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凌也想收手。但是他嘗試了好幾次都無法將那茶壺的蓋子蓋上,尚晴的暈倒也讓他心中感到了震驚,看了這個茶壺對她的傷害力不小。

他猛然的將這把茶壺藏到了自己的身後,替尚晴擋住了那些致命的光芒,然後用力合上了那把茶壺子。

終於成功的閉和了茶壺,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若是真的傷害了尚晴,他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的自處了。

洛紅裳攙扶著昏迷的尚晴走出密室的時候大家心中充滿了不安,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邪門了,還是早些離開為妙。

「咚咚!」正當他們想離開這個山洞的時候李凌卻聽到了幾聲巨響。

所有的人都不自覺的靠在一起,剛剛經歷了那麼多詭異的事情。他們都有些害怕了。

四處查開了一番,李凌卻發現這個奇怪的聲音居然來自於洞穴中央的那幾口棺材。

「我們,我們還是快點離開吧!」人群之中傳來一陣陣牙齒戰慄的聲音,早有膽小的姐妹開始催促了。

又是「喀嚓」的一聲。其中一個觀察蓋突然飛了起來,接著就是第二個,第三個。躺在棺材中的長老們居然坐了起來。然後從棺木當中走了出來。

「長老!」。

「師尊!」。

各自門下的弟子們此刻卻是激動起來,她們趕緊跑了過去,想要親近自己的師長。

「慢著,不要過去。」李凌出聲喝止道,眼前的事情真的是太突兀了,怎的尚晴剛剛打開了那個茶壺。三個長老就從棺材中出來了?

可是這個時候卻已經有點晚了,長老們一抬手就打出了一道道的白光,沖在前面的兩個姐妹就躺在了地上。


「糟糕,她們真的不是長老!」。長老們和她們弟子的感情是何等的深厚,豈會隨便的攻擊她們?

李凌急忙又打開了茶壺,將壺口對準了它們。一道道白光從壺裡沖了出來直奔三個長老,片刻之後就將她們籠罩了起來。

「啊..」。

長老們痛苦的呼喊起來,然後開始劇烈的掙紮起來。

李凌這個時候感覺到手中的茶壺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然後三個長老掙脫了白光的束縛向洞口跑去。

洛紅裳告訴他說現在還躺在棺材當中的只有七長老一人了。

彩虹島的弟子們出了山洞四下尋找的時候長老們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一天之後,尚晴依然沒有清醒過來,李凌等人十分的著急,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未完待續。。)

… 尚晴的昏迷使李凌陷入了一種手忙腳亂的境地,他費盡心思也沒有找到病因,若是她長久的昏迷下去,只怕對身體會有很大的妨礙。

洛紅裳卻是找到了關於那個玉質茶壺的記載,傳說聖殿的祖師曾經使用過一種叫做煉妖壺的神器,它對世間的所有妖物都有克製作用,擁有莫大的威能,想必就是此物了。

「那這麼說尚晴不會是妖怪吧!」。李凌稍微思考了一下問道。

「怎麼可能。她很小的時候就來到了彩虹島,家世清白,父母也都是正經的人族,我猜想一定是某種妖物佔據了她的身體,控制了她的思想,操縱著她打開煉妖壺的。」洛紅裳有些憂慮的說道,也不知道尚晴到底從壺中放出了什麼東西,眼下只能走一步說一步,隨機應變了。

李凌心中也有些凄然,煉藥壺中的妖物佔據了幾位長老的身體,卻不知道她們到底去了哪裡,若是這些人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這筆帳遲早要算在紫凰宗的頭上。

「不好了,尚晴師妹清醒過來了,不過她現在正拚命的攻擊負責照顧她的兩位師姐。」李凌兩人正在商量對策的時候卻有一位師姐跑了過來,告訴他們一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的消息。

「這..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再說吧」。李凌立即就拿定了注意,急忙向尚晴的房間跑去。

當他們到達那裡的時候卻見三人正打的不可開交,將房間的東西弄的亂糟糟的,尚晴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即便是遭到了兩位師姐的圍攻也絲毫不落下風。

更可怕的是她居然不時的就使用一種劍技,兩個師姐常常打著打著就自相殘殺起來,而她卻趁著這個機會向兩人下手。

眼見兩位師姐又陷入了困境。李凌再也不想袖手旁觀了,他打開了煉妖壺的蓋子就將它對著尚晴罩了上去。


她正在得意洋洋的邪笑著看著兩位師姐在痛苦的掙扎的時候,卻不料一道白光將她整個籠罩起來。

「啊..」尚晴尖叫了一聲,臉上顯出一種痛苦的表情,她沒有想到李凌這麼快就到了,而且還用那可惡的煉妖壺來對付自己。

不一會兒的工夫。她的臉上就凝集出了一粒粒的香汗,但是她始終沒有哀求李凌放過自己,她知道對方不會相信自己,更加不會因為自己的軟言相求而改變初衷。

「住手啊,你這樣會傷害到她的!」。看著尚晴在地上不住的哀號,洛紅裳有點看不下去了,若是因此而傷害了她本人,這樣做只是讓那股邪念做受漁人之利而已。

「李大哥,洛姐姐。救我啊。我好痛苦!」。李凌正手足無措的時候卻聽到了尚晴的喊聲。她此時隨面露焦急之色,但是目光澄清,已然沒有了方才那種暴戾之氣。

李凌趕緊收起了煉藥壺,洛紅裳一把將她幅了起來,然後關切的問道:「你現在怎麼樣了!」。

「還好吧!」。尚晴神色複雜的看了李凌一眼,不知道該抱怨還是感激,他暫時驅除了自己身上的邪念,卻也帶給她莫大的痛苦。

「現在怎麼辦。雖然暫時將那股邪念鎮壓了下去,但是我怕……」。李凌將房門關好的時候小聲的向洛紅裳問道。這件事情不解決,他們就別想安寧。

接下來的幾天里,雖然尚晴再也沒有被那股邪念佔據身體,但是大家都非常的擔心,洛紅裳經過反覆考慮之後決定將她所修鍊的《萬法唯一咒》傳授給她,這道咒法的作用就是無限的增強自己的精神力。是為了吞噬其他的劍靈而準備的,現在只希望它能夠幫助尚晴吞噬了那股邪念。

想到就做,洛紅裳果真就將自己的絕學無私的傳授給了尚晴,這法咒卻是真的有效,什麼時候覺得那股意念在自己的身體之中蠢蠢欲動的時候只要念動它就可以了。

一連幾天那股惡念都沒有什麼動作。正當大家以為只要她努力修鍊就可以將邪念徹底煉化的時候,尚晴卻停止了修鍊,用她的話說就是自己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另一股意念的焦躁和不安。她不想傷害對方。

這個結果使李凌他們很是驚訝,若不消除這個後患,就相當於在尚晴的身體里埋藏了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爆炸的危險,這樣讓他們怎麼放心的下?

「她是不會傷害我的,以前是為了要拯救自己的夥伴才不得不利用我。」尚晴右手一仰,一道紫色的氣體飛了出去。

洛紅裳心中一喜,她知道那股不知名的意念已經從尚晴的身上出來了,

片刻只后一個潔白的狐狸從遠方跑了過來,飛身上了尚晴的肩頭,示威似的舉起了自己的抓子,並且沖這李凌叫了幾聲。



「李大哥,她說它已經從我的身體中出來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在針對它了。」尚晴似乎明白了狐狸的意思,他急忙向李凌解釋起來,若是再產生什麼誤會,那可就麻煩了。

「她真的有這麼好心?」。李凌表示懷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天知道這妖狐是不是暫時的穩住他們。

李凌雖然懷疑,但是卻沒有再動手,而尚晴則告訴她們,原來這隻狐狸早再幾年前前任宗主打開那個山洞的時候就已經附身到她的身上了,只是當時它的念力還比較弱小,不足以成事而已。

如今它放出了自己的同胞,也算是了了心愿,今後它一定不會在加害尚晴了。

諸事已畢,李凌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雖然結局不是那麼的盡如人意,但也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只要尚晴不再出現什麼意外。那其他的事情他也無法顧慮那麼多了。

這個時候卻突然的傳過了一個消息,十年一次的天選就要開始了,而這一次負責此事的卻是中央島嶼的大弟子蕭遠山,彩虹島嶼的弟子們都沸騰起來了,這可是一個鯉魚跳龍門的機會,若是能夠成功,就可以一飛衝天了。(未完待續。。)

ps:訂閱不好,有些失落,但想到好友們的支持,又是全訂又是打賞的,我更多的還是感動和感激,謝謝!拜謝!

… 那狐狸的靈魂從尚晴天的身體當中出來以後,李凌等人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這些天紫皇宗的眾人為了她的事情忙的上

聖殿將武器的等級分為兵器、法器、寶器、靈器四等,其中兵器分為黃階兵器、玄階兵器、地階兵器、天階兵器四等,法器、寶器、靈器、都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等。

煉妖壺能夠隨意鎮壓像九尾狐這樣的妖物,想必至少已經是靈器級別的法寶,想來一定是紫凰宗的祖師們費了不少的力氣才弄到的,沒有想到現在卻白白便宜了李凌。

對於煉妖壺的歸屬大家是沒有異意的,李凌身為這段時間和弟子們患難與共,給她們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他有資格擁有這件寶貝。

只是他手握煉妖壺,那隻狐狸就只能對他敬而遠之了,就連尚晴和他的來往也少了起來。

天選之路開啟的消息傳來的時候整個所有都沸騰了,大家都期望著自己能夠成功,然後如同魚越龍門一樣從此有個好的前程。

所謂的天選之路其實就是聖殿再選拔戰士,入選的人可以成為聖殿的核心弟子。聖殿會傾盡全力培養他們。讓這些人的潛力得到最大的發揮。

當時,聖殿培養他們的目的就是讓這些人更好的為聯邦服務,一旦這些人成長起來之後,他們就會被送到域外戰場參加戰爭,接受血與火的考驗。

戰爭雖然危險,但是卻也是最能鍛煉人的方法之一,傳言幾大分殿的殿主都上過戰場,在域外戰場取得過輝煌的戰績,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能力和威信統領各個分殿,抗起聖殿與聯邦甚至是整個人類的未來。

只是想要入選哪有那麼容易。別的不說,彩虹島已經數十年沒有人被選上了。

話雖如此說,可是噹噹家聽到這次中央島嶼的掌教大弟子蕭遠山竟然親自負責彩虹島的選拔,並且還來到了這裡的時候大家都顯得無比的興奮,她們有一種突然被人重視的感覺。

更加令這些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蕭遠山居然就住在了彩虹島,而且還主動要求見李凌和夏紫月兩人。

莫非大殿主還和彩虹島有什麼瓜葛不成?一時之間大家紛紛亂猜起來。

李凌兩人到達客廳的時候卻發現那裡已經人滿為患了。大廳之中不但有本派的弟子,而且還有前來打聽消息或者是妄圖疏通關係的其他分支的人。

彩虹島已經多年沒有這麼風光過了。甚至連空間殿的人也過來幫忙了。以杜明為首的一幫弟子滿面微笑的穿梭在眾人之中,聽著別人的奉承,得意之情不於言表。

不過當杜明看見李凌兩人過來的時候,他的臉色逐漸陰暗了起來。真是晦氣,怎麼什麼時候都可以碰到這兩個人?

劉蕊心中也很不爽,她實在是有些不明白,怎麼師傅又將他倆個叫來了?臉色一紅,她離開大廳到別處去了。雖然李凌當眾也表示過要和她解除婚約,但是兩人見面難免有些尷尬,尤其是她還曾經陷害過他。

現在的李凌才沒有工夫搭理這兩人,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青蓮宗的人要見他們,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沒有和青蓮宗有過任何的交往,看來問題是出在夏紫月的身上。可是一路行來,她始終沒有和自己透露半句。

兩人直接進入偏廳的時候頓時引起了一片嘩然,那裡可是中央島嶼的大弟子和彩虹島的長老們待的地方。這兩個年輕人居然就這麼輕易的進去了,一時之間其他個派的人紛紛向青蓮宗的人打聽起他們的身份來。

進入偏廳的時候。李凌發現05和各位長老們現在居然全部在這裡。而坐在首位的卻是一個頗為英俊的年輕人。想必他就是中央島嶼的大長老蕭遠山了。

幾位長老看見李凌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他們心中不禁有些鄙視,太沒有禮貌了。一個人的身份是早已註定了的,就算是這個煉藥師做了做了另一支脈的負責人,依然是爛泥扶不上牆。

見到李凌兩人過來,坐在下首的宗主急忙向蕭遠山小聲的嘀咕了幾句。態度異常的謙卑。

「師妹!」。蕭遠山馬上站了起來,對著夏紫月激動的說道:「師傅他老人家讓我給你帶個話,說是夏家的人這幾天就到。」

在坐的幾個彩虹島的長老們聽到這話一個個的蒙了,這女子和中央島嶼甚至是大長老也有關係?

李凌心中也是一驚,不過他很快就定下心來。夏紫月小的時候在彩虹島上待過,或許她的長輩帶她見過大殿主也說不定。

不過夏紫月心裡也有些不高興,這個中央島嶼的大殿主怎麼能在各位長老的面前提這事?這不是要暴露她的身份嗎?

錯位人生

蕭遠山看到夏紫月和李凌並排走了進來,又看到兩人態度如此的親密,他的心中一下子也變得冰涼。

說實話沒,師傅特意讓他負責彩虹島的選拔工作,主要是為了讓自己給夏紫月帶句話而已,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師傅如此的重視一個人。

不知不覺中,他心裡也打起了小算盤,若是自己能夠俘獲夏紫月的芳心的話,他一定能夠得到夏家的幫助。

只要看他師傅對待夏紫月的態度就知道夏家的勢力絕對的小不了,若是有他們幫助的話,自己下一任大殿主的身份可就十拿九穩了。

可是沒有想到李凌和夏紫月兩人的親密舉動徹底的打破了他的幻想,現在自己也就只能羨慕一下李凌了。

看來蕭遠山讓夏紫月過來的目的只是傳幾句話而已,至於選拔的事情他和真的沒有打算將具的事情告訴兩人,隨意應付了幾句就讓他們出去了。

李凌牽著夏紫月的手走出來的時候,大廳里的人都沸騰了起來。他們已經從小廝的口中得知了夏紫月的身份。

尤其是劉蕊,她此時心中更是不安,不知道夏紫月是不是會仗著自己家族的勢力進行報復。(未完待續。。)

ps:繼續求訂閱!

… 李凌雖然不想理杜明和劉蕊兩人,但是卻不代表他對這次遴選不重視,現在所有的聖殿弟子都知道,這個天選之路要比以往幾界重要很多。

在域外戰場上,其他各族蠢蠢欲動,虎視耽耽的盯著聯邦這片星域,他們念念不忘將聯邦政府納入到自己的勢力範圍。

前方戰事緊張,所需要的戰士也就更多,同樣也就代表著可以擁有更多的立功機會,若是被選中的人,只要不死在戰場上,那麼這些人的前途絕對是不可限量的。

更何況這次被選中的還有其他的獎勵,據說這次的佼佼者將會獲得一顆補天丹,這種丹藥極其珍貴,不僅能夠增強資質,而且還可以提高服用者的一個大境界。

整因為如此彩虹島的人才躍躍欲試,就連修為低下的尚晴也想報名參加,只不過蕭遠山說了,想要參加選拔至少需要化液期的修為,李凌也才剛剛夠資格而已,而她則只能望洋興嘆了。

「主人,這次選拔我就不參加了,若有必要我會以紫凰劍的人份輔助你的!」。看到其他姐妹都是一副熱情高漲的樣子,洛紅裳有些意興闌珊。

她在彩虹島上待了這麼多年,卻從來沒有參加過選拔,這樣被選中的人都是要被派往域外戰場的,所以對異族的防範也就更加嚴密一些,她知道自己即便是參加了也不會成功的。

不過這次她雖然依舊不能參加,但是她可以選擇跟著自己的主人,一旦李凌通過了,她也有可能到域外戰場去看看。

身為劍靈,他其實並不奢望能夠像其他的異能者一樣建功立業,只要能夠護著自己的主人和那幫姐妹們平安無事就行了。

雖然原本參加選拔的條件是要求各分殿的內門弟子才可以參加。但是由南宮涵月親自推薦,再加上其他弟子們的請求,蕭遠山只得面前答應李凌參與其中。

雖然蕭遠山一再強調選拔的時候要公平、公正,但是李凌卻發現了其中的貓膩。只要是水、木兩種屬性的女子,選拔就相對的寬鬆一些。

李凌仔細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這兩種屬性的人覺醒的大多是一些輔助異能。或許擁有輔助型異能的人才是戰場上最稀缺的吧。


只是可惜他沒有將自己的這個想法告訴洛紅裳,若不然的話他就會明白聖殿每次所側重的屬性都是不一樣的,若是他知道了這些,只怕就會重新審視這次選拔了。

在重力室李凌發現他所承受的要比別人的重力多的多,進入之前洛紅裳曾經悄悄的告訴過他一般測試過異能等級真實以後,這個負重測驗只是隨便走個過程而已,最多不過是八倍的重力,這對於一個化液期的異能者來說根本就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可是他一進入重力室就發現這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他剛一進入雙腿差一點被壓趴下。他所面臨的只怕是十六倍的重力都不止。

更加可怕的重力還不斷的在增加,李凌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負重越來越大,他頭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掉了下來。

「難道說蕭遠山這傢伙想故意陷害我?」。心裡想著,李凌的眼前浮現出了蕭遠山看夏紫月時候色咪咪的樣子。他更加堅信蕭遠山是故意針對自己了。

「真他媽的晦/氣,沒有想到中央島嶼的弟子居然也會是這樣一種人!」。李凌心中不斷的鄙視著,使用空間之力和這些重力對抗起來。

雖然空間之力可以幫助他緩解一部分壓力。但是畢竟那壓力整在逐漸的變大,片刻之後李凌有感覺到了大山一般的壓力。

現在的李凌簡直難受極了,這個時候他都有一種逃避的想法。若是自己能夠瞬移出去或者是逃到自己的異能空間,想必可以好受一些吧。

想到異能空間他便有了注意。自己身上的那點異能自然是無法和他身上的重力相比,若是自己從異能空間中抽取巨量的空間之力的話,那這些重力只怕也無法奈何自己了吧!

李凌從異能空間抽取空間力量對抗重力的時候,他身上壓抑的感覺才慢慢的消失了,他輕鬆的站在重力室中央,臉上掛著微笑。但是心裡卻在不斷的咒罵著蕭遠山。

遠在觀測室的蕭遠山不禁猛吞了一口吐沫,九十六倍的重力李凌很應付的如此從容,他到底是不是人啊!

而當李凌問起的時候,蕭遠山也有了自己的說辭,李凌雖然說是彩虹島的人。但是他畢竟也是個男人,怎麼可以和那些女子一個測試標準呢?

既然已經通過測試,李凌也不想和他一般見識,偷偷的向洛紅裳打聽了一下,這次通過初試的人比以往要多很多,超過一半的人都通過了測試。

「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情況,以往最好的一次我們彩虹島也不過是通過了兩成不到!」。洛紅裳鄭重的告訴李凌,她心中也在納悶,難道是前方戰事吃緊,聖殿的高層來這裡找炮灰來了?

不過只也不對,她們雖然只是一些末代弟子,但是這些人所代表的卻是彩虹島的未來,若是其他島嶼也這樣選拔,那聖殿高層會同意嗎?

不過這次只是初試,至於到中央島之後具體還要怎麼測試,那李凌就不得而知了。

測試完以後蕭遠山就離開了彩虹島,他告訴那些被選中的人十天以後再到中央島嶼去參加下一輪的測試,能不能被選中還要看以後的表現。

能夠有有如此多的弟子入選,彩虹島的人自然是很高興,十天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足夠他們好好的休息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