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氣餒,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明明她也有錯,一聲不吭的離開,然後在自己快忘記她的時候突然又回來,以一個全新的她回到自己身邊,到他發現自己對她再次心動,萌生愛意的時候,突然告訴他她已經有了男朋友,他是人,又不是石頭,當然會生氣,會難過,心也會痛。

想到這,沈彥有些賭氣的決定不道歉,也沒有安慰,就這樣兩個人安靜的坐在車裡。

大概過了兩分鐘,吳耀妮依然沒有轉頭,沈彥看著車窗上滿是淚水的吳耀妮,有些坐不住,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說話說的重了,也許她的離開真的有難言之隱的時候。

正在沈彥絕對鼓起勇氣道歉時,吳耀妮突然轉頭看著他,臉上的淚水已經被他不注意的時候擦乾淨,對著他故作輕鬆道:

「沈彥,你何必這麼說呢,我們的事情早就已經過去,何況你都快結婚了。」

一句話,把沈彥剛剛的愧疚吹的煙消雲散,看著吳耀妮臉上礙眼的笑容,沈彥咆哮道:

「不要跟我說結婚,你沒資格,你嫉妒嗎?如果你嫉妒,你當初為什麼選擇離開我。你要知道是你先選擇離開我,是你!」何況他和謝藝馨只見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又哪裡的結婚,這分明是借口,離開他的一個借口。

「所以我從來不會奢求你原諒,我也從來沒有指望過我們只見可以再回到從前。」

吳耀妮的聲音向是透過谷底穿進沈彥的耳中,有著淡淡的憂傷。


沈彥看著吳耀妮臉上因為他的話略顯痛苦的表情,疼痛的心突然有了一絲快感。

連帶著疼痛也減輕了許多。

就在這時,沈彥的手機聲音響起,是謝藝馨:

「阿彥,你今天在哪裡?」

沈彥的手機和車子連在一起,所以開的是揚聲器,吳耀妮和他都聽得到。

「什麼事情?公司有聚餐,我今天晚上會晚點回來。」

明顯沈彥的聲音不是太好。

電話那端的謝藝馨也聽出沈彥此刻心情不是太好,所以只是一個淡淡的回了一個「哦」字,打算掛電話。

沈彥餘光看了一眼吳耀妮,此刻的她正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和謝藝馨的通話上,突然想到了一種報復的主意,於是沈彥收起了煩躁的情緒,換了個相較柔和的語氣道:

「今天都是公司里的人,正好你待在家裡也無聊,一起過來吧。」

說完看了一眼吳耀妮,她的表情未有變化,以為她是沒聽到,故意提了一個分貝再次說道:「到時候可以一塊回家。」

謝藝馨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不敢置信的把手機放在自己眼前,是沈彥的電話,沒想到沈彥會邀請她過去,這樣是不是代表沈彥正大光明的承認自己是他的未婚妻了,有些激動道:

「真的嗎?阿彥。」

語氣中是難掩的欣喜。

沈彥再次看了一眼旁邊的吳耀妮,見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受傷,雖然很快劃過,但還是被他撲捉到了,聯想到她對自己肯定還有感覺,頓時語氣變得更加溫柔道:

「要我去接你嗎?」

說完又後悔了,他是說給吳耀妮聽的,又不是真的想去接謝藝馨,去接謝藝馨吳耀妮又看不到,自己做這件事也沒有什麼意義。

「不用,我自己過來,等我半個小時,阿彥。」

好在,謝藝馨拒絕了,她還沉浸在沈彥給的驚喜中,此刻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開自己的衣櫃,挑一件她最滿意的衣服,然後化上美美的妝容,給沈彥一個驚喜。

「嗯,那待會見。」

掛完電話,沈彥看了一眼吳耀妮,得意道:「你說的對,我們確實已經過去,我現在已經有了更好的生活,的確對你也沒有了感覺。」

說完仔細觀察吳耀妮臉上的表情,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但是除了剛剛一閃而過的受傷,吳耀妮臉上再無表情,只是談談的對著沈彥道:

「祝你們幸福。」

聽到吳耀妮的話后的沈彥也不甘示弱,點點頭同意吳耀妮的話道:「謝謝!」

再然後兩人再也無話,就這樣一路到了目的地。 沈彥和吳耀妮到了目的地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在大廳等待總裁大人的到來。



眾人只見沈彥一身黑色西裝和吳耀妮一身白色連衣裙並肩走來,讓這群人的腦海里出現了同樣一個詞「俊男美女」。

只不過沈彥和吳耀妮臉上都沒什麼表情,沈彥沒有表情,眾人都表示理解,平時在公司,也一貫保持著冷硬的姿態,只是吳耀妮的臉上也沒了往日掛在嘴角的微笑,比起早上臉色也越顯的蒼白,更加引人疼惜,165的個子走在沈彥身旁顯得特別的嬌小。

沈彥則是像故意放慢腳步與吳耀妮保持一致的腳步,但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像,兩人就這樣並排向眾人走來。

全部人聚集后,沈彥向全部員工打了一個招呼,然後一同隨著穿著白色襯衫黑色西裝背心服務員往包廂走,因為這家KTV沈氏是VIP,所以無需預約,只要報出沈氏,服務人員自然會給安排豪華的包廂。

進入包廂后,偌大的LED顯示屏上放著是一首李宗盛的老牌情歌,一排沙發從左邊圍到了右邊,中央是一張玻璃桌,上面已經擺放著贈送的水果和點心,彩色的燈光在中央上空360度的旋轉著,照著每個角落五顏六色。

服務人員交代完畢后,輕輕的把大門帶上,裡面的人便已聽不到外面各式各樣的歌曲混雜聲。

下班后,大部分的同事都還餓著肚子,所以其中一群人都出去點餐,其餘的人則是在選歌,點歌區聚集著好些同事,嚷嚷著那首好,那首不好,場面好不熱鬧。

留下來坐在沙發上的只有沈彥和吳耀妮,只見吳耀妮低頭看著手機,簡訊內容正是張浩發來的信息,告訴吳耀妮路上有些堵,可能要晚點過來,讓吳耀妮稍等片刻,吳耀妮便回了個讓張浩慢慢來,她不急的簡訊。

而沈彥則是坐在吳耀妮身旁,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有意,明明這麼大的一個包廂,沙發的空餘位置靠牆從左邊繞到了右邊,偏偏就喜歡兩個人坐那麼近,不過鑒於人家是老總,吳耀妮也不敢說什麼。

吳耀妮偷偷觀察了下沈彥,他一個人沉著臉斜靠在沙發上,冷著一張臉不停的轉動著自己的食指,因為平時沈彥都是冷硬的一張面容,所以在旁人眼裡不足為奇,只是吳耀妮知道,沈彥這個時候很不高興,很不高興。

她知道沈彥只要不開心,左手就會不停轉動右手的食指來平復自己的心情,吳耀妮頓時有些坐如針氈。

連帶著看他都有些緊張,深怕他一個轉頭,發現自己在看他,吸了口氣,吳耀妮別過頭,再次看手機屏幕。

這時候大家點餐的,點歌的都已經回來,坐著整個沙發滿滿的,瑪麗點了一手「不得不愛」和剛剛別克車子的車主深情對唱。

吳耀妮有些聊,呼喚著系統開始聊天。


「系統系統。」

「玩家,你剛剛表演的不錯嘛,我覺得可以去競爭你們人類那個奧斯卡影后了,那梨花帶雨的模樣,看著本系統的有點心疼。」

明明是一句誇讚的話,可從系統的嘴巴里出來,怎麼聽都覺得有些彆扭。

說完,機械聲又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破壞女主和男主的感情升華呀。」

系統對吳耀妮的計劃好奇不已。

「那你覺得本女配的優勢在哪裡。」

吳耀妮低著這,像是在玩手機,其實是在和系統對話。

「不是本系統打擊你,到目前為止,你除了和男主有著一些過去之外,還真是什麼都沒剩下。」

「哼哼哼,看著吧。」吳耀妮聽完系統的話不以為然道。

說完,吳耀妮像是胸有成竹,臉上劃過了信心滿滿的笑容。

在沈彥看來,此笑容和張浩的簡訊有關,頓時,身上的冷氣發射的更加強大了。

「喂,笨系統,你有沒有發現越來越冷啊!」

吳耀妮自顧自的雙手交叉摩擦手臂取暖,抬頭看了看包廂中的溫度,25°正常的溫度啊。

然後不再看手機,看著越來越熱鬧的氣氛,聽著瑪麗五音不全的唱功,成功的把氣氛帶入了*,一首結束后,之後出來的是劉德華的忘情水,也不知道是哪位70后,80後點的歌,竟然點出來之後沒人上前唱,頓時有人嚷嚷著切掉切掉。

這時,包廂門突然打開了,眾人以為是服務生,待轉過頭才發現是個女孩子,這時的眾人還不清楚這個女孩是即將成為沈彥的未婚妻的謝藝馨。

一身嫩黃色的短款無袖禮服出現在眼前,比起吳耀妮昨天見到的謝藝馨,今天的謝藝馨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

在很多人眼裡謝藝馨真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美女,五官並不是那麼出眾,只是搭在一起顯得比較舒服,吸引別人更多的是她的身材,絕對算得上火辣,只是謝藝馨前期並沒有知道自己身上的優勢,也沒有加以利用,穿衣打扮也選擇保守路線。

而今天的她不僅衣服妝容讓人煥然一新,眉宇間也少了一分唯唯諾諾,多了三份活潑,枚紅色的口紅在霓虹燈下,顯得更加的魅惑,難怪沈彥會心動,這樣的謝藝馨讓人眼前一亮。

果然不錯,吳耀妮站在一個設計師的角度,暗暗對謝藝馨今天裝扮滿意的點頭,並乘著大家不注意偷偷看了一眼沈彥,果然看到他眼神中的驚艷,吳耀妮心中諷刺一笑,男人都是視覺性動物,這一句話說的一點也沒錯。

只見女孩掃了一眼全部,在看到沈彥后,眼神中明顯多了幾分驚喜,然後柔柔的向沈彥道:


「阿彥」

然後看到了沈彥旁邊的吳耀妮,先是對於兩人的位置一愣,然後只見謝藝馨跨步走到了吳耀妮和沈彥中間的位置,然後坐下。

沈彥乘機瞧了眼正在聽同事唱歌的吳耀妮,然後對謝藝馨扯著吳耀妮聽得到的聲音溫柔道:「是不是路上堵車了?」

「是啊,路上堵了半小時才到的呢,我有沒有遲到啊?」

謝藝馨並不知道沈彥的想法,見沈彥如此貼心的關懷,自然配合,圈住了沈彥的胳膊撒嬌道。

「沒有,我們也才剛到不久。」

帝少的二嫁萌妻

沈彥看到吳耀妮轉過來的腦袋后,就更加賣力的表演了。

其他的同事自然都注意到了沈彥和謝藝馨的親密動作,立馬了悟這是沈總裁傳說中的未婚妻,有些懂得察言觀色的人更是歪頭對著沈彥和謝藝馨誇讚道:

「哎呀,這是總裁夫人吧,真漂亮。」

讚揚的話說出后,其他人也紛紛不甘落後,也齊齊讚揚道:

「是啊,是啊,真漂亮呢,夫人不如唱首歌吧!」

有人提議道。

聽完眾人的誇獎,謝藝馨也越加自信,對著身邊的沈彥建議道:

「阿彥,我和你合唱一首歌吧!」

沈彥本能的拒絕謝藝馨的建議道:

「我不唱,你唱吧。」

沈彥不是太喜歡唱這些情情愛愛的歌曲。

沈彥話一出,謝藝馨臉上的笑容一些僵硬,不知道怎麼回答。

旁人自然是也看出沈總裁對未婚妻的敷衍,為了不讓總裁夫人下不來台,有人突然建議道:

「不如夫人我和你合唱吧。」

但謝藝馨此刻哪裡有時間應付別人,她今天是一定要沈彥陪她唱歌的,而且是當著吳耀妮的面唱情歌。

她愛沈彥,她想讓沈彥對她差別待遇,就這麼簡單。

所以謝藝馨冷冷的拒絕了旁人的建議道:

「不用了,我就要阿彥陪我唱歌。」

搞得剛剛過來的解圍的男同事有些下不來台,有些女同事更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好像在說叫你好心,現在下不了台了吧!不過大家在心中對謝藝馨的印象更是落了好幾分。

「不如讓耀妮陪你唱吧,我記得她以前唱歌不錯的,對吧,耀妮。」

正當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接話的時候,沈彥突然開口說道,向謝藝馨提出讓吳耀妮唱歌。

經沈彥的提醒后,大家把目光都齊齊放在了吳耀妮身上。順著吳耀妮發獃的目光,是謝藝馨圈著沈彥的胳膊,一雙眼睛有些空洞的看著兩隻交纏的胳膊,眼神中有迷茫有思念。

沈彥看到自己胳膊上謝藝馨親昵的圈著自己的動作,記憶中,似乎也有一個女孩笑靨如花的靠在自己肩上,然後笑得沒心沒肺。

頓時沈彥覺得今天的行為無比的幼稚,早已沒了賭氣的成分,不著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看著謝藝馨疑惑的表情道:「你自己玩吧,我有點累了。」勉強一下,管自己看手機,不再理會謝藝馨。

看著沈彥抽出的手,謝藝馨有些怒氣,盯著吳耀妮的眼神更加複雜,此刻她想起了吳耀妮告訴她有男朋友的事情,而她卻不知道沈彥已經知道這件事,於是笑著又道:

「那可不,阿彥,你不知道耀妮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我可不做這個電燈泡,不如我們等她男朋友一塊過來,讓耀妮和她男朋友唱一首。」

然後再次親昵的靠在沈彥的肩膀上,手圈住沈彥,一副不要瞞我們的表情看著吳耀妮。

也告訴了大家包括沈彥,吳耀妮有男朋友這一個事實。 `P`*WXC`P“P`*WXC`P`「真的嗎?」正在唱歌的某位對著話筒道。

此刻大家的目光都注意到了謝藝馨,紛紛想知道這句話的真實性。

畢竟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大家都發現吳耀妮是個好相處的同事,特別是男士,吳耀妮本身長著一張清純的臉蛋,滿足了男士所有對初戀的幻想。

自然對於女神的戀愛對象好奇不已。

謝藝馨親昵的靠在沈彥身上,原以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沈彥不會推開自己的身體,哪裡知道沈彥竟然會公然當著大家的面再次抽出手臂,如果上一次是偶然那這一次絕對不是。

而這個動作瞞不過大家的雪亮的眼睛,剛剛也許還沒有多少人看到,但是此刻全部的人都看到了沈總裁的這個動作,自然,大家都知道這位總裁的未婚妻,不得總裁的寵愛啊。

心中更是在想原來外界傳著沸沸揚揚的金童玉女,雖然在這之前大家未見過謝藝馨,也不過如此,豪門啊,真的是他們這些底下的人不清楚的一個群體。

謝藝馨的臉上的笑容早已變得僵硬,幽怨的看著沈彥,這麼多同事面前為什麼不給她一點面子。

明明剛剛她看到了沈彥初見自己眼神中一散而過的驚艷,可是為什麼一碰到吳耀妮,自己就成了跳樑小丑,就因為她剛剛那樣憂傷的眼神讓你心疼了嗎?可沈彥啊,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謝藝馨有些怨恨的看著吳耀妮,為什麼她要出現,為什麼這麼久不出現,到她就要握到幸福的這一刻出現,不是保證不會和自己爭沈彥嗎?那剛剛她進門是兩人緊挨著的位置又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夾在她與沈彥之間。

其實謝藝馨不知道,今天的她的確給沈彥煥然一新的感覺,原本沈彥是會心動,可是經過剛剛車上和吳耀妮這麼一鬧騰,他現在滿心滿眼的都是吳耀妮與他之間的回憶,和吳耀妮有男朋友有男朋友這一事實,哪裡還存著別的心思。

而剛剛的驚艷,也只是作為一個男人看待女人的一種評價而已。

此刻謝藝馨把所有的怨恨都放在了吳耀妮身上。

她發誓不會讓她搶走沈彥。

不過謝藝馨是個能忍耐的人,這麼多年都忍了,又怎麼會在這會胡攪蠻纏,蠻不講理。

只不過幾秒,謝藝馨就收起了剛剛的情緒,在吳耀妮跟前的酒杯倒滿了滿滿一杯白酒,親切的圈住吳耀妮道:「耀妮,今天是你不對,明明有男朋友,還不帶過來,可是要罰酒的哦。」

然後,對著全部的人道:「你們說對不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