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她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從兜里掏出了兩瓶丹藥,放在了黎黎妙身邊,就又匆匆轉身離開了。

直到黎丹霞離開之後,黎黎妙這才睜開了眼睛。


她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腳邊的那兩瓶丹藥,想了想,還是將玉瓶拿了起來。

總算是黎丹霞還有點良心。

而且有丹藥總比沒丹藥好。

打開玉瓶一看,竟然還是特別適合恢復修士靈力的補靈丹!

這可是低階修士中十分少見的丹藥,價值不菲!

黎黎妙十分意外,沒想到黎丹霞這次竟然還真的是大出血了。就是她自己,想要拿出這麼兩瓶丹藥出來,也是會忍不住要心疼的。

想了想,黎黎妙丟了一瓶丹藥給黎塵,另外一瓶則給了黎桐。

「行了,我知道你們都醒著呢!」黎黎妙扯了扯嘴角道,「把丹藥都好好收著,這可是白來的,不要白不要!」

黎黎妙就是這樣的性子,哪怕是心裡已經軟了,可她嘴上卻還是不饒人。

黎塵睜開眼睛,無奈的看了黎黎妙一眼,最後什麼也沒說,把玉瓶給收了起來。

他們之間已經太熟悉了,他知道這是黎黎妙為了補償他們之前在和荒獸群戰鬥時的付出,所以特地讓了一瓶丹藥給他們。

以他們之間的交情,有些客套的話,也不必再多說了。

黎塵能心安理得的收下這瓶丹藥,黎桐卻有些做不到。

她看了看黎黎妙,又看了看手中撿起來的玉瓶,正要張口說什麼,黎黎妙已經一個眼神瞪了過來。

「桐師妹,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師姐的話,那就什麼也不用說了,好好收好丹藥就行了。」黎黎妙嗔道,「就這麼點兒東西,難道你還要跟我分得這麼清楚?」

得,什麼話都讓黎黎妙給說完了,黎桐還能說什麼呢?

她只得同樣無奈的將玉瓶給收了起來。

另一頭的黎丹霞看著這邊的動靜,在心底長長的舒了口氣。

她雖然平時脾氣不怎麼樣,也不怎麼看得起多少人,但良心還是有的。黎黎妙等人畢竟是救了她一命,這要是完全沒點兒回報的話,黎丹霞這心裡是怎麼也說不過去的。

現在好了,丹藥也讓他們給收了,這份救命的情至少也算是還了一半了。

黎林拉了走神的黎丹霞一把,沖黎丹霞點了點頭。

黎丹霞明白過來,回了黎林一個微笑,示意自己沒什麼事兒。

這隊伍又重新平靜了下來。

一個時辰過去,天色已經黑了。

可黎陽平並沒有讓大家留下來繼續休息的打算,而是繼續帶著大家趕路。

黑夜中在大荒趕路,危險不只是是翻倍那麼簡單。

有更多的危險在前方等著他們。

即便是在趕路,黎陽平這個做隊長的也謹慎了許多。

畢竟考驗歸考驗,可要真是弄出了人命的話,那對家族來說,可就是一場大損失了。

畢竟這裡的每一個隊員,都是黎家未來興起的希望。

也是因此,大家在夜間的趕路,也比在白天的時候,慢了不止一半。

而事實證明,大家的小心並沒有白費。

雖然沒有了荒獸群的圍攻,可是前來偷襲的荒獸卻依舊不少。而且這些在夜間活動的荒獸雖然沒有了白天活動的荒獸那麼大的體型,卻更加狡猾更加難以琢磨了。

而黎陽平又是有心只要不是隊員們遇到了生命危險的時候,就不會出手的。所以整個隊伍在行進過程中,依舊是危機頻頻。

「唰」的一下,黎桐出刀收刀,再次將一頭荒獸斬在了自己的刀下。

她無聲的抹了一把自己的額頭的汗。

其實這些荒獸的偷襲行為對她來說還算不得什麼,以她強大的神識,絕對不至於發現不了。只是她現在能發揮的實力有限,能發現荒獸的偷襲是一回事,但真正出手對付荒獸,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黎黎妙瞪了黎塵等人一眼,將黎桐又往隊伍中央拉了拉。

黎塵等人無語的接受了黎黎妙的瞪眼。

這一幕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他們的隊伍當中發生了。

反正只要是黎桐一出手對付了荒獸,黎黎妙就覺得是他們的保護沒有做到位,就覺得這樣的畫面根本就不應該發生。

就連黎桐本人,都已經是無力吐槽了。

慢慢的大家習慣了,也就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至於黎黎妙的瞪眼……就當啥也沒看見吧。

大半夜的趕路過去,黎陽平終於再次叫停了隊伍。

打量了一下周圍的地形和方向,黎陽平道:「我們現在的位置,離我們的目的地慕山已經不遠了。大家可以暫時休息一下,等天亮之後,我們再繼續出發,直接進入慕山!」

眾人紛紛眼睛一亮。


他們終於快要看到這次任務的目的地了!

也就是說,他們此行的真正任務,終於快要開始了!

天玄修仙世界 ,黎桐抓住機會,從黎黎妙身邊跑開了去。


這一路上她被黎黎妙看得太緊了,連收集靈草的機會都沒有。難得現在有了空閑,她要是再不抓緊這最後的機會去採集草藥,那恐怕就真的沒有了第二次機會了!

而等黎黎妙發現黎桐已經不在自己身邊老老實實的待著的時候,黎桐早就已經悄無聲息的竄出老遠了。(未完待續。。)

… 黎桐一開始其實也沒有跑得離隊伍真的有多遠。而且她知道,雖然黎黎妙沒注意到她脫離隊伍的舉動,但是領隊的黎陽平卻是一直都對她的一舉一動緊盯在眼裡呢!

也是黎陽平對黎桐的盯梢實在是太緊太沒有警惕性了,才會讓神識遠超境界的黎桐給輕易發現了。

不過,反正黎桐的打算也不過是收集點低階靈草而已,除了稍微有點遇上荒獸之類的風險性,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所以黎陽平想要盯著,黎桐也就假裝不知道,任由黎陽平盯著了。

愛盯多久讓他盯多久,早晚有他膩了的時候!

而事實上,黎陽平此刻心裡還真是有些納悶得很呢。

黎桐是個有前途的小修士,她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低階靈草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場才對。而且,就算她不知道,黎黎妙等人之前也已經提醒過她了,她再怎麼也該清楚了這些靈草並沒有採集的必要才對啊!

可即便如此,黎桐卻偏偏還是干出了這種「沒腦子」的事情。

真不知道她收集那麼多低階靈草到底想要幹什麼。

難道還真是想煉製丹藥出來?開什麼玩笑!

在黎陽平看來,黎桐這沒見過世面第一次走出家族的小修士分明就是被靈草給沖昏了頭腦,才會幹出這樣不靠譜的事情出來!

黎桐是真的顧不了那麼多了,她必須抓住這最後的機會。盡量採集更多的靈草。不然的話,今後再想一個人偷偷摸摸的溜進來,也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了。

不知不覺中,黎桐採集靈草的地方離隊伍更遠了。

本來一直盯著她的黎陽平此時也已將她暫時忘在了腦後。

他想著黎桐好歹也算是個有分寸的人,就算是有著收集低階靈草的癖好,但也應該不至於太離譜才對。所以他除了在一開始盯著黎桐不放之外,很快就將心神放在了別的事情身上。

黎桐本來的確是沒打算離隊伍太遠的,可是這裡頭的低階靈草實在是太多了,跟她之前在黎家後山那邊常轉悠的地方比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自從來到這大荒之後。黎桐就一直處於一種各種資源都十分「貧窮」的狀態。就連吃丹藥,包括她自己煉製的玉髓丹,那她都是算著數吃的。

人窮志短,她這窮得久了。做起事來自然也就沒上輩子那麼痛快了。

不。就是上輩子在地球的時候。因為各種修鍊資源的匱乏,黎桐也是從來沒有真正大方過的。

難得這次闖進了這麼個靈草窩,雖然都只是些低階靈草。可要是能全部煉製成丹藥的話,那不止能讓黎桐直接靠著這些丹藥再晉陞兩個小境界,甚至還足夠蛋蛋吃上近兩個月了!

剛開始的時候,黎桐還的確有點分寸,時刻記著不能離隊伍太遠。可是隨著黎桐漸漸將心思更多的放在採集靈草上面,她自己也都不自覺的越走越遠了。

腰間的儲物袋突然動了動。

黎桐心頭一跳,下意識的放出神識往旁邊探測了一下,才發現了自己當前的處境有些不對勁兒。

她現在所處的位置,黎陽平倒是能用神識探測到她,可是以黎黎妙等人的神識強度,那就是萬萬不可能的了。

不過這個距離,也算是安全的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蛋蛋氣惱的聲音在黎桐的腦海裡面響了起來。

黎桐翻了個白眼兒,將儲物袋打開,一個木盒子直直的就跳了出來,被黎桐探手接住。

木頭盒子自動打開,蛋蛋從裡頭蹦了出來,落在了黎桐的肩頭。


看它這身手矯健的勁頭,還有隱隱變大了一圈的小身板,看來之前黎桐專門給它煉製的那些丹藥,還真是派上了不少用場。


既然如此,黎桐也就能放心的繼續替它煉製丹藥了。

「為什麼現在才把我放出來?!」蛋蛋踩在黎桐的肩頭,憤怒的扯著黎桐的一隻耳朵大喊道,「在那破袋子裡面憋了一整天,我都快要被悶死啦!都怪你!都怪你!」

黎桐沒想到蛋蛋會突然來這麼一招,小耳朵都差點被蛋蛋給吼破了!

她一把擰住蛋蛋後頸上的皮毛,將蛋蛋拎在手中,提到了自己面前。

「臭蛋蛋,你想震死我是不是?!」黎桐對著在她手中使勁兒掙扎的蛋蛋瞪眼道,「真把我給震死了,我看你還能找到誰給你煉製你想要吃的丹藥零食去!」

「放開我!笨女人!」蛋蛋一邊掙扎一邊繼續對黎桐瞪眼睛,「你以為我跟你一樣笨嗎?給你點教訓也就夠了,誰還能真把你給震死啊?」

黎桐一陣無語。

這個蛋蛋,明明自己也沒把它放出去跟誰交流,也不知道它這一套一套的話,到底都是怎麼學來的!

難不成,這也是它的傳承之一?

那它們家這血脈,到底得有多奇葩啊!

黎桐順勢一甩,蛋蛋就又趴在了黎桐的肩頭。

「差不多就行了啊你!」黎桐一邊繼續採集靈草,一邊對肩頭的蛋蛋道,「我現在忙著呢!時間緊迫,你可別給我搗亂!不然的話,到時候煉製出來的丹藥,直接給你減半!」

蛋蛋一個不樂意,在黎桐的肩頭使勁兒蹦了蹦。

「笨女人!這些低階靈草采那麼多有什麼用啊?那邊兒還有好多更高級的呢!」蛋蛋傲嬌的道,「你就知道在這裡原地打轉,也不知道往遠一點的地方看一看!」

更高階的靈草?!

黎桐心裡一個激靈,立刻起身道:「在哪裡?快帶我去啊!」

蛋蛋哼哼唧唧的就是不動,就等著黎桐主動低頭服軟呢。

它高昂著腦袋,兩條前肢抱在胸前,就靠自個兒的兩條後肢站著,就跟人的站立方式一模一樣,看人看起來更覺得滑稽了。

黎桐忍了好久,才算是忍著沒有撲哧一下樂出聲來。

她已經悄然用神識探查過了,並沒有找到蛋蛋所說的那個有著好多更高級靈草的地方。

以她的神識都沒能成功探查出來,那只有兩種情況。

一是這有靈草的地方離她現在的位置實在是太遠了超過了她的神識可以探查到的極限,二是那個有靈草的地方被什麼額外的東西給擋住了,屏蔽了黎桐的神識。

黎桐想來想去,怎麼都覺得這第二種可能性會更高一些。

她對自己的神識還是很有自信的,如果是連她的神識都探查不到的範圍,黎桐不認為蛋蛋能夠探查得到。

在這種需要蛋蛋帶路的情況下,黎桐覺得自己還是捧捧它,別惹它那臭脾氣了!

就當是在逗小孩兒了。

「好啦好啦,你要的丹藥,只要材料足夠,能夠煉製成功的,全都歸你行不行?」黎桐好脾氣的安撫著傲嬌的蛋蛋,「這你總該滿意了吧?」

蛋蛋又哼哼唧唧了一會兒,總算是同意了黎桐的這個提議。

它利索的從黎桐的肩頭跳了下來,蹦蹦跳跳的在前頭帶路了。

黎桐趕緊跟了上去。

蛋蛋帶著黎桐在林子里繞了幾十個彎兒,把黎桐都快給繞蒙圈了。

得,這裡頭竟然還真有個天然的陣法!

而且這陣法十分古怪,以黎桐的眼力,竟然愣是沒看出來!

難怪她啥也沒發現。

這要是沒蛋蛋領路的話,黎桐要是誤闖進這個天然陣法的話,只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別想再走出去了!

緊跟在後面的黎桐忍不住多看了蛋蛋幾眼。

也不知道這蛋蛋到底是什麼來路,這才孵出來多久啊,竟然就能自己發現這麼高明的天然陣法!