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斯特正在一房間內,坐在沙發上,面前放著一杯茶。

「布諾克監查使。」斯特拿著手機,笑道,「你在我們光明之牆這幾年,兄弟也給你添麻煩了,也感謝布諾克監查使這幾年來的幫忙。你這一走,在光明之牆這邊,我們武神館恐怕就要被其他勢力壓一頭嘍。」

「你說新的監查使?」斯特苦笑道,「我哪知道新的監查使,實力怎麼樣?」

「通知還沒到,估計等會兒就到了。」

斯特笑道,「我就在辦公室,總部通知一到,我會立即知道。」

「行,等以後去總部的時候,一定找布諾克監查使聚聚。」

隨即斯特掛了電話。

就在昨天,他已經知道布諾克監查使被調離,回全球總部去了。只是關於新一任監查使的通知一直沒下來……而在剛才,也就是今天清晨,布諾克監查使收到正式通知,而他本人昨晚就乘坐飛行客機離開了。

「布諾克監查使走,不知道,新來的監查使是誰。」斯特暗道。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

「進來。」斯特說道。

門打開,外面走進來三人,正是光明之牆這邊,武神會館的三大主管,身後還跟著一個特殊的人,地下商人議會長鮮潤之。

「會長,我們剛剛看到布諾克監查使正式被調離的通知,不知道新任監察使是誰?」三大主管中,其中最矮的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精瘦男子皺眉道。

「我也不知道,通知還沒到。」

斯特搖頭,「那布諾克監查使在我們這,我們過的還挺舒服,根本不管我們的事,只是一心潛修,大家相處也愉快!而且他實力也很強,遇到一些問題,他出馬也都能輕易解決,別的組織那邊也給他面子。這新的監查使……」

「斯特你這個老傢伙,以後看來不好過咯,新的監查使,會不會像當年的鐵面監查使?」鮮潤之忍不住笑著問道。

鐵面監查使,是當年的主管、會長,給當時的監查使起的外號。

當初鐵面監查使在任期間,罷免了六位主管,甚至於彈劾掉了一位會長!令後來人膽戰心驚。

「不知道。」斯特搖頭。

其他三位主管也心中忐忑。

畢竟論職權,監查使是一把手,有監查權,甚至於無需經過上面批准,直接罷免主管以及主管以下職位。真的鬥起來,連會長都能搞掉。

「滴!」斯特連走向旁邊的筆記本電腦。

「來通知了。」

斯特連喊道,其他三位主管也連跑過去,忐忑不安的看向筆記本電腦屏幕!

敲擊一下,點開通知!

「楚天?」

「家鄉是,安妮區光明之牆?」

「實力評價是……無敵戰神?」

會長和三大主管彼此相視

「是,是……是我們當初送去精英訓練營的小傢伙?」一旁的鮮潤之聽到這個名字,跑過來問道,依舊不敢相信,「無敵戰神?」

「怎麼可能?」


旁邊三位主管也不敢相信。

「看他的資料。」精瘦男子連喊道。光明之牆的四大巨頭都盯著看。

魁梧高大的一位主管連道,「看他的出生日期,也就是說,他今年才19周歲!19周歲的監查使?」

「19周歲?」

會長斯特和鮮潤之等三位主管,彼此相視,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如果說看到『楚天』以及『安妮區光明之牆』,還懷疑是否是同名同姓的某個前輩的話,可一看到身份信息和年齡,就很確定了!武神館全球總部發出這種任命,肯定是經過很多程序的,不可能弄錯人!

「真的是楚天。」

「真是他。」

會長和三位主管心情不一,其中鮮潤之心中卻是有著一絲暗喜,在剛開始發現楚天天賦的時候,他就幫助過楚天,也把這個小子一直當成一塊寶,也覺得他前途無限,只是沒想到僅僅才一年功夫,楚天就一躍成為一方巨頭!

「他才19周歲,怎麼都成戰神了,而且還是『無敵戰神』?」精瘦男子疑惑的很。

「森羅。」鮮潤之笑道,「別想了。這通知寫的,絕對沒錯,如果是這小子的話,還真有可能。」

「這下麻煩了。」魁梧漢子皺眉道,「新來的監查使,才19周歲。歲數不大,那恐怕就不是老成持重的人,年輕人,火氣大!說不定我們誰無意中得罪他,他一怒之下,就罷免了我們其中某一個。」

年輕人的脾氣,的確是要比一些老傢伙們大的多。

「嗯。」其他人也都點頭。

「也別太擔心。」斯特笑道,「年輕人脾氣大,對我們是不利。可是……這年輕人在做人做事方面就稚嫩的多,我們哄著點,他就會比較開心,而那些老傢伙們一個比一個姦猾,很難哄那些人開心,而且當初保送他去精英訓練營,我和鮮潤之會長也幫了忙。」

其他三位主管點頭。

「所以大家都用心點,這楚天可是我們光明之牆本地居民。」斯特永表情嚴肅起來,鄭重道,「按照規矩,這任命職位,都是優先考慮本地居民!而這楚天現在就是『無敵戰神』,成了監查使后,這個位置,他會一直坐下去。」

三位主管也明白,就算總部那邊有新的監查使……可也絕對不會安排到光明之牆,因為這位『楚天』。是本地居民,又是無敵戰神,誰有資格搶他位置?

「這楚天,如果不突破,恐怕會在這個位置幾十年。」

「而他一旦突破,成為超越戰神的存在,巡查使!地位更高,一句話連我這個會長,都能罷免,我們更要哄著他。」

斯特鄭重道。

不管楚天是否突破,都永遠在他們頭上,且楚天是本地居民,估計會經常住在光明之牆第一區,在人家眼皮底下混,他們四個當然得把楚天給哄好了。

「放心吧,會長。」

「我們明白。」

「沒人是傻子。」三位主管都連道。

「很好。」斯特點點頭,「羅科公寓是軍部的房產區,我跟那邊,打個電話問問看。」

「喂。」

斯特拿出手機,撥通電話,「羅斯,你們的楚天……」

「什麼?」斯特聽著電話中羅斯的敘述,表情變幻,旁邊鮮潤之和主管等三人也都仔細聽著。勉強聽到『飛行戰機』『楚天』等字眼。

片刻,掛了電話。

「怎麼了,會長?」三人都連看著斯特。

會長斯特露出一絲笑容:「楚天就在剛才,乘坐一架三角形飛行戰機抵達了羅科公寓,而且那楚天還說……那架飛行戰機,是他買的!」

「他買的,他才受到任命,怎麼買得起?」魁梧漢子忍不住道。

「別管人家怎麼買的。」斯特臉色一沉,喝到,「森羅,你要記住,從現在開始,楚天已經是監查使,是我們武神館,光明之牆這邊的最高掌權人!所以說話注意著點,別他他他的,讓人家不高興,一句話你就丟了位置。」

魁梧漢子一驚,連嘿嘿笑道:「會長,我也是沒轉換得過來嘛。」

「這楚天脾氣,我們還沒摸清,都注意著點。」斯特低喝道,「大家準備一下,20分鐘后,我們出發乘坐戰機,去羅科公寓見監查使。」

「是。」

三位主管都應道。

斯特這時緩緩的走到鮮潤之的身邊,將手搭在鮮潤之的肩上,笑著說道,「走吧,會長大人,當初你對這個楚天有知遇之恩,有你一起跟著,我們安心點。」


「你啊,也就這個時候記著我這個老傢伙了,算了,那就走吧!」鮮潤之聳了聳肩笑了起來。

羅科公寓,楚天家中。

楚天一家人正圍坐在餐桌上開開心心的吃著早飯,可是原本熱熱鬧鬧的的場面,卻因為趙鍇的一句話改變了。

「楚哥,你說你這次回來就不走了?為什麼?」趙鍇問道。

我被全球武神館總部那邊。任命為光明之牆武神總會館的監查使。」

「楚哥,這監查使聽起來,是個當權的職位啊,多大的啊?」趙鍇也好奇的很。

平常議論最多的是會長、三位主管。


至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監查使,卻很少談到。

「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比武神館的會長還大,應該是整個光明之牆,武神館這一方的最大掌權者吧。」

「比會長還大?」趙鍇有些發懵。

雖然趙鍇這段時間,見識不少大場面,更是結交了各種朋友,可是光明之牆『武神總會館』的會長,那絕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須知要當會長,首先必須是戰神! 重生之借種 ,才能博取到這個位置。

楚大哥?比會長還大?

… 「既然楚大哥你現在有如此的權利。」趙鍇忍不住道,「我有一件事想讓你幫忙,看……」

「鍇子,有事直接說。」楚天連道。

趙鍇嘆息一聲:「當年大災變時期的,那時候,我歲數都還很小!人類社會動蕩,死傷無數。我也是那時候成了孤兒的。」旁邊的趙鍇也回憶起當初的歲月

目前人類因為新生力量崛起,講異類怪物已經壓制下去許多!

可是在之前的一段時間,人類也有最慘痛的一段歲月!所有人類城市遭到攻擊,甚至於有的區域都整個覆滅

「我有一個哥哥……」趙鍇說道。

「逃難的時候,自顧不暇。」趙鍇搖頭嘆道,「而且那個時候,怪獸沖了進來,混亂無比,身份不清的比比皆是,成為孤兒的,單親家庭,和父母走失的,太多太多。

「那個時候,太亂太亂了

「後來跟了楚大哥來到了第一區,一切穩定下來,都是好幾年之後了,我一個人哪有時間、哪有金錢去找當年失散的哥哥。

王爺深藏,妃不露 ,對哥哥就更加珍惜。

趙鍇一直都很想尋找當年的親人,他心裡堅信著哥哥還活著的……只是沒足夠的權力,沒辦法去找!就算是基因戰士家屬,也沒那等能力。

「鍇子。」

楚天鄭重點頭,「你們放心,當年你分散的哥哥,我會認真去查。」 咱們農民工有呀么有力量 ,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當楚天和趙鍇、林華等人齊聚一堂的時候,羅科公寓內又熱鬧了起來,因為主市區那邊的會長和三位主管,即將抵達。

軍部少校羅斯帶領數十位基因戰士在等待。

「今天什麼風,把斯特總會長還有鮮潤之大人和三位主管,怎麼都吹來了?」

「這五大巨頭一起來我們公寓,很少見的。」這些基因戰士們議論紛紛。

「來了。」羅斯仰頭看天。

所有人安靜下來,看向天空。

一道流光破空飛來,而後減速,化為一架幽藍色飛碟型戰機懸浮在上空。開始逐漸下降!

「走,去迎接這些大佬吧。」羅斯帶領數十位基因戰士去迎接。至於其他基因戰士家屬們是禁止靠近的,這可是迎接當地幾大巨頭,怎麼能亂糟糟的一群人圍觀呢?

嘩啦——

艙門開啟,階梯自動延伸出來。一身黑色的斯特會長為首,鮮潤之在右邊,三名主管在後,都依次沿著階梯走下。

「見過會長、鮮潤之大人、三位主管。」羅斯躬身。

「見過會長、鮮潤之大人、三位主管。」一群基因戰士躬身。

遠處不少基因戰士家屬們激動的很,低聲議論紛紛。這可是武神館光明之牆這邊的五大巨頭,平常想見一個都難!

「嗯。」斯特永點點頭

「楚監查使,在家?」斯特笑著問道。

安靜!

羅斯和數十名基因戰士都愣住了,楚監查使?這楚監查使是誰?

「楚……楚監查使?」楚天一瞪眼。

「是楚天,楚監查使。」斯特微笑道,他可不敢大大咧咧的說『楚天那小子』,人家是他頂頭上司,實力更是被武神館最高決策層,評價為『無敵戰神』,哪是他斯特一個中等戰神能惹得起的?

「楚天?楚監查使?」羅斯等一群人有些發懵。

旁邊的鮮潤之笑著道:「全球總部發來任命,楚天戰神,正式成為光明之牆武神總會館的監查使,我們這次來,就是來拜見楚監查使的。」

「楚天,哦,楚監查使在家陪著家人。」羅斯反應最快,連回道,「斯特會長,鮮潤之大人、三位主管,需要通知一聲監查使么?」

「我自己來通知。」斯特微笑著撥通電話。

羅斯和一群基因戰士,都盯著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