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仙兒嬌嗔的白了張揚一眼,更像是調情。

「大人敷衍仙兒……」

「怎麼可能?」

張揚哈哈一笑。

「那我問大人,這首曲子好在哪兒?」日上三竿,潘筠來才勉強睜開眼睛,房間里就只有他一個人。

他剛一起身,就又重重的跌回去了。那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疼痛,讓他除了想趴著根本就不敢想別的。

俞君識……

回想起昨晚的瘋狂,潘筠來忍不住捏了捏眉心。不是說好一次嗎?到他那,怎麼變成一次又一次了?

俞君識推門進來,端著早飯,喊他:「來來,起來了。吃些東西,等下我們回家。」

潘筠來給他一個後背,蹙著眉頭不看他。

「來來?筠來?潘老闆?」俞君識知道他醒了,估計是跟他置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