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河寶恩還打算邀請權至龍參與mv拍攝來著,最終居然也是因為兩個人都太忙,行程完全對不上!

兩人合拍mv的計劃就此告吹。

9月末的dslive中,權至龍明目張胆地給自家女朋友打廣告……

「10月1日,yg的代表女歌手~yg之光!wuli寶恩的首張個人英文專輯就要發布啦~喔呼哦~~~」

權至龍自己的褲兜里掏出兩把花瓣,一個人自嗨著,在鏡頭面前撒花。

「她這次的專輯很棒!裡面還有我參與制作的哦~」


豎起手放在嘴邊,壓低了聲音,像是在說什麼秘密一樣。

「嗯,我們經紀人現在正用提示板告訴我,讓我多講自己的事情……」

權至龍推了推鼻樑上的魔鏡,把頭微微前傾,像是在確認提示板上的字跡。

「好吧,10月1號一定要記得去聽哦~我要和我的親故聊天了……」

帶著小花帽的權至龍轉頭,突然一聲大喊:


「詠裴!!!」

10月1日,十首歌曲空降美國各大音源網站。同時一些音像店裡也出現了名為《ouch》的精美專輯。

專輯的封面上並沒有河寶恩的照片,而是以漫畫手法繪了一張紅唇,雙唇生動地張開,做出了呼痛的口型。

正如專輯名稱那樣,這個封面也來得很直白。

就是一張性感的紅唇,遭遇了未知的某種意味后,猝不及防之下驚呼一聲:

「ouch!」

這也就是《ouch》的概念了。

在mv中,河寶恩飾演了一位性感而優雅的小淑女,她為了接近自己心儀的人而裝模作樣,儘力想展現自己最完美的一面。

可是天不遂人願,意外連連發生。

她在心上人面前連連出糗,而導演把她被網球砸到、穿高跟鞋扭到、除毛貼被慌亂地一把撕開時的畫面,全都剪到了一起。

配合著她的副歌部分,就是……

「ou!ou!ou!ou!ouch!!!」

河寶恩在mv中的表情,以及她加在歌曲中的情緒,都遵循了一向誇張的美式演繹,使歌曲顯得生動而可愛。

同時為了強調歌曲的詼諧與歡快,導演在劇情中穿插了好幾段河寶恩的臉部特寫。

她煩惱地瞪著鏡頭,她羞澀地看著鏡頭,她呼痛時緊緊皺起了眉頭,下一面卻意識到自己還在鏡頭面前,於是訕訕地笑著。

河寶恩的表情很有亮點,閃瞎了一群曾經的感性寶恩的死忠粉。

但僅僅只是表情,還不足以讓這幾幅畫面成為經典。

河寶恩在拍攝mv過程中,突發奇想地將雙手撐在臉側,在做出表情的同時,給自己的表情加上了手指的舞動。

站在一旁觀看的費南迪覺得效果很好,於是連夜把本來已完成自己工作的編舞老師又叫了回來,重新設計手部動作,讓幾段表情特寫的畫面,變得更加精彩。

「嗚嗚嗚……《nifty》的時候,我以為我的女神已經萌到極限了,沒想到啊沒想到……」

「我女神15歲時就能唱出人生百態,長到22歲了居然來個大反轉!請問那少女系的嬌俏感到底是怎麼突然冒出來的!啊啊啊我女神逆生長了真是美到冒泡!!!」

「誰能告訴我作詞作曲人里有權至龍是什麼鬼?這麼萌的一首歌下面居然掛著他的名字!請問他到底負責了哪一部分?!請告訴我!!!」

「樓上的都不要吵不要鬧,《ouch》的手指舞學起來~就算臉大就算鼻子塌~也要堅定地跟上偶像賣萌的步伐好嗎~」

「贊樓上!學起來學起來!」

河寶恩覺得……自己一輩子的蠢,估計都在《ouch》的mv里賣夠了。

而gem也果然對她是真愛,明明全是是她糗到爆的劇情,居然好意思喊「不行了我偶像萌翻全宇宙了」

……

果然是太久沒在韓國回歸,她的gem都已經被她逼得不正常了么。

《ouch》是作為主打歌推出的,也是整張專輯里最搶鏡最大眾化的曲目。

粉絲為了這樣一首顛覆河寶恩形象的歌曲興奮完后,靜下心來,才發現河寶恩又延續了在個人專輯上的一貫作風——首首精品。

任性且瘋狂。

在這張專輯中,其實有一半的歌曲,都是當她被無奈地困在戚何的病房中,無事可做也無處可逃時,所記下的歌詞和旋律。

病房是雪白的,窗戶偶爾會打開。

很多時候,病房裡除了換藥的時間快到,不會有太多人過來打擾。

床上躺著她的前世,房間里困著她的今生。

她百無聊賴而又感慨萬千,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寫歌。

但她不允許自己悲傷,雖然看起來狀況很慘,可是她知道另一個世界里,有人還在等著她。所以她不悲傷,她把這段像是待在牢籠里一般的時光,當成與自己對話的時間。

河寶恩與河寶恩,對話的時間。

《mr.blue》是權至龍很喜歡的一首歌,因為這首歌是那樣明目張胆地,「抄襲」了g的《blue》。

「門開了,又關了。」

「才剛剛分開,又開始想念了。」

「你在明,我在暗。」

「you』resingingyoublues.i』mdrowninginmymr.blue.」

「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版權費呀?」

權至龍第一次聽到時,就曾開玩笑地這樣說著。

「只是用了一句《blue》里的歌詞而已,之後大家都會知道我在致敬g的,到時候你們得給我廣告費才對。」

那時候擋在她與權至龍之間的門,並不只是一扇5cm的木板,而是兩個時空間的若干個光年。

她靠在偶爾被開啟的窗前,不自覺地,就哼起了g的《blue》。

每哼一遍,就更加想念。

還有河寶恩回想著或許再也不能賽車,回想著太陽的溫度,回想著微風吹過後視鏡時的顫抖。

小時候劉在碩背著河寶恩走過的雨天,到美國后d.p帶著河寶恩泡過的夜店……

一切的一切,讓河寶恩感動或欣喜的東西,全都可以成為她的節奏和旋律,通過一張製作精良的英文專輯,成為河寶恩向世界人民鄭重的自我介紹。

不是第一次,但希望會成為最後一次的——河寶恩的自我介紹。

從此以後,她想要所有人都認識她。

「寶恩贊!!!eni贊!!!新專輯太好聽了!!!好聽到cry!!!」

「總覺得寶恩的作品和以前不一樣了呢,雖然歌曲的內容還是很令人感動,但不像以前總是有些令人想哭的感覺了。所有的作品都更完整了有木有~更偏向於講故事而不只是表達某一種觀點了有木有~」

「樓上!木有!寶恩的歌里一直都很有態度!不懂不要瞎說!」

「樓上不要激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解讀,樓上上其實也是在誇寶恩,她的視野更開闊了,所以不再基於表達自己的觀點,而是把自己隱藏在故事中,讓聽眾自己去解讀。」

「樓上全是大神……我不說話,我就靜靜地刷榜!樓下的都嗨起來~一起投票一起飛~」

「一起投票一起飛~」

「一起投票一起分~」

樓被成功歪掉,一腔熱血存了許久無處發泄的gem,迎來了一個又一個的不眠夜。

「你覺得我能在年末之前,趕上鳥叔在youtube上的點擊量么?」

河寶恩微閉著眼睛,任由化妝師給自己上妝。

「有點懸。」

權至龍靠在旁邊,幫河寶恩翻看著youtube上的戰局。

「哥那邊的點擊率一直在爆表,《ouch》比《江南stlye》晚了三個月,雖然差距在縮小,但想趕上還需要時間。」

化好妝的勝膩目不轉睛地瞪著他們兩,一直瞪到權至龍都受不了了,轉過頭來沒好氣地道:

「wei?!」

「我討厭你們!」

勝膩一臉憤恨地倒在沙發上,用腳踢塔普的腳後跟。

「哥!我們也聯手進軍美國吧!」 權至龍已經很久沒在演唱會上,唱起過《breathe》了。

所以當11月,《breathe》的前奏剛在g世界巡演的紐約場館中響起時,甚至還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權至龍接下來是要鬧哪樣。

「ican』yit,寂靜沉睡的夜晚。」

「出現在我夢中的你,是那麼地美麗。」

權至龍低喃著,現場所有的燈光都暗了下來。舞台背後被掛上了巨幅的白紗,耀眼的白燈從白紗後面照射過來,把女孩曼妙的身影投射在了簾幕上。

「amazingbaby.」

「itbaby.」

白紗在強風的吹動下前後晃動,原來並不是一整塊,而是若干條層層疊疊著。

一隻手從紗布后伸了出來,隨意地撥動著布簾。

她的手,是隨著腳步的輕移在滑動。

慢慢地、慢慢地、她站到了權至龍面前,臉龐若隱若現。

「在這段時間裡,you&mehard-core.」

「re.」

隨著一聲輕輕的嘆息,像是歡愉,又像是可惜。

簾幕中的手把權至龍也拉了進去,他們的身影被投射不斷飄動的白紗上,被布條和光影拉扯著,像是陷入了一場迷幻的夢境。

「ican』tbreathe~ican』tbreathe!」

所有的白紗全都墜下,舞台上只剩一豎頂光,猛地照射在兩人的身上。

河寶恩用手指挑逗著權至龍的指尖,然後轉到他的身後,緊緊地抱住了他的胸膛。

而她身前的人還在唱……

「你緊箍著我,這樣的感覺,我並不討厭~」

「ican』tbreathe~ican』tbreathe!」

權至龍牽引著河寶恩的右手,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兩個人對視著。

「黎明來臨了,我也不願醒來~」

河寶恩一個wave,僅與權至龍的身體保持2cm的距離,嘴唇曖昧地輕擦過他的喉間。

「ican』tbreathe~」

如果河寶恩沒有聽錯的話,權至龍的聲音抖了一下。

一張大床從舞台中央升了起來,權至龍視若無睹,繼續站在台前rap。

河寶恩身穿寬大的白色襯衣,獨自歡樂地在床鋪上跳著。

像個神經病一樣。

「ican』tbreathe~ican』tbreathe!」

「你緊箍著我,這樣的感覺,我並不討厭~」

一群身著火辣的美女圍到了權至龍身邊,在他身前身後扭動著,陪著他四處走動與粉絲互動著。

而原本應該羞澀臉的粉絲們居然是一臉驚惶。

因為後面……後面的河寶恩居然開始拆床了啊啊啊啊!!!

把枕頭扔到地上,把床單揉成一團踢得遠遠的。


床頭板是特製過的,被河寶恩一踢,就飛了半邊。

權至龍抽空回頭看了一眼,覺得自家女票絕對是玩嗨了,因為她正蹬著腳,打算把沒被鋸過的那半扇木板也踢下來……


「ican』tbreathe~ican』tbrea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