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中,長老院明面上的領導者靈雪,正對這次會議做着開場白。

在座的都是網絡中的核心節點,對於網絡的認識和熱愛比之普通人更深數籌。因此在一片讚許聲中,臺下的衆人驕傲地點了點頭,對其所講深爲贊同。

但很快,靈雪卻話鋒一轉。

“然而,任何東西都有其缺陷,大家平時驕傲地稱朋族網絡的完美與偉大,這沒什麼,甚至於這種對自己種族優秀事物的驕傲和自信也是值得推崇的。但作爲網絡節點的諸位,我們也應該清晰地認識到,朋族網絡也是有着諸多問題的!”

不等衆人提出疑問,靈雪就將話頭交給了一旁的朋族網絡開發小組現任組長林鏡(前任組長和網絡核心的開發者,是此刻正在藍月上和哥哥相○相○的某兄控(=.=))。

“諸位長老和侍從好,大家都是網絡的核心節點,想來對我也不陌生,所以自我介紹就免了。在幾年前從白敏組長手中接過網絡開發之後,我們就一直按照白敏組長的規劃一步步地提升網絡的普及度和性能,但在這些年的研發之中我們也發現了很多問題。”

“首先,朋族網絡在面向所有朋人的同時,是以毫無設防的模式與朋人精神力直接連接。也許在大家看來這是方便的表現,可另一方面,如果有人妄圖危害朋族而本身精神力有高強之時,那就有可能造成災難性後果。”

“也許這麼說大家會更明白些:每一個人就像是一個小水窪,而朋族網絡就像個將這些水窪連接起來形成的大池塘,如果有一個人用強大的精神力,我們想象成污物,去侵入我們的水窪,只能污染一個人,但現在水窪都聯合成了池塘,那麼污染的卻是整個池塘中的所有人。”

“這種污物,可能會是精神力干擾,也可能是精神力誘導,甚至於……精神力控制!”

“我們又不是毫無反抗力的水窪,發現不對,我們難道不能暫時退出網絡?”有長老提出疑問。但讓他意外的是,幾乎沒人附和他的提議,反而大部分人都意外地看向這位他:“怎……怎麼?不行嗎?”

“咳咳,這位長老提出的其實也不錯,如果對方施以激烈的精神力技巧,那我們當然能夠迅速反應並退出,但這指的是我們長老,普通人呢?”嚴肅地看向衆人,林鏡沉聲問道:“即便忽略這一點,但如果對方是長時間接入網絡,並以潛移默化地方式來影響呢?”

“這……”

大部分節點們都吵鬧起來,因爲仔細想想,林鏡提出的非但不是危言聳聽,反而極具可操作性。

但衆人沒有注意到的是,坐在主位周圍的空幻和靈雪等幾位核心長老,此刻臉色卻有些古怪。因爲事實上,這種想法在長老院中不僅有過,甚至已經實施過。在某些特定時候,例如朋族因爲某不正當謠言控制不當而陷入危機邊緣、蟲族威脅過大而導致族內恐慌等情況下,長老院就沒少通過暗影體系接入朋族網絡,去影響過全朋族民衆的思想。

事實上,這也是長老院要求所有朋人在非必要的時候,都不得斷開與網絡的連接的原因之一。

不過此時,這一點顯然不需要挑明。

而等衆位長老思考少許之後,林鏡繼續提出他們所研究出的網絡問題:“那是相對危險的一個論題,雖然現在也許還沒出現,可我們不得不防,但具體解決辦法,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爲每一位朋人都提供一個簡單的外置機械,來隔絕某些危險的精神力波動。”

“只是這些技術尚不成熟,我們需要加強研究。”

“然後,另一個麻煩纔是真正難以處理的,因爲其看起來似乎是好事,但帶來的壞處也不少:

網絡,她在讓所有朋人相互聚集在了一起,相互完全敞開心扉並接納同類們的思想的同時,卻也扼殺朋人的獨立性和每個個體的特色,導致朋族單一化,並極大地消弱了我們朋人的競爭力。”

“也許大家覺得我危言聳聽。”看着包括空幻長老在內的不少人都面露疑惑乃至於不信,早知道這一論點非常棘手的林鏡,卻以一個朋人的責任感,堅信自己必須將之提出來:“在這裏,我用了‘扼殺’、‘極大消弱’這樣的詞彙,大家或許覺得嚴重了,可我以及我所領導的網絡開發小組成員,都認爲這還是輕的!”

“全朋族朋人有多少?三十三萬。大家分佈在不多的幾個聚居區內,當大部分人全天二十四小時除睡眠外都從未間斷地聯入網絡,在網絡中積極產於各種討論,以自己的想法去感染他人的同時也受到他人思想的感染,久而久之,大家會不會最終因爲無法擺脫網絡之後,在各種影響之下,最終匯聚組合而成爲一個‘人’?”

“一個人?”

“是的,一個‘人’,請原諒我如此定義。”

歉意地欠了欠身,林鏡走到會議桌前端,將自己的專屬記憶水晶接入了顯示器藉口之後,以自己的精神力開啓編碼爲衆人放出了一張既像樹木又像網絡的圖片:“大家請看,本人將其稱呼爲族羣神經網。”

“其中,每一個節點,就像是在座的各位一樣,是一箇中樞,是網絡的節點。而那些線條,則是一位位朋人所組成的端口,這就是現在朋族網絡的模式。然後再看……”

圖片被切換成了另一張更像樹根的圖形。

“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林鏡指着圖片向衆人示意。

“大腦神經網!”

任何一位朋族長老都是博學的人,特別是成爲網絡節點之後更是如此。而在研究人造大腦時,這樣的東西,衆人接觸的也不少,所以大部分人都第一時間將其認了出來。

“的確如此。”

點了點頭,林鏡揮手將兩張圖片同時在顯示器中放出,隨後解說:“大家不覺得,無論圖樣還是內容,都很像嗎?”

“伴隨着朋族網絡不斷接入,現在的整個朋族已經出現了一種趨勢,那就是全族正在變成一顆大腦。

這顆大腦就像真正的大腦一樣有着各種分區,例如圖書館的那部分網絡,就像是主管記憶的分區,技術部的那部分則是主管知識分析的分區,那麼軍事院就是主管身體控制與戰鬥的分區也說不定。

雲虞之歡 雖然分區上也許和大腦不甚相同,可就實際上而言,功能的細分與聯合卻是絕對的趨勢。

根據我們統計,如果再繼續讓所有朋人都無時不刻地聯入網絡之中,並且讓所有的工作等等都經過網絡來控制,現在這種趨勢事實上已經成型。那麼,我們有理由懷疑,在未來……或許百年左右,我們朋族就將變成一個真正的整體,而失去個體的獨立性。”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

這是大部分在座之人的想法,因爲細算起來,朋人產生獨立自我這種想法的時間恐怕也只有十幾年,而且很快就在朋族網絡的出現下重新迴歸到種族整體性上。也正因爲如此,朋人才會有那些爲了勝利而不惜自身,爲了全族的未來而沒日沒夜努力工作卻毫無抱怨的人。

因爲,朋族所有人都是這樣,即便是長老在這方面亦無特權。空幻甚至可以自豪地說,朋族是真正實現了全名個體的公平性的種族,大家純以實力說話。

然而面對這種情況,林鏡卻意外地搖頭。

“這樣的確沒什麼不好,我不是社會學研究小組的成員,也知道全種族同心協力變成一個人時發揮出的力量之大。但我們網絡研究小組成員大都也有點心理學和社會學基礎,在不斷的推到演練之後,我們確認爲,朋族要實現這種未來,太早了。”

“啥?”

“真的,太早了。”

林鏡重複着自己的看法:“因爲在實現那一步之後,全族就可以真的說是一個‘人’,這個人身體上的某個‘細胞’的損傷已經不再成爲多麼嚴重的問題,一舉一動都牽扯到每一個‘細胞’,所有的一切都爲這個‘人’的存活爲核心。”

“聽起來很完美,可是,我們準備好了嗎?”

“我們準備好成爲一個‘人’了嗎?”

“我們甚至連凝聚成一個‘人’應有的獨立性、核心思想、世界觀都還沒有形成!一旦凝聚成了一個‘人’,那朋族很可能就會成爲一個毫無目的,在迷惘和猶豫中止步不前的凡人,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但我們卻沒有指導我們的母親。”

“所以我才問,我們準備好了嗎?”

“所以我才說,我們還沒準備好。”

會議室再次陷入爭吵之中,對於林鏡提出的問題,衆人各執一詞。

有說朋族無論是否準備好,但這種趨勢下,一旦真的成爲一個‘人’,那麼朋族的團結和發展都將是前所未有的,所謂的破除迷惘所需的目標,那東西等成爲一個‘人’後再去尋找也沒什麼;也有說朋族應該現在就開始準備,等定好一個核心的目標,有了基本的宇宙世界觀等等之後,再去成爲林鏡他們所猜想的那一個‘人’更好些。

可是,雙方的理由都很充分,以至於無法在短短一次會議上說服對方。

即便是空幻和靈雪他們,此時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有關朋族網絡的未來爭論會議,最終不了了之,因爲衆人都需要冷靜下來思考一段時間,取捨之間實難決斷。

最終,會議中的幾位大人們也只是就第一個論題,也就是聯入網絡的朋人精神防禦問題,定了個解決大綱:設計一種每個人都可以攜帶的小型設備,用於聯入網絡的中轉,以次保護個人的精神安全。

至於因此可能導致的長老院對社會躁動控制力下降問題,幾個核心長老私下交流覺得另尋他法也沒什麼。

而且對此的解決方案,空幻心中其實也已有了計劃,其起源就是前幾天暗影體系躁動卻導致社會躁動時表現出來的羣體影響效果。既然不能再從網絡上下手,那麼以龐大的暗影從社會上去影響民衆情緒避免混亂,雖然控制範圍會稍稍降低,例如偏遠沒有暗影的地方就無法控制,可在朋族這種聚集生活的社會中,效果並不會減弱。

何況,長老院又不是必須要操控人心的反派,有此舉動,所爲者不過是朋族社會的穩定而已。

好心,控制得當,也是乾的好事。

當夜,張衍被長老院三名幽神級高期的長老,外帶一羣暗中保護的暗影帶着,乘坐一艘高速大氣層浮空艦回到新朋島,隨後就被關進在了新朋島長老院附屬的特別監獄。這地方本意是爲未來可能犯罪的長老修建,但建成之後除了關押幾名犯了點小錯的長老外,就是那隻在第三次蟲族侵略中被捕的腦蟲和此時的張衍了。

所以說,這小子應該感到驕傲麼?

超級武神 空幻無節操地想到,但隨即將這個念頭拋開。

用精神力掃過張衍昏睡中的身體,空幻滿意中帶着無語地點了點頭。在朋族已經成熟的能量化技巧修復之下,對方的身體能量已經完全平穩下來,只不過精神依舊萎靡,而且意識似乎受到了重創,完全沒有回覆過來的跡象。

這讓他不得不在心中腹議楚潔的下手之重,可他完全沒想過這次可真有些冤枉楚潔了,所謂的意識重創,不過是因爲剛剛融合尚未穩定之際,就遭遇大戰的緣故。

……

啊咧,好像也的確是有楚潔的錯。

算了,不糾結這些。

“好生看管,注意別讓他跑了,畢竟已經幽神級巔峯,如果醒來之後變成陰神級也說不定,還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空幻有些不放心地拍了拍堅實的牆壁,轉身向一旁的能量體守衛們下令。

“是,空幻大人。”幾人齊聲回答。

作爲守衛這樣關押危險犯人的監獄,即便朋族已經研究出了能夠一定程度減弱目標實力的東西,可依舊需要靈魂級能量體才能勝任,索性關押犯人不多,於是需要的人也不多,還就在長老院內部,可以用長老協助關押,問題不大。

漫步走在防守嚴密的特別監獄走廊,將思緒從張衍處收回後,空幻所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空中的蟲子。

在前段時間的隕石轟擊失敗之後,安靜了幾十天的蟲族,最近似乎又有了活動跡象。

今早監控系統就發來警報,在蟲族那母巢周圍,又有數量龐大的隕石匯聚,雖然不怕,可空幻真覺得挺煩的。

“難道他們已經黔驢技窮呢?”

雖然這麼想,空幻但也不會自大到以爲現在的朋族就可以完全解決蟲子的問題了。但事有兩面,蟲族繼續使用原招式,那麼在又能力抵擋的情況下,朋族就可以獲得更多的發展時間,看起來對於朋族而言還是好事。

而白月和藍月方面的事情也在暗中一步步前進中,沒有被蟲子發現,他們也就能繼續順利地進行下去。

如是想着,空幻得意地翹起嘴角,但在即將步出監獄之際,他似乎想起什麼,轉身走了回去。

“長老這是?”監獄大門看守好奇地看着往回走的空幻長老,不明所以。

“不知道,大概是有什麼事忘了吧。”一旁的守衛隨口回了一句,繼續目不轉睛地執勤。

“哦。”得不到準確回答,好奇心並不旺盛的門衛也不再多言。

※※※

腦蟲自認爲在不多的同僚同類之中也算是出類拔萃,所以一門心思想要在頭頂那個吝嗇的指揮官壓制之下,成長爲相對獨立的領主,然後走出那一條偉大的蟲族主宰之路。然而夢想到現在,貌似已經變成真正的夢中所想之物,實現之日遙遙無期。

因爲,它被抓了。

很讓人無語的現實,身爲宇宙文明公敵,腦蟲一般不是幹掉敵人就是被敵人幹掉,出現被捕後還活的好好這種事情,還真的少見,沒想到讓他遇上了。

“真沒意思。”

如果以前聽到有同類被捕後還活着之類的,他所能想到的不是接受殘酷的實驗死去活來之後,弄不好還會被提取了一下○液,就是被當成寵物或者標本活體標本什麼的關在動物園接受參觀,但現在他自己的親身體驗卻完全不同。

幾年的關押生活,讓他都覺得抓捕他的人完全就是將自己當成豬在養,浪費食物啊!

“這些人到底想要對我幹什麼呢?”

被抓的這幾年,一開始對方還會從自己這裏獲取一些蟲族的信息甚至宇宙的信息,一開始他還會打着打死不說,然後讓別人打死,從而貫徹偉大的蟲族犧牲精神的念頭。

可對方根本不和他將道理。

幽神級、甚至陰神級,以朋族劃分的這樣實力的存在,即便是在蟲族中也算母巢指揮官級別了。面對這樣的強大存在,腦蟲也不過是勉強用不低的精神力反抗了一下,就因爲被主宰刻意弱化的意識而一潰千里。

然後,他所知的一切東西,根本不需要經過他的口,直接就被對方從記憶上覆制了過去,之後他這只不合作的腦蟲就成了無用的東西被丟在了這個監獄。

所幸,因爲只是普通的腦蟲而且跟了一個吝嗇的指揮官,製造他時所獲得的知識並不多,所以朋族從他這兒得到的也很少。

在知道這一切之後,朋族除了偶爾找他做些不痛不癢的試驗外,就彷彿遺忘一般把這位立志成爲主宰的蟲族腦蟲當成了擺設。不怕被輕視,就怕被無視,於是可憐的腦蟲最近越來越焦躁。

乖乖前任你別逃 自我思考就是這麼麻煩的東西,現在腦蟲總算是完全理解主宰們,爲什麼要讓所有士兵除了腦蟲外都弄成沒有自我意識的存在,現在甚至爲他以前對士兵僵化的戰鬥感到不滿而臉紅。

“很好,我能想到這些,看起來離主宰似乎又進了一步。”

“……”

“啊!現在想這些有什麼用!!”

或許是缺了指揮官的束縛,加之這幾年都沒有任何事情可做,只能自己亂想打發時間或者與朋人交流,這隻腦蟲的意識似乎越來越活躍了,精神思維方式也越來越像朋人。而正在此時,他突然停下動作,肥嘟嘟的身體轉動着,將前端的那幾對讓人毛乎悚然的眼球對準了走廊。

“似乎……有什麼人來了?” 在腦蟲注視下步入這間監獄的,當然是在監獄門口折轉回來的空幻,他有些事想要從腦蟲這裏獲得消息。雖然去資料室查這頭腦蟲的記憶也能得到所需的東西,可空幻覺得還是直接來問問本人……嗯,本蟲似乎更好,還能從對方在回答自己時的反應上卻推導更多記憶中沒有的東西。

而且,就算是得不到什麼,也可以當作調戲腦蟲的遊戲,釋放一下自己因爲朋族被蟲族壓制而淤積的怨氣。

“有什麼事嗎?”腦蟲首先發話,多年的交流下他已經知曉了朋族的精神力交流方式,反正也不在乎對方是否幹掉自己,所以他也就有些肆無忌憚。

但空幻對腦蟲的詢問根本不予理會,而是自顧自地說道:“我這次來,是想問些事……”

“我知道的不都被你們複製過去了嗎?自己去查不就是了。”雖然說的是在幾年前讓腦蟲咬牙切齒的事,但此時的腦蟲反應可堪平淡,大概是習慣了。

“的確,但有你這個自動檢索裝置,我也沒那心情自己去查。”

“好了,不廢話,我就想問問,你知道……亞都文明嗎?”

“……”

“怎麼,不知道?”對腦蟲的反應有些好奇,本來只是隨意過來看看,對於是否能從腦蟲處得知具體情況並不抱多大希望的北鳴,看到眼下腦蟲的反應,卻也生出那麼一絲好奇起來,他似乎真的知道點什麼。

而腦蟲的反應也的確如此,沒有直接否定,而是轉而反問空幻:“亞都文明……你是從哪兒知道的?”

腦蟲的精神波動中包含着疑惑、慌張、恐懼和快意等等情緒混合,顯得一片混亂,這讓空幻也一頭霧水:“你只需要按我所說的回答即可,就算你知道了我從哪兒得知,難道就能逃出去嗎?”

“嘁。”

本來就有自我意識的腦蟲,在關押的這幾年似乎也成熟起來,很明白自己處境的他沒有繼續糾結於此:“好吧,雖然不知道你從哪兒惹到這羣傢伙,但如果真的在雙月星上出現,那可就好玩了。”

“哦?”

“首先聲明,我知道的也不多……喂,雖然是聽我講,可你也太悠閒了點吧!”

“啊,看你一副要長篇大論的樣子,我當然要悠閒點了。”用念力調動泥土等做成桌子和椅子,還吩咐侍從帶來茶水點心的空幻,完全是抱着聽故事的態度。

面對腦蟲的抱怨,他除了詫異這隻腦蟲怎麼會越來越像朋人了外,都懶得廢話,只是一個勁地催促對方繼續講下去。

“【嗶——】的,要不是被捕又打不過你,老子早叫小弟弄死你們了。”

“幸好只是‘要不是’,那麼,快說吧!”

“嘁!從你們在我這兒複製的記憶中也能知道這些,那是在很久以前,具體的時間長度恐怕沒幾個人記得清楚……那時,我們偉大的恭古蟲族還沒出現,據說當時的宇宙中出現了幾個最爲強大的文明體系,具體是如何我不知道。”

“……”

“但各個文明的記錄中,或多或少地都有那幾個強大文明體系的痕跡,他們曾經領導着一大羣中級甚至高級文明,反抗某個更加強大存在……”

“顯然就是系統了。”空幻一邊飲茶,一邊想到。

“那一戰真是……我也不知道怎麼描述,總之大戰打了很久,那幾個強大文明使出了渾身解數,而附屬的文明中不少,也因此而消失不見。最終,幾個強大文明都滅亡了,它們所反抗的強大存在獲得了最終的勝利,而其中,亞都文明就是強大文明之一。”

“就這些?”空幻有些鬱悶。

“不,不。”大概是被朋族教壞了,腦蟲竟然也開始賣起了關子:“事情纔剛剛開始而已……”

“雖然幾大文明都被擊敗,可作爲高等文明哪兒那麼容易被清理乾淨,所以在此後數億年間,各地都有層出不窮的幾個高等文明繼承者,其中尤以亞都文明最盛。”

“他雖然不是最厲害的,恐怕卻是最難纏的。”

“其它幾個高等文明似乎都只是遺民或者技術資料流傳開來,造成的繼承者很輕鬆就被從屬於強大存在的文明清理和瓜分。 超自然事物調查組 但亞都文明卻不同,他們成批量地製造了大量文明傳承工具,一種不易被發現,卻能夠四處散佈,內部封存了被人工製造出來的一種,將自己當成亞都文明繼承者,同時記憶了所有的亞都文明技術的靈魂的球體。”

“這種球體因爲數量實在龐大,而且每一個繼承了球體資料的文明都會增加這種球體的數量。久而久之,那個解決各個高等文明的強大存在所指揮下的宇宙文明,爲了清理這些傳承球和傳承文明而疲於奔命。”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的確是最難纏的。”空幻微眯雙眼,手中捧着茶杯卻沒有喝下去。

“那是當然,否則又怎麼會有我們偉大的恭古蟲族出現呢?”在說道自己的種族時,腦蟲的語氣明顯變得驕傲。

“亞都族和你蟲族有啥關係?”空幻微不可查地皺起眉頭,語氣之中已經帶着一絲濃濃的好奇。

“當然有關係,說到這兒,就不得不提我們恭古蟲族的起源了。”

“由於文明的虛僞和利己性,不少強大存在一方的宇宙文明,在擊敗繼承亞都文明的文明時,都出現了因爲貪亞都文明技術,而偷偷將傳承球……也就是之前所說的亞都文明傳承的東西藏起來自己使用的舉動。”

“好東西誰都想要,如果真如你所說完整保留了亞都文明的一切,那一個高等文明的技術資料的誘惑力可不小。”空幻狀似無意地說道。

但腦蟲卻傳來一絲不屑的情緒:“如果真那麼好,強大存在也許還不會阻止,可每一個傳承了亞都文明資料的文明,後來都無一例外地成爲了新的亞都文明,不少甚至連種族基因都轉變成了亞都族,然後就轉而反抗強大存在。”

“嘶~~有這麼厲害?”空幻有些承受不住,不自然地想到鱷族的神石、以及張衍和那顆神石碎片。

如果只是獲得亞都族一些技術來推動朋族發展,他自無不可,可要完全繼承發揚亞都文明甚至於變成亞都族人,一心想要讓朋族成爲偉大獨立的高等文明的空幻顯然不會同意。

而此時,腦蟲繼續開始講述。

“因爲虛僞文明的那些特性,追繳戰不僅沒有清理掉亞都文明的痕跡,反而伴隨着傳承球的不斷擴散,越來越多的文明轉化成了亞都文明乃至於亞都族,從而反抗強大存在。當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某些區域甚至出現亞都文明反擊之後,強大存在終於認清了虛僞文明的無用。”

“然後,能夠毫無保留地執行他的任務,同時又不會被傳承球誘惑的戰鬥恭古蟲族,就這樣在強大存在的手中誕生了!”

“哦,這麼說你們的出現還是爲了清理亞都文明?”

“可之前我也看過你一些記憶,你們的對手不是普米加西亞族麼?什麼時候變成亞都族了,別告訴我你們已經幹掉了亞都族,卻又擋不住一個普米加西亞族?”

“哼! 豪門長 亞都文明再厲害又如何,還真就是被我們給幹掉了!”

說到這兒,即便平時情緒變動不大的腦蟲,也產生了一絲驕傲的情緒,這在空幻的精神力監控中毫無遮攔。

“偉大的恭古蟲族由強大存在一手創造,第一隻腦蟲成爲了我們最偉大的主宰。以主宰爲基礎,恭古蟲族在強大存在的養育之下不過短短千年間,就成爲了可以與中等宇宙文明比肩的強大存在,卻又有別於那些心思繁複的宇宙文明,獨樹一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