勢說:「容我試試吧。」歐陽夏慧見狀便讓出了位置,李喬在原地站著看了一會,便伸出手利用手指發出的閃閃青光對她的腰間和頭髮前部連連點去,隨即又翻轉她的身體再次向她的腰部和頭髮根部連連點射,只見一道道青色的閃光分別向歐陽夏珠身體各部位射去,只是這種青光長短不一,有些還沒有到達她的身體,有些又穿透了她的身體。只見李喬不斷翻轉著歐陽夏珠的身體,正面,背面,左側面,右側面,李喬的臉上已經出現了細細的汗水。漸漸地歐陽夏珠的胸部也有了微微的起伏,她開始有了明顯的呼吸,臉色開始有了血色。李喬示意歐陽夏慧把歐陽夏珠的頭部托起,又再次伸出手直接正對著她的頭頂發出一道猛烈的青光,隨即歐陽夏珠的眼睛睜開了。歐陽夏慧的淚水再次流了出來,她低頭輕輕地叫道:「姐姐,姐姐,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歐陽夏珠看看李喬,再看看歐陽夏慧,大大的眼睛一閃,看清了四周的情形,眼淚也止不住流了出來:「妹妹,我已經清醒了。你放心,我現在感覺很好。」她又轉過頭來對李喬說:「謝謝你,小夥子,你的大恩我一定會報答的。」

李喬終於鬆了一口氣,也是輕輕的一聲:「我叫李喬,不客氣。」說完心裡有鬼般的轉身走了出去。

身後傳來兩姐妹痛哭的聲音傳出去很遠很遠。

李喬見她們兩人基本上都不存在生命之危,便開始了自己的修鍊。只見他身形一閃,便進入到院中大樹的中間。當初李世良正是因為這棵大樹而決定把房屋建在這裡的。因為大樹足夠大,所以才能在其中建立密室,用於練習李喬的獨特武功-------無上吸靈**。說起這個無上吸靈**,是當今人間最強者大道聖李世良所獨創的一門功法。其基本原理就是把大地萬物的靈氣吸收化為自己體內的真氣來增加自己的武力,從而使自己的武級提高,進而能夠更多更快地吸收萬物靈氣,如此往複。因為這棵幾千年樹齡具有強大生命力的大樹底部根系有近幾千平方米的覆蓋範圍,所以通過大樹來修練吸靈**是非常好的方法。儘管大樹的底部根系分佈很廣,但李喬近來的練習中,已經不能隨心所欲的進行了,因為他已經發現,一旦他練習時間過長則大樹所提供的靈力就會漸漸降低,如果持續這樣下去,大樹就會枯萎。所以現在李喬的在大樹中練習的時間越來越短了,說明李喬吸收靈氣的能力是越來越強了,這同時也說明李喬的真氣是越來越強了。這次進入大樹距離上次進入的時間已經相距五天了,由於大樹具備的自修復功能,所以李喬此次又可以在其中練習三個時辰了。

原來剛開始練習這個無上吸靈**的時候,李喬是完全身體緊貼樹體,用手環抱大樹儘可能多的吸收樹上的靈氣。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他用雙手緊貼樹體來吸收大樹的靈氣,再後來他只用一隻手掌緊貼樹體便可以吸收大樹的靈氣,到現在,他不用靠著大樹,隔開一段距離也可以用手掌吸收大樹的靈氣。吸收萬物的靈氣,一方面可以加快自身的武技與功法的練習,也可以使自身真氣不斷增加,從而提高自己的修為,達到提升武級的目的,真氣越足,則提升越快。利用這個方法,在戰鬥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如果修為達到一定級別,能夠一邊戰鬥一邊吸靈,則可以保證始終都有旺盛的真氣用於對付敵人,而不會受到真氣不足的困擾。可以說,無上吸靈**是持續戰力的保證,這是多麼偉大的功法啊。當然,李世良創立的功法能差嗎?他可是人間目前唯一的大道聖!這種功法是從四肢開始訓練的,先用體接觸式吸收,再用點接觸式吸收,再從下往上改進呼吸,然後是非接觸式點吸收、非接觸面吸收及體吸收,最後是能量與距離的練習,每前進一步身體內部便會明顯的感覺。

吸收靈氣過了三個時辰后李喬又開始體悟剛開始練習的涌動天地三招的第一招---守護天理。這個招式即要有戰師的內力又要具備意師的靈魂控制能力。它是一種用發自人體自身的真氣內力夾帶萬物的靈氣用以保護自身或隊友同時可以點、線、面攻擊敵方的強大招式。它是涌動天地三招中唯一帶有保護功能的招式,其過程分成二十六個動作。按習慣的叫法為一招二十六式。從起式開始,經過收氣、運氣、成力、運力、發力、控力、保護自我、保護隊友、保護再擴大、點力量攻擊、點意識攻擊、線力量攻擊、線意識攻擊、面力量攻擊,面意識攻擊、力量擴散、意識攻擊擴散、力量收回、力量回歸本體、攻擊意識再發出、力量整理、運力、散氣、穩身,收式。祖爺爺要求這二十六式要在三秒內中完成,李喬深深地感到要做到這點十分困難。現在問題是一方面李喬的武級遠沒有達到無敵級的狀態,這可是達到無敵級才修練的小祖聖級別的武技喲。而且李喬自身的真氣不足,運行整個過程難以流暢,所以不能在三秒之中完成這一系列的行為。經過祖爺爺的講解后,李喬已經練習了十五天,可是在力量回歸本體與攻擊意識再發出間受阻了。今天他就要專門針對這點進行攻關。

很快,又是三個時辰過去了。

衝天龍又向李喬告別回家了,它這段時間它經常回家,李喬問它原因,它也不說,李喬只好隨它了。

幾天來,李喬除了打獵練功,就是陪歐陽姐妹吹水聊天,因為女人對他的吸引力真是太大了而且這種吸引是天生的,自然形成的,所以李喬感到很爽。嘿嘿,有美女相陪,其樂也融融。李喬通過這兩天的接觸,覺得歐陽夏珠的性格比較適合自己,粗線條,直爽,而且樂於與自己交流,而那個妹妹歐陽夏慧就不怎麼與自己說話,雖然也幫自己做些家務事情,卻很少主動與自己交流。當然由於李喬與兩位姑娘平時身邊所接觸的男人相比,顯得直爽、純真、沒有計謀,而且主動勇敢,武功又好,所以接觸下來,兩個姑娘都對他充滿了好感。他們之間已經漸漸熟悉起來。只是姐姐更顯得主動熱情一些,而妹妹仍顯得矜持得多。歐陽夏珠告訴李喬:「我父親是羅斯帝國的軍人,武級為無敵級成階,我大哥歐陽夏利的武級是帥級進階。我和妹妹的武級都是乾級中階。而我的爺爺已經達到了小祖聖進階,是人類僅有的六位小祖聖之一,而且我們家族裡的其它人也有不俗的武功。所以我們家族在羅斯國也有一定的地位。可是在朝廷武比中我們家庭始終比格詹森家族差,只是因為他們的裝備要比我們家族強了很多,那些裝備需要很多的金幣才能配置,所以爺爺就計劃來多波羅蘭禁地尋找天地靈寶。同時我們還有兩個明確的目標,一個是要找到我們的先人歐陽天涯小祖聖的墓穴,聽說這位先人給我們後人留下了大量的寶物,如能找到,當然對我們的幫助會很大;另一個目的是來尋一個前輩高人,他是目前人類唯一達到大道聖五階的最強者,據說他也生活在多波羅蘭禁地,如果能找到他,對我們的武級提升也會有不小的幫助。但是我們運氣真的不好,雖然我們經歷了無數次戰鬥,來到了多波羅蘭禁地的中央地帶,但還是遇到了一群金爪飛龍,他們向我們發起了猛烈的進攻,讓我們失去了三個最親的家人,要不是我們這次前來多波羅蘭禁地帶了許多防身的寶物,我們就一定會全體陣亡了。我們的目的一個都沒有來得及實現,他們就含恨先去了。現在我們真的沒有臉再回到羅斯帝國了。現在我們怎麼辦呢?」

歐陽夏慧在一旁也在黙黙地流淚。看著兩位姑娘無助的樣子,李喬也無言以對,但也不由暗暗奇怪:她們會是來找祖爺爺的嗎?一陣沉默后,李喬地她們說:「歐陽姑娘,現在已經這樣了,你們先在我們這裡住下吧。先恢復體力順帶練習功力,等以後有別機會再說其它事情吧。」歐陽夏珠面露猶豫的表情:「那不是很對不起你們,讓你們添麻煩了嗎?」

「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的,你們還幫我做事呢。」李喬仍帶稚氣地說。當然他的心裡是非常希望兩姐妹能留下來的。因為天天有美女在身邊那感覺真的不一樣。況且這幾天她們幫李喬打掃衛生、洗衣煮飯等,而這也是李喬很不想做的事情。

看著歐陽兩姐妹臉上放心的笑容,李喬的心裡也充滿了甜蜜。

不錯,那就是對異性的嚮往得到一定滿足后的甜蜜。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兩人正在行走中,突然,李喬用手拉了下歐陽夏珠,示意她別出聲地。兩人仔細一聽,聽到附近有魔獸的打鬥聲。李喬識別了一下打鬥中魔獸的等級,不由暗暗心動,然後拉著歐陽夏珠的小手緩慢地靠向出聲的地方。約經過四百餘米,在一叢喬木後面,兩人清晰地看見十幾隻魔獸已經死去,只剩一隻小小的金**獸在地面苟延殘喘,李喬見勢也不言語,迅速挽弓搭箭朝那個小小的金**獸射去,與此同時,他身形一閃,立即閃到小小的金**獸身邊。當他射出的箭失射中那小小的金**獸之時,李喬已經手持小劍朝它急速剌去,完全沒有一絲停頓,沒有一點遲疑,他可是連真氣都沒有來得及運用啊。那個小小的魔獸儘管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是噴出了一股強烈的黒色氣流,讓李喬稍稍停頓了一下,李喬還是憑著他一系列乾淨利索的打擊,徹底催毀了那小小金**獸的生命。同時李喬幾個跳躍,迅速避開了那股濃烈的黒霧。


當李喬手上拿著那小小的金**獸時,臉上忍不住閃出了極端興奮的喜悅表情。他自豪地向歐陽夏珠大聲問道:「歐陽姐,你知道這是什麼魔獸嗎?這是多波羅蘭禁地里最最強大的魔獸------禁地之魄。就是我的祖爺爺也一直想得到它呢。 主播嬌妻 ,終於得到它了。」歐陽夏珠走過去看了看,不就是個小小的魔獸嘛,值得大驚小怪的嗎?

李喬小心地收好了禁地之魄,又迅速地收集地上其餘魔獸遺體,同時他又讓歐陽夏珠四處看看,有沒有遺落的魔獸遺體。因為他知道魔獸的戰鬥中,一些高級魔獸是不會死在戰場上的,他們會選擇一些隱蔽的地方作為自己的隕落之地,然後好讓其後代來收取其遺體。

正當李喬認真地割取那些高級魔獸的毛皮和晶核,突破聽到卟咚一聲,然後就聽到歐陽夏珠的連連驚呼聲。李喬馬上躍起離地面二十米高度,尋著歐陽夏珠的叫聲,立即就發現了她的蹤跡。原來歐陽夏珠掉進了一個深坑裡,李喬仔細一看,這個坑就像一口井,裡面直徑很小,還有深綠色的水,水面上迷漫著薄薄的霧氣,看不出坑的深淺,只是水面離地面有五米左右,歐陽夏珠倒還能浮在那水面上。她雙眼緊閉,雙手亂舞,同時大聲地呼喊著。李喬笑了:「這那像個具有乾級修為的高手啊。」李喬來到坑邊企圖以掌力將她吸上來,可是此時的她彷彿很重,根本無法將她提起。李喬又放了一根樹技下去,可是她根本就聽不進李喬所說的一切話,只是驚叫著:「李喬救我。李喬快點救我。」


李喬實在無法只好自己也跳了下去,想用雙手把她托起送出來。因為他實在不忍心看到美麗的女孩在水中驚恐萬狀。說實話,他也希望藉此機會與歐陽夏珠來了個親密接觸,因為那坑口確實很小啊。

一跳下水坑,李喬馬上感覺到壞了,色心沒有滿足,煩心的事情卻來了-----自己也被定在這裡了。身體完全不能運動了,只有露出水面的雙手能夠活動,而且身體也不會掉入水下,只能這樣漂浮在水面上。李喬迅速地想到了各種武技,但是根本就不能擺脫目前的困境。他失望了,看來一時是出不去了,可以肯定是這坑裡或是這水裡有古怪。

因為坑口實在太小,他只有立即抱住了仍在大聲叫喊的歐陽夏珠,歐陽夏珠一感覺到李喬的身體便緊緊地擁抱上來,身體緊緊地貼著李喬,叫聲慢慢地小了。如此緊緊的擁抱,讓李喬明顯地感覺到了面前這女孩凹凸的身材和柔軟的身體,李喬也緊緊地抱著歐陽夏珠,邊享受著女孩的體溫邊思考著如何脫困。

自從掉下這個坑以後,儘管坑裡的水感覺很臟,是綠色的,也冷,卻一點也不臭。只是身體非常難受就彷彿有萬千螞蟻在盯咬著身體,所以李喬抱著歐陽夏珠時感覺要好過的多,因為他的注意力有點轉移嘛,嘿嘿,你懂的。

歐陽夏珠抱著李喬的身體,心中稍感穩定,隨即慢慢張開了眼睛,剛看到自己仍然浸泡在綠色的水裡時,她馬上緊張地問李喬:「這水是不是有毒啊?而且身上還特別難受。李喬,你趕快把我弄出去啊。」她的緊抱李喬的手臂稍稍地不好意思的輕開了一些,但又怕失去了李喬的身體,還是抱著他。李喬也用勁地抱著她,感覺著她柔軟的身體。同時看到她的情況非常奇怪,明明這坑裡的水溫很冷,可是歐陽夏珠的臉上卻是非常嬌艷而她的手臂也是一片通紅。他看一下自己的手臂,也開始漸漸紅了起來。李喬不由奇怪了。因為他過去所接觸的毒品都是非常猛烈的,而那些慢性毒品大都是無色無味的,這綠色的坑水看起來不像有毒。那是什麼東西呢?

李喬緩慢地運起自己的真氣,試圖用真氣排除體表的綠色水液,但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只是感到渾身難受的感覺更嚴重了。他問歐陽夏珠:「歐陽姐姐,你現在感覺渾身難過嗎。」

歐陽夏珠輕聲說:「剛才渾身難受,現在開始有點痛了,而且是每個關節、每個穴位都痛,痛得可難受了。你有沒有辦法讓我出去啊。我都想脫掉衣服了。」原來此時的歐陽夏珠渾身不僅痛,而且渾身發癢,奇癢無比。她只是靠緊緊地抱著李喬身體的奇異感覺來抵抗那股奇癢的感覺,她的臉蛋也忍不住靠近了李喬的臉上。她這一生可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囧迫的情況。各種感覺彙集在一起讓歐陽夏珠忍不住發出了哼哼之聲。那種聲音讓李喬感到無窮的**。但李喬也開始感覺到了疼痛,真如歐陽夏珠所說,真是體內的每個關節、每個穴位都如鋼針穿刺一般,真不是人能承受的啊。他也使勁地抱住歐陽夏珠,兩人不好意思面對面看著,但是他們的臉頰已經緊緊地貼在了一起。身體也緊緊地貼在了一起。歐陽夏珠的臉上出現了冷汗,滿臉都是掙扎忍耐的表情,這使她本來嬌媚鮮艷的小臉蛋顯得有點難看,不錯,真是扭曲的難看。而此時的李喬也是忍受著陣陣鑽心的疼痛,咬牙堅持著,而對身邊的美女已經漸漸地失去了感覺。

歐陽夏珠終於疼痛的哭出聲來,「李喬,我受不了。你掐死我吧。求求你,你掐死我吧,求求你-----」說著說著她慢慢地暈了過去。

李喬又感覺到一陣陣的疼痛難忍,渾身如鋼針亂剌般的疼痛剛過,一陣陣全身漲裂般的痛苦又接踵而來。他清楚地感覺到了自己的每寸肌膚都快要漲開了,那是怎樣的痛苦啊。身上已經滿是痛出的冷汗。他怒目圓睜硬是在這兒挺著。又一陣更為強烈的痛感從腳底湧來,從小腿、大腿、腰部、腹部、胸部、頸部直到頭部,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疼痛,李喬的眼睛已經充滿了血絲,緊咬的牙齒早已把嘴唇咬破,他完全是無意識的顫抖著,掙扎著,從頭頂到全身都是滲出的血珠,他就像一個血人,他的眼睛里也出現了大量的血塊,看上去眼睛全紅了,他的骨頭也在發出吱吱吱地錯響。甚至連頭皮都像被扯開一般,痛不欲生,沒錯,真的是痛不欲生。此刻的李喬靈魂已經出殼了。他已經回到那次與多波羅蘭禁地的最強魔獸禁地之魄的戰鬥。當時他被禁地之魄完全擊敗了,禁地之魄打得他完全沒有了還手之力,禁地之魄在肆意虐待他,從他的身上最少咬下了三十多塊肉來,甚至現在他的手上還有當時禁地之魄留下的咬痕。他是遍體鱗傷,四肢滿是露出的白骨,絕望,加上無邊的痛苦,讓李喬一生難忘。那是從外往裡的疼痛,而現在是從裡向外的巨痛,但是巨痛卻是那麼相似!

久久久久以後,疼痛慢慢地、十分緩慢的減退了。但李喬仍然懼怕,如果再有更大的疼痛來臨,他都是不知道自己能否再堅持下去。

突然頭頂傳來咕咕地叫聲,李喬抬頭一望,坑口出現了一隻魔界雄魂,魔界雄魂只在坑口出現了一下就不見了。痛苦中的李喬一下驚呆了。恍惚之中他依稀記得,剛才收拾上面的魔獸的遺體時就發現,差不多多波羅蘭禁地的高級魔獸都來到了這裡,甚至連最強大的禁地之魄、絕對強者金爪飛龍都來了,現在又出現了可以說是多波羅蘭禁地第二強的魔界雄魂,到底這裡出了什麼大事情了?是什麼原因引起他們蜂擁而至呢?在李喬的記憶里,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李喬苦笑著看看懷裡昏迷的歐陽夏珠,心裡暗暗自嘲:「這下完了,有這頭魔界雄魂在外面守著,看來我們是出不去了。」但是隨即李喬又想到:怎麼這頭魔界雄魂沒有攻擊我們呢?過去碰到多少次,它總是主動出擊,非要將他的敵人倒下為止。難道他也不好意思看見我們這樣男女擁抱嗎?這時李喬緊緊的摟住歐陽夏珠,身上還是不能運動,但疼痛感卻是明顯下降了,又能感覺到懷裡美女的芬芳了。但一陣忍不住的困意襲來,李喬也就抱著歐陽夏珠慢慢地睡去了。 第六章:危險

李喬被歐陽夏珠搖醒了,他掙開眼一看,他們兩人還在坑裡,但坑裡的水卻變成了粉紅色,一股難聞的腥臭味湧出水面。歐陽夏珠開心地看著他:「李喬,我們可以出去了。現在我們可以活動了。」她現在終於露出了微笑。李喬對她微微點頭說:「上面可能危險,你在這兒再等一會,我先出去看看。」

李喬活動一下筋骨,立馬竄出了坑口,因為他已經聽出坑口外三百米處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拼殺。只見他一躍到離地三十幾米的一株大樹上從上俯視下面,不由再次大為驚嚇,看見有多隻魔獸,而且是禁地內戰力絕對靠前的魔獸正在混戰,那隻出現在坑口的魔界雄魂正被兩隻金爪飛龍追趕著打成一團。還有一隻禁地之魄正驅趕著五隻銀爪飛龍,其它戰力稍次一點的魔獸也各自打成一片,這是李喬十幾年來在多波羅蘭禁地內看見的一場最剌激、規格最高檔的激戰。這麼多禁地強者魔獸一起出現,這是要逆天啊!

李喬見勢不對,不容他多想,立即提起歐陽夏珠拚命地狂奔起來,歐陽夏珠大聲地詢問著什麼,李喬此時完全不管她的問題,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身後追兵的兇殘之氣,他只有竭盡全力奪路而逃。兩旁邊樹木、河流、山丘一晃而過,李喬拚命朝一個自己知道的地方狂奔,他警告著自己,不能停下來,絕對不能停下來,不然我這條小命就沒了啊。他很想把歐陽夏珠丟了,這樣或許對她來說有更大活下去的希望,但又一想,如果自己一旦隕落,身邊居然沒有女人那會是多麼悲慘的情況啊,到了天上再去找女人,還不如現在就帶個女人過去,讓自己也不至於太寂寞。而且這個姑娘對我李喬還算不錯,也不能把她放在路上,一旦成了孤魂野鬼,今後找上自己那就麻煩了。於是他還得帶著歐陽夏珠,這個不能沒有啊。他用盡了自己的最後一點力氣,終於跑到了他心中的目的地。才放下歐陽夏珠,此地離剛才那個水坑已經有近百里了。可是剛剛停下,李喬就發現了跟蹤而來的魔獸。是一個巨大的怪物,它既有點像河馬,又有點象鱷魚,巨大的嘴巴,凸凸的眼睛,肉肉的頭部,圓鼓鼓的肚子,短而有力的尾巴,不知道它是怎麼追趕李喬的,它那龐大的身軀居然還能跑得這樣快!嘿嘿,這下對路了,我李喬的命大啊,居然是這個鬼東西跑來追我,在李喬眼中最笨的強者魔獸---天極醽。這種魔獸自認為很聰明,別的魔獸大戰它就守在一邊,有打傷打死打殘的,就由它負責處理,當然是由它的嘴巴來處理了。而且遇到比它更強的對手它就逃之夭夭。而一旦發現對手出現敗跡它就立馬進攻,絕不手軟。當然如果出現象李喬這樣臨陣逃跑的就更是它捕獲的對象了。但是它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在戰鬥中不夠靈活,移動速度並不佔優勢。所以在李喬的眼裡它就是笨東西一個。但是歐陽夏珠卻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龐大的魔獸,而且其勢洶洶,看上去面目十分猙獰,歐陽夏珠的心裡不由暗暗害怕,她不由自主的又靠向了李喬身旁。這個天極醽身長約有二十米,體高約有五米,有六條粗壯的大腿。這時它好奇地用兩巨眼看著李喬和歐陽夏珠兩人,好像不打算馬上進攻他兩人。

李喬不打算等下去了,稍微恢復了一點真氣,李喬就帶著歐陽夏珠立馬閃人了。

李喬不見了?天極醽奇怪地用它那一對水泡眼四處尋找。在離剛才李喬站的地方三十五米的地方李喬再次出現了,見天極醽東張西望的,李喬不由**般的出聲叫一下,天極醽看見他了,他還膽敢手挽著歐陽夏珠的細腰不馬上逃跑?天極醽生氣了,這不是明顯的看不起自己嗎?它緩慢地向李喬他們兩人走去,彷彿要用氣勢壓倒他們,不過還真的把歐陽夏珠嚇得夠嗆。此時此刻的天極醽是有點嚇人,它那本來就粗大的身體正不斷的漲大,一付威風凜凜的樣子,一付水泡眼也使勁地往外突,巨大如盤的嘴裡還呼嚕呼嚕地往外直噴粗氣,彷彿勝卷在握。李喬也在緩慢地向後退著,見天極醽遲遲沒有攻擊,李喬此時已經退無可退了,李喬只有主動出擊了,他的心裡暗暗祈禱:這個傢伙不要突然變聰明了啊。只見李喬祭出一個飛刀,使勁地朝天極醽砍去,同時放下歐陽夏珠用雙掌用力混成一個強勁的風柱往天極醽當面直衝而去,這下天極醽真的被李喬激怒了,只見它一聲怒吼,往李喬的身體上直衝而去,那個速度真是快,就象閃電一般。看來這個天極醽也的確是有本事的魔獸,不是浪得虛名啊。這下李喬的目的達到了,李喬此時已經處身到了一個巨在的植物前面,而那個植物叫尼瑪花,伸展著一百平方米左右的枝葉,非常荗盛,這種植物具有強大的自我保護功能,不管任何東西碰上它,都會被它枝葉的急速的突然捲曲吸呼進去,由於它足夠大,在吸附的過程中它的所有枝葉都一齊向里捲起,所以很難逃避。李喬引導天極醽到此處,見天極醽的表情沒有任何的恐懼,就知道這個天極醽對尼瑪花不了解。其實李喬之所以要奔跑近一百里到這裡來,就是依仗這裡的尼瑪花來對付敵人的。他已經用過兩次了,效果很不錯。

現在仍然如此,巨大的天極醽在李喬抱起歐陽夏珠閃身躲避的同時一下衝進了尼瑪花里,迅速被尼瑪花給卷了進去,只剩下那肥胖的大頭伸出在枝葉外面,它拚命的掙扎著,一對水泡眼露出了絕望的目光。尼瑪花開始吞噬天極醽,不大一會,天極醽的大腦袋也被吸了進去。

歐陽夏珠兩隻大大的眼睛此時睜的更大了,她難以置信地看著尼瑪花,多大的天極醽啊,不一會就沒有了?

李喬此刻才真正地鬆懈下來,他突然感到自己全身不對勁,他又看了一下歐夏珠,歐陽夏珠也對看著他,他們兩同時喊道:「太好了!--------」


兩人匆匆地回到家裡,李喬與歐陽夏珠迫不及待地同時就進行打坐練氣,讓體內的滾滾熱浪迅速運轉起來,隨即不斷地衝擊各自的穴位,不斷地感悟,突破,再衝擊,再突破。

第二天一早,歐陽夏珠就在李喬的房間前高聲大叫:「李喬,李喬,我突破了,我連續兩次突破了,我已經是帥級初階了。我也是帥級了。」

李喬苦笑了一下,兩次突破就了不起啊,老子可是三次突破了!李喬此時也滿心歡喜,因為他已經明顯感到了自己的真氣外泄,他也已經知道自己是宇級進階了。他想到本來歐陽夏珠也會是三次突破的,只是由於她當時昏迷過去,影響了吸收,所以才會少一次突破的。聽著歐陽夏珠還在門外使勁大叫,李喬便開了門讓她進來。

「我太高興了,兩次突破哦。我已經再次超過她了。」她興奮中調皮地指指妹妹的房間。「李喬,今天早上聽我妹妹說,我們已經出去四天了,就是說我們在坑裡呆了四天就有這樣的效果,真希望再在裡面呆四天啊。」李喬拉她坐下:「歐陽姐,別亂想了。當時你不是拚命也要出來嗎,那種難受的感覺你真的忘記了?嘿嘿,我也突破了。我在想是不是那個坑裡的綠水給我們帶來的機緣啊。我想當時多少高級魔獸在那個坑口附近戰成一團,是不是因為那個坑有特別的東西啊?」

歐陽夏珠稍稍冷靜了一下,還是止不住的高興:「可能吧,就是在裡面太難受了,當時一掉下去,身體都不能動了,而且渾身都特難受,我真是嚇壞了。還好,你來的及時。」想起當時兩人擁抱的情景,歐陽夏珠不由得臉紅了起來,但依然充滿了笑意,她真的很高興,畢竟四年了,都一直停留在乾級進階,這次一下就突破了兩階,成為了帥級初階,能不讓她興奮嘛。

那個坑裡到底有什麼奇特的東西呢?李喬思索著這個問題。

歐陽夏慧也跟著姐姐的身後進來了,她是來看看李喬的,因為她知道姐姐這幾天不知道遇到什麼機遇一下子就突破了武級兩階,她就想過來看一下李喬的情況,剛一進門,她就發現李喬變了。再回頭仔細看一下她姐姐也發現了變化。她一下驚呆了。李喬看見她的樣子不由笑了:「小妹,怎麼不認識了?太帥了吧?」

「真的,變帥了。而且變白了,姐姐也變白了不少。看來李喬也突破了吧?」歐陽夏慧肯定地說著。

李喬拿出魔石水晶打量了下自己,又向歐陽夏珠詢問道:「發現我變帥了嗎?」

「真是的,真是的,你變帥了。而且臉上沒有任何傷痕了。但是臉變白了,我不喜歡。」歐陽夏珠又鬱悶了,但她的臉上仍然充滿笑意伸手去拿魔石水晶:「讓我看看,我變美了嗎?」

「你也變美了,真的。」歐陽夏慧又好奇地問李喬:「啊,李喬,你身上出現真氣了,你已經達到宇級了?宇級高手?太可怕了。你們到底遇到什麼了?怎麼都這樣**呢?讓我也知道一下嘛。」其實他們此時都沒有注意到李喬與歐陽夏珠的身高都增加了。李喬此時已經一米八了,而歐陽夏珠也已經是一米七五了。

李喬認真地把他們幾天來的經過講了一遍。當講到坑裡的綠色水變成紅色水的時候,歐陽夏慧完全被驚呆了:「聖水伐骨洗髓?聖水伐骨洗髓?不可能!怎麼可能這裡有聖水呢!」

李喬也好奇了:「什麼是聖水?什麼是伐骨洗髓??」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聽我的意師系老師講,在歷史上有一種傳說,說是存在著一種液體,叫聖水。它的原色就是碧綠色的,無臭無味,但是浮力奇大,其中包含了多種靈氣,而這種靈氣來自天外大陸,它對我們幾個大陸的人都有著極大的益處,而相對不同的人體現出來的益處各不相同。對我們意師系的人來說,它會大量提升我們對意識的敏感度,對意識的控制度,而且對我們武級的提升也會有很大幫助。-----」

「那對我們戰師系有什麼幫助呢?」歐陽夏珠出聲問。

「這點老師沒有提到。但是他說起過,我們人類的第一個大道聖就得到過一滴聖水。至於他是如何得到聖水的沒有人知道。但是自從他得到聖水以後,武能和武級便開始快速提升,經過五百年修鍊最終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大道聖。」歐陽夏慧緩緩地說道,心中充滿了向望。

「那什麼又是伐骨洗髓?」李喬又問歐陽夏慧。

歐陽夏慧笑笑:「我們老師說就是用特殊的液體浸泡或氣體衝擊,把全身的骨頭、血液、經絡都全部清理一遍,以利於更好的吸收靈氣提升武級。經過伐骨洗髓后體內的所有雜質都被清理出去,所以修鍊的純凈性得到極大的提高,升級的難度也就大大降低,但是伐骨洗髓的痛苦卻是難以承受的。」

李喬和歐陽夏慧的眼中流露出了渴望與希冀的眼光。而歐陽夏珠更是激動的滿臉通紅:大道聖?我也能成為大道聖?真是太給力了!

「真說不定就是聖水呢。」李喬把當時的情況對她們說了一下,歐陽夏慧不禁說:「真的是聖水,我們能不能再弄點回來用啊。」

「但是那些魔獸怎麼會知道是聖水呢?難道它們對聖水有特別的感應嗎?」李喬又問。這次兩位姑娘都說不知道了。因為她們的老師沒有講過。

終於,李喬第一次為了歐陽倆姐妹的要求給祖爺爺發出了求救信號。不一會,祖爺爺回來了,李世良見李喬在家好好的,便厲聲問道:「有什麼特殊情況嗎?我還有正事呢。」

李喬和歐陽夏珠把他們倆這幾天的經歷對李世良說了一遍,歐陽夏慧把她們老師說的話也向李世良說了一下。李世良讓李喬和歐陽夏珠都站起來,他認真地看了一下他們倆人,高興的點點頭:「哈哈,都長高了嘛。喬兒升了三階,小珠升了兩階,現在可以肯定是聖水了,這下你們倆是受益非淺啊。連老夫都有點嫉妒了。好,我去看看。」

說罷他伸手抓起李喬便飛馳而去,歐陽兩姐妹跟著跑出了室外望著李世良與李喬快速逝去的背影都生氣地翹起了小嘴。

在李喬的指點下,李世良與李喬來到坑口相距兩里處便停了下來,只見那坑口現在只剩有十幾隻禁地之魄了,相隔很遠的地方有大批的魔獸在看著這裡。好像他們也知道了排隊等候。當然這是打出來了的秩序。

李世良發現,就是禁地之魄也是一個從坑裡出來后另一個再下到坑裡,看來他們的智慧也很高的。而李喬一下看見這麼多禁地之魄馬上驚呆了,他一直以為多波羅蘭禁地里的禁地之魄不會超過三隻的。因為實在太少見到了。

李世良對李喬說:「喬兒,你先回去,我去弄一點聖水,再看看能不能弄一隻禁地之魄回去。」

李喬提醒道:「注意水的顔色哦。」

「放心,聖水都有自潔功能的。快走吧。」李世良等李喬走遠以後就開始行動了。

李喬回到家中,便開始修鍊,此時的他感覺特別奇怪,一方面好像能力很大,大有氣呑山河之勢,另一方面卻真氣嚴重不足,一旦行動起來真氣難以為繼。現在明顯急需體內真氣的修鍊。李喬知道這就是武級一下提升三個階后的正常現象。於是他又進入樹心開始真氣的修鍊。經過了這次聖水的伐骨洗髓,再修練真氣的感覺就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說過去是日有寸進的話,那現在就是一時進尺了。李喬這時渾身舒泰,運行起真氣來毫無阻礙,吸收萬物靈氣也是與過去大不相同了。這時的李喬忍不住就從樹心處閃身而出,來到家附近的一塊平地,用手掌對準一塊石頭展開吸力,頓時手中就有了感覺,只見那塊石頭馬上就開始蓬鬆發漲,李喬上去一腳,就見那塊石頭早己化成粉末四散飛揚。李喬不由暗暗心驚,隨即找到一塊更大的石頭,用手吸收其靈力,手中的感覺更甚,但那塊大石已經炸開分成了幾十塊了。

哈哈, 召喚之國色生梟雄 **了,老子也會真正的吸靈了。於是李喬開始了更為瘋狂的修鍊。

晚風輕輕的吹拂,氣溫非常宜人,真是談情說愛的好時候啊。歐陽夏珠找到了李喬,李喬剛從野外回來,見到她來便高興地說:「歐陽姐姐,跟我一起坐一會吧。」

歐陽夏珠得意地說:「想要我給你當老師吧。說吧,想要知道什麼。」

「你那天說得戰師系、意師系、法師系我還沒有弄明白,他們之間是如何區分強弱的呢?難道戰師系可以與意師系的比武技嗎?」


「當然可以啦。我們學校里戰師系與意師系、法師系的比賽每年都要進行的。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的配合,如果配合的好,威力可以擴大幾倍、十幾倍。多人戰鬥中配合很重要,今後我們倆人就要多配合,效果會強很多的。」歐陽夏珠認真地回答說。

李喬也認真地說:「上次我聽你說過以後,老在想這法師是如何戰鬥的呢?」

歐陽夏珠想了想,恍然大悟般說道:「其實意師與法師的區別就象外科手術與內科手術的區別一樣,意師是專用技法攻擊人們的大腦,而法師是用法術對付人們的**。」

李喬又想了一下:「要是有這樣的武功又能力敵、又能攻擊大腦、又能用法術攻擊敵人的**就好了。」歐陽夏珠笑了:「所謂貪多嚼不爛。其實沒有那麼複雜,只要能戰勝敵人,用什麼方法都是一樣,只要足夠強大,就能一招致勝。」

「那也不一定喲。」隨著聲音走進來了歐陽夏慧:「心中時刻要有個敵人的概念,敵人也是人,他們也想戰勝我們。所以在戰鬥中能夠用儘可能多的手段去爭取主動權有什麼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